*注意事項同上篇

 

2-1

「我和莉維是真心相愛的!」在佈置得溫馨舒適的小餐廳裡,少年和對座雙親間的談話氣氛活像是在談判桌上,而且還是即將破裂的談判。

「我認得莉維,以前住在我們隔壁那位小姐。可是你剛出生時她已經高中快畢業了,你知道她的年齡……」向來沉穩的父親此刻的臉色是少年從未見過的凝重。

「我很清楚她三十四了,那又如何。法律有規定十七歲的男人不能跟三十四歲的女人結婚嗎?」少年不滿地說。

「她整整是你兩倍歲數!對她而言你只是個小孩……」母親皺眉,板起臉說。

「下個月她的歲數就不會是我的兩倍了!

「不是那個問題……你們的年齡差是不會隨著時間過去而改變的啊。

「年齡差又怎麼樣!」看著對面雙親的表情,少年心往下沉。他想說些什麼讓雙親理解,但語言能力無法讓他及時組織出有效說服對方的說詞。

「艾連,我不是懷疑你對她的愛情,而是……以媽媽的角度,實在無法相信三十多歲的女人會愛上十七歲的男孩啊!等等、艾連,該不會你小時候她就對你出手了吧!」

艾連抬起下顎用力閉了閉眼。母親對女友的懷疑讓他覺得既不可理喻又氣憤,「不要說的好像是她引誘我,是我追求她的!」

「你確定她肚子裡的小孩真的是你的嗎?」與母親相較之下,父親冷靜的多,問的問題卻更激怒少年。

「不准侮辱她!」艾連憤怒地站起身,緊握拳頭,「你們不了解她就不要亂說!」

「我們沒有說什麼,只是合理地提問。」男人的眼神隱藏在鏡片後,「你還只是個單純的孩子,而她已經進入社會無數年,這是你再被愛情沖昏頭也該清楚的事實。」

「……所以你們從頭到尾就是認定莉維只是玩玩,我這個純情男冤大頭被騙了。」艾連身體微微發抖。就算雙親罵他無知荒唐、不計後果什麼都好,但就是不該詆毀她!

那是他從十二歲追到十六歲才追到的,就連在男人群裡也是傲視群倫,這世上獨一無二的女人!

他們第一次做愛是在前年的聖誕節,那天正好也是她的生日,他獻了一天的殷勤,隔天卻還是被她揍倒在地上爬不起來。雖然之後在自己屢屢糾纏下她回答了不後悔,但他希望她跟他在一起是真的連一閃而過的後悔想法都不要有。

她物理潔癖,心理更是潔癖,就算百分之零點零零一的可能孩子不是他的,他也想要!

「反正我已經快十八了!等我十八我就要跟她結婚!和她還有小孩生活在一起!」艾連怒氣沖沖地搥了一下餐桌,餐桌上的杯盤餐具往上跳了跳,母親震了一下。而少年轉身衝回自己的房間,轟然把門關上。

「親愛的!」女人看向自己的丈夫,著急得眼淚在眼眶中打滾。

男人則沉默著不出聲。

 

2-2

男孩還差幾百公尺就到家門口了,房屋的輪廓即將進入視野內,但他不知為何硬生生止住腳步。他的視線前方,自己家所在的平房斜對面的公園入口,好幾個比他高大強壯,看起來頗有混混氣息的男孩或站或蹲,一見到他,站起來走出路上幾步,顯然是在堵他。

「你再囂張嘛,進來我們算算帳。」為首者用拇指指著身後的公園,再指了指自己。

「卑鄙,居然找高年級的!」中年級男孩寶石綠的雙眸狠狠瞪著人群中一個比較不那麼高的男孩;那傢伙是班上的惡霸,自從對方欺負弱小被自己阻止,自己就變成對方欺凌的對象。

「高年級又怎樣,他們都是我的好哥兒們!」惡霸斜著眼,用平常面對欺負對象的惡毒目光瞪他。

「你們就對自己沒有自信嗎,一定要這麼多人來壯膽?」敵眾我寡,男孩一步也沒後退,還故意揚起挑釁的笑。

「我們這麼多人只是以防你逃跑而已。」

「我才不會逃!」

「啊?你說什麼?你很想要逃回家躲到媽媽的懷中是不是啊?

