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外人誤以為是利艾的艾利

*臨時擼出來的渣短文;R18

 

小小流言在調查軍團裡傳開了。

但流言的主人公目前還一無所知。

艾連‧葉卡狼狽地從舞池下來,從第一支舞開始至今,他就沒有一支曲子是不在舞池內面對著見過、沒見過的形形色色女性度過的。配合音樂曲風,與對面女性的進退達到和諧境界,這簡直比一整天團訓還要疲憊。

來到關係較好同伴的那一桌,艾連含怒帶怨地瞅了興高采烈聊開了的大夥,不滿竟然只有自己面臨這種苦差事。

「啊哈哈,因為艾連你很受歡迎啊。」善體人意的阿爾敏一觀臉色就知究竟,笑著安慰友人。

「哪有那種事啊?」

「還好啦,人緣只比我差一點點。」其中一個臉型稍長的青年面帶不屑從鼻子哼了一聲。

「你根本還沒上去跳過舞啊,約翰。」馬上被身旁的人吐槽。

眼見又有女性朝這邊張望,艾連急忙在友人讓出的空位落坐,假裝談得很熱烈抽不開身的模樣。

「艾連你這麼不懂女人心是不行的哦。」另一位小個子平頭看著自己盛著琥珀色液體的杯子,面帶悲壯,「你現在可是調查軍團最受矚目的單身漢耶!」

自從巨人威脅解除,牆門也打開迎接新世界之後,調查軍團仍身負探索牆外的任務。這群士兵原本就具有強烈的好奇心與對自由的渴望,當門一開,世界在他們眼前鋪展開來,沒有人不為廣袤大地雀躍三尺。

而能變化為巨人,為人類自由帶來曙光的年輕人,長得又一副好樣貌,自然奪得調查軍團內外的無數少女芳心。

這別說要讓多少同性士兵眼紅了,就連同一小組的戰友也不例外。「腳踏多條船是會引人鄙棄的!」平頭士兵咬牙切齒說。

「啊?柯尼你這是什麼意思?」艾連托著玻璃杯的手頓了一下,懷疑對方指著罵的對象是自己。

「艾連才沒有腳踏多條船。」沉默少言的黑髮少女表示意見。

「真的是在說我啊?」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的啊?你沒聽過傳聞嗎?」柯尼一臉吃驚。艾連看了看同桌的其他人,除了還捨不得放下食物的莎夏,其他人都無言地直視前方。

「什麼傳聞?」

柯尼氣結,推了推猛吃的少女:「莎夏妳說啦!」

「唔唔唔?」突然被點名的莎夏一臉錯愕,忙消滅鼓起雙頰的食物,喝了一口水邊嚼邊說,「艾連不是跟米卡莎在交往嗎?」

「啊?哪有這種事!」米卡莎沒什麼反映,艾連大聲嚷嚷起來,「誰在傳啊?」

「因為你們走得很近嘛,而且站在一起的畫面很和諧……這是我經過走廊聽到別組的女兵說的啦。」莎夏說完,又塞了一顆肉丸子到嘴裡。比起講八卦,她還是對吃興趣更大。

「那是因為我和米卡莎是青梅竹馬,已經很熟了啊……誰踩我的腳,約翰是你對不對!」

「你們在訓練兵就走得很近了不是新聞,我聽到艾連的對象不是米卡莎,」柯尼咋了咋舌,眼露兇光,「是希絲特莉亞啊!」

在桌下跟約翰腿來腳去的艾連差點跌下椅子。

「因為有一次有人看見你摸了女神的頭,而女神看起來挺靦腆的樣子。」柯尼痛心疾首地說。

艾連想了一下,解釋道:「那是一種安慰……我跟她根本不是那種關係啦!」

「希絲特莉亞聽到會難過的。」阿爾敏苦笑。

「我聽到的是另一種版本。」約翰徐徐喝了口橙汁,將揶揄的眼神投向話題焦點,「你不是里維兵長的男寵嗎?」

「男……」艾連表情一片空白。

「這種說法還挺多的哦,」阿爾敏露出溫婉的笑容附和,「對里維兵長的要求艾連總是使命必達,隨傳隨到,而兵長對外也表現出袒護艾連的一面,所以你們之間有不正常關係的傳言甚囂塵上。大多傳的都是里維兵長藉軍階職等強迫艾連,讓許多女性興奮又心碎呢。」

不想弄清楚那許多女性「興奮」又心碎是怎麼回事,艾連手撐住額頭,為這誇張的流言感到暈眩。

被兵長聽到了那還得了啊!

