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08.04.此乃修改過後的出書版,接前一章的後面那段,和網誌版本有些不同,今日放出補完,感謝支持。

-----------------------------------------------------------------------------------------------------

在將我驅趕離開之後,魔王一波釋放黑暗屬性,將先鋒部隊逼退了百哩之外,並召喚出大量不死生物圍繞整座山。我用魔法通訊器讓審判騎士下令先鋒先不要輕舉妄動,先以剷除不死生物為主,等待我們後方前往會合。

魔王很沉得住氣,周圍的不死生物一有消減,又召喚了一批出來。這場消耗戰打得無比漫長。

各國王室由於有人質在魔王殿,不敢貿然出兵,但戰神殿及其他較小的信仰沒這種顧慮,多少派了些援軍。

和審判會合時,他騎著馬率領井井有條的聖騎士大軍,在離魔王山頭有一段距離的樹林中紮營。看到我,緊蹙的眉頭稍微鬆開了下。

「格里西亞,你沒事。」他下了馬,走到我身旁,緩緩吁了一口氣。

我凝視著好久不見的審判。那段在神殿共事的經歷恍然已經過去許久,胸中湧上一股懷念。

我凝聚光屬性在空中比劃:『羅蘭不會傷害我。』

審判皺著眉上下端詳著我,又將眼光投向遠方魔王殿的所在,「可惜計畫沒能順利達成。」

我點了點頭,也看向同一個方向。

『這次一定可以的。』

 

在戰場上就這樣花費了整整一年的工夫,我們總算有辦法再度登上影神殿所在的山頭。

舉目依然是荒涼,空曠,冷清,充斥四周的只有壓力和久戰的疲憊。

這是渾沌神的領地,祂本就是孤獨的黑暗神祇。

審判將披風披到我身上,阻絕漫起的乾燥沙塵。穿在我身上的闇夜儀祭袍已經在這一年的征程中鋪上一層塵灰,即使怎麼拍也拍不乾淨。

「終於到這裡了。」

是啊,終於……

「沒想到魔王會讓我們進攻到這裡,不過我們得把握時間,隨時可能再有不死生物生成。」

我點頭認同。『你是太陽騎士畢生的死對頭審判騎士,這次要請你認真與他敵對一回了。到時你們就照我說的做,只要不傷害到我,就能對羅蘭起最大的抗衡作用。』我在空中迅速書寫,審判也早練就速讀我潦草字跡的眼力。

「你看起來很堅決,沒有絲毫迷惘。」

『面對曾經是太陽騎士的魔王,任何遲疑都會招致失敗。』

「可是你的計畫危險性太高。」

『再怎樣高的危險性也比不上讓羅蘭一個人待在影神殿直至崩潰。』

「格里西亞,」審判替我將四散飛舞的髮絲攏回披風裡,「從你與神殿聯軍會合到現在,你都不再以『太陽』的稱號稱呼他,而是叫他的本名,這和你的決心有關嗎?」

我看了審判半晌。本可以打混過去,我卻不想欺瞞他,『我說過,這次混入羅蘭身邊,我會再次確定他的真實意願。如果他想回聖殿,就勸他施行封印。』

審判對這已知的計畫了然地眨了眨眼,但瞬間領悟到接下來我沒說完的話才是重點,眉頭更加緊皺,「如果他不想回聖殿呢?」

『那光明神殿就少一個祭司,魔王殿多一個死靈法師。』

審判臉色大變,「你想做什麼?」

『假如你將賭注押在羅蘭不會回到聖殿,你可以考慮現在就把我拿下——否則我將留在魔王身邊。一旦魔王死亡,我會不惜一切代價對他使用起死回生術;若是來不及或者受到無法復生的傷害,那我就用死靈法術復原他。』

