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無法直視……幸好結束了。

*自創人物注意!多對話注意!

* Eren Jaeger (23); Allen Ackerman (5).

 

3-1

「媽媽還沒有來嗎?」紅紅的夕陽掛在半空,將室外遊戲區染成紅彤彤一片。小男孩坐在懸掛起來的靜止的圓形輪胎上,雙腳剛好碰到沙地。

小男孩雙手握著鞦韆兩邊的鐵鍊,微微偏頭看向在旁邊的鞦韆坐下來的青年,稚嫩的嗓音回道:「她要下班才會來。」

「你可以先坐娃娃車回家啊,娃娃車已經開走很久了。」

小男孩搖搖頭,「家裡沒有人。」

「是嗎。要不要到教室裡面,外面蚊子滿多的耶。」

「不用了,在外面等比較快。」

青年抓了抓頭髮,「那、我陪你聊聊天好了。」

「你可以不必陪我啊。」小男孩搖頭晃腦,「我又不會跑掉。跟一個小孩子聊天很無聊的。」

青年:「……還好啊,不會無聊。

小男孩重重嘆了口氣:「你會無聊所以找人聊天嗎?那我還是陪你聊天好了。」

「謝謝你喔。」青年不知道小男孩為何得到這個結論,乾巴巴笑了幾聲,隨便找了個話題:「小艾倫明年就要升大班了,是不是很期待當哥哥呢?」

小男孩偏頭想了一下,「有一點點。」

「一點點而已嗎?」

「就這樣而已啦。」小艾倫用拇指和食指比了一公分的距離,撇著嘴角說:「讀大班還不是在幼兒園。我從幼幼班就一直在這裡了耶,每個人都認識也講過話了。」

青年裝作很驚奇地說:「哇,所以你對幼兒園很了解嘍。」

「對啊,你今天才剛來,有甚麼不知道的都可以來問我。」

「哈哈,那以後要拜託你了呢!」青年展露爽朗的笑容,突然想到什麼地抬起手腕看了看錶,「啊,六點了,我該走了!」

「去吧去吧。」小男孩揮了揮手。

「再見嘍!」

小男孩用碧綠的眼眸望著身材高挑的青年跑進教室,冒冒失失地碰歪了幾張小桌子,再抓著背包跑出教室,朝他揮了揮手道別後慌慌張張左右張望了下,才往門口撒腿狂奔。

青年的背影漸漸消失在馬路對面後,小男孩雙腳落地離開鞦韆。來接自己的女人從另一邊的街道徐徐走來。

自動自發進教室拿了自己沒什麼重量的小書包,整理好胸前稍微歪了的手帕,戴上帽子。老師將他帶到門口,穿著長裙的女人已等在那裡。

「回家小心,小艾倫。」

「再見,亞妮。」朝老師道別,小男孩乖乖牽住母親的手,耐心等候母親與老師向來簡短的交流。

「小艾倫今天也很乖呢,阿卡曼太太。」

「謝謝。」

「不會。」

女人牽著小男孩走往她來時的方向。

「喏,媽媽,我告訴妳喔。」小艾倫搖了搖母親的手。

「你說。」

「今天來了一個大哥哥,他的名字跟我好像喔。」

「是嗎。」

「對啊,老師在叫他的時候我都以為在叫我呢。真是困擾啊。」

母親隨口附和:「是挺困擾的。」

「不過也沒那麼像啦,他叫『艾——連』,我是『艾倫』,不一樣喔!貝蒂和喬治都會唸錯,我才不會!」

……

「而且老師都說我跟他長得很像,我們都是綠色的眼睛喔!」小男孩用空出來的手撐住一邊眼皮,展示給母親看。「可是他太高了,如果沒蹲下來,我就看不到他的臉。」

……是嗎。」

「嗯!」小艾倫點了點頭,揮舞著手說:「媽媽,我要升上大班嘍。」

「恭喜。」

「妳是不是可以生個妹妹給我了?」

女人的回話難得有比較長的句子出現了:「你以為生小孩像拉屎那麼容易嗎?」

「不是像大便一樣用力『嗯——!』就出來了嗎?」

「當然不是啊傻小子,如果像母雞下蛋那樣恐怖,房子早就住不下了。」女人用感到噁心般的表情道:「沒有男人的精子在輸卵管和女人的卵子結合,在子宮裡度過四十週左右,並且經過陣痛得天崩地裂的過程……」