「可以啊,只要你用膝蓋通過,我們就讓你過去!」

高年級們哈哈大笑。明知道男孩家就在過去不遠,蓄意攔在男孩回家必經之路,就是想讓男孩急著回家卻回不去。

男孩怒瞪著眾人,握緊拳拱起背往前走。在經過那群人身畔時,那些人高馬大的男孩圍到他的身前。

「你好像沒聽清楚,頭腦笨記性也差啊。」

「我說,用你的膝蓋走過去!」

男孩兩側肩膀被為首者一雙手搭住往下壓,緊接著膝蓋被踹了一腳。男孩踉蹌了下,即將跌下去時隨手抓住為首者的衣領,穩住身體。

「叫你跪下!」後面的人踹了男孩的後膝彎,抓住前方衣領的手腕被另一人用力握住扭轉。男孩痛呼出聲,膝蓋重重碰撞在水泥地面,發出結實的「咚」的一聲。

「叫大聲點,最好把你媽叫來啊!」那群高年級不良學生大笑。

跪在地上的男孩猛然抬頭,猛力往上跳,額頭狠狠撞在為首者的下巴,而後肩膀撞向旁邊的人。沒有給他脫困的機會,另一邊的人衝上來揪住他的頭髮。

「抓住他!」

「還想反抗!」

有人箍住男孩的手,有人踹他的腰際,有人扯他的頭髮,有人打他巴掌……男孩的力氣根本敵不過四個比他高大有力的男孩,他又再次被壓到地面,而且這次整個人都貼到地面。

「混帳東西!」男孩用力抬起臉。臉頰在地面磨得發熱,他還是用著詛咒的眼神瞪著眼裡所有可見的「敵人」。

「還敢瞪我們!」一個大塊頭的一隻大腳踩在男孩背上,還使勁跺了幾腳。

「你快叫救命讓你媽媽來救你啊!」

「哇啊!」驀然,將腳踩在男孩身上的大塊頭怪叫了一聲,整個人往後栽去。其他人呆呆看著提起大塊頭的後衣領,把他往後摔的年輕女人。

「你們這群小鬼有夠吵。」女人身高只比他們高一點,橫眉細目看起來兇巴巴的,讓他們聯想到拿著教鞭的凶婆娘老師。不良學生們下意識畏縮了一下。

「這是你媽媽?」為首的惡霸問向正和地面作親密接觸的男孩。

「她才不是我媽咧!」男孩大吼。

「哈?我才沒有那麼調皮搗蛋的小孩。」女人皺了皺眉,不耐煩地雙手環胸說:「我只是一個正巧路過的附近居民而已。你們這群不良少年破壞我耳根子清靜,等一下警察就會來把你們帶走。」

「我們才不怕警察!」說是這樣說,幾個霸凌者交換了一下眼神,快步走了。

男孩在女人居高臨下的注視下忿忿地爬起身來,拍了拍弄髒的衣褲。

「喂,小鬼,你在離開前應該說些什麼吧。」女人一直默默看著他的一舉一動,直到他轉身往自己家的方向前進。

男孩心不甘情不願地回過頭,皺著一張臉逞強地說:「我又沒要妳救我。」

女人挑了挑眉,不置可否,「哦,這樣嗎。反正沒事,我去找卡露拉喝杯茶好了……」

男孩像隻刺蝟,渾身的刺都豎了起來,「不准告訴我媽!」

女人眼睛眨也不眨地注視他,他終於垮下肩膀,勉強地說:「謝謝妳,莉維!

莉維點點頭,「下次再被人圍住,至少要送每個人一拳啊,不然你不覺得不甘心嗎。」

「他們人那麼多,又比我高大,我哪打得過他們。」

「所以這就是你安慰自己的藉口,你剛才可不是那麼說。」

「才不是藉口!」

「如果你一開始就認輸,就不會落到現在這樣;既然對著幹,那就堅持到底。」女人淡淡地說。跟母親比起來,她真的不能算是什麼美女,面無表情的臉看起來很冷酷,個性也的確毫不溫柔,但男孩此刻卻移不開眼光。

「打不過的話,大不了就逃。不要以為逃是多丟臉的事,下次回來再戰,總有一天會變強。」

男孩用力踩著路面往家的方向前進。他想著下次那群人再來找自己麻煩時,該怎麼以寡敵眾撂倒他們。還有自己又被單身鄰居救了這一點讓他很沒面子。

從他有記憶開始,他家鄰居就只有莉維。年輕的單身貴族,獨自住在隔壁的平房,位置正好就在公園對面,而公園正好是自己常去的地方。他站在鞦韆上盪高時,看到的就是她的房子;他時常想著,房子裡面有人在嗎,又在做些什麼。

