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害怕(?),就是個兵長廚重症不定期發病了而已……這個專題(X)要講的是領導魅力。

圖多慎入。

 

兵長不是個獨裁的長官,雖然扮黑臉的總是他。

螢幕截圖 2015-04-26 06.33.11

在巨木之森捕捉女巨人計畫時,他只負責在前頭領路,不干涉部下「相信我們」、「相信你」的爭執。艾連在後面一直「兵長兵長」「里維兵長」的叫,佩托拉等人的疑惑……都不直接給答案留給眾人思考。當時不知道是因為團長想找出臥底才有這難以理解的行動,眾人一定很不安吧。(#24

4

兵長將選擇權留給艾連。對士兵而言,服從命令其實是最輕鬆的事,不必思考也不必承擔責任,但他讓部下自決,並替他們分攤做決定的部分風險。

他在部下迷惘時明確指出該行的道路:

螢幕截圖 2015-04-26 06.37.04

在要部下服從時,也不堅持自己是對的、部下是錯的,不強迫部下接受自己的信念,不希望部下喪失獨立思考的能力。

4-2

4-3

4-4

67話希絲特莉亞衝鋒陷陣,在他反對時,希絲特莉亞用他以前的話反駁他,他也沒轍語塞了。雖然他一副「真拿妳沒辦法」的樣子很有趣,但也沒再禁止她。

3   

他並不會以「我是長官妳就該無條件服從,還頂嘴那麼多幹嘛」,只要部下有道理,他就會接納。

例如約翰請兵長讓他去試探馬洛和希琪,里維本來基於判斷不打算相信馬洛,但看到約翰的眼神,他就放手讓約翰去做。

6-1

6-2   

104期第一次加入里維班,在那之前只有「兵長把艾連揍得要死可能有暴力傾向」、「這人很兇很難親近」,從一開始對領導者的質疑到逐漸磨合,實際上里維不也是第一次帶這批新兵嗎,此時彼此卻已能托以足夠的信任。

如果嚴厲能夠提高部下的生存率,他不介意扮黑臉,但不代表他是會以暴力教訓部下的長官。對希絲特莉亞的粗暴,強迫她當女王,是看穿了她的猶豫徬徨舉棋不定,而情況已在燃眉之急;在他眼裡,希絲特莉亞就是個士兵而非柔弱少女吧。正如他在講解如何把艾連從後頸挖出來只砍掉手腳保住生命,臭著臉對遲疑的艾連說:「你不想冒任何危險也不想有任何犧牲嗎?」其他人可是都冒著生命危險呢。

而部下會擁戴他,絕不是單只因為他的實力,佩托拉等人以進入里維班為榮,更不是因為生存率會提高,而是相信在兵長手下,可以更加發揮他們的價值,盡更大的力量。

番外他問佩托拉,士兵有沒有聽完他的話才斷氣,佩托拉說有,他鬆了口氣。

10-1

10-2

10-3

10-4

10-5 

不是因為他討厭白白浪費口水,而是怕部下不能抱著榮譽瞑目,他沒有如同第一話前團長的誠實,說:沒有,你的死一點用處都沒有!

即使(當真)沒有貢獻,他也不會讓部下的血白流。這不是為了讓士兵安心的謊言,而是他就是這麼打算的。

 

在艾連剛加入里維班,意外巨人化時,他解決雙方信任危機。這只有對自己部下深入了解才能辦到,如果是個只知道提昇自己功績的軍官根本不會這麼做。

在這裡第一次看到里維會回應部下的挫折,讓我感到意外。

雖然他用的往往不是柔情安慰的方式。

5-1

5-2

5-3

5-4

5-5

5-6   

領導新里維班也是,他用自己的方式安慰第一次染上人類鮮血的部下,說「接受現實吧,你已經手染鮮血了」,但因為你們犧牲乾淨的雙手,才救得同伴的性命。並且表達感謝。(#59

