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330 Eren生賀

*Tag:轉世、精分、中二、OOC、後半R18描述有

 

01

黑髮男孩出了車站,張望一下,就安靜地將行李袋擱在腳邊,在大門旁站定。車站外不少向他招攬的計程車一律被男孩無視,他木然地維持筆直的姿勢,腳下如同生了釘子一般動也不動。

男孩的外貌絕對稱得上英俊,正從青少年邁入成年的年紀讓他同時帶著青少年的青澀與成人的憂鬱。約莫六呎(1.8 m)的挺拔身長卻顯得瘦削,淺琥珀色接近金色的虹膜,讓他的眼睛仿若帶著野性,但此時那雙眼睛卻懨懨地沒有一絲生氣。

下雨了。男孩表情空洞看著天空斜斜飄下的雨絲。

一輛轎車在男孩面前臨停,車窗搖了下來:「艾倫嗎?上車。」駕駛座的男人喊了一聲。

名叫艾倫的男孩將行李袋丟進後座,人再跟著坐進去。

他沒有問男人為什麼知道是他,一定是爸或媽事先傳了照片給對方。男人個子似乎不高,整個人被椅背擋住。艾倫調整了下位置,注意到男人從內後視鏡看了他幾眼。

「利威爾先生你好。」

「叫名字就好。」

艾倫不在意:「利威爾。」

加上「先生」確實是有些過於見外,這個人是他某個關係有點遠的親戚,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姨婆的孫子吧。他們兩家住在不同城市,孫子輩又沒來往,當這位「表哥」湊巧知道艾倫要到他所在的城市讀大學,居然表示可以讓他住在自己的屋子。

爸媽並不強迫,讓艾倫自己決定。艾倫覺得這樣較省事,先住過去,騎驢找馬。

利威爾家離車站不遠,不到半小時就到了,外表看起來是座高級公寓,它也的確是的。利威爾將車停好後,艾倫提起行李袋和他一起搭上電梯。

利威爾的住處看起來相當舒適,整層樓就兩個住戶,另一個住戶在走廊另一端,互不干擾。屋內不僅裝潢新穎,廚房、客廳設施齊全,米黃燈光打在潔白牆上,讓人精神舒緩。沙發是真皮的,冬暖夏涼。電視是一百吋電漿大螢幕,並配備全套音響。廚房與客廳以系統架與固定式酒櫃區隔。系統櫃設計讓屋內顯得寬敞齊整。

艾倫在客房放下行李。他看著不知道是特意整理出來或是原本就空無一物的房間,略感訝異地發現不僅是客廳廚房,連沒人住的客房都打掃得一塵不染。這個男人是把工作剩餘的時間都拿來打掃屋子嗎?

「晚上想吃什麼?可以叫外賣。」男人站在房門外問。艾倫想:他果然很矮小,艾倫高中時的女同學有不少都比他高了,站一起時,只到自己下巴。

「如果有材料的話,我可以幫忙煮。」艾倫說。

利威爾對他會下廚有些意外,但隨即就說:「沒有材料。而且你整理行李也花時間。」

……那就麻煩了,吃什麼都可以。

利威爾離開了。

房間已經很乾淨,不需要多作整理,棉被也都摺好在床上,如民宿服務一樣周到。艾倫拉開行李,除了換洗衣物和日常用品,他沒有多帶什麼,頂多把明天報到要用的文具和證件拿出來,裝到小背包裡。

利威爾叫了披薩,送到之後叫他到廚房取用。

在廚房一角的餐桌前坐下,艾倫發現從餐桌的位置可看到客廳,白天應該採光良好。而廚房的用具一應俱全,卻沒有使用過的跡象。不消去開冰箱,他知道利威爾說沒有材料是真的。

聽父母說利威爾因為職業的關係,忙碌到不見得每天都能回住處,雖然薪給讓他有能力買下高級住宅,卻沒時間享用,才會找個信得過的住戶來『幫忙住』。

繳那麼多管理費,把屋子整理得那麼乾淨,卻不能住不是太可悲了嗎。

艾倫咀嚼著軟硬適中的披薩,不以為然想道。

利威爾坐在他對面,一手拿著食物,一手往後撐著椅背,偶爾看他一眼。艾倫發現男人有一雙狹長眼睛,眼下帶著陰影,不常有情緒波動的臉看起來很年輕,據說事實上年齡不到三十,但沉穩幹練的氣質卻讓人覺得老成……還有些陰鬱。