還沒進小學時,莉維偶爾經過看到他自己一個人在公園時,會若無其事走過來坐在鞦韆上發一會兒呆,直到他玩累了回家,她也回過神似的從鞦韆起身。

她對小孩不怎麼親切,還曾經因為看了別的小孩一眼把對方嚇得嚎啕大哭。但有時候,她會從口袋掏出幾顆糖果,自己吃了一顆,再丟一顆給他。

由於好幾次「巧遇」,他悄悄注意起這個鄰居的動向。有一次他幫媽媽倒垃圾,看到有輛車停在她家門口。

那不是莉維的車。男孩打量著那輛眼生的車。這時駕駛座的門打開了,走出一位長得非常高大的男人,跨了一步就到後座,打開後車門,將他的鄰居扶出車門。

男孩詫異地看著與平常不同的莉維。

「滾開,喝幾杯酒而已。」

莉維不領情,將那男人一把推開。高大的男人自行放開手,演出一副好像是被醉醺醺莉維的怪力推開的一樣。

「妳實在喝太多了。」男人苦笑。

「我為什麼不能幫你擋酒,啊?不然你應酬帶著我是要使美人計談生意麼?」

「也不是這麼說……妳一個女人喝那麼醉不太妥當啊。」男人耐心地與她講道理。

莉維啐了一聲,「大塊頭,你醉了我可扶不動你啊。」

男人是是是了幾聲,又過來扶她,「我先扶妳進屋吧。鑰匙呢?」

在莉維神智不清地終於從皮包摸出鑰匙,男孩也已經叫了父親出來幫忙扶鄰居單身小姐進屋了。

我可是幫了妳哦,妳才沒有被吃豆腐。事後男孩得意洋洋地想。可惜那晚過後,莉維對他的大恩大德一點印象也沒有。

 

那群高年級生一哄而散後,男孩咬牙切齒倚著矮石牆爬起,臉上及身上都沾了不少沙土,嘴唇咬破了,稍微舔過便嚐到帶苦的鹹味。鄰居就站在她家門口,雙手環胸看著他。

「看什麼……我這次可沒站著挨打,我有還手了!」男孩齜牙咧嘴道。

「我只是看哪個蠢小鬼又在我家外面吵吵鬧鬧了。」

「我也不想吵妳……這公園已經是他們的據點嘛。」男孩撇過頭。

「……明知道他們在這裡堵你,你不會繞別條路走嗎。」

「我才不要,憑什麼要把公園讓給他們。」

男孩聽到清脆的幾聲笑聲,等他呆愣轉回頭時,對方已經收起笑容。

男孩覺得打完架恢復平穩的心跳又有些變快。是她在笑嗎?可是從來沒見過她笑……如果不是她,這裡也沒別人啦……

莉維伸出拇指比了比身後的門,在男孩困惑地呆望著她時,說:「你不想要你的媽媽知道你打架不是嗎。」

於是他眨了眨眼後,拖著髒兮兮的側背包,塵土滿身地踏進了鄰居家一塵不染的地板。

 

2-3

直到監考老師走到身邊,敲敲他的肩膀,艾連才慢吞吞將試題卷翻開。

沒有印象眼裡到底讀了什麼,腦袋裡只剩下人去樓空的公寓擺設。除了原本的裝潢及大型家具,其他都沒有留下。啊……還有,在客廳長几的正中央,放著的那個留給自己的紙箱。

為什麼不告而別呢?雖然沒有接受自己的求婚,但也沒有反對的樣子啊。

為什麼爸媽知道了也不是很驚訝,反而還默契地對視了一眼?以往父母時不時心有靈犀地對望時,他看了總忍不住微笑,但這次他卻覺得不祥。

『啊……這樣啊。我想阿卡曼小姐是想要艾連心無旁鶩準備升學再說呢,畢竟艾連一直很努力,她也是看在眼裡吧。』媽媽這樣說。

但是他對她的在意,她不是更應該看在眼裡嗎?

莉維……我就真的那麼不值得信任嗎?

收卷時間到,艾連隨便填了幾個單字,就交出去了。同學三三兩兩往外走,他沒有心情離開教室散心,悶悶地坐在位置上。

走了大半學生的教室只剩下他,以及三個圍成小圈圈聊天的女學生。

「妳那個給我幾顆。

「唉唷,自己去買嘛。」

「我是也有想買來備用啦,不過麥可說我們不是有用保險套嗎,不必多此一舉。」

「事情總有意外啊。」

由於女孩們沒有刻意壓低聲音,談話內容飄進艾連耳裡。艾連將視線移過去,出口問道:「妳們在說什麼東西啊?」

女同學似乎對艾連突然插話有些驚訝,互看一眼後,正對著艾連的女生拿著小紙盒搖了搖,大方地笑嘻嘻著說:「這叫事後避孕藥。如果來不及戴保險套或是意外脫落、破裂,七十二小時內吃一顆就不會有懷孕的風險了。」

