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2000的短文

*團兵……吧?

 

「里維兵長,你和團長私下都在做什麼?」

當年僅十五的年輕士兵以立正站姿問起這問題時,他的問話對象正窩在一般的木造椅子裡,一隻腳橫放在另一腳的大腿上,一手放在椅子扶手,一手用指尖捏住白瓷杯的杯口,以一種慵懶的姿態喝著茶。

不可思議地,這看起來坐沒坐相的粗魯姿勢在女性士兵的眼中極富男子氣概,而在男性士兵眼裡則帶有一絲性感。但即使不乏有人模仿,也沒有人能仿造出本尊一半的韻味——光是想將身體恰當地縮在椅背與兩條扶手中間還能保持優雅,大多數士兵都不具備眼前的人在體型上的先天條件。

問話的少年想到壓根不掩飾自己仿冒企圖的班裡前輩,無奈地嘆了口氣。

「哈?我跟艾爾文?」男人的表情似乎對方問了一個窮極無聊的問題,「問這個做什麼?」

「因為艾爾文團長和里維兵長是調查兵團的支柱,我想了解把背後交付對方、彼此信賴、生死相許的夥伴在日常當中,是怎樣的相處模式?」年輕士兵認真托出預備的答案。

長官將茶杯端到嘴邊,用黑眸打量著少年,沉思了一下:「是嗎?知道這個的用處?」

「可以培養與同伴的默契……我想,這樣應該可以增加在戰場上存活的機率!」

「我說艾連,」里維將茶杯放到桌子,抱著雙臂,「雖然我不覺得我跟艾爾文的相處對你們從巨人口下逃生有什麼關係,不過反正也沒什麼不可告人的,說說也無妨。」

艾連吞了口唾液,全神貫注地傾聽。

「……在那之前,你先給我坐下。」

「是!」知道長官不喜歡仰角看人,艾連立刻拉出桌旁的另一把椅子,正襟危坐。

「我跟艾爾文啊……」部下那副洗耳恭聽的態度讓里維很滿意,他手肘放回椅臂,握拳托住削尖的下顎,「除了訓練之外,他總有寫不完的報告,我能做的就是替他整理那才剛打理好又堆起來的文件,一疊又一疊,分門別類整理好。」

「嗯,真辛苦。」

「整理完書桌後,我會再整理他的房間,」睇了一眼面帶理解的少年,「他的房間沒人整理實在不行,他總是將文件隨手放著,從外面穿進來的衣服一脫下就直接塞衣櫃,地板滿是鞋子沒先跺過就踩進去的泥沙……只要一天不整理情況就糟到讓人無法忍受!」男人像是想到那種情景,表情陰沉。

艾連不敢吱聲,心裡覺得應該大部分人都還是可以忍受。

「那您們……平常對話都講些什麼呢?

里維沉默地看了他半晌,才面無表情地說:「我們不像你們這年紀的小鬼有那麼多閒話好說。」

「他會和我說一些上面的政策,詢問練兵的情況及策略,有時候也穿插他的異想天開;他腦子裡的東西有些我能了解,但不是全部。」

「此外,還有一些整潔上的抱怨,雖然他總是不當一回事。就是這些。」

「咦?……就這樣嗎,兵長?」

男人拿起瓷杯喝了一口:「不然還有怎樣?」

「沒有一些……勉勵或撫慰的話嗎?」

里維嗤笑了一聲:「都認識那麼多年了,哪還有那些話可說,就算不說,也都在各自的心底。彼此取暖、相互撒嬌什麼的,感覺真噁心——」略微停頓後又補充一句,「不過你們有權利。」

「啊……就這樣啊……」

「失望了吧?就是這麼無趣。」里維托住下顎的手改撐到頰側,歪著頭瞥了瞥垂下頭的少年。

「呃,不是的……」

里維站起身,背對少年部下,轉身離去前丟下一句:「艾爾文也是人,人是一種只要想活下去,就會變得很難纏的生物。」

 

「今天艾連那小鬼居然問我跟你平常獨處都在幹什麼。」男人翹著腿坐在特別為他添加的沙發椅,整個人陷在沙發中顯得更加嬌小。將書櫃整個擦拭過後,對著書桌後的金髮男人說。

「……哦?那你回答什麼?」

里維將對話內容覆述了一次,等著他的上司反映。

一團之長笑了幾聲:「看來我們乏味的相處讓艾連很失望呢。」

「不然他以為我們私底下都在做什麼?還說什麼知道這個可以提高生存率……把我們當神嗎?」

書桌後的男人從卷宗抬起頭來,想了想,以試探的口吻道:「或許我們可以做一些讓你可以在部下面前分享的事?」

黑髮黑眼的男人眉尾一跳,瞇起眼道:「什麼事?」

「譬如……」金髮藍眼的上司露出過去頗受負評、帶著狡獪的笑。

艾爾文看著對上他、等待回答的專注黑眸。從剛認識時的桀驁不馴,如今沉澱在深邃中的是成熟、堅韌、理解與包容。

「喝酒划拳之類的。」

「……嘁。」

「不然你以為呢?」

……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