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似轉世Paro;一方有記憶,一方……?

*艾連(24),利維(40)

*as情人節賀文

 

最近的天氣極不穩定,連續幾日的低溫,早晨陽光露臉了一下,利維上班前把一早剛洗好的被單晾到客廳外的後陽台。當他傍晚前腳剛踏出警局,雪就開始飄了下來。

慢步踱回居住的中古公寓,他抖落了傘面上的雪,將它晾在一樓的傘架,再慢騰騰地爬上狹窄陰暗的樓梯來到二樓,用戴著手套的手掏出鑰匙開門,入門前在門口的鞋架換了鞋。踏入玄關,先是客廳和廚房,廚房過去是客房,客房斜對面是主臥,簡單的兩房兩廳雙衛浴二五坪居住空間,站在玄關一眼便可打量完。屋內意料之內地安安靜靜。關於值正常日班時,在他出門時同居人還未起床,而回到家時對方不在的這件事,他已經習以為常。

看了眼還晾在後陽台的被單,他空著胃卻放棄打開冰箱做些什麼填填肚子,逕自走到臥室。本想一頭栽進被窩,掙扎過後還是拿了衣服進浴室。

等沖完了澡,他如願以償地倒入床鋪,壓著跟空腹比起來更不舒服的額際,昏昏沉沉地閉起眼。

他的身體向來很好,體能也容易鍛鍊起來,唯一的毛病便是從懂事開始,每當下雪就頭疼的症狀一直如影隨形,小時候還曾被懷疑是因為不想上學而裝病。就醫也找不到理由,醫師說興許是低溫與濕氣引發的偏頭痛……無論如何,於他來說就像一種慢性絕症,已經抱著一輩子與它共處的覺悟——除非他搬到一個不會下雪的地方。

這也是他同居人建議過的。不過也許是覺得沒那個必要,他一直還沒下定決心要搬離這個城市。

再次睜開眼時,窗外天已全黑,一片片白色的棉絮狀物體從路燈橘色的光線前紛紛飛落。另一邊的床頭燈被扭開了,同居人坐在身旁,輕輕按著他的額頭。「我吵醒你了嗎?利維先生?」見他醒來,比自己年輕得多的對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利維看向燈下的鐘,只睡了半小時,下意識皺了皺眉:「你怎麼在這裡?」

「因為下雪了。」同居人顯然連大衣都還沒脫就坐到這裡了,此時他從大衣口袋拿出一個精緻小巧的糖果袋,解開袋口的緞帶,拈出一顆純金色的糖,剝了包裝紙後遞到他面前。

……

「啊,對不起,我洗過手了……」同居人看到自己沾了雪的袖口,突然意會到什麼,趕忙保證,「大衣我馬上會把它掛好的!」

利維張口含入同居人手上那顆糖塊,邊說:「不怕被炒魷魚?」

同居人無比自然地舔了舔方才捏住糖的手指:「不會的,店長還打算升我當經理呢。

利維看著那張不帶心機的笑臉緩緩接近,腦裡閃過這人看見下雪就急忙和店長請休,以及擠在少女氣息的糖果店買了那一小袋的糖。砂糖純粹的甜味瀰漫了整個口腔,利維決定不跟他追究大衣沒脫下就坐到床上的逾矩行為。

他閉起眼,安然接受對方落在脣上的吻。

「利維先生,再休息一下吧。我會將被單收下來,再好好洗一次,我知道它有可能濺到雪水了。如果你好一些,想吃點東西,你再告訴我。」

「艾連,」看著同居人起身脫下大衣,用衣架晾起正要拿到玄關去掛的背影,利維喊了他一聲,「你不必一下雪就跑回來,這症狀死不了人,而且我已經習慣了。」

「可是一直找不到原因不是嗎?」艾連回頭問了一句。

「說不定是我冬天出生的時候著了涼吧。」

艾連對他的幽默笑了一聲表示捧場,就走出了臥房。

利維認為他的同居人與眾不同。

那小子來路不明,連張身分證明也沒有,即使身家調查也查不出任何來歷,就像是憑空出現。是長了一張帥氣的臉,又有一副好體格,不去談一場正常的戀愛,偏要跟自己這種高不成低不就的中年人混在一起。

表面朝氣蓬勃,卻比一般同齡年輕人老成;而一旦覺得他夠成熟,卻又時常出現孩子氣的舉動。

在照顧人方面居然還一副駕輕就熟、逆來順受的樣子。

真糟糕啊……萬一連受到照顧也成為習慣就不好。利維將床頭燈摁上,在黑暗中閉起眼。

 