「妳就直接說需要一個老爸才能生就好。」

「……啊,你很聰明嘛。」

「那還用說。」小艾倫有些得意地翹高鼻子,「有老爸就能生妹妹了吧?」

女人平板地說:「放過你老媽吧,她四十歲了。」

小艾倫鼓起雙頰,「園裡的老師都說妳看上去很年輕,一點也不老!」

「我說艾倫,」母親好一陣子沒再說話,靜靜聽著兒子的童言童語。到了家門口時,才以微弱的聲音問:「你想換一間幼兒園嗎?」

小男孩抬起頭,在夕陽餘暉中只看到母親被染紅的側臉。

 

3-2

「小艾倫,你可以給我看看你的聯絡簿嗎?」

小男孩扭動身體想搖動鞦韆,但只有鞦韆板前後搖動。聽到青年問話,忙中撥空問道:「為什麼你要看我的聯絡簿?」

「呃……檢查……對,我是要檢查你聯絡簿有沒有簽名呀。」

「你又不是老師。」

「呃……」

「可以啊,可是你要幫我佔住鞦韆喔。」小艾倫跳下鞦韆,往教室跑去。青年看著圍在旁邊等著盪鞦韆的其他小孩們,尷尬地笑了笑。

「聯絡簿在這裡。」小男孩很快就回來了。青年之前瞄過他的書包,裡面空空的只放了一本聯絡本,應該很容易就找到了吧。

「……鞦韆怎麼被人搶走了?」看著三個鞦韆都坐了其他小孩,完成取物任務回來的小艾倫不悅地皺著臉,臉色看起來有點凶惡。

青年接過聯絡簿,清了清喉嚨解釋:「佔位子是不好的行為。我們來玩翹翹板吧,翹翹板也很好玩哦。」

「我才不要!跟大人玩翹翹板不好玩!」小艾倫雙手抱著胸,氣咻咻地站在鞦韆旁,對其他盪鞦韆的小孩子們虎視眈眈。

青年喃喃自語:「鞦韆有這麼好玩嗎……」他在樹下的石椅坐下來,輕輕翻開封面署名艾倫‧阿卡曼的聯絡簿。

印著可愛大象圖案的薄薄簿本相當整潔,外面還套了書套。每天家長簽名欄位都有簽名:格子正中間端正簽署著「阿卡曼」這個姓氏。「家長的話」欄位除了簡單回應老師的話之外少有留言。

青年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讀完的。

學期初有一次幼兒園老師在本子裡稍微告了小男孩一狀,表示小男孩在園裡用餐時間跑來跑去,屢勸不聽。家長簡單回了一句:「會好好教導。」後面就不再出現相同的告狀了。青年記得現在小男孩吃飯都會乖乖坐在小椅子上,吃完收拾才離開。

聯絡簿中大多是老師表達孩子在園裡的行為表現,家長答覆精簡,多是「了解」,或是「謝了」。

只有一次家長主動在「家長的話」欄位留了言:「艾倫筆盒中發現一枝不是他的三角鉛筆。」隔日老師答覆:「問過同學,是不小心拿錯,不是小艾倫故意拿的。」當天家長回覆:「那就好。」

該不會如果老師說是小艾倫不經同學同意順手放進筆盒,就要處罰他吧。青年心裡想像著小男孩被處罰時那張臉可能露出的表情,有些苦惱地笑了。

上課鐘叮叮噹噹響了,再也沒機會盪到鞦韆的小男孩跺了跺腳跑回教室,忘了將聯絡本拿回去。

青年坐在原處,輕輕撫摸本子上的字跡。

 

3-3

「媽媽,大家都會起鬨艾連跟亞妮,說男生愛女生呢。」

正在料理晚餐的母親似乎不太想回應,但還是捧場地問:「……為什麼?」

「因為亞妮雖然人很好,可是平常不常笑,但是跟艾連講話的時候,就好像很開心的樣子,我們都有看到她偷笑喔!」

「這不是挺好的麼。」

「媽,你切菜切得好用力。」

「因為紅蘿蔔冰太久了有點硬。」

「咿——我不要吃紅蘿蔔啦!」

「不許挑食。」

「吼——

「不准發出那種聲音。」

小蘿蔔頭安靜了半分鐘,聲音又響起了:「媽,妳以前有跟爸爸約會過嗎?」

「……」

「媽?」

「有吧。」

「你們約會都去哪裡啊?

