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沒文藻的白情賀文

*延續〈雪融的約定〉+沒分成的分手梗

 

他們第一次經歷那麼激烈的爭吵——不,其實壓根沒有爭吵。如果能吵起來,艾連覺得自己還比較能應招。他懊惱著抱著雙臂在警局外站崗,心上像有一把悶燒的火,從裡到外翻來覆去燒灼不休。

已是初春時節,但天氣並不晴朗,眼前一片霧濛濛的,這是巨人時代所沒有的空氣汙染。

戀人已經五天沒有回到他們同居的公寓,明明每天都有進警局上工,卻一步也沒踩上通往他們小窩的階梯。艾連第三天就按捺不住了,排開自己的工作時間,恢復同居之前的舉動——到警局外盯梢堵人,卻從來沒有等到。有的警員見他苦候,基於認識已久的情誼,於心不忍地告訴他,他等待的人和同事好幾角調班,執勤時間與班表大不相同了。戀人自己就是跟蹤的好手,如果不想被找到,那就沒有人找得到他,艾連深深有了這個體會。

第五天,艾連請了一整天的假,連三餐也不肯離開,固執地守在警局外頭。不是警察的他,卻將標準的刑警跟監舉動落實到百分百。

「艾連,放棄吧,利維已經走了。」

「謝謝,讓我再等一下。」抿著唇朝好心勸慰的警員扯了一個笑,艾連繼續靠著門口旁的紅磚牆站著,口鼻徐徐吐出白煙。

「我看這也不是辦法,」一名和艾連相熟的壯碩交警看不過去地走了過來,「反正利維也沒趕你出去不是,你就回家去等,說不定過個幾天他氣消了就回去了。」

艾連搖搖頭,嘴角落寞地下垂:「如果我不想辦法見到他,他是不會來見我的。」

「你們爭吵的原因我實在是不懂,這兩年來不是都習慣了嗎?」另一名員警抓著一碟蘋果酥,邊吃邊困惑地說。

……如果我知道為什麼就好了。」艾連重重嘆口氣,拒絕遞到自己面前、聞起來無比美味的點心,「如果能見到他,我一定對他發誓我不會再那麼做!他不喜歡的事,我都不做了……

幾個警員相視後滿臉無奈:「你還真是愛慘他了啊……

「怎麼了,這麼多人擠在門口?這樣民眾會不敢進來的。」一道沉穩悅耳的男低音響起,眾人一看,穿著長大衣的高大警官提著公事包在門口前停下腳步。

「史密斯局長!」

被喚作史密斯局長的男人瀏覽過眾人後,將眼光放到垂頭喪氣的年輕人身上,微微一笑:「艾連,進來喝杯咖啡吧。」

受到警局局長之邀,艾連有些惴惴不安地尾隨著史密斯進入他的辦公室。路過其餘警員的辦公處時,他依然無法克制地左右張望。並不是說他沒進過警局,也不是他不信利維此時不在的話,而是他還是不由自主抱著可以在利維位置上看到本人的希望。

「請坐。」史密斯局長讓艾連坐到辦公室最裡面的小會客處。艾連落坐的藤椅前方有張白框黑玻璃桌面的長圓角方桌,這個小空間在局長的辦公桌旁,談重要公事時不會用到此處,而作為談論私事的地方,也還算寧靜。

「艾連,最近不常見到你和利維一起出現哪。」說要喝咖啡,局長果真端來一杯底部墊著小瓷碟的純白咖啡杯。艾連嘴裡不好意思,雙手接過瓷杯,輕輕放到茶几上。

「利維先生他……是不想見到我吧……」艾連佝僂著背脊,一雙手肘靠在膝上,略長的瀏海蓋住額頭與眼眸。

史密斯端來另一杯咖啡後,拖來辦公椅坐到對面,雙腿交疊,先啜了一口才說:「我聽說了,你們吵架了?」身為其中一位當事人的上司,男人並未對自己得力下屬的感情關係一無所知;就算本來不知道,也會有多事的屬下告訴自己。