艾連張口結舌,「……妳們都知道有這種東西啊?」

「呃,當然啊……不是都會宣導嗎。就看個人要不要使用了。」

「是嗎……」

「艾連你對這個這麼有興趣啊?那給你一片好了,你可以給你女朋友以備不時之需。再相愛的兩人,鬧出人命多少都是有些困擾吧。」

「呃……」第一時間忘記婉拒,艾連拿起藥錠包裝,若有所思,「……妳們不會想替男朋友生小孩麼?」

「生小孩是以後的事吧?」女孩們哈哈大笑,「現在還太早了!我們才高中生呢!」

「有小孩多麻煩啊!我可不想被綁得死死的!」

「就算想生也要好好計畫啊!」

艾連呼吸一窒,答不出話來。

太遲了嗎,莉維。

 

2-4

剛知道女友懷孕時,艾連六神五主。因為覺得沒有必要,他和莉維交往並沒有告訴父母。然而此時他迫不及待想說出一切,但又擔心突然丟出這個訊息會讓雙親無法承受

……循序漸進好了……」艾連考慮過後作了這個決定,還敲下了步驟。

先告訴雙親他有了女友,再來讓他們知道女友是以前的鄰居莉維,然後再宣布他與莉維要結婚了。最後,莉維有了身孕的消息,一定會令二老很開心的!

雖然是循序漸進,但艾連明顯忽略了要在多久時間內完成第一到最後一個步驟。

「爸媽,我有女朋友了。」當天夜晚,艾連高昂地對著滿桌的飯菜宣布。

「哦,那很好啊。」爸媽果然都笑瞇瞇的,「叫什麼名字?哪天帶回家讓爸媽看看吧。」

「沒問題!我打算跟她結婚!」

古利夏及卡露拉覺得驚訝了,「剛交往就那麼喜歡她嗎?怎麼沒聽你提過呢?

「有機會我會帶她回家的!」艾連飛快地動著湯匙進食,「她是個很好很好很好的女人!」

「是這樣嗎。」葉卡夫婦忍俊不禁。

世事難料,當下次艾連到女友的公寓時,卻發現呈現正在搬家的狀態。

艾連大驚失色,「妳要搬到哪裡去?妳想要悄悄搬走卻不告訴我嗎?」幾乎每天通電話卻沒有透露搬家的打算,當中他們甚至還在外面見過面,女友豈不是打定主意要不告而別。

他忙不迭阻止。多年後回想,沒有戒指,沒有承諾,當時情急之下的求婚實在又遜又拙,足以列為畢生的汙點。但當下他沒有其他選擇。

「我會告訴爸媽我要跟妳結婚!再給我一點時間!」

回去後他一五一十告知雙親,並且決絕地表示不管如何都要與女友結婚。他不只一次為他的決絕態度感到後悔不已。

 

2-5

少年抱著一個長方形紙箱在路上有如無頭蒼蠅地亂轉,隨便找了一條路就往前直奔。哪裡都看不到搬家公司卡車的蹤影。

他不敢發出聲音地劇烈喘氣,用盡全力地奔跑。

當卡露拉打開大門時,兒子上氣不接下氣地彎下腰喘著氣,懷裡死死抱著一個鞋盒似的紙箱不放手。

「還好嗎,艾連?」卡露拉想要扶兒子一把,卻被兒子抬起來的臉嚇了一跳——自從不再跟同學打架後,他有多久沒有把臉弄得那麼髒過了?

她知道兒子常跟其他孩子打架,而且都是打輸的一方,但沒有見過他臉上流露出這種氣急敗壞、傷心、失望的表情。卡露拉莫名心虛後退了一步。

……莉維她……走了……」艾連在沙發坐下,鞋盒擺在他的大腿上,他慘白著臉,抽抽搭搭斷斷續續地說。

空無一物的公寓,只有桌上擺了這雙鞋,上面貼了張memo紙,潦草寫著:「生日快樂,今年,以及未來的每年。」

心臟一陣一陣發酸,酸意不住漫上鼻頭,從眼眶滾落下來。他的生日月底才到,所以他明白,這提早的生日禮物代表她不會出現在他面前,慶祝他的生日。

一份禮物卻想要打發一輩子,太狡猾。

 

2-6

週末酒吧的來客會特別多,因此他特別挑隔天沒課的週三前來。善體人意的調酒師了解他的酒量與習慣:可以喝醉的最便宜的酒。

他依照習慣坐到吧台最左側的空位高腳椅上,一口一口啜飲。

高三時有一次他和同學J等人去學區的酒吧喝酒,和醉酒鬧事的小混混起了爭執。那時酒量不好、喝得醉茫茫的他只能被人揍得東倒西歪。不知過了多久,他睜開眼時,不是在警局,酒吧也恢復了平靜,和自己大打出手的混混已經被一高跟鞋踩在底下。