「我家。」

「沒有出去哪裡玩喔?」

「例如?」

「兒童樂園之類的。」

「那是你想去吧。」

「唉……艾連和亞妮一定也想去兒童樂園約會的。」

「……那跟我們沒關係。等你哪天交了女朋友想約會再跟我說。」

「我年紀還小,還不想交女朋友耶。」

母親聳了聳肩,將飯菜上桌,「尊重你。」

 

3-4

艾連趕到的時候,纏成一團的小孩們已經被分開了。一個臉頰被咬了一圈牙印,一個被推倒膝蓋破皮。

「小艾倫,你怎麼可以咬人呢?而且對方還是女生呢,萬一以後破相了怎麼辦?」另一個小孩被佩托拉老師帶到一邊安撫,艾連無可奈何拿來醫藥箱幫最近處得不錯的小男孩上藥。

「破相是什麼?」

「破相就是臉變很醜,小艾倫你要娶她負責嗎?」

……!我有流血,我比她嚴重耶!」

「可是臉跟膝蓋不一樣。臉每天都會被人看到,而且女生很愛漂亮的。」

小艾倫轉了轉眼珠,垂頭喪氣懺悔道:「我錯了。」

艾連欣慰地點頭,「那等下就去跟小莎道歉吧。不過為什麼你們會打起來?」

「因為……大家都說她媽媽是所有人的媽媽中最漂亮的嘛。」

「嗯,小莎的媽媽的確很漂亮。然後呢?」

「我就說我媽媽才漂亮……」小男孩頭垂得低低的,講話聲音也越來越小。

「這樣就打架?」艾連啼笑皆非。

「每個人都站她那邊,我就很生氣……」小艾倫低聲說,「我覺得我媽媽才是最漂亮的嘛。」

「……」艾連默默蓋上醫藥箱的蓋子。

「小艾倫,過來一下。小莎的媽媽來了,你的媽媽等一下也會過來!」亞妮的叫喚傳來,小艾倫立刻從椅子上站起來。

「艾連,不好意思,你幫我整理一下小朋友們的點心碗可以嗎?」

「好、好的。」艾連有些手足無措,他先去洗了把手,然後將點心碗盤疊好收進教室後方的辦公室。他將臉貼在辦公室的門框旁,豎起耳朵聽著外面的動靜。

不久,雙方家長都到了,在教室後的團體活動區坐下來,各自的小孩帶在身邊,協調這次的打架事件。其他的小朋友們則被別的老師帶出去做室外活動。

「艾倫的媽媽,真是抱歉,妳在工作還讓妳跑這一趟。這次小艾倫和小莎都有動手……」

艾連豎起耳朵聽著外面的動靜,一顆心懸在半空中。他怕雙方家長會起衝突,他怕小艾倫會被處罰,幸好在老師的調停下都沒有發生。艾連微微鬆了口氣,但聽著那道向對方家長致歉的清冷嗓音,心臟隱隱抽痛。

 

隔日。

「昨天回家你媽媽有打你嗎?」

小男孩搖搖頭。

「那就好。」

「她讓我罰跪。」

「……」

「艾連,我可能要轉學了。」小艾倫趴在小桌子幽幽地說。

「!」

「我知道你會很捨不得我,可是我沒辦法。」

「……是你媽媽要你轉的?」

「她只是問我的意思,我不想拒絕她。」

「你不想要轉去別的幼兒園嗎?」

小艾倫搖搖頭。「媽媽可能又想要搬家了。」

要搬家了?」

小艾倫點點頭,「我家沒有爸爸,只有媽媽。媽媽工作很辛苦,都沒時間交男朋友,我也不可以只顧自己。」

艾連突然站起來,嚇了兀自神傷的小艾倫一跳,「小艾倫,明天週末,我去你家做家庭訪問!」

 

「媽媽,電鈴響了。」

「推銷的吧。」

「我有預感不是喔。」

「你哪來的特異功能。

「媽,你不開門我去開好了。」

「不可以。」一隻指甲修剪得整齊圓潤的手拎住身高只到她腰部的兒子,女人穿著拖鞋往門口走去,沒有直接打開門,而是在窗戶邊往外看。

不速之客正在庭院外的門口有些侷促地朝裡面觀望,馬上捕捉到女主人出現在窗戶後的身影。

「那個……我叫艾連‧葉卡,是瑪利亞幼兒園駐園實習醫師,來做家庭訪問!」

「……抱歉,房子裡很亂,不方便招待客人。」

「媽媽,房子裡乾淨到不能再乾淨了。」小孩的聲音不配合地響起。

「沒關係,我不介意的!不然讓我待在庭院就好?」艾連退而求其次,他緊張到差點咬到舌頭。

「那就委屈你了,我對生面孔比較有戒心。」

「媽,我保證那是我們園裡的醫師,不是生面孔。」

艾連感激地進了外門,站到庭院中。院子中的一塊草地上搭了洋傘,擺了幾張白色桌椅,他也沒敢坐下。

「有什麼事嗎?我家小孩在園裡不規矩?