「與其說吵架,不如說是利維先生生我的氣。」艾連惶恐地無意識搓手,出口的話在尾端洩露一絲抖音,「利維先生說要跟我分手。」

「這麼嚴重?」史密斯頓了一下,「方便告訴我你們之間發生什麼事嗎?」

「這五天來,我連他的面都見不著……

「這次他似乎真是吃了秤砣鐵了心。」史密斯微微點頭,敏感地連結,「五天前——正好是你協助逮捕炸彈客的那天?」

艾連點頭,抬起漂亮但略顯憔悴的眼眸。如果說出事情經過,史密斯局長肯幫他,他求之不得。

 

五天前——

初春的天氣不穩定,有時綿綿下了一整晚的雨,隔天又碧天如洗。身邊男人一翻身,艾連就醒了,畢竟他們在被子下的身體彼此依偎著。

「利維先生,早。」艾連低低道了聲早。

「唔。」男人應了一聲,抬起手腕看了看錶。他沒有設鬧鐘的習慣,一是因為生理時鐘,一是因為會吵醒不需那麼早起的同居人。艾連一直都知道這是戀人從沒說出口的體貼。

「昨晚……舒服嗎?」艾連用著剛醒來帶著慵懶的低儂嗓音問。

「不爽幹嘛做。」知道他問的是什麼,男人直截了當地回答,翻身從被窩爬起。艾連看他進去浴室漱洗過後,打開放了兩人衣物的衣櫥,拿出自己要穿的,一件一件套上那精實沒有一絲贅肉的身體。

由於作息時間的錯開,他們之間的親密關係頂多一週一次,特別在利維有特殊的任務前,不會做侵入式的性愛,昨晚頂多是相互撫慰,雖然對正值血氣方剛年紀的青年來說有些不滿足。偶爾艾連也難免懊惱自己怎麼不早點從牆裡甦醒,這樣就能再相伴久一點。

「你今天要上班吧?」套上夾克,利維回過頭來確定。短短時間他已經從剛醒來的恍惚回復到平時的精明警覺。

「唔……」艾連假裝半睡半醒,低吟了一聲。

「好好上你的班,不准再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利維警告了一句後,走出房間。

艾連窩在還殘留另一個人體溫的被窩裡,讓這句警告穿過兩耳的耳膜。

他也不算不聽話,他只是休了一天假,到購物中心晃晃,誰知道那間購物中心正好成為連續作案炸彈客的下手目標。只是巧合罷了,他打算這樣向男人解釋。兩年來「意外」幫上警方的忙,次數也不算少不是嗎。

當他以一個普通客人的角色,出其不意制伏與警方對峙中的武裝炸彈客,男人臉色不算好看地朝他走來時,他張開口正打算給出準備好的答案,男人緊繃著臉不發一語,一步也沒停地與他擦肩而過。

艾連張著嘴愣住了,認識的警員過來和他招呼,他心不在焉追視著利維離去的方向。

艾連打發了警員急急忙忙回到公寓,利維蹲在衣櫥前,旁邊放了個行李袋,正往裡面塞東西。艾連見狀,有些不安地問:「利維先生……要旅遊?

男人不答話,拉上袋子的拉鍊後說:「不回來了。」

今天嗎?那歸期是在……?

男人終於站起身,和他短暫的視線交會:「分手吧。」

艾連瞪大了眼,正想要說什麼,男人馬上如同自言自語地打斷他未出口的話:「根本沒在交往,也沒什麼分不分手——

「利維先……

「你可以繼續住。」大門關上前,男人丟下他們交談的最後一句。

艾連抱著希望打開衣櫥,裡面只剩下他的衣服,多出來的一半空間讓衣櫥顯得空空蕩蕩。

 

「就是這樣……利維先生完全沒有給我說什麼的機會……

「這樣啊……利維終於不能忍受了嗎?」史密斯局長撫著下顎,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語。

「什麼?」

「沒什麼,看來不光是氣你沒聽話那麼簡單。」

「我還有別的地方惹他生氣嗎?」艾連臉色發白,「我可以改——

史密斯眼神帶著憐憫,沉默了一晌才說:「利維嘴硬心軟,如果有機會見到他的話,你就把你的決心對他說吧。」

艾連垂下頭,慢慢地將咖啡喝完。

 

