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慎入

過期(超久)的艾利版深夜60

關鍵詞【拒絕】&【允許】。

 

里維難得在這個時間踏上這條路。正是晚餐時間,迴避了主要幹道的巷子內,各家窗口透出吸引遊子的燈光,靜默的路燈也遵循本分,盡責地以柔和橙光照亮身下,為行人指引回家之路。

身為房子的主人,里維取出鑰匙開門,從平凡無奇的瑣碎舉動尋回熟稔的日常。

里維進門後,立刻注意到背對門口坐在沙發上的青年,青年正專注盯著電視螢幕,聽到開門聲,深棕髮色的頭顱動都沒有動一下。

無視他的存在啊?里維不置可否,穿過客廳往內走。廚房沒有開燈,客廳的燈光讓他瞥見餐桌上擺滿盛著食物的餐盤,食物的香氣正綿延不斷地宣示存在。

一如沿路一個個窗口飄出的溫馨氣味。

里維掃了一眼餐桌便進了浴室,從浴室出來後,青年已經關了電視坐在餐桌前,里維對上他有些指責埋怨的眼,什麼也沒說,直接上樓進了臥室。比起進食,里維目前更想要的是清潔與睡眠,而不負他所望,他的臥室能滿足他這兩項需求。

他一向睡得很淺,保持隨時可以清醒的狀態,那是他的習慣,即使睡在自己理應安全的房間床上,也從來無法一覺到天亮。

他察覺身旁的床鋪靜靜地往下陷了一塊,像是有人坐到床沿。里維眼睛睜開一條縫,白濛濛的月光自未掩緊的窗簾透過落地窗灑在地面,陽臺外的欄杆裝飾格,在地面形塑出一格一格的白霜。

寧靜安詳地不像現實。

「回你自己的房間。」里維閉起眼低聲道。青年在他斜上方,手撐在他身側,低著頭,距離一吋吋緩慢卻確實地拉近。

「這是你七十二天以來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直到臉頰感覺到對方嘴唇吐出的熱氣,里維才出手掐住對方的雙頰。

「回你的床去,小鬼。」

「我已經二十歲了。」

「二十就能改變你是小鬼的事實嗎?」

「你不能因為我年紀比你小而拒絕我,這對我不公平,因為我永遠比你小,永遠!」放大的音量中可聽出愈來愈濃的怨懟及不滿。

「艾連。」

里維今晚第一次喊出這個名字,他原本側臥的身體轉正,正眼對上青年的眼眸。艾連眼中綻放出幽幽的光芒,是歡喜又痛苦的訊號。

里維沒有說話,艾連拉下他扣在臉頰上的手,繼續低下頭拉近距離。里維抓住青年的臂膀,不是很認真抵抗。對他而言,要撂翻這個乳臭未乾的小伙子如反掌折枝;這剛長出尖爪獠牙的狼,尚無法對他構成威脅。

連里維也說不出是大意或是縱容,嘴唇傳來輕觸,青年抬起臉,帶著勝利者的飛揚得意,宣布:「我親到了。」

「……你真的二十了嗎。」

艾連收起笑容,眼瞳燦亮,額頭貼上他,髮絲拂在他的臉上。

「我二十了。」

「你在撒嬌?會不會太晚熟。」里維用力揉著他的髮。青年的髮絲很柔軟,洗髮精的香氣讓他稍微開懷。

「不。」艾連的話帶著磨牙聲,「太小看我你會後悔的。」

「敢跟我撂狠話,你膽子倒是變大了。」

艾連沉默了一會兒,才低聲說:「你不在的時候,我每天都看新聞,有強盜殺人,有政客貪污,有濫砍盜獵,吸毒濫交……這什麼屁世界,這種世界真的有守護的價值嗎?」

「這不像你說的話,你不是正義聯盟?」

「是正義進擊聯盟。」艾連糾正,「……那不過是一群中二小鬼的扮家家酒。」

「感謝天,你終於發現了。」

「早就。」艾連的聲音聽起來悶悶不樂,「我兩年前就不玩了。」而你根本沒關心。

里維似乎可以聽到艾連沒出口的埋怨,他將視線放到青年臉上,居然已經有了一張成熟的臉,下巴還有些新冒出的稀疏鬍渣,但還是可以與過去稚嫩的輪廓重疊。

里維目光掠過這張看了整整十年的臉,眼前燃起一片火星光影,爆炸的衝擊和音浪令他短暫失去了視聽覺。

十年前的小鬼,身高還不到自己肩膀,在戰場上橫衝直撞,接連不斷的火光在他身畔炸開,機槍掃射聲永無休止,彈殼降雨般掉了滿地,各種碎片四處飛濺,砸在身上卻沒有知覺。

生死關頭,求生意志凌駕於疼痛與恐懼之上。

里維一隻手抱住男孩肩膀,一手托住男孩後腦,掩護男孩不被擊中。

至少要掩護這孩子逃出去。

「里維,你抱得太緊了。」

里維打了個顫,驀然發現自己並非在九死一生、命懸一線的戰場上,而是在整潔安全的臥室中,已然成人的艾連被他整個人壓在下方。

十年前的艾連是個需要保護的孩子,十年後,艾連還是自己會豁出生命保護的對象。

這些年,他的生命若說有什麼寶貴的積蓄,就是這男孩了吧?他沒嘗過戀愛的滋味,也從沒有期盼過,若有對他感興趣的女性,時間一長也不知不覺消失無蹤,只有這個男孩一直追在他身後。