「媽,妳昨天去接我時,佩托拉就跟妳講我的事講很久了,晚上我都在家耶。」

孩子的母親朝站在自己旁邊墊著腳尖往窗外看的小鬼頭斥責了一聲:「你這小鬼安靜一點。」

「不是的,不是小艾倫不乖,而是我聽說你們要轉園的事。」

「啊啊。」

「請問是發生甚麼事讓妳想讓小艾倫轉園嗎?」

「沒甚麼,就想換個環境。」

「是園方哪裡做得不好嗎?

女主人淡淡說:「沒甚麼不好,純粹是我個人的決定。沒別的事的話請離開吧,一個實習醫師要做到這樣也辛苦了。」

眼見女主人已經半轉過身打算結束談話,年輕醫師著急地抓住門框,喊道:「等等,還有別的重要的事!莉……阿卡曼小姐,可以還給我嗎?」

「什麼?」

「還給我,我的女友以及……」

刷的一聲,窗簾被拉上了。

「媽,妳這樣好像吵架吵輸躲起來喔……」

窗外的呼喚還在持續,小艾倫困惑抬頭看了看母親後,隨即噤聲不語,搆住窗簾下方的手也縮了回來。

 

3-5

「真巧呢,艾倫和莉維小姐。」園區入口處的高個子年輕人像是已經等了有一會兒,和他們招了招手。

「……阿卡曼。」

「啊?」

「我的姓氏。」

「抱歉。」

「你說的要一起來兒童樂園的『朋友』就是他?」莉維轉向牽著自己手的兒子。

小艾倫點點頭,爽快地承認了:「對啊,就是艾連嘛。」

「哈哈,因為我很久沒來兒童樂園了,想回味一下童年……」艾連抓了抓後腦。

「你的童年時光還真長……」莉維撇過頭嘀咕。

艾連放下抓頭的手後似乎不知道該把手放在哪裡,緊張地寒喧:「好久不見了,莉維小姐今天穿得很漂亮呢。」

莉維翻了個白眼,已經懶得糾正他的稱呼,第一次在她家門口時還很老實稱呼她的姓,之後就……得寸進尺。「你每天都接艾倫我家,等我回來才離開,哪裡好久不見。」

「哈哈……一個晚上就挺久的。

莉維呼了口氣,牽著兒子往入口走,「艾倫,去排隊吧。」

 

看著小艾倫玩著旋轉木馬轉來轉去卻不頭暈,轉到看見他們時就朝著他們揮手吶喊,艾連也朝他揮揮手。

「別再追著我好嗎。」嫌欄杆髒而故意與欄杆隔了一步的莉維面無表情說。

「因為妳一直逃啊……

「你不要一直追我就不會一直逃。」

「叫我怎麼不追……」艾連面露委屈,眉毛尾端都垂下了,「五年了……每當一有妳的消息,妳就馬上又不知道搬到哪裡去。妳公司的人都把我當可疑人物,一看到我就叫警衛。好不容易得到進幼兒園實習的機會,我才能掌握住你們的下落。我是不會再讓你們偷偷搬走的喔!

「煩死了。」

「這是我唯一的優點嘛,不然當初怎麼追到妳呢。」

「醫科生這麼閒嗎?」

「當掉重新再讀就好了。」艾連的笑臉寫著「本人看得很開」。

「浪費。」

「反正學費是花我打工賺的,我才沒有花到我父母的錢呢。」艾連特意聲明。

「滿有骨氣的嘛。」莉維臉上卻露出「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我連鞋子都穿了好幾年捨不得換呢。」艾連輕輕踢了踢欄杆。他腳上的運動鞋看起來已經弄髒又清潔過好幾次,本身的顏色都褪了,鞋尖的塑膠黏合處也微微綻開,他還是沒捨得丟

「那雙鞋對現在的你不會太小?有錢就快去買一雙,把舊的丟掉吧,賣鞋的商人也需要生意啊。」莉維冷淡地回應。

艾連笑了幾聲,接著沉默下來,一時間只有遊樂設施的音樂迴蕩在他們之間。艾連伸手探入口袋,摩搓了好一陣才深吸一口氣把東西拿出來。再出口的聲音帶著顫抖:「莉維,雖然有點遲,但妳可以收下嗎?」

莉維睇著那個掌心大的小方盒,哭笑不得,「……我已經四十了,葉卡先生。」

「如果妳非要等我也四十才肯嫁給我,那妳五十七歲時,我還是會持續向妳提出求婚請求!