這時,同桌的人都不約而同若無其事地低下頭去。艾連正納悶,一隻手搭上他的肩膀。

「艾連。」

平穩刻板的聲音在身後響起時,艾連著實嚇了一跳,不知道對方到底聽到多少,戰戰兢兢地回過頭,應答語氣也沒有往昔的精神飽滿:「兵、兵長……」

「過來。」里維臉上看不出情緒波動,只淡淡說了一句,就帶頭走了開去。

艾連眨了眨眼,看向其餘人,一干人等都抬起眼目送他。

「艾連,加油。」在場只有米卡莎給了一句祝福。

雖然提心吊膽,艾連還是不敢罔顧長官的指令。他三步併作兩步追上去,穿過擁擠的人群,最後在一張空桌前停下。里維率先在其中一張椅子落坐,隨後挽起袖子,將右手手肘直立在桌面。

身旁有人看著這一幕拍桌鼓譟,艾連發現那是漢吉分隊長和一些幹部在起鬨。艾連猶豫不決地看著自己的長官,不確定是否正確解讀他的意思:「抱歉,兵長,這是……」

里維比出了三根手指:「比三次,只要贏我一次,就任你處置。」

里維的回答讓艾連眼睛又瞪大了點。他看著人類最強兵士長,的確在眼角和雙頰發現不顯著的紅暈。

果然是、喝醉了啊……

艾連吞了口口水,注視著里維曲臂顯露出的肱二頭肌的漂亮線條,期期艾艾地說:「我、我贏不了兵長的啊。」

里維瞇了瞇眼瞥了他一眼:「沒出息。」

艾連被這一句弄得渾身顫了顫,感覺整張臉燒了起來。由衷希望黯淡的燈光可以隱藏自己的臉色。

「唉唷,里維,你這樣強迫部下就是你的不對嘍!」漢吉分隊長似乎也醉得不輕,一張臉被酒氣醺得脹紅,眼鏡被霧氣弄模糊了也不去擦拭,「傳言是怎麼說的,你藉著官位逼迫部下啊!不倫!不倫!」

艾連有股衝動去把女性長官的嘴巴捂起來,幸好有人替他做了。

「分隊長!您太失態了。」副隊長尷尬地將自家隊長推入遠一點的座椅。

「什麼鬼傳言。」里維嗤之以鼻,抬眼看向手足無措立著的艾連,「到底比不比,小渾球,你不是期待很久了嗎?」

在周圍人越聚越多的目光下,艾連感到自己的臉如今應該紅得快滴出血來。「我、真的沒辦法……」周圍人造勢的呼喊聲逐漸壓過音樂,艾連無可奈何地坐到里維對面,將手肘放到桌上,下一刻手掌便被反握住。

「使點勁啊。」里維狀似隨意地鼓勵了部下,緊握住他的拇指根部。

艾連聽到自己心跳在胸腔猛烈鼓動著。對面的人細緻的眼眸注視著他的眼睛,艾連還是覺得自己贏的機會渺茫,即使對方醉到神智不清。因為只要沐浴在這雙目光下、接收到低沉有力的嗓音、指尖接觸傳遞而來的熱度,他就心神不寧,比醉酒更加飄飄欲仙。

艾連握緊那比自己小了些的手掌,看著它手指纖長骨節分明;比起與它角力,他更想一節一節地仔細親吻它。

只要贏我一次,就任你處置。

艾連收下顎,抬起眼,金眸閃閃發亮,立誓驅逐巨人的堅忍氣魄重現。

咬牙,拼了!

 

艾連攙扶著矮了一個頭卻沒輕到哪去的小身板進了房間,先讓人坐到床鋪,再將繞過肩膀的手臂放下,脫了對方的靴子將雙腳搬上床。艾連吁了一口氣,弄來一條濕毛巾,替男人擦了擦臉和手。男人潛意識地往牆邊靠了過去,為艾連留了個空位。

艾連將毛巾放回去後,坐到床的那一半空位,嘴上勾著淡淡的笑意。

說好要任我處置的,醒了可別賴帳啊,里維。

 

 

 

FIN

啊哈哈哈,愚人節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