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有目前進度漫畫100回雷

#微艾利

 

里維從王都回到海防的消息並沒有聲張,也算不上什麼大新聞,只出現在報紙的一角,普通人民都還嗅不出特殊氣息。

倒是調查軍團的士兵們有些意外,這一年來里維兵長待在席納牆內,以熟識地下街的基礎,協助女王整頓地下街,讓居民遷居地面,清剿不法之徒,營建相關設施;自從得知海外的情報,整頓地下街不只出於人道考量,更有進一步的戰略價值,但一般人只知感佩女王的仁德慈愛。

最後一隻巨人受到消滅後,人類的行動範圍延伸至海岸線,由於海外敵人仍握有巨人武器,立體機動裝置尚無法被廢除,調查軍團重新整編,三大軍團遴選出一隊操縱立體機動裝置的特別作戰部隊,其餘士兵紛紛卸下獵殺巨人的武器,投入不同的任務工事中。

而身為人類最強的里維,自然仍舊裝配著一身立體機動裝置。

當里維到達海岸,天色已然昏黃,天邊像被覆蓋上厚重的紫幕,海面上則是漸層的灰藍。一道人影沿著海岸線慢跑,在百步外便逐漸減緩速度,到他面前時止住了步伐。

「兵長。」

結束慢跑的少年吸了吸鼻子,沉穩地打了聲招呼,在不停起伏著的胸口上,做了個擊胸禮。

背著光的臉龐有些模糊,但還是隱約可見俊朗輪廓,一頭黑髮已經長到肩膀,凌亂的瀏海被風吹開後,露出光潔的額頭。

「訓練結束了?」

「嗯。」艾連‧葉卡點頭,用五指抓了一把額髮,拭去剩餘的汗珠。

里維伸出手,少年怔了怔,還猶豫該不該躲開,一雙手已經摀住他的雙耳。

「……兵長?」

艾連雖不解,還是下意識配合對方身高地微駝起背,那雙掌心貼著他的耳,漸漸傳遞過來的溫暖,讓艾連察覺到耳郭原本有多冰涼,一聲一聲振動耳膜的規律脈動不知是來自於手的主人,還是他自己。

過了一會兒,艾連驀然驚覺自己已經屏住呼吸好一晌,才慢慢將氣吐出。

兵長沒說話,他也保持安靜,揣摩對方的心思。

里維一能脫身,幾乎沒有在王都多待,就整裝出牆了。對里維而言,通往這一片陌生土地的沿途道路,是濃得化不開的鮮血所鋪就,海風氣味又苦又澀,彷彿曾奔流在無數同袍前仆後繼的軀體上的血與淚。由犧牲換來的自由,雖不能毫無遺憾地接受,卻也值得步步為營地守護。

只是這個一年成熟過一年的少年,他還能保有那一份衝勁,依然認定為了這片大海,一切皆有價值嗎,還是挫折地體悟到,牆外的世界不過是更大的牢籠?始祖之所以隱瞞尤米爾的子民,將小小的海島封閉成最後的樂園,或許不完全是頭腦被屎糊了。

「兵長,」艾連眼睛轉動了一圈,小心翼翼地說,「謝謝你,我已經好多了。」

里維一撇嘴角,放下舉了一段時間的手。

艾連站直身體,感覺到被兵長體溫熨暖過的耳朵有點過熱,有意掩蓋地急忙說:「對不起,兵長,沒有第一時間向你報到,我……」

里維雙手環胸,冷哼一聲打斷:「報什麼到,你已經不是我的部下了。」

自從收復瑪利亞之牆,身負巨人之力的士兵,都直接隸屬於女王麾下,在未經過議會的決議下,任何人都無權指揮他們,畢竟巨人是帕拉迪島的重要武器。

「呃……是這樣,」艾連微微垂下頭,目光低垂著不知落到哪裡,流露出些許落寞,「也許對兵長而言,我是很麻煩的部下吧?可是、我不討厭當兵長的部下……我甚至是安心的,至少有人可以帶領我,在我做錯時責罵我,我……」艾連抬起眼,眸光一閃而過,未完的句子戛然而止。

里維後退一步,訝然注視眼前的少年,少年沉穩的氣質稍稍褪去,洩漏了分毫過去那股帶著傻氣的真誠。

「如果你想捱罵,即使不是我的部下,我也隨時可以滿足你。」里維低聲說。

少年聽完之後笑了。他的嗓音變得更低沉了,還有些沙啞,一年的時光讓里維對這孩子的笑聲更覺陌生——不,其實在征伐島上剩餘巨人的那一年間,就幾乎不再聽聞艾連的笑聲了,而他也不記得當這片大海映入眼底時,艾連是否曾展顏而笑。

當因為巨人化體質而捲入政治、爭鬥中時,艾連也只不過是天真衝動的十五歲孩子,曾經哭得撕心裂肺,也曾經笑得神采飛揚,然而成長過程不可或缺的笑與淚,都作為代價交換了真相。