「你的頭腦是不是有洞。」

「要我跪下來嗎?我可以的!」

「不准跪!你怎麼覺得我會嫁給你,我們已經分手那麼多年了!」

「我沒有答應和妳分手!」

「事實就是分手了。」

「妳還愛我,否則小艾倫不會被寵得那麼囂張!」

「媽!艾連!」音樂結束了,旋轉的遊樂設施完全靜止下來。黑髮碧眼的孩童跑下階梯,手舞足蹈朝他們跑來。

 

『我想要追莉維,可以嗎?』

你怎麼知道媽媽的名字?

資料上有寫。

是嗎。』小艾倫眨了眨眼。艾連發現他的講話方式也很有他母親的調調。

你說莉維沒有男朋友,那我想要追她可以嗎?

你應該問她,不是問我。

艾連失笑:因為我們感情很好,所以我告訴你啊。

到時候失戀可不要哭著跟我說,我媽可是很難追的。小臉上的表情似乎有點自豪。

你怎麼知道?

因為她每天下班都準時回家,而且從來沒有男人跟她一起回來啊,放假也從來沒去約會,都在家裡陪我看電視。小艾倫數著手指,之前有個醫生和穿西裝的金髮叔叔對她很好,可是她還是對他們很酷。

艾連在親生兒子面前不動聲色,心裡樂得很。『這麼難的話,就拜託你傳授我一些祕訣了。

 

3-6

「艾連。」

「你就不能叫我一聲老爸嗎?什麼事?」

「你跟老媽說我生日蛋糕要巧克力的。」

「不然她想買什麼口味呢?」

「她要買水果的,懲罰我平時都不吃水果,把她切好的水果偷偷倒到馬桶。」

「你這小孩真浪費……你怎麼不自己跟她說呢?這是你的生日,你有權利表達你的意願啊。」

小男孩憂鬱地嘆了口氣:「她說不守規矩的小孩沒權利討價還價,所以我的權利被剝奪了。」

「那我也沒辦法了。」艾連遺憾地表示。

「你是大人,而且她比較聽你的話,你可以說服她。」

那是你沒看到我被她狂電的模樣……不過兒子的奉承還滿有用的。艾連嘴角微微翹起。「可是啊……」

「爸,拜託了。」

這小鬼!

「……包在爸爸身上!」

 

bonus

「艾倫?」聽到呼喚時,艾連正點下郵件的傳送鍵,沒多久螢幕上便顯示「郵件已傳送」的字樣。

他躺上床,挨在未婚妻身旁,「我在。」

「不是說你。」

「……他自個兒睡了。」

「艾倫睡前都要聽床邊故事的。」

「他長大了。」

「我記得你說過你要帶小孩?」

「……是,其實我已經說過故事哄他睡了……那小蘿蔔頭問題一堆。」

「正處於嘴巴過動的年齡,你小時候也是這樣。」

「我才沒有……」艾連攬住她的腰。

「他又有甚麼問題了?

「他問我怎麼沒叫妳留長髮,男生不是喜歡女生長頭髮嗎。」

「你怎麼回答?」

「我說我不敢。」艾連笑,撫摸著未婚妻蔥白的乾爽後頸,「不管妳長髮短髮我都喜歡。」

「貧嘴。明天婚禮你究竟通知你父母了沒。」

「有啊。」就在方才發送的mail裡通知了,至於雙親明天來不來得及到場他就不知道了。

他緊緊抱住未婚妻,埋在她的頭髮裡親密地問:「什麼時候再跟我生一個里薇?」

「放過四十歲的老女人吧……」

電腦在長時間待機下自動關閉顯示器,燈光熄滅前停留的寄件備份頁面上,是一張數位相片。相片中有一男一女,背景是這幢房子外圍的花圃,他們之間坐著一名有著與男人相似眼珠顏色與輪廓的孩童。

不認識的人也能一眼便看出那是張全家福。

 

 

 

FIN

 

一些(沒有也無所謂的)裡設定:莉維懶得想名字,看兒子眼睛顏色很像艾連,就取了音相近的菜市場名。(我才不會說我以前以為艾連名字就是Allen……)莉維的父親因為她未婚產子兩人發生爭吵,最後斷絕關係,但還是不請自來參加了他們的婚禮,在婚禮後還想揍艾連一頓。相當的溫馨啊。(誤)

(兵長腦力8+艾連腦力3)÷2=小艾倫智力5.5,合理推測小艾倫是小時了了……

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是莉維、()是艾連、()是兒子為中心呢?因為()是兒子中心,所以艾連在A國重新追求莉維的過程就跳過了。請同好們多多生產艾利♀吧!可以的話也請通知我!

其實這是寫來當母親節賀文的。Happy Mother’s da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