艾連將被單放入洗衣機,設定了讓它自動洗滌之後,走到廚房料理起微波食品。當「叮」的一聲響起時,他熟練地打開微波爐,用紙巾包著將今日的晚餐拿出來。在開始用餐前,他洗了抹布將爐子內部擦拭過一遍,才在餐桌前坐下來,開始滿足民生問題。

無論是全自動洗衣機、烹煮食物的微波爐、一開水就來的水龍頭、沒有煤油味又不怕失火的電燈……這些東西都是自己在五年內慢慢學會的,如今已經用得很嫻熟,完全就像是這個世界的人。

邊吃著口味單調的速食食品,艾連計畫著等會要用冰箱裡的白飯煮成一鍋粥,冰箱應該還有一些上次用剩的肉絲和芹菜末,以備他正在休息的戀人稍晚恢復點食慾可以隨時有熱食吃——他的戀人是目前的他和這個世界最深的連繫……雖然對方強調只是同居並非戀人。

艾連洩氣地嘆了口氣。當他問到「只是同居人嗎?」,對方居然在頓了一下後,面無表情地說「那同居人兼砲友?」,讓他啼笑皆非。

不管在哪個世界都一樣難追啊。

如果是同一人的話。艾連悄悄加了附註。

也許自己是知道對方連本人都不曉得的、下雪天就會頭疼的原因。

不是生於雪天,而是死於雪天。

三道牆還在的時代,身為長官的男人一直想也不想就拒絕自己,在自己的糾纏下,終於答應雪融時要給出一個仔細考慮過後的答案。但他們沒有等到雪融。在那個還有巨人的時代,里維兵長逝於一個下著大雪的日子。

當自己從混亂當中抓到一絲意識甦醒過來時,自己化出的巨大骨架正化為往空中竄升的縷縷細煙,而骨架下的積雪因高溫化為一小攤冒著白煙的液體。全身刺痛的自己平躺在雪地,麻痺的皮膚卻感覺不到寒冷。

他一偏頭,就看到自己最信仰、崇敬、愛慕的長官,不嫌汙濁地倒在雪地裡。

他罔顧身體關節隨著他的每個動作咯吱作響,連滾帶爬地爬到長官身旁;那人整個左半身浸染在血泊中,手上還緊握著佈滿裂痕的雙刀,有一邊的刀片甚至已經斷折插在雪地,只剩刀柄被牢牢握在骨節明顯的手裡。

他沒見過長官傷得那麼狼狽的樣子;這個曾成為自己強大寄託的男人雙眼緊閉,就像疲勞過度而陷入沉睡般的安詳。他起初也是這麼說服自己,但很快地那人的體溫就變得與雪地一致;即使他把耳朵貼到那人的鼻端,也感覺不到一絲氣息,再怎麼壓那人的心臟,也只壓出不再炙熱的血液。

當時人類最強士兵死去帶來的恐慌還歷歷在目。

但艾連知道那一切已經過去了。

人類最強士兵的一輩子,已經過去了。

 

然後戰爭又持續了幾年,故事的最後,身為最後一頭巨人的自己自我硬化後沉眠在牆裡。

沒有醒來的理由,卻在某一個人事全非的日子裡醒來了。

他醒來的地點是在一個即將要蓋新的購物中心的廢棄空地。挖土機挖破了他所處的牆的一隅,驚動了他的睡眠。現在回想,簡直要慶幸他是在夜深人靜時甦醒的,否則讓工人們看見牆裡的巨大身軀,不知要造成多大的騷動。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封在牆裡後過了多久,世界變成他完全不認識的面貌。沒有人知道世上曾有巨人,歷史上也沒有任何可能的相關記載,他就像是睡著時被拋到另一個世界。而剛醒來的自己在理解這些之前,先得填飽自己的肚子。

恢復人類身體、失去巨人化能力的自己,在飢寒交迫下經過了一家貼著徵求侍者的咖啡館。被烘焙香氣所吸引,抱著姑且一試的想法走進去,沒想到就得到了一份工作。

不過除了能在這個世界活下去,他更感謝的是這間咖啡店讓他遇見了利維先生。

利維,自己一開始並不會因此聯想到巨人時代所仰慕的長官,那人只是個店裡的常客。有時是午後剛開店時就來,有時則是凌晨關店前才光顧,從來不會在值勤時過來,即使他的警察同僚很多會在值勤時順便進來外帶杯提神飲品。