在難得的笑聲中,里維抿起唇,在昏黃天色中短暫露出沒有第三者見到、勉強可算作半個笑容的表情。

稀有的笑聲讓遠遠而來的黑髮少女握緊了竹籃,籃子裡盛裝著加了藥材的手作麵包——為了滋補艾連流失的大量體力,加上抱著延長艾連壽命的渺茫希望,這東洋少女願意盡任何努力——這時聽到久違的孩子般的笑聲,她停下腳步,默默望著不遠處的兩條並肩而立的人影。

「謝謝你,兵長,謝謝你。以前我見你就怕被訓,現在卻反過來了。」艾連止住笑,說,「那就請你不要客氣,該罵的時候就狠狠地罵我。」

里維嗤了一聲,意思是這小子現在不怕了。里維在沙灘上踮著腳尖蹲下身,看向遠方的海岸。天色已暗,看不到太遠,看不見遠方的威脅者,看不清這個安樂國還能庇護他們多少個黃昏。

艾連也蹲下身子,他胸口貼緊大腿,將自己蜷成一團,手指戳著腳下的細沙。

一番掙扎,他才終於找到勇氣開口:「……我一直沒跟兵長道謝——還有道歉……」

「什麼事?」

「你選了阿爾敏。」

里維沉默。

他不是選了阿爾敏。

表面上如此,但他是私心選了艾爾文。

「我們公然反抗,你事後也只是意思意思罰了我們禁閉。」

這事可小可大,當時艾連也確實豁了出去,不顧可能落下來的造反罪名,只是沒想到事後的懲戒就這麼高高舉起輕輕落下。

「做決定的是我,與你們無關,處罰是為了你們反抗上級。」

「我了解。」

艾連低著頭,彎曲手掌捧起滿滿一掌的沙,再讓它們從指縫流落,「但我還是該道謝,並且為了冒犯你和漢吉而道歉。」

阿爾敏被注射而救回一條命之後,他們隨即進了地下室,忽然從父親遺留的書中獲得太大量的資訊,他趁機將那一場爭執放到腦後,實際上只是想壓抑他偕同米卡莎公然違逆里維的不安。這分不安表面來自他侵犯了地位僅次於團長的兵長的權威,然而背後的理由更令他無法正視:他對兵長的敬仰,不僅僅出於下對上的服從。

在攸關團長與童年好友性命的交叉口,他更怕兵長生他的氣。雖然當下他無暇想那麼多,但憂慮埋在心底,從來不曾化解。

里維聲音有些不耐了,不曉得怒氣從何而來:「你到現在還認為留下阿爾敏對他而言是好事嗎?」

艾連動作一僵,攏起手指,將沙子抓握在手心,「對不起。」他細若蚊蚋地說。

向阿爾敏道歉,他至今猶出不了口,因為到時候反而會輪到阿爾敏來安慰他。他不想聽那些安慰言詞,因為更會彰顯其血跡斑斑、蒼白無力。

那太沉重了,他不確定阿爾敏情願擔下這一切。

「我說了,做決定的是我,決定讓阿爾敏滾回這個地獄的,是我,關你們什麼屁事。」里維上身往後一傾,索性坐到地面;他一腳撐起,一腳平放,坐得很是隨性,似乎將沙灘的潔淨程度拋到腦後。

「我是長官,下命令的是我,為決策內疚不是你的本分。」

「……是。」

「你這一年腦袋就裝了這些嗎?」

「不……」艾連茫然地搖了搖頭。

「那你做了什麼?」

艾連再愣。縱然里維身在王都,身為曾經掌握他生殺大權的監護人,自己的一舉一動,想必都牢牢掌握著才對,現在卻明知故問。艾連不確定地抬起頭,領命進行報告。

這一年他與阿爾敏持續巨人化的練習,目的為精確掌控巨人能力,並在漢吉指導下,從事各項戰術戰技訓練,扣掉休息,其餘時間則全用在鍛鍊自身體能,以儲備支持巨人化的能量。

乏善可陳的行程,甚至和一零四期的戰友,都很少有時間閒話家常,僅在一年前慶祝瑪利亞之牆收復紀念日「瑪利亞日」,加上為即將前往首都赴任的兵長餞行,所舉辦的那場狂歡派對,才獲得短暫的放縱。