敲門聲響起時,男人不知用同一個姿勢對著電視機坐了多久,他對電視演了些什麼一點概念也沒有,定睛一看,才發現晚間新聞已經播完,不知道在播哪齣影片。訪客總算找到電鈴在哪裡,敲門聲響完換電鈴聲,他將遙控器丟到一邊,站起來去開門。

「晚安啊利維,我來拜訪了……別關門啊!」站在門口的人露出粗枝大葉的笑容,鏡片後的雙眼瞇得細細的。一見他要把門甩上,連忙用身體卡位。

「你這樣也太過份了吧!基於同事情誼特地來探望你,就這樣把人拒之門外對嗎!」

「每天都見面,別說得好像我生重病。」他皺起眉說,「別隨便進來,看看這什麼地方。」

警員宿舍啊!」綁著馬尾的警員憤慨地說,「我當然可以進來!」

「但這是男性警員單身宿舍,韓吉,還是其實妳是男的。」利維淡淡地說,懶得與她僵持,兀自回到沙發一屁股坐下。

「哈哈,不過就你一個嘛——真幸運,臨時有空宿舍可以住!」名叫韓吉的女警大剌剌進門,四處參觀起來。這一樓層分成三個單位,每個單位有一個客廳與三間套房,而正好只有利維一個進住。韓吉隨口關心了一句:「提申請了嗎?」

「提了,還沒核。」

「那你可是非法入住啊。」

安靜的屋內多了一個聒噪的聲音讓整個空間吵雜起來。利維彎曲了一隻腳放上沙發,手撐著膝蓋,默默看著不請自來的同事拉開冰箱,嘀咕了幾句又將冰箱門甩上。

「不是搬進來好幾天了嗎?根本什麼也沒有嘛……只有可樂,連酒也沒有嗎?」聒噪的客人抱怨著。

「妳到底是來幹嘛的?看夠了就回去。」

「我才剛來欸——實在無趣,算了,一起看電視吧。」

「回妳自己家看去。」利維瞪著絲毫沒有女性自覺的同事一屁股在他身旁坐下,手上還拿著從冰箱撈來的可樂。

韓吉朝他的方向揮了揮手,專注地投入電視正播放的影集中,看得津津有味,讓利維懷疑她就是來看電視的。等到進廣告,韓吉才捨得換個姿勢。

「我說,你想在這裡住多久啊,又不是沒房子可回去。」韓吉看似隨口問道,「你家那個英俊的小帥哥今天可是在門口站崗了一整天,我要下班時他都還在外面吹風……如果他是警員,都可以領加班費了。」

「……沒人叫他站在那。」

「我想他明天也會繼續站崗吧。」韓吉一瓶可樂喝得嘖嘖作聲,讓利維感到煩躁。

「受不了就趕走。」

韓吉轉過頭投過來一眼,鏡片映著螢幕的螢光,鏡片後的眼神顯得朦朧:「艾連多次表示想要加入警方,你為什麼反對?我覺得那小子還滿適合這一行的,年輕,有幹勁,身手也不差。」

利維啐了一聲:「他才不適合,毛躁、天真、正義感過剩。」

「欸,警察不就是要有強烈的正義感嗎?」韓吉口氣誇張地叫道。

「他都多大年紀了?」利維掃了她一眼,繼續反對。

「少來,你是怕他危險吧。」韓吉態度自然地接話。

利維沒有回答。

「居然默認了。」韓吉咧開嘴,卻不像平常地大笑出聲。「埃爾溫說的沒錯,你已經不能忍受他的安全受到威脅了。」韓吉喜孜孜地宣布。

廣告結束,沒有人再說話,只剩下電視機的聲響。直到本集結束播放下集預告。

「他很年輕。」這次是男人先說話。不知道是不是太沒頭沒腦,韓吉沒有搭腔。

「他不是這裡人,他不該困在這個地方,被一條狗鏈拴住。」

韓吉的臉一直朝向螢幕,等利維說完,才輕聲說:「你不讓他加入警方,卻像對待部下一樣對待他。」

利維動了動嘴唇像要說什麼,但最後沒有發出聲音。

韓吉一掃方才的不正經,認真地說:「你還認為離開他他就能自由。」

短短一分鐘的預告播完了,韓吉伸了個懶腰,心滿意足地說:「偶爾看看這種無腦的節目也不錯,開心多了!謝謝招待,我回家啦!」像沒發生什麼事似的,女警站起身就往門口走去,只留下一個空的可樂瓶。