那人看起來很不好親近,連自認善於和客人打成一片的自己都不太敢和他多廢話幾句。第一次服務之外的談話是在他又不小心搞砸了一杯客人點的咖啡,被試喝過剩餘咖啡的老闆責備的時候。

『艾連,這杯你又沒有泡好了,你這樣會打壞我的招牌的。快去跟客人賠罪並收回來再上一杯!』

他惴惴不安地出到外場。快到凌晨打烊的時間,整個店裡只有一個面對窗外的座位有客人。他趨前為自己失敗的咖啡道歉,表示要換上比較不那麼苦澀的一杯,並招待鬆餅補償。

那個客人就是利維先生,面無表情聽有些慌亂的他一籮筐倒豆子似的劈哩啪啦說著,等到他說完的時候,那人慢慢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淡淡說:『我不覺得難喝,不必換了。』

他愣住了,不只為了不必更換咖啡,而是那人端杯子的手勢莫名地眼熟……

『喂……

那人雖然還是面無表情,但眼裡似乎有些困擾。那人放下咖啡杯,想要去抽一邊的面紙,手卻被激動的他握到手裡。

『兵長……

……?你認錯人了。

艾連一手握住對方的手,一手摀住自己的臉,感覺到滾燙的淚水從指縫溢流下來。

『坐下。』那人命令,而自己也依言坐到他斜對面,然後飛快地擦乾失控的眼淚,以免老闆起了疑心。

之後他偶爾會在那人光顧時和那人聊個幾句,知道那人是個刑警,警局就離他工作的咖啡館不遠,上下班經過這裡有時間就會進來喝杯咖啡。

里維兵長喜歡紅茶,而利維先生喜歡咖啡。

他還是沒把這兩人聯想到一起。

兵長已經死了,就在他的面前。不同的世界,怎麼可能會有一樣的人?就算他聽過「轉世」的說法,他也不覺得有這麼湊巧。

雖然有時候會令自己產生一種似曾相識的既視感。這時的他總會有些迷惘。

 

跨出那一步的契機,在於一次綁票事件。

歹徒當街劫持了一名孩童,而艾連見狀追了上去,卻一時大意,落到歹徒的同夥手裡。他和孩童被反綁,口中塞入布條地關在倉庫裡,在警察接到情報攻堅後,那個意外被牽連的咖啡館侍者被歹徒做為威脅警方的人質。在身後被好幾支槍管抵住的冰冷觸感中,從擴音器傳出那道冷靜的聲音:『你放他走,我來當人質。』

即使不能再變身為巨人,自己好歹也受過調查軍團嚴格的訓練,幾個持槍的歹徒是殺不了他的,但當下他沒有被瞧扁的憤慨,他只是呆呆地聽著那透過擴音器有些走了音調的聲音。

儘管對轉世一說嗤之以鼻,但他發現,強大而溫柔的靈魂早就再次來到自己身邊。

在護送他回去的警車上,他坐在利維警官的旁邊,又再次在那人面前痛哭流涕。

綁票事件結束之後,他開始……嗯,照其他警員的調侃,是「追求」利維先生。不僅每天固定為他泡上一杯最棒的咖啡等他前來,更打通管道獲知他上下班的時間,碰到咖啡館休息的時候就到警局門口等候。這種種行徑被其他警員打趣為利維先生新養了一條警犬,令那人開始不給他好臉色看。

『艾連,用你有限的大腦想想,你這樣的行徑會帶給我多大的困擾!』有一天,利維忍無可忍地斥責他。

他也很認真地回答:『利維先生,我不會再打擾你,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

對方眼角上挑,眼神示意他說。

『讓我跟你住在一起,我就不會再堵在警局。』

……你把我當白癡嗎?

『有什麼關係,利維先生是一個人,而我也是,我們可以彼此照顧!』他理直氣壯地說道,孤注一擲地,心底遠不像表現出來的從容,『又不會有什麼損失!』

已經沒有巨人了,也已經沒有戰亂,如果說您之前是為了這個理由拒絕我,那現在又有什麼理由?

利維垂下眼無語了一會,才說道:『你看起來才剛大學畢業。』

他困惑:『我不知道什麼是大學,大學代表了什麼嗎?』

『你沒有別的事想做嗎?』利維仰頭望天,艾連想那是他無力的表示

『我有很多想做的事,但都想要跟利維先生一起做。』

利維看他的眼神像面對接受輔導的、冥頑不靈的小屁孩:『我已經四十了,代表了什麼,你懂嗎?』

……除了巨人和戰亂,還有年齡的因素嗎?