『莉維……』

『你又讓我來收爛攤子。』莉維臉色和聲音都冷冷的,一把將倒在旁邊的他揪起,『成熟一點,冒犯了人就給我好好地向人家道歉啊。』說著,讓他跪在地上朝趴在地上的混混低頭,而她那高跟鞋沒離開過對方背上。他乖乖地道歉,對方同時也在道歉,而且道歉的次數比他還多。

『是J打給妳的?』被拎出酒吧時,他口齒不清地問,『莉維,妳懷著身孕不是嗎。』

『是啊,』女友冷冷地一次回答兩個問題,『你也為脆弱的孕婦著想一下。』

 

他一直想要快點獨立,高中畢業後,他選擇留學。除了一雙籃球鞋,什麼也沒帶,獨自在語言不通、文化隔閡的異國,自食其力地生活。

『請告訴我,莉維現在在哪裡。』吃過無數次閉門羹,他終於站在女友上司的單人辦公室裡,面對著多年前因他巧計沒吃到莉維豆腐的高大男人。

他記得艾爾文‧史密斯這個男人,從小學就記了這麼多年並不是因為他記憶非凡,而是這個男人有事沒事就愛在他和莉維之間晃上一晃。每當莉維和他單獨相處時接到史密斯的電話,表情瞬間變得全神貫注,讓他這個正牌男友很不是滋味。

『妳怎麼還沒換老闆啊莉維小姐?』

『哈?你是想要我被炒魷魚嗎。』

『妳老闆一臉心懷不軌的壞人臉!』

『我不知道你歧視國字臉。』

『妳忘了嗎,有一次妳喝醉是那大個子帶妳回去的,他還想進去妳屋子!是因為被我識破……』為善不欲人知挺難做到的,特別那個「人」又是心儀的人……

『艾爾文?不可能啦。』莉維搖著二郎腿一笑置之。『男人無聊的猜忌。』

 

見對方遲遲沒回應,艾連按捺著又問了一次:『史密斯先生,請告訴我莉維人在哪裡!』

『莉維不在這個公司了,相信你問過這裡每一個你遇過的員工。』男人沉穩的聲音回答。

『那她在哪裡?我完全問不到她的消息……』艾連眼神灼灼地盯著坐在寬大辦公椅的男人,他最後的希望就在這個人身上了。『有位佐耶小姐說你下了封口令。』

史密斯按了按太陽穴,吐了一口氣,雙手手臂橫放在身前的桌面,『我是不清楚莉維什麼緣故離開得這麼徹底,但她既然決定要走,就不希望被人知道她的行蹤不是嗎。』

『我……我知道她為何要走……是因為我父母,可是他們也沒想到莉維會走到看不見人影……

史密斯勾起唇角,『要解釋的話請去找當事人吧,我的業務很多,抱歉。』語訖,手掌朝上,往門口一擺,做出了「請便」的動作。

『史密斯先生!』艾連提高音量,『我有哪裡失禮請容我向您道歉!』邊說著,他深深地彎下腰。

『能屈能伸,這一點完全不像莉維說的呢。假如換成是她,肯定先過來翻了我的桌子再說。』史密斯笑著說。

『求求你,告訴我莉維的下落。』

史密斯嘆了口氣,『我也不清楚她的去向,她不想要讓人知道,就會守口如瓶。』

……是嗎?』艾連心一涼,最後的希望也破滅了。

『沒錯。沒事的話請離開吧。』艾連維持著彎腰的姿勢聽著男人從容不迫的話。『最近我們公司業務拓展到A國,工作量提高不少呢。』

A……

艾連抬起頭,怔怔地看著面帶微笑的男人,不確定這是否可當成某種情報。

『沒有莉維還真傷腦筋啊……不過她這個女人很難相處,神經質,動作粗魯,眼神又凶惡,在學時期人人都怕她怕得要命。』史密斯再度擺出送客的手勢。

『但她是個好女人。』

這次艾連不再流連,轉身握住門把,轉開。

——這一點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之後,他大學申請到A國留學,沒事就在史密斯的分公司附近打轉。特別是聖誕節那一天,他無法待在屋子,沒課時就在外面走一整天,非得要到12月26日才肯踏入住處。

在外消磨著充滿成雙成對情侶的聖誕時光,他的大衣口袋裡始終擺著一個不知道何年才能派上用場的戒指禮盒。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