「格里西亞,你……!」審判想說什麼,卻在看見我的眼神時住口。

我很自私,我從來就是個自私的人。我卸下審判騎士披風,拍了拍遞還給他。『我擔心的人,我會將他留在身邊,而不是棄之不顧。』

曾經做過的那場夢中,羅蘭死亡騎士的面貌和魔王的面貌融合為一。

如果當上魔王的是我,一定很寂寞吧?不知道何時會瘋狂,一個人誰也不信任地離群索居將自己關在古堡裡。

獨自在魔王殿的羅蘭也是如此寂寞。

無敵的魔王,也有弱點,我就是他的弱點。

當上魔王之後任性地束縛住我,知道可能傷害我之後又決絕地將我送走。

無論你最重視的是不是太陽騎士這個職位,無論你想不想回到聖殿,這次我會用我的心好好確認。

『格里西亞,如果你沒選上太陽騎士,當祭司也很好啊,這樣就可以幫我療傷了。』

嗯,羅蘭,我要幫你療傷。

我想幫你療傷,羅蘭,不管是身體的還是心理的。

所以,讓我到你的身邊去。

我看著隔著吊橋相對的山谷的另一邊——影神殿前方廣場集結了列隊整齊的闇騎士,而他們的領導者一如他過去太陽騎士的作風,不屑躲在隊伍最後,而是昂然挺立在最前頭。

一身黑色輕甲、猩紅披風的魔王站在吊橋那一邊,像是俯視螻蟻般地望著這邊,英俊的臉上面容無波,巍然的氣勢卻令人不由得折服在他身前。

我不清楚分離了這段時間,羅蘭還剩下多少理智。但不管重來幾次,我還是會做同樣的抉擇。

我朝他長長地伸出手。

 

 

 

終章

「魔王!看清楚,這是背叛光明神殿,成為你的走狗的祭司!為了宣告討伐你的決心,我們忍痛血祭這名叛徒向你求戰!」一名被選中的大嗓門聖騎士向橋的另一邊放話。審判押著我站在隊伍的最前方。

魔王眼眸一瞇,輕聲低喃,音量卻清晰地傳過來:「我不會上當,你們不會殺他的。他是格里西亞啊,是未來的教皇。」

「你瞧瞧他身上的袍子,這會是未來光明神教皇嗎。」審判沉聲說。

魔王目光落在我身上,眼神轉沉,卻還是冷笑道:「審判,我不相信你能下得了手。」

「那就看著吧,背叛的祭司該有的下場。」審判冷酷地說。

我的手被反綁在身後,身體微微顫抖,一口腥甜湧上喉嚨,溢出我的唇角。 一片寂靜中,兩方都愕然看著開始吐血的我。

不僅魔王,連審判也面露訝異,因為我沒有提過要來這一招,但審判如往常的鎮定沉著,配合著說:「看來效果已經出現了。」

對面傳來一聲低吼。我眼前一花,魔王一個瞬間移動閃現在我面前。在我感覺被攬住時,再一個睜眼已經身在魔王殿中。

你這速度……是以前的太陽騎士拍馬也趕不上的啊!

「格里西亞,你到底……是你自己做的吧?」魔王將我放在地上,用一邊手臂撐著我的背;他又驚又怒,瞪著我的眼眸似乎要冒出火來。

我刻意咳了幾下,噴出幾絲血花,『羅蘭,我就快要死了……在死之前,你能不能誠實回答我的問題?』

羅蘭笑了。

也許是這一年來召喚黑暗生物消耗掉一些黑暗屬性,他的眼眸似乎沒有先前那麼沉黑,但還是看不出原來的天藍色。他的唇上揚著,眼神卻帶著濃濃的悲哀。

「如果只有一個問題的話,我可以誠實回答你。」

有夠小氣……我在心裡吐槽。

我深吸了一口氣,問出準備已久的問題:『我就只要一個答案:你想回聖殿繼續擔任太陽騎士嗎?』

羅蘭一愣,嘲諷笑道:「還是這個問題。格里西亞,我無法將你的生命、所有人的生命,賭在一個年代久遠、不知道成功率多少的封印法陣上,特別是我站上魔王的高度之後。你一再問我,不如提出我有哪些選擇?」