艾倫驚覺自己打量對方太久,心想還是表達一下謝意較有禮貌:「真的很感謝你,利威爾。我會再去學校附近找租屋,不會打擾你太久。」

利威爾眉頭往中間聚了一下:「這裡離你學校不遠。」

艾倫點頭表示明白。從這裡到學校搭公車只有三站距離。「是的,可是如果之後課業忙碌需要熬夜寫報告什麼的,還是擔心會打擾到你,住離學校近一些也更方便。」

「不必想那麼多。」利威爾淡淡說。他離開餐桌去洗了手,便走出廚房,不久後又走回來,將別了兩把鑰匙及磁卡的鑰匙串放到桌上:「大門的鑰匙和電梯、保全磁卡。」利威爾不容拒絕地說。

艾倫只能吶吶地回:「謝謝……

「沒問題的話就讓你善後了。」利威爾用下顎指了指餐桌上的紙盒與附帶的汽水瓶,要離去時卻被艾倫叫住。

「請等一下。」

艾倫站起身,說出從一答應借宿就決定要提出的要求:「有一件事想拜託你,」艾倫臉色嚴肅,臉頰卻帶著不自然的薄紅,「如果晚上聽到我房裡有什麼聲響,請你當成沒聽到。」

利威爾面無表情望了他半晌,離開前淡淡道:「這裡隔音很好,除非你大吼大叫,不然我應該聽不見。」

 

02

睡眠一向是生物最脆弱的時候。艾倫仰躺在床上,身上蓋著輕軟透氣的蠶絲被,房裡的燈全熄了。在黑暗中他睜著一雙大眼,聽見自己的心跳如同剛喝了滿杯黑咖啡,等待著讓他不得不闔上眼簾的睡意襲來。

中央空調的暖氣不知道是不是出了問題,身下透入肌膚的冷意讓艾倫開始不斷翻來覆去,用被子緊緊將自己捲住,被子最邊緣的一角被他塞進自己的兩臂之間,整個人蜷縮起來。呼吸不順暢,呼出的每一口氣都讓自己感到更寒冷。

……

他們過夜的樹林突然下起大雪,地表瞬間被掩埋在霜雪之下,棲身的枝幹也承接了不少落雪。他們同期的新兵第一次在牆外調查時都沒感覺到如此凍徹肌骨的寒意。也許不僅僅是物理條件,心寒也是主要的因素。

方結束的惡鬥,視野之中便損失了三分之二的戰友。為了守住剩下的三分之一倖存者,他們丟下殘肢斷臂、傷痕累累的同袍,殺出一條血路。那些被留下來的士兵豁盡自己所剩無幾的行動能力,阻撓大型怪物的追擊腳步。

這是他們面對巨人最慘烈的一次敗仗,即使以驅逐巨人為己任的他也感受到有如即將凍結般的疲倦,因此他縮在樹枝上維持著平衡,用空出的雙臂將自己環抱住。這回,連從小一直跟著自己、如同家人一般的Mikasa……處在剛才斷後的人群當中。

Eren」叫喚自己名字的聲音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他吃力地睜開眼,與自己穿著同樣制服的男人輕盈落到自己身側,他聽見自己叫了一聲:「兵長……

「先用皮帶將自己綁牢再閉眼啊!」男人原本就不善的表情更是皺緊眉頭,扯住他纏繞過胸前及大腿的皮帶扣環,沒幾下便解開轉而固定在樹幹上,以避免短暫休整時失足墜落——他們太需要一段死一般的休息時間了。他至今才發現皮帶除了立體機動移動功能外,還能在野外求生派上用場。但如今誰在乎呢?

他半閉著眼,放任男人確認他穩固與否的動作。

Eren,活動看看。」男人如以往鎮定下指示。

為什麼你能無動於衷,語氣好像剛遭遇的損失不曾發生?怎麼能那麼平靜啊?Mikasa死了啊!為什麼雪還是照樣下,人還是繼續被這些無腦怪物追著跑呢?

