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八、魔獄騎士的傳訊

這些天神殿開始忙碌起來,因為肥豬國王的生日快到了,本來他的生日神殿也只需要派太陽騎士出個場,祈禱祝福一下就好,但這次竟連戰神殿的代言人戰神之子也要遠從月蘭國前來祝賀,同為大陸三大信仰的龍頭蒞臨,這可就非同小可了。

根據密探回報,已屆適婚年齡的戰神之子極可能是要向本國未婚公主求婚,因此帶了許多聘禮前來,目前未婚公主就只有大王子殿下的妹妹一個,假如這婚事真的談成,那近年來逐漸壯大的戰神勢力將會影響到光明神殿,再更長遠地考量,忘響國的皇室恐怕也會遭戰神勢力所介入。

世俗的權力鬥爭照理說是和神殿無關的,但信仰也是得……搶地盤。沒錯,信徒多,神祇就會強大;神祇強大,祂在地上的代言人力量才會強大;代言人強大,才會有更多的信徒……就是這樣的一種循環!

所以戰神之子向公主求婚,對負責神殿運作的光明殿主事者而言,是相當重大的事,比肥豬王的生日重要幾百倍!

這麼重要的事件,正牌的教皇還完全沒有要回來的消息,他到底是跑到哪裡玩了啊?不回來別怪我……對戰神殿心狠手辣啊!

就在我苦思要如何破壞戰神殿和忘響國皇室的聯姻,此時,老師留下來的徽章莫名地閃起紅光,並發出蜂鳴聲。

那個徽章看起來就像是普通的裝飾徽章,當我聽到聲響,從抽屜翻出它來時,我一瞬間還真沒反應過來。

我呆愣地反覆查看這個古怪徽章,老師稀奇古怪的玩意兒太多了,而這徽章看起來也是某種魔法道具……似乎是傳訊之類的。

我看著它閃動的頻率……完全解讀不出它想要表達什麼。

看來只好問老師本人了。

我閉起眼,在心裡默念老師的名字……別以為我是在向光明神祈禱讓老師回來之類的,我是在用精神傳訊。感知能力就是一種精神魔法,這方面老師的能力比不上我,我能夠傳訊給老師,他卻需要接收才能被動回傳給我。

老師,您在哪?我用精神傳訊呼叫著,但回應我的只是一片寧靜。

精神傳訊有距離的限制,看來老師已經離開忘響國了。我為老師跑出那麼遠有點咋舌,但也沒辦法,既然他不在收訊範圍內,又不知他落腳何處,就無法聯絡了。我把已經停止反應的徽章扔回抽屜,就沒當一回事,但還是讓光明祭司注意一下,最近假如有比較特別的訪客,就趕快告訴我。

然後沒幾天,光明殿果然來了個面生的訪客,說要求見教皇。

我踏進祈禱室,那訪客是個長相不差,可說是「萬能型英俊」的年輕男人,他的焦慮看到假扮教皇的我時才稍微安定下來。看他頻頻張望我身後的光明祭司,我請光明祭司先退下,聽聽這個看起來讓人頗有好感的男人的來意。

「您沒事……我還以為……」他看到門關起來才鬆了口氣。

「我沒事。」我隔著薄紗偏了偏頭。

男人一愣,解釋說:「因為您沒到約定地點來。」

約定地點?是老師和他有過約定?但老師離開神殿前並沒有交代,那表示已經有一段時間,所以老師忘記了,而看他用尊敬的語氣,又使用秘密的魔法傳訊道具,表示老師曾交代他什麼秘密任務。

我順勢用嚴肅的態度試探:「正好有事抽不開身。怎麼了,事情有變?」

年輕男人猶豫了一下,看起來似乎很愧疚的模樣一直低著頭,最後終於咬牙說:「教皇陛下,我無法繼續任務了!」

我大吃一驚——當然是裝出來的,我連他的任務是什麼都不知道。我沉下臉說:「怎麼回事,你說清楚。」

是啊,快說清楚你的任務是什麼,那老頭什麼都沒告訴我。

「我無法再為神殿傳遞情報了。」

傳遞情報?是臥底?哪裡的臥底?「你的身分穿幫了?」

男人搖了搖頭:「不,是我想辭去魔獄騎士長的職位。」

我瞪大眼,這次真的是大吃一驚。這一位是魔獄騎士?……這麼說起來,我的確沒見過這一任魔獄騎士的任何紀錄,原來他被老師派去臥底了?