……滾吧。」直到屋內安靜下來,利維按下遙控器,將工作了一整晚的電視機電源切掉。

 

青年睡得不太安穩,他一再醒來,確定時鐘的指針指到哪個位置。天色還沒那麼早亮,如果是陰天天亮得會再晚一點。他已經跟店長請了隔天的假,但還是要早一點去警局碰碰運氣。他這週請假的日數太多,老闆不太高興;如果因此被解雇……那也只能無奈地接受。

艾連吁了口氣,將被子拉高,看了看還暗沉的窗外,幽幽地闔起眼。

正被睡意牽引,聽覺還是接收到客廳傳來細小的聲響——似乎有人刻意放輕音量在客廳行走……如今越來越往臥室靠近了。

是竊賊?艾連用力眨去睡意,腦子運轉起來,迅速擬了幾個應對方式。

入侵者似乎在確認什麼,在門外停頓了一會兒,才輕聲打開臥室的門。

艾連已把床頭櫃的檯燈抓在手裡,打算人一出現就先下手為強。

來人輕聲進入臥室,走到衣櫥前。艾連正屏氣凝神伺機而動,安靜的氣氛被突如其來的一聲重物落地聲響打破,連床都微微一震。

哪來這麼冒冒失失的竊賊——艾連一個翻起身,舉著檯燈的手已經舉到肩上——週遭乍然大亮,那是房內的大燈被打亮。

艾連錯愕地看著入侵者,而對方也定定地望著他。

「利……」沉默不知持續了多久,直到艾連先沉不住氣地發出一個音節,來人才開始動作,默不作聲將方才造成沉重聲響的行李袋拉開,接著打開衣櫥。

艾連放下檯燈,再也沒有睡意,光著腳蹬下床,端正站立:「利維先生,真的非常對不起!」邊說著他彎下腰鞠了躬,「我知道我讓你很不高興……應該是很生氣吧,我不該不聽你的話一意孤行,我果然太不懂事了,你生氣是應該的……」艾連沒有組織地張口就說,男人沒有反應,也不再看他。

「……如果你不想再見到我的話……請你留下來吧,該出去的是我!」

艾連的手心使勁擦著大腿兩側。太措手不及了,一旦見到人,原本準備好的說詞都丟到腦後,只知道自己八成用著心碎的眼神凝視著對方。

利維終於有了反應,他吸了一口氣,將衣櫥的門整個打開到最大。艾連聽到他「嘁」了一聲,清冷的聲音叨唸著:「我不是說過衣服好好掛起來,不要直接丟進衣櫥嗎?」

艾連睜大了眼,一時間反應不過來,語無倫次地說:「是、是的,因為我沒心情……啊,我是說對不起。」

男人似乎用鼻子嘆了口氣,說:「你不必把我當成上司一樣恭敬。」他別過頭去,手上開始忙碌地一一掛起艾連直接塞進衣櫥的衣服,接下來的語句如同耳語般的低微,「我們不是戀人嗎?」

……抱歉?利維先生?」

「啊,快去睡吧,我自己收就好,別擋路!」同居人突然惡聲惡氣起來,艾連卻沒有受到驚嚇,也不再手足無措,臉上緩緩綻放越來越大的笑容。

「嗯!我們是戀人!」

因禍得福,意外地從「同居人兼炮友」升級成「戀人」了!艾連開心地想跳舞。

「閉嘴,你吵到鄰居了……

地面上的兩條影子連成一團,分不開各自的形狀。

 

FIN

緊急趕完,還真是急就章……OTZ有感於之前看到的分手文實在太虐,所以就用渣文筆寫個想分手但分不成的分手文。我想利維都四十不惑了(。,想愛就愛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