而自己回報男孩的,則是加快步伐,把他拋在更後面。

『順其自然吧?』同僚揶揄的眼光透過鏡片,『以追求者來說,已經夠有誠意了,最夢幻的年華都投資在你身上。反正不管怎樣你們都是家人,幹嘛你追我跑,不累嗎?』

還在發怔時,艾連環抱住他,早就變聲多時的嗓音說:「有時候我真想加入恐怖組織,把這個世界、所有的一切跟一切都消滅掉。」

「……明天別去上課了,我須要和你談一談。」

艾連張著唇,臉龐僵了一下,嘀咕道:「我是很高興和你談話,但不是想聽你說教。」

里維挑了挑眉,神情冷淡就像只是執行一樁公事:「我是你的監護人,放任你有這種危險思想就是我的失職了。」

「我不是小孩了。」艾連隨口而出的提醒含在嘴裡。他在發現自己對里維的感情後,就對「被愛慕的人當成小孩」這件事深惡痛絕,但此時此地「監護人」這個詞又讓他有種甜蜜感受。

「我也只是說說而已……誰都會有想毀滅世界的時期嘛,就只是想吸引你的注意。」

艾連含著糖似的這樣說,眼睛眨也不眨凝視著大自己將近二十歲的男人。

艾連的雙親是祕密為國家工作的科學家,他在十歲時,一家受到敵國的恐怖攻擊,只有他在里維的救援下逃過一劫,十二歲那年正式被里維收養。里維是國家安全局的特務,和葉卡夫婦算是同僚關係,艾連心想或許里維成為他的監護人,也有一部份是來自於援救不及的愧疚心理。

里維的任務極其機密,出發和歸期都無法確定,每當接獲任務,他就被託予鄰居照顧,里維回來時才會接他回家。

里維在幼年的他心目中,就如同超人一般,無所不能。他是他的家人,是他仰望的對象,是他僅存的依託。

年長者嘆了口氣,妥協似的揉了揉男孩的頭,難得地溫言:「你也在這個世界裡面啊。」

青年從下方試探性地親吻他。

「那也該讓我與你一起守護。」

那吻顯得小心翼翼,唇也是,舌也是,這種會讓女孩子感到溫柔的動作卻顯得有些不自信的患得患失。

「這就是你泡妞的技倆?」唇分開時,里維說,「不是我要嫌棄,實在是軟弱無力。」

艾連動作僵了僵,里維看到他銳氣陡生的金眸,知道他被激起了好勝心。未免太輕易,里維好氣又好笑,毛毛躁躁,還說自己不是孩子。

艾連將監護人牢牢箝在懷裡,有如捕捉到的獵物,生怕被搶奪或被脫逃。

里維不疾不徐,觸碰青年的髮絲,後頸,長寬的肩和變厚的背,確認是他扶養的孩子,沒有被掉包了;從一個他要蹲下與之對視的小鬼,成長為可以將他整個人籠在懷中的挺拔男人。這些年他沒有仔細觀察過艾連,此時才發現艾連早就在他沒注意到的某個一夕之間,超出他的掌控。

手掌下接觸到的體溫逐漸灼熱起來,連同自己的心臟,分不出是生理上還是心理上的反應。

里維一頓,感到沒有預先招呼的手指正進入他,緩慢地在他體內試探性地擠壓。

……很會見縫插針嘛。

里維深吸口氣,將青年一腳踢開只是轉瞬即逝的衝動。

艾連牢牢緊盯住他,看他沒有抗拒,低下頭親吻他。

里維在與記憶中比對,艾連也同樣,兒時高大堅強如一堵厚壁的男人,原來有一張小臉,自己可以輕而易舉覆蓋住他的兩片嘴唇;艾連大可以占據男人的吐息,但他也想親吻別的部位,這男人身上的所有部位。

擴張的過程漫長得令人不耐,里維不是有耐心的人,他黑著臉抬起腰,抓住青年還孜孜不倦探索的手,口吻帶著詛咒。

「該死,十根手指都玩過了,你想要把我搞到失禁嗎……想用哪個部位插進來就給我快點。」

艾連慨然應允,抽出手指,在下體進入的同時堵住年長者的唇。

近似嗚咽的聲音被艾連吞到嘴裡。里維身後被進出著,前方的男性象徵也被握住,青年很仔細地安撫每一道皺摺,像是對這個自己本身也有的器官充滿高度研究慾。

「臭小鬼……保險套呢?沒人教你使用保險套是一種禮貌嗎?」

「監護人可沒教過我。」理直氣壯的口氣。

「這種事還要教嗎?乾脆讓監護人幫你把屎把尿。」

「欸,我發現我的監護人上床時會特別多話。」

%$^*&

 

里維沒有外在表現出來的餘裕,自然也沒發現艾連笑容下的泫然欲泣。

監護人是個愛裝傻的傢伙。

寧可與危險當鄰居,也不要待在他身邊。

監護人還是個不遵守諾言的混蛋。

二月初,里維承諾過會參加他的生日,卻無故失聯幾個月。他不是為里維缺席他的生日失望,而是害怕里維再也沒辦法參加自己的生日,內心的恐慌讓他這幾個月彷彿行屍走肉,一回到家就打開電視,從焦點新聞看到天氣預報。

當收到里維可以回家的簡訊時,他就像作夢一樣,課也上不下去,索性蹺掉剩下的課到超市大肆採購,將冰箱塞滿,徹底清掃房子,接下來幾天也不打算去學校。

在看到里維沒有斷手斷腳、傷痕累累地回來後,心中一鬆懈的同時,又湧起心有不甘的怒火。

等待讓人變得軟弱。

他不想再待在安全的區域等他。只要里維允許,他可以跟著去到任何地方。

而此刻他終於接收到里維的允許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