他用力睜開眼,身為長官的男人還站在自己身旁的一處枝椏,固執地以喑啞的嗓音下令:「Eren,聽到了就回答。

……

「可以閉眼,但不要失去意識。」略鬆了口氣的長官叮嚀。

「是……

他緊咬抖個不停的唇,直到唇上傳來鹹味。拉緊圍在頸部的紅色圍巾,上面留下的清淡的香氣已經逐漸散逸在清冷空氣中。

不要失去意識……

……

一襲重量突然從上而下罩住自己縮起的身體。不知何時開始,身下不再傳來刺骨的寒意,呼吸也不再艱困。

最糟糕的一夜已經過去了……真是如此嗎?

 

03

金色的光從窗簾的縫隙透了進來。艾倫緩緩睜開眼,發現自己不再難受地縮著身子。蓋在身上的除了睡前的蠶絲被外,還多了一條羽絨被,讓他在已經入春的清晨有些發汗。

艾倫默默起身,抓著被子發了好一陣子呆,然後摸了摸自己空蕩蕩的頸項。脖子有點冷,睡覺時該圍條圍巾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開始冷起來。艾倫在心裡盤算著。

他將兩條保暖的被子摺好,視線移到昨晚整理好放在椅上的背包,沒有忘記今日是大學報到的日子。

走出客房後進入浴室洗漱,對著鏡子將自己蓬亂的黑髮抓順,焦距落在鏡中自己的雙眸。

你看著的,是真實的世界嗎?

艾倫怔怔地舉起右手,出神地凝視著自己拇指根部的咬痕。

這是自己在這個世界的證明!

艾倫關上燈離去。

房屋主人已經坐在廚房的餐桌前。艾倫側背著背包,經過廚房時停頓了一下,想過要一聲不響地路過出門。腳尖頓了一下,還是旋過腳踝踏入廚房。

「早,利威爾。」

利威爾坐在餐桌前看著報紙,桌上已經擺了從外面買進來的早餐,聽見他的問候只是輕輕嗯了一聲。

艾倫站在廚房門口,不知道該走進去還是走出來;對方不至於沒買自己的早餐,但不請自入又顯得太失禮。男人適時從報紙後露出那雙銳利的眼:「進來啊,我不想遲到。」

沒頭沒腦的話至少讓艾倫聽懂招呼他進去的意思。艾倫道了聲謝,坐到昨晚坐的靠近廚房門口的位置。

餐桌中央放著一籃Brezel以及一盤切片香腸配黃芥末醬,一盒全脂牛奶。主人沒有和他聊天的興致,快速翻閱著報紙,面前的盤子已見底,看來已經起床有一段時間。男人不僅手上拿著的報紙,手邊的架子也放了好幾份。

……這人一天要看幾份報紙?

「呃……這是你早起出去買的?」艾倫找話題表達感激。

男人迅速將手上的報紙翻頁,似乎只瀏覽大標題,聽到他的問題一臉低氣壓:「……我會多買一些屯貨。

艾倫眨了眨眼:「你沒有在家裡吃早餐的習慣吧?」不只早餐,午餐和晚餐應該也很少……「那就不必麻煩了……」

「日後會習慣。」

「咦?」

利威爾將手上報紙合起,擺到架子那一疊報紙的最上方,抬起眼看向他:「工作調任。」

「喔……嗯……」艾倫咬著叉子低下頭避開他的眼神。所以這人的意思是會天天回家?此時的艾倫並不覺得這是個好消息。「辛苦了。」艾倫勉強地說。

利威爾沉默了一下才回答:「習慣了。」而在他回答完後,只有兩人的空間就陷入一片寂靜。

男人顯然不擅長閒聊,艾倫也正好沒那心情——他等著男人提起那條棉被的事……這種春天冷暖適宜的氣溫,加上四季無休的中央暖氣,居然還會冷得發抖,自己在他眼裡肯定成為怪胎了吧。

「等等我載你去學校。」

「不必麻煩了,我可以自己搭公車。」男人似乎慣於發號施令,但艾倫對這種口氣不想買單,客氣拒絕。

男人盯著他半晌,微挑了下眉,也不再說什麼。

艾倫看到利威爾站起身,像是要離開廚房。將烘焙過的麵團囫圇吞棗,艾倫急促地喊住他:「利威爾,昨晚的事情……」好似他不開口,男人就當作沒那回事似的,明明想當作沒那回事的是自己才對!