魔獄騎士見我不說話,有些慌張,一鼓作氣說:「我不是忘恩負義,也不是被皇室收買,而是……我離開神殿真的太久了,我不認識光明神,也不認識十二聖騎,我只知我的皇家騎士老師恩威並重地教導我,我的皇家騎士同袍同生共死地相扶持……」

我背過身去,手背在身後,抬起頭假裝嘆息,魔獄騎士過意不去地繼續說:「我沒有想背叛神殿,但我背著雙重身分已經累了,我想盡忠於皇室,皇室才是我的歸宿,皇家騎士才是我的同袍。」

這還真是個難題,倒戈的臥底……如果是老師,他會如何處理呢?依據我對老師的了解,雖然他外表看起來是粉嫩的少年,內在卻很陰險狡詐……理智精明,這時候應該會想……殺人滅口才對。

我朝魔獄騎士投去陰森森的一眼,他似乎感受到危機意識地繃緊身子。

「這麼緊張做什麼?你堂堂一個騎士,我雖是教皇,本質也不過是祭司。」我沒好氣地對背叛者說。

「啊……對不起,下意識就……」

「這件事我會考慮,畢竟你再有誠意,投奔皇室也是很危險的。」

「是。」魔獄騎士恭敬地鞠了躬退下。



魔獄騎士走後不久,我陷入了沉思。

的確,殺人滅口這方法一勞永逸,是最快、副作用也最小的方法,假如是怕麻煩的老師,應該會這麼選擇吧。

嗯?這樣不合光明神的教義?仁慈是不會用在可能成為向著自己的劍刃的叛徒身上的。

我平靜地召喚太陽騎士前來,打算聽聽他的想法。

「魔獄騎士?」不出我所料,太陽吃驚地睜大了眼,「他被派到皇室臥底?」

我將魔獄騎士離開後從老師的資料櫃調查到的資料大概敘述了一次,太陽也一臉凝重。

「你想怎麼做?」太陽騎士在我說完後只靜靜地問了一句。

我聳聳肩:「如果是老師,應該會想除去生鏽的釘子,以免鐵鏽沾到了潔白的牆壁。」

「但那釘子已和牆壁共處許久,且不無貢獻。」

「它不能用了,還可能造成危害。」

「那牆壁會永遠留下釘子的痕跡。」

「再埋一根進去就是了。」我淡淡地說。

原木辦公桌發出一聲被猛力敲擊的聲音,看來太陽騎士氣的不輕。

「格里西亞,那不是普通的釘子,那是十二聖騎士!」太陽一臉僵硬。

我抬起頭來看他,漫不經心地說:「這是光明殿主事者的思維方式。」

「他想辭去職務,也不必殺了他,難道中途卸任的聖騎士該得這種下場嗎?」

「你對魔獄了解多少?一點也不認識吧?其餘的聖騎士長呢?魔獄小隊的隊員呢?又有誰認識他?反過來也是這樣,他不認識聖殿,不信奉光明神,他若要出賣神殿博取皇室的提拔,又有什麼心理壓力?但帶來的結果卻是神殿與皇室的決裂。」

看太陽騎士抿著唇撇過頭去,我在心裡偷笑。羅蘭一旦碰到違背他意願但又無法反駁的時候就會這個樣子,看來他還是排斥魔獄騎士為此犧牲。

「我知道你身為十二聖騎之首難免心理有所牴觸,但想想魔獄騎士從來就沒有出現過,就當成沒有這個職位就好了,魔獄小隊的副隊長不也把隊務處理得很順手嗎?」

「這事交給我,我會藉皇室的手,絕對不弄髒神殿。」

「住口!」

太陽騎士沉喝一聲,辦公室內所有可以飛起來的東西,像是窗簾、文件、衣袍、髮絲……通通飛揚起來,整個室內有如暴風颳過一般,我仍是笑容可掬、不動如山穩穩坐在辦公桌後,但早已在第一時間對自己施放了聖光護體。

這次玩太過火,真的激怒羅蘭了……

「原來格里西亞是這種人!未來的教皇是這種人!」

幹嘛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現在的教皇也是這種人啊……還好我在門上施了隔音魔法,否則整個光明殿都要聽到太陽騎士失去形象的咆哮了!