『嗯。』艾連誠誠懇懇地點頭,『如果再早些遇上利維先生,早些喜歡上利維先生,就能多些在一起的時光了。』

那人啞口無言地瞪著他。

最後利維先生還是妥協了,雖然沒答應和他交往,卻讓來歷不明的他搬進自己的屋子——當然自己可是死纏爛打了兩年,又裝可憐地以自己身分不明被起疑的房東勒令搬走即將無家可歸為理由,哀求賞他一個落腳之地,那人才勉為其難點頭。

打破了對方的原則,是不是可以解釋成對方對自己也是有那麼一些喜歡呢?

利維先生和里維兵長的名字有微小的差異,他有時會喚錯,利維先生雖然不動聲色,但他知道利維先生有注意到。有時候他從夢裡驚醒,嘴裡喊著「兵長」,哭著抱住利維先生,懷裡的那人僵硬了下卻還是沒推開自己。

不想讓他胡思亂想而傷心,不想讓他對自己的感情成為傷害他的權力,艾連認真地道過歉,利維的答覆是:『小鬼,就算你把我當成某個人的替代品也無所謂,你覺得我會婆婆媽媽地玻璃心碎一地嗎?不過我代替的那個人至少要是個值得和我相提並論的人,否則我就扭斷你的脖子。』

 

洗手間裡的洗衣機傳來一聲結束運轉的提示音,艾連把洗衣槽裡的被單抽出來,丟到烘衣機去,烘乾了事。利維先生喜歡陽光的味道,那就等轉晴後再拿出去曬個一天吧,艾連想著,雪已經停了,也許過個幾天就會放晴。

然後他踅到廚房,從保溫鍋裡盛了一碗淡粥,端到臥室。剛扭開床頭燈時,床上的人就睜開眼。

艾連拖來一張軟椅在床邊坐著,看著戀人一匙一匙喝著粥,陪著說話。

「利維先生,我昨天做了一個夢。」

喝粥的人從碗沿上方瞟了他一眼。艾連微笑著繼續說:「在夢裡有著會吃人的巨人,我將被巨人吞食前,我的長官剖開了巨人的身體,將我拉了出來。」

利維下意識就問:「是那個你喊作兵長的人?」

「是的。」

……真愛做夢,」利維淡淡地評論,「那個兵長一定覺得煩透了。」

「也許吧。」艾連笑出聲,屁股離開椅子,挪到戀人身邊,盤著腿側靠上對方的肩,「雖然是個可怕的夢,但是醒來有利維先生在,我就什麼都不怕了。」

……可惜我不能幫你打巨人。」坐在床上喝粥的年長戀人聳了聳肩,動用了一隻手將已經順理成章靠上他肩頭的棕色毛頭推開,「我要去刷牙了。」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我在外面洗,你就用房內的浴室洗個澡吧。」

「我出門前已經洗過了!」接過空空如也的碗,艾連對著走出臥室的背影喊道。

「從外面淋了一身雪進來,不再洗一次,你睡得著?」

「好吧。」艾連嘆了口氣。心知對方其實是希望自己沖個熱水澡溫暖一下,便欣然接受了。

這個人與里維兵長在各方面,有些相似,又不盡相同。

外表和體型有差異是必然的,利維先生還比兵長高一些,面貌也是不特地尋找,就看不出任何相仿的影子,但表情的輪廓又多有類似。

與兵長的神經質相比,利維先生和緩許多;愛乾淨,卻遠不到潔癖的程度,一開始維持過去在里維班習慣的艾連,還被對方誤認為是潔癖的那一個。

身手一樣矯健,但姿態是不同的美感。

端杯子的手勢是最誇張的巧合,其餘的日常小習慣幾乎無所共通,更別說嗜好了。

世上不會有一模一樣的人。但喜歡到快融化的心情是趨近相同的。

他隱約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那個時間點從牆裡甦醒過來。

「利維先生,雪融之後來一趟旅行吧?你也好久沒休假了。」

「去哪?」

「都可以,只要能和你一起看看這世界。」

宛若新生的世界,不下雪也很美的。

 

FIN

ps.一些裡設定:

1.兵長為了拉出意識混亂的艾連,受傷過重,在死前把艾連從巨人化的身體拉出來。

2.艾連不是真的那麼愛哭,從甦醒至今就哭過這兩次。

3.綁票事件中的綁匪有三人,是艾連協助警方緝捕歸案的;事件之後艾連有事沒事就去警局打醬油,由於警民合作愉快,利維的班表也被同事賣給艾連做人情。

情人節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