走過艾倫身後正要跨出廚房的男人止步,手倚在門框回頭看他。

艾倫推開座椅起身,口氣不自覺加重:「昨晚……為什麼進來?我不是說過叫你無論如何都別進來嗎!」最後一句話簡直是用吼的,連艾倫自己都有些吃驚。他不想那麼激動,卻無法控制自己。

好吧,事到如今因為沒禮貌被趕出去也沒關係了。剛升大學的新鮮人豎起眼神瞪著目前寄住處的屋主,等著「滾出去」三字自對方薄唇吐出。

「你沒說過。」

「呃?」

「你沒說過不讓我進入。」利威爾淡淡地說。

「我明明有說……」一時錯愕讓艾倫氣燄消了大半。

利威爾一臉肅然:「你說的是要我聽到任何聲響裝作沒聽到,並非不能進入。」

……是嗎?艾倫皺起眉頭,用力回想,但思緒紛雜,愣是想不起昨晚跟這人說的最後一句話。還有,昨晚自己睡前沒鎖門嗎?「……要你裝作沒聽到不就是叫你不要管我的意思。」艾倫固執地說。

利威爾淡淡嘆了口氣,跨出廚房:「我知道了。」

這聲嘆氣讓艾倫沒來由地臉頰發熱。他徒然瞪著離去的矮小背影,握緊拳喃喃道:「……知道什麼啊?」

一個和自己關係並不親的親戚,借住在自己家,第一個晚上就發出干擾,隔天又對自己大吼大叫。利威爾有理由生氣,卻沒有;沒有必要照顧一個小鬼,但還是打算這麼做。艾倫從利威爾的不苟言笑看得出來他不是個好脾氣的人,而親戚中有關這個人的傳聞也一直那麼匪夷所思。

利威爾在某個領域很有名,雖然那不是艾倫涉足的領域。艾倫所知的,就是利威爾連在親戚間也是個傳說。

利威爾的父母在小時候就意外身亡,不愛說話的利威爾少年時還曾誤入歧途,加入黑道,因出席率問題連學業也是勉強完成。高中取得畢業資格後突然金盆洗手,由於沒有留下案底而能進入目前的職業,從犯罪的一方一躍而成打擊犯罪的角色。艾倫想利威爾往日的黑道弟兄知道這件事一定笑掉大牙。但艾倫不知道的是,那些人知道的時候根本笑不出聲音來。曾經最接近這個人,最能體會這人的危險,只要聽到名字就會發顫的程度;在知道利威爾加入的單位後,黑道圈子格外注意,能避開跟他照面的機會就避。

所以當這麼厲害的一個人,提出可以讓自己住在這裡上大學,比起無可無不可的艾倫本人,艾倫父母還慎重其事地開了一次家庭會議。

『艾倫,不想要的話可以拒絕的。』父母憂心地看著唯一的兒子,讓艾倫啼笑皆非。不敢要的是他們自己吧。

『借住或租屋我都無所謂。』艾倫聳肩。

『其實也不是說這孩子不好,而是他的經歷的確有些複雜,我們家又這麼單純……

單純的是你們吧,爸爸媽媽。艾倫心說。

『那人讓你們不信任嗎?』

『不,不只是我們,』父母對視苦笑,『他現在任何動向都可以算是「國家機密」啊。』

家庭會議的結論是,艾倫先到利威爾家借住順便找房子,一有不對勁就立刻搬走。以利威爾的身分而言,也不敢為難。

到底把這男人當成多危險的份子啊。艾倫將牛奶慢慢喝完。這男人甚至還未滿三十。

不過對方給他的感覺卻已經很老成了。

艾倫將餐桌整理過後,利威爾顯然早就出門了。艾倫將門戶關好,設好保全後離開這座高級住宅。依照研究過的公車路線,搭上往新學校的一班車。

順利地報到註冊之後,剩下的時間艾倫在校園及周邊環境閒逛過一次。有些經過的女孩子對他投以欣賞的眼光,艾倫當作不知道。他的長相很吃香,即使時常因為睡得不好眼白帶有血絲或是下眼瞼掛著眼袋,也無損於他的吸引力。有女孩甚至公然說這些讓他看起來更有深度了。