『回聖殿和眾人在一起,共同承擔封印的後果。或是留在影神殿,』忍住胸口的劇痛,我一把抓住他的手,專注地注視他,『不准把我趕走。』

「你想死嗎!」

『你把我趕走,那我就只有死這個下場了。』

羅蘭臉部的肌肉抽動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瞪著我,白皙的臉色更加蒼白。「你自導自演這一切,就是為了……威脅我?」

我沒說話,又一口鮮血湧上來,硬是被我吞下去,血液的腥鹹讓我忍不住作嘔。

「你這個祭司有膽威脅我!」羅蘭叫得有些歇斯底里,攬著我的手用力收緊在他懷裡,「解藥!」

他的聲量大到我耳朵痛。我瞪著他近在咫尺的臉,『是的,我是在威脅你。如果你不在意我,那我的伎倆也沒用。如果你要把我趕走,我是不會服下解藥的。』

羅蘭白著臉,在我身上翻來覆去地搜索著。我安然地任他搜,因為解藥根本不在我身上

他長著劍繭的手帶著焦灼的溫度,在我身上一吋吋翻找著不存在的解藥,我嘴裡嚐到些許苦澀。

「解藥在審判那裡吧,他不會讓你死的。」搜不到解藥,魔王盡力裝出冷靜,顫抖的語調卻聽得出其中的壓抑。

『我威脅人會這麼沒魄力嗎?』我白了他一眼。如果解藥在審判身上,羅蘭聽我威脅留下我,我不就死定了?我不是真的要自殺才來的啊!

「格里西亞!」

欣賞夠他太陽騎士時不曾出現過的氣急敗壞樣子,我才嘴角掛著血絲,悠然地說:『解藥要使用魔王殿裡收藏的稀有魔法材料製造。所以你將我趕走就等於你讓我留下來面對危險,早死和晚死的差別而已。』

「你……」羅蘭氣結到說不出話,最後居然忍不住笑了出來,「我服了你了,我的力量再超出你千倍,也不及你的萬分之一卑鄙。」

『喂……』輸了就酸人,這不該是羅蘭的作風吧?

「你贏了,去造解藥吧。」他輕聲嘆道,用輕柔的動作將我攔腰抱起。

『你的決定呢?』我因毒發不住顫抖的手拉住他領口,鍥而不捨問道。

「我回聖殿,和你一起。」羅蘭兩片薄唇抿出一個熟悉的溫柔微笑。

看到這個笑容,我不再擔憂封印能不能順利完成,因為光明神的太陽騎士已經回來了。

 

♫ ♫ ♫

 

「是太陽騎士!」

「看到他,我的病好像都好了……幸好我有來參加這場新任太陽騎士的交接頌讚!」

「消滅惡龍,封印巫妖,討伐不死生物,更重要的是終結魔王!後世一定不會再有太陽騎士比得上他了!」

「啊……快看!那是教皇,教皇拿下面紗了!原來教皇長這樣……金髮、藍眸……看起來好年輕俊美啊……」

「就是他在太陽騎士攻打魔王陷入危急之時,不顧安危拯救太陽騎士,而後協助太陽騎士擊倒魔王!」

「他救了無數的人,任何罪人面對他都會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卸任的三十八代太陽騎士高舉太陽神劍,整個頌讚堂的陽光似乎全都聚集到那把獨一無二的神器上,與會的所有人沐浴在溫暖的光芒中。在這片光芒中,三十八代太陽騎士鄭重地將太陽神劍交接給下一任太陽騎士。

這一瞬間全場爆出驚嘆、歡呼。

新任太陽騎士接過太陽神劍,並將它舉高接受民眾瞻仰之際,卸下職位的前太陽騎士臉上始終帶著笑容,踱到也正微笑著的教皇臺前。

他執起教皇的手,在手背虔誠地落下輕吻,藍眸閉起前揉入了柔和似水的笑意。

 

格里西亞,在我瘋狂之前,請一定要殺了我。

好啊,那你可要好好站著,讓我這個祭司殺了你啊。

 

 

 

全篇完

 

創作者介紹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