「雖然我頭腦不像你那麼好,但我至少不會想犧牲我的兄弟!」

誰說的?如果我是你,我也絕不會犧牲他們!

「所以你覺得我是會為達目的不惜犧牲他人的人?」

「我……」

那個猶豫是怎麼回事啊?

「……我知道你的想法了,」我冷冷地站起身,連我自己都感覺得到臉上肌肉的僵硬,想必表情肯定是冷得不得了,氣頭上的太陽騎士才會變得噤若寒蟬。「畢竟如果連太陽騎士也放棄了魔獄騎士,那光明殿也不必想辦法徹底洗去他的舊身分。」

太陽騎士一瞬間有些手足無措,說:「你是說……不對魔獄騎士動手了?」

我無奈地看著羅蘭。為什麼認識了十幾年,對我的了解還不如認識幾個月的審判騎士呢?

「我只是試探你的態度,既然你很堅決,那抹除魔獄騎士身分的行動就會方便的多。」

「嗯……」

「還有另一件事,就是戰神之子不日將謁見皇室,這幾年神殿聲望相對於皇室的提高,已讓皇室眼紅不已,這次邀請戰神之子的作為,會對國內的光明神信仰造成影響,得多加注意。」

太陽騎士沉默地聽完後點了點頭。

我朝他擺擺手說:「沒事了,太陽騎士請回吧。」

聽我下逐客令,太陽騎士卻沒有離開,他打量著我,面帶遲疑地說:「格里西亞,你不高興?」

我朝他露出個不遜太陽騎士面對民眾時的燦爛笑容:「我看起來像是『不高興』的樣子嗎?」

「……」太陽沉默了,我想他可能在想我果然真的很『不高興』。

「抱歉……方才我不是有意……」

羅蘭就是這點好,即使位居高位,還是勇於道歉,從來不會仗恃自己身分,也不會打腫臉充胖子。所以他一道歉,我的委屈就忍不住傾瀉出來:「我們認識了那麼久,再怎麼樣你也不該誤解我是那種人!」

「是我的錯,」羅蘭認真的眼神直視著我,「羅蘭‧太陽懇求格里西亞的原諒。」態度虔誠的只差沒行騎士的單腳跪拜禮。

看他這麼誠懇,我也沒轍,只好說:「要原諒你,我有條件。」

「什麼條件?只要我能達到,一定不推辭。」

看羅蘭這樣,我的氣已經消了一半,但條件不要白不要,我想了想,舉起三隻手指頭說:「我要你『無條件的原諒』三次。」

羅蘭不解地苦笑:「我有哪一次沒有原諒你?」

「我是要『你不想原諒我的時候也要原諒』的那種原諒。」

「……」

羅蘭沉默了,我猜他是在想「不想原諒我的時候」那得是多糟糕的事,但最後他還是勉為其難地說:「好。」

我大喜過望,這樣他以後如果對我忍無可忍,就可以派上用場了。

看我喜形於色,他也露出如釋重負的淺笑,但馬上又收起笑容,正色說:「不過只有一次。」

「只有一次?」

「嗯,」羅蘭點頭,仍是那十數年如一日的死認真,「不管什麼事我都會原諒你,格里西亞。但你不能仗恃著我的包容,所以,只有一次。」

「既然你說什麼事都會原諒我,那就三次有何不可?」我討價還價。

「因為我不希望有『讓我不想原諒你的事情』發生的那一天,所以一次就夠多了。」羅蘭苦笑。

好吧,以羅蘭對我的縱容,應該要一次就夠了。我也很想知道讓他不想原諒我的事會是什麼,如果他知道是我撮合他和瑪琪小姐……他感激都來不及吧?




---------------------------------------------------------

本週的晚了幾天……不太情願寫到同樣的事件
字數有點少,但不太想去修改它……低潮期ing
一月結束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秘爾
  • 剛好這兩天拿到漫畫第四集實體
    對照著看挺有趣的XDDD
    不過好嚴肅啊啊啊啊!!!

    云衍加油~~
    害我偷偷想投回雷格了//
  • >秘爾:
    照著劇情走的部分我覺得很無趣......:(
    很嚴肅嗎?XD還好唄?以後還是會有嚴肅的內容的,敬請拭目以待~XP

    投回雷格?你之前有投過嗎?沒印象XDD

    云衍 於 2013/02/12 13: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