艾倫在學校的功課不算好,必修多是低空飛過,學過的記不起來,上課也容易分心,也許是因為固定服用藥物的關係。

從中學開始,當母親發現他被自己咬得鮮血淋漓的手背,第一是懷疑學校有霸凌事件。和校方調查過後沒有異樣,又申請了心理諮商。然而再經驗豐富的諮商師也無法解決艾倫的自傷問題,最後只好求救精神科開鎮定藥物。

從中學至今自傷情況的頻率和強度減輕不少,但艾倫知道根源依舊在。而隨著年齡增長,他想起的事情越多,他就越明白自己之所以和其他人不同的原因。

童年期別的小孩會與其他小孩玩辦家家酒,艾倫則是和不存在的「想像玩伴」做這些事,有時聊天,有時看書,有時還會吵架。他的想像玩伴一個叫作Mikasa,一個叫作Armin,而這名字來自他雙親的說法,說是他在自言自語嘴裡唸的名字。

小學時下課時間,男同學都跑去踢足球打電玩,他卻到處撿木棍比來劃去,口裡喊著「驅逐巨人」什麼的。教師這麼對雙親說時,雙親一頭霧水,表示從來沒有讓孩子看過類似的繪本和電視節目。

中學時「妄想」症狀每下愈況,「自傷」與「退縮行為」出現在精神科病歷表的主要症狀欄。在聽到精神科醫師表示可能是精神分裂時,母親每天見到他便開始以淚洗面。

有一段時間艾倫真的如此以為,畢竟那些自己這輩子沒經歷過的事,都以某種形式的記憶存在自己腦中,那像一個幽靈寄宿在自己體內。

十五歲那年,情況糟到無法再糟,他在記憶中死過一回,而這讓他在現實生活中幾乎活不下去。他為此休學了一年,關在家裡哪也不去。快要想起什麼痛苦回憶時,就使勁咬嚙自己的手,有一次幾乎要把大拇指骨硬生生咬斷。被穿上束縛衣就拚命想撞額頭。直到今日,父母提到那情況還是餘悸猶存,覺得艾倫簡直被惡魔附身。

雖然之後幾年病情穩定不少,記憶仍是會由夢境的方式提醒他。

 

04

艾倫在回利威爾家之前去了趟超市買了一大袋東西。他想到早上自己引發的單方面爭執,想說既然要同居一陣子嘛,那就分攤一下家務,日後彼此也沒什麼虧欠。

新學期就這樣展開了。艾倫總是比利威爾早回到家,所以幾乎是他做的飯。晚餐他會邊看電視邊吃完(雖然利威爾不贊成把食物拿到沙發上吃,不過他不在,誰管他呢),幫晚歸的利威爾留在桌上,再回房間做報告。他很小心翼翼不在男人面前再次表現出異狀,男人也給他足夠多的自由,對他的私事不多過問。

但有一次在艾倫通霄報告時,利威爾竟然端著一杯水來敲門,弄得好像是半夜起來喝水剛好路過的。利威爾在知道艾倫報告卡住做不出來時,快速地給出幾個建議。

「瞪什麼?眼睛大啊。」

艾倫收回震驚的眼神,輕聲嘟噥:「……沒什麼,你不是沒讀過大學麼?」

「啊?」男人瞇了瞇原本就細的眼睛,「這問題中學就該會了吧。」

「你不是都沒在上課嗎?」一般人中學就會,「一般人」可不會邊混黑道邊完成中學學業。

利威爾沉默了一晌,撇了撇嘴說:「你以為我怎麼畢業的。」

「呃,老師想要『麻煩製造者』快點離開學校,才勉強讓你通過?」艾倫後來覺得自己肯定是被期中考折磨得寧可一死,才會大膽頂嘴。

「錯。」利威爾拿著空杯子離開,「我只要有參加考試就一定是那次的榜首。」

艾倫瞪著他的背影,但一次和家人的通話後,他知道利威爾講的是真的。

所以大學沒念也是因為他覺得不需要?艾倫在考場上咬著試卷筆恨恨想著。

 