得知世界真相後,身為一路走過來的見證者,新里維班的倖存成員更無法罔顧戰果,於是各有各的抱負,毅然扛下尚未結束的責任。

在筋疲力盡的訓練後,坐在臥鋪上相互調侃,似乎已經是上輩子的事了,而當時身邊還有萊納、貝爾托特……

里維一聲不吭,眼神深沉地凝視遠方。艾連語畢,不曉得該說什麼了,看向長官,心想是否也該禮尚往來,問一問對方這一年做了什麼……

艾連清了清喉嚨,還沒開口,里維先出聲了:「所以這一年的經歷,你已經明白接下來要幹什麼了?」

艾連抿住唇,用舌頭舔了舔被夜風吹得乾裂的嘴唇,肩膀微微聳了聳,「嗯,漢吉團長提了幾個方案給我選擇,我覺得還不錯。」

百年來牆內人民付出無數代價,東一片西一片拼湊出世界的真相,在地圖上面找到自己所處的位置,才能決定該往何處去,而他們越過前人,正踏上還見不到終點的道路。

其實他別無選擇,所有選擇都指向同一方向。

里維轉頭,眼神對上他。

艾連在長官的目光下深吸口氣,抬起手臂,手指長長指向已籠罩在黑暗中的遙遠彼岸。

「我要渡海,到海的那一邊。」

里維眼神閃爍了一下,語調沒有高低起伏地說:「……這樣啊,那邊有你追尋的自由麼。」

「總得有人踏出去。」艾連將吸入的那一口氣悠悠吐出去,一團白煙在他再次開口前便散逸無蹤。

「我父親踏上這座島,現在換我出去了。雖然我想過『為什麼是我』,」他遲疑了一下,接著說,「我一點也不特別,特別的是爸爸,特別的是那些能改變世界的人,要說的話連阿爾敏和米卡莎都比我優秀,但是——我已經在這裡了啊,總得有人做。」

里維不語。得知艾連自願響應漢吉潛入瑪雷的戰略,他就是為此趕忙離開王都,回到牆外。雖然他要艾連做出無悔的選擇,但身為艾連的前監護人,他有必要對艾連的決定再進行確認。

「踏上陌生的國度,還是敵方的領土,對於可能的風險你心裡有數。」

希絲特莉亞上位以來,王室全力支持技術部門進行研發,島上已不是先前的訊息封閉,加上在沿海窺伺查探的瑪雷船艦,這兩年獲得的知識遠超過百年來的資訊總和。島外環伺著更多比巨人更危險強大的怪物,十幾歲的少年就算能長到十五公尺,有高到能撐起一方支柱嗎?

「是,所以接下來我會更嚴格鍛鍊自己。」艾連一屁股坐上沙地,揚起一小撮塵沙,他環住膝蓋,一隻手搔了搔臉頰。

「兵長你也不是自願當『人類最強』吧?但是你已經在這裡了,你已經獲得眾人的期冀和仰望了,你無法讓他們失望,甚至想守護住曾經對你大呼小叫,要你拿出與稅金相對應的戰果的人,只因為他們在你身上寄託了希望……我也是最近才開始有點明白你的心情。」

要說變化最大的,便是一零四期這幾位正處青春期的新兵,從第一次上戰場的顫抖腳軟,漸漸地能獨當一面,遇到突發狀況的謹慎成熟,甚至不遜於入伍十數年的老兵。接踵而來的事變讓少年無論外表還是心態都迅速成長起來,不再徬徨迷惘,假以時日一定可以接過開創新時代的重任。

幼稚的小鬼長大了,監護人該為此自豪,即使註定孩子將往更危險的地方衝鋒。

里維靜默良久,幾不可聞嘆了口氣。

「既然你已經確定,那由我擔任你的訓練官,協助你進行全面的準備。」

艾連張著嘴,一臉呆愣,眨了眨眼,腦裡想到什麼,語聲吶吶:「人們都說你原本可以待在首都的……所以你是為了我回來的,兵長?」

雖沒有必要,里維還是快速地解釋了:「地下街已經整頓得差不多了,女王陛下也沒有其他計畫,就批准了我的提案——我本來就是調查軍團的一員,回來有什麼問題嗎,況且,你老是含含糊糊的,漢吉又常不聽人說話,我要確定她沒有曲解你的意思……」

「哈哈……」笑聲又響起,艾連笑得肩膀起起伏伏。里維不是很善於言談,恫嚇與命令佔了絕大比例,剩下的話語十句中有九句不動聽,但就是能讓他胸口發熱。

「喂,笑什麼……」

「是,兵長,這是我的榮幸……」艾連止住笑,擦了擦眼角的液體,冰冷的臉頰籠上一團熱氣,「請多多指教。」

里維深深盯著他一晌,平和地說:「原調查軍團的士兵當中你是跟著我最久的,不要讓我失望。」

那些曾經共同出生入死的同儕的面容,帶著不同表情,在艾連眼前一閃而逝。很奇妙的,里維的話讓他泉湧而出的不是壓力,而是鬥志,淡淡的一句肯定,總讓他在精疲力竭,幾乎彎下膝蓋時,還能咬牙堅挺站穩自己的腳跟。

海風拂亂他的半長髮,艾連伸直膝蓋,放鬆地將自己伸展成一個大字。

「不會讓你失望的。」

少年在海風中輕聲細訴。

 

 

 

里維:「先從營養控管開始吧,從明天起特別限制碳水化合物。」

米卡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