2-1

2-2

2-3

2-4

2-5

2-6

 2-7   

在阿爾敏沮喪時,夥伴都不太敢說什麼怕刺激他。而里維的開解算不上安慰,直言不諱,毫不委婉,卻是新兵們最需要的話。

能夠對部下的付出誠心道謝的長官,真的令我很感動,比他殺了多少頭巨人更感人。我一直覺得他一定也是過來人,才能展現出這種同理,這裡明白畫出里維是如何帶人帶心的。

 

對無法硬化的艾連,迂迴地用水溝的臭味安慰他。(#53

7-1

7-2

7-3

7-4

7-57-6

艾連從頭到尾一臉茫然XD漢吉,謝謝妳沒讓兵長繼續言不及義下去XD

他可以很直爽跟人談交易,討價還價,但不善於表達自己的情感,說話難聽不加修飾,只有相處已久知之甚詳的同儕理解他的真意。

他也會誇獎部下做的好。67話中,他對艾連說:「硬質化挺成功的不是嗎?」還注意到艾連臉色很賽。

8-1

8-2   

在艾連自我懷疑而躊躇時,給他「自己選擇」的機會。(#66

我一直以為他會揪著一蹶不振的艾連,要他趕緊振作起來,但他居然意外溫和,也沒冷言冷語,還說讓艾連選擇有點過意不去。難怪這一話一出,網友都說他對艾連好溫柔啊!看來讀者都有志一同有艾連應該會被扁的心理準備……

與其態度強硬,相信他了解什麼才能成為艾連的動力來源。

9-1

9-2

每一次的選擇都沒有重來的機會,也是無悔動畫艾爾文說的會成為下次選擇的依據。即使這次選擇有了不好的結果,也成為自己的力量之一。

讓部下選擇不代表他就放棄長官的責任,艾連不採取任何行動的話,整個新里維班或許都會喪命,但他以自己的存在告訴部下:有我在呢。

 

他在被中央憲兵團偷襲,不得已暫時撤退時,咬牙望著死去的部下……

1-1

1-2   

在巨木森林目睹女巨人如何殘殺掩護他們的士兵

1-3

1-4   

所以說他因為見識太多同伴的死而麻木、無動於衷,簡直是無稽之談!

所以我討厭無悔動畫那誇張的崩潰法。什麼叫做「他更重要的人都死在他面前過,更崩潰的情況都遭遇過,所以他現在已經可以面不改色了」?

難道憤怒只有瘋狂咆哮的方式嗎?

無論弗蘭伊莎貝爾,還是里維班,甚至是漢吉的部下(也算是里維的部下),他都同等悲痛,絕沒有今不如昔。

無悔漫畫弗蘭曾問他:(#7)

螢幕截圖 2015-04-26 07.16.03   

對他而言,他們是夥伴,不是上下屬關係。以前他只背負弗蘭伊莎貝爾生命的責任,今日則是扛著整個軍團。

士兵不是傻子,知道領導自己的長官是什麼德行,什麼樣的人值得自己賣命。

不記得哪次諫山訪談,說到里維其實不喜歡歐魯模仿他。但他沒有禁止歐魯。或許大部分時候(除了衛生)他對部下是出乎想像地寬容的。

煩就煩,就讓那傢伙模仿吧,就讓他們崇拜吧,能夠讓他們懷有信仰而減輕恐懼又有什麼關係。

諫山的里維總是簡單粗暴表現出他的溫柔。

也許因為我很愛他才像熱戀中的少女鬼遮眼看到的都是優點。

一般總會被提到的童顏矮小暴嬌最強絕不是我愛他的原因。

 

我還是對《無悔》的動畫有很深的怨念,對團兵兩人會走到一起太含糊帶過。因為很重要才更去鑽營,不然誰不想爽爽的萌萌的看動畫呢?

團兵的並肩絕不是宿命二字就能帶過,人與人之間的邂逅或許是偶然或許是註定,但他們選擇了彼此,我相信是出自他們的自由意志。

讓部下尋找答案的兵長,不可能自己放棄思考。

而受到團長影響頗深的兵長都是如此深被部下仰賴敬愛的人了,我相信團長並不是一個純粹無情的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