05

大學生活的確多姿多采,但大多時候艾倫感到自己靈魂蒼老無比。在學校和抱怨家裡管太多的同學相處,他也得笑得一臉無憂無慮。

媽媽沒有被巨人吃掉,爸爸也沒失蹤,沒有生存威脅,那種和家人吵架、兄弟姊妹搶東西的煩惱算什麼煩惱啊。內心的某個角落在咆哮,而在人前的艾倫總是會嘆一口氣,笑說:「對啊,這的確很氣人呢。」

女孩子的竊竊私語隨同她們噴著香水的粉紅情書飄了開來,身為愛慕中心的艾倫自然也收穫了不少敵視目光。

而那事件的導火線在於某日中午的系花告白事件。

只要下午有課,艾倫和同學懶得到校外覓食,便會在學校餐廳打發一餐,既便宜又好吃,還有電視可看,即使那是固定播放午間新聞的時段。

那頗有姿色的女孩羞怯但勢在必得地來到艾倫桌前,在眾目睽睽下向他表示好感。艾倫愣了一下,在同學的鼓譟下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為什麼?」女孩不可置信地問。以她的容貌才華成績,從來告白對方即使沒有意思,也會捨不得拒絕地慎重考慮的。

「為什麼……」艾倫搔了搔臉頰,「我不認識妳啊……

女孩倒吸一口氣,憤怒地轉身而去,急遽轉身揚起的迷你裙弧度讓附近的學生吹起口哨。

「耶格爾同學,」和艾倫一起吃飯的同學故意裝出剛才系花的嗲音,「你到底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嘛,還是你就是喜歡傷女孩子的心?」

艾倫差點把剛吃下的午餐吐出來,他豎起眉怒斥:「閉嘴!」話一出口,同學笑嘻嘻不當一回事,艾倫卻一愣,低下頭怔怔注視已空的濃湯杯。

喜歡的人,在前世。

因為該死的記憶,他想他這輩子是找不到,比得上對那人的深刻感情。

就算那毀了他一生的記憶是無中生有的幻想,也沒辦法像夢裡愛得那麼絕望。

Le……」一個名字正要脫口,被從門口傳來的巨大聲響打斷。用餐的師生們疑惑地看向門口,一個人拿著球棒風風火火地殺進來,逕自殺到艾倫這一桌。

旁觀者悄悄地耳語:這個棒球社的小子喜歡剛才那個系花眾所皆知,很明顯是為了什麼而來。

「艾倫‧耶格爾!又是你!」

「啊,是你啊。」艾倫愣愣地看著對方,那是他的高中同學,「沒想到你也上這所大學。」

「不要攀親帶故!為什麼你總是愛跟我搶女人,又不好好珍惜!」棒球小子用沒拿球棒的另一手揪住艾倫的衣襟,餐廳起了一陣低呼。

「喂,我哪時搶過你的女人……」艾倫拉住他的手,想要將他的五指扳開。

「你這傢伙有什麼好的啊!」棒球小子越看艾倫那張臉越生氣,口無遮攔地吼道,「不就長了一張好臉皮的精神病患而……

「砰」的一聲,在場人還想要阻止棒球小子動粗,但反應過來才發現被揍飛的是拿著球棒的人。

「你……」被直擊門面的棒球小子眼冒金星,感到鼻子流出某種液體,才剛甩了甩頭,出拳的人已經跨坐在他的腹部,一拳一拳打在他的臉頰。

「住、住手啊!」圍觀的人終於回過神來上前制止,好幾個男性師生將表情兇狠施暴的艾倫手腳制住。

這次事件讓艾倫停學一週,留下傷害前科,並完全打破了他平靜的大學生活。

 

TBC

爆字數了,下週貼完!

這兩週適逢艾連生誕,【黑暗中】就先停更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