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兵……吧?

*2000多一點點的短文。關於一段回憶,以及里維是如何斬艾爾文的桃花(?)

 

「哈?妳要跟我打聽艾爾文?」面對問話的女性士兵,里維的眉更往中間聚了些微,毫不遲疑地給出忠告,「如果妳對他有意思,勸妳還是別傻了,他不是個好情人。」

「里維,被我抓到了!你在講團長的壞話?」某個被里維歸為「奇行種」的分隊長從他身後跳了出來,不過很識相地沒有用不知道多久沒洗過的手拍上他腦袋——上回她就因此險些手腕被扭到脫臼。

「我只是讓手下看清現實,畢竟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在戰場上不僅自己危險還會給隊伍帶來危險。還有,什麼『團長』,妳對艾爾文的態度有這麼恭敬?」里維側過臉睨著她,斜長的眼角總帶給人如刀般的銳利感。

夕陽反射在分隊長的臉上,架在鼻樑上的鏡片一閃,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弧度:「你該不會是想獨吞艾爾文吧?」

里維一愣,皺起眉露出鄙視的表情:「神經兮兮的眼鏡,離我遠一點。」

 

里維還記得自己剛接下「兵長」一職的那段時期。

一樣的黃昏時刻,日復一日的訓練讓士兵們最期待的便是一天的結束,一道道因疲憊而遲緩的影子在夕陽下拖得老長,橘紅色的光輝帶來平靜與安詳的錯覺。

里維習慣地走在最後,即使不如其他士兵的委靡,他還是打算一回房就立刻沖個澡,把身上的塵沙徹底洗滌乾淨。

三三兩兩的團員走在不遠的前方,帶著嘆氣的抱怨傳入里維耳裡。

「又要帶班訓練,回去又有滿滿的公文要處理……這些士兵都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就是啊,光會羨慕長官有個人房間,也不想想我們有多少時間可以好好躺在床上休息。」

「佐耶分隊長,妳好像都元氣滿滿,是有什麼獨特的配方可以提神嗎?」

「呵呵,」有些凌亂的馬尾晃了晃,在其他有氣無力的聲音中顯得振奮,揮著手神秘兮兮地說,「訓練回去我都先把文件處理完,吃完飯再來進行巨人的研究。一看到那些可、愛的孩子們我就完全忘記了疲勞呢——

「……佐耶分隊長的意見果然一點參考的價值都沒有……」

「……啊!下午好,兵長。」

經過他們身邊的里維,朝著看起來髒兮兮還是挺直精疲力盡的腰桿的軍團幹部們點點頭。

 

「有我的公文吧?」

書桌後的金髮男人連頭都沒有抬,想在晚膳前弄完手邊這一份——即使現在時間的食堂大概已經空蕩蕩了——因此他只是用筆桿指了指桌旁用夾子夾起的一疊文書:「自取吧,里維。」

里維依言走到桌旁,拿起男人指示的那疊紙張,在手上捧了捧:「我是指,屬於『兵長』的那一份。」

「就是那些了。」

「艾爾文。」

「嗯?」里維喚了他一聲後就沒再接續,艾爾文困惑地抬起頭望向他們團裡的士兵長。每天早晨,幹部負責的公文都會有士兵在早餐前先送過去,而里維現在又專程來取,艾爾文以為他是想拿隔天的份,但是拿了又未馬上離開,艾爾文等待對方是否有什麼事情要商量。

夕陽完全沉入地平線後,室內的光線明顯不足,里維沒事先跟主人致意便自發地點燃了團長桌上的油燈,邊淡淡地問了句:「調查軍團內部外部的公文,你最後都要親自過目吧?」

艾爾文以眨眼代表肯定。

「那地位僅次於你的我怎麼可能只有這些文件?」里維轉向他,油燈的光亮映在他的黑眸,像是也在眼裡點燃一簇溫暖的燈火。

「你可以把時間花在訓練場和士兵上——我發現你的命令口吻用得熟練極了——我想那比『見鬼的官樣文章』更吸引你。」艾爾文答。

「要我告訴你幾次,我他媽的不是文盲!可以跟其他分隊長處理一樣份量的公文!」里維冷冷地、粗魯地說。

「我從來沒懷疑過你能讀寫,在你使用『地下街的流行語』寫過那份報告之後。但不可否認你在格鬥的專才更加突出。」艾爾文笑容開始帶著無奈。每當里維不滿,語氣就會特別粗鄙刻薄,與其說是從地下街帶出來的習氣,不如說本人也沒有改變的意思;艾爾文想,也許這是他紓解壓力的方式——除了打掃與沐浴以外的方式。

「啊?不要以為你每次都可以說服我!既然接下這個職務,該做哪些事,我都可以做!」

艾爾文放下筆,從辦公椅站起身,藍眸定定地望住軍團中地位僅次於他的部下。打磨了一段時間,沉澱了鋒芒和莽撞後,高傲和沉練分不開地一起溶在了骨子裡。

「里維,借一下手……右手就行了。」艾爾文說,然後等著里維沉默了幾秒後伸出自己的手。艾爾文握住對方的右手,打開顯得有些不甘願的手心。扣了幾年的板機、揮了不下幾十萬次的刀,讓這雙手比剛入團時更加粗糙,手心關節處浮著一層消不去的繭;從手背看起來纖細修長,然而從手心卻一眼就可辨識出這是一雙士兵的手。

艾爾文用比方才更輕柔的語氣說:「同樣的時間,你在進行自我訓練或訓練士兵,比起處理案牘更事半功倍,而同樣的文書我能用比你減少一半以上的時間處理,既然如此,有何理由不讓你把時間花在更得心應手的事務上呢?」

「可是、那是我的職責……」

艾爾文打斷他的話:「你已經盡到你的職責了,而且比我想像的還要好。」

「夠好了……嗎?」

艾爾文放開他的手,年輕的士兵長顯然已經沐浴過,總覺得這樣抓著對方帶皂香的手不放不太符合禮儀——希望對方不要太早想起自己沒洗手就握他的手這件事實。艾爾文直視著他,正容道:「我並不是縱容你,而是更冷酷地計算將你的價值發揮到百分之百,這點我反而需要你的諒解,里維。如果我只想按部就班、墨守成規,我就不會找你入團,不會讓你擔任統率士兵執行戰術的『兵長』這個職位。」

里維低頭思考,一會兒才抬起頭,迎視帶著期盼的藍色眼眸,呼出了一口氣:「我相信你的判斷,艾爾文。」

 

夕陽剩下一半在地平線上,餘暉照映在當第三者加入談話後明顯手足無措的女性士兵的金色短髮上,髮絲和臉龐似乎一致鍍上薄薄的櫻桃紅。

「如果妳真的對他有意思——」里維退了一步說,「那就等到殺光巨人之後吧,我想到時他的頭腦才裝得下其他。」他指了指自己的頭說明。

「謝、謝謝兵長!」女性士兵搥了左胸一下,慌亂地跑走了。

「看夠好戲了嗎?」里維甩了半路殺出來的分隊長一個眼刀,碎碎念地走開,「為什麼這種事還要找我諮詢啊?」

「打聽艾爾文?唔……」看著女性士兵與里維的背影,戴著眼鏡的分隊長若有所思,朝著奔上來的副隊長說,「……我的直覺怎麼告訴我那女孩只是找藉口跟里維搭話呢?莫布里特你覺得呢?」

 

FIN

創作者介紹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