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三十八、只差一步

自從亞戴爾和審判副隊長等人被我抓了之後,光明神殿那邊的聖騎士長快氣瘋了。軍隊將魔王殿所在的山頭包圍,從山上看下去,變有生氣許多。

當然也不能讓他們登門踏戶還當成野餐一樣,魔王開始忙碌起來,整列不死生物軍隊——他在當太陽騎士時帶軍能力就不錯,只是現在部下變成闇騎士,卻也對他心悅誠服。

魔王聽我的話將他們關起來之後,就像忘記他們的存在一樣。我在地牢來回走過幾趟,魔王也不干涉。只要我不離開影神殿,倒是可以在殿裡暢行無阻;沉默之鷹和闇騎士都袖手旁觀我的行動,魔王沒有發問他們也不會告密,但也不會協助我。

但是一直碰不到魔王,我也無法實行我的計畫,太陽小隊和審判小隊的副隊長還被關在牢裡等著我呢。

是的,這計畫從我以魔法通訊器與神殿取得聯繫之後就擬定了:在魔王殿設置連結外界的傳送魔法陣,將魔王轉移出去。

因此第一步是要將魔王引到傳送魔法陣的位置。

難道我應該去偷偷把亞戴爾他們放出來,才能將魔王引過來嗎?

我打定主意,走向地牢。

走往地牢是一段長長的迴旋石階,由於是堅固的石壁組成,透出一股股涼意,夏天到這裡來休息最好了,改天見到羅蘭就這麼跟他建議吧?不過算了,就要離開了。

守衛的兵士沒有阻攔我,因為我也下來過好幾次,他們應該是覺得我這祭司沒能力縱放人犯吧。

哪料得到我上次已經用了複製魔法複製了一樣的鑰匙呢?

現在我就去把亞戴爾和……雷達?將他們放出來,魔王想必立刻察覺,前來查看……

「格里西亞,你到地牢去做什麼呢?」

我停住腳步,看向石階下,魔王居然在通往地牢的階梯,手放在他那把邪惡寶劍上。即使站在比我低的石階,他的氣勢還是凌駕在我之上。

『呃……羅蘭,好久不見……』雖然在我放出亞戴爾之前他就已經來了,但這意外令我措手不及地看著魔王和他身後的沉默之鷹。

「好久不見,格里西亞。」魔王淡淡道。

『你、你不是忙著整頓不死軍隊對抗光明神殿嗎?』

「我偶爾也想來看看我的『戰利品』,何況聽到你也下來過,感到好奇所以來問問他們。」魔王面無表情地說。

真慘……亞戴爾和雷達該不會被刑求得不成人形了吧?

『那……你的戰利品還好嗎?』

「階下囚會有多好呢?」魔王揚起嘴角笑道。

『……你帶著劍……是想順便找他們練劍嗎?』邊提問題拖延時間,邊迫不及待想探查牢裡的情況……還能感受到光屬性,看來還沒大礙。

雖然這發展讓我慌了一下,但反正羅蘭也自己來到地牢了,現在就只差幾步,再往前幾步就到轉移魔法陣所在,再催動陣式……

「練劍?」魔王低笑了聲,「以前我只是純粹想磨練劍術,但現在我想用劍在生物身體上開個洞。」

『這樣是百分百以強欺弱啊,你一向最不屑這種事了。』

我向魔王走去,還在想接下來要怎麼將他帶過去,沉默之鷹已經一個箭步上來,尊敬但不容反抗地說:『請回頭吧。』

『咦?』

『魔王陛下不願您再前進。』

『怎麼可能?我和羅蘭可是——』

魔王徐徐開口,聲音雖輕柔,卻讓我心頭一顫:「格里西亞,你該不會背叛我了吧?」

『怎麼可能?』

「不然你這段時間跑地牢做什麼呢?和聖騎士聊天、與祭司敘舊?」

『誰有那種閒情逸致聊天?』想的當然是怎麼讓你回到聖殿啊!

「格里西亞,我一直不想懷疑你。」魔王全黑的眼沒有表現出任何情緒,但我看著他的臉,卻覺得他整張表情佈滿悽涼。

『那你就看著我,看我有沒有背叛你!』我站上前,用精神魔法大吼。

魔王搖了搖頭,伸出手阻止我靠近,開口說的是:「別過來,離我遠一點。」

我納悶,該不會魔王已經發現我們的計畫了?……有可能,他現在是魔王,對魔法陣的感應不是一般人可想像……我不安地問:『離遠一點?要離多遠?』

為以防被發現,魔法物品在亞戴爾他們手上,得有足夠的距離才能作用。離那麼遠我無法催動傳送魔法陣將羅蘭轉移出去!

「不管你到哪裡,只要離這裡越遠越好。」

『你的意思是……你要把我趕出影神殿?』我睜大眼,不可置信地問。

魔王別過頭:「再待下去我不能保證你的安全。」

『什麼啊……在魔王殿會有什麼危險?有你坐鎮,這裡是全大陸最安全的地方吧!』因為最危險的就是你啊!

魔王看起來不像是發現了魔法陣,可是把我趕出去我就沒辦法催動魔法陣了,那抓亞戴爾他們進來也失去了意義!

『在這裡挺好的,你不是想跟我在一起嗎?為什麼又改變主意?』

魔王沉默了一下,無情地用冷漠的聲音說:「無論你是否背叛都無所謂,我已經厭倦,不想保護你的安全了,你想回光明神殿就回去吧,這輩子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

看羅蘭一臉正經,我知道他是認真的——他從來都是認真的,只要他不想聽我的話,我也拿他沒辦法,更別說他現在是魔王!

『不!不要!羅蘭!我才不要走!』要走也要一起走!

「將他趕出影神殿,越遠越好!」魔王無視我的拒絕,向沉默之鷹命令道,而沉默之鷹對魔王的命令從來不曾說不。

『放開我!你這沒人格的沉默之鷹!』我被拽住往上推,力氣根本比不過沉默之鷹,就算我將重心放低還是被推著走。

魔王翻臉太快,事出突然,我整個是傻眼的狀態,因此被沉默之鷹不由分說地推出影神殿,我都還沒能想出辦法動搖羅蘭的決定。

再一下下就好、再讓我靠近一次就好!你這笨蛋羅蘭!

『臭魔王!』

『魔王羅蘭你這沒種的彆腳貨!』

『竟然對我始亂終棄!』為了讓沒跟出來的羅蘭聽到,我加大了精神魔法傳訊的範圍,氣到神智不清的我連始亂終棄都吼出口了,所幸訓練有素的闇騎士依舊面不改色。

我頻頻回頭瞪著越來越遠的影神殿。

接下來……該怎麼辦?



我一路被闇騎士押送,由沉默之鷹親自帶隊,避開了山下的討伐軍,從不為人知的秘密通道離開。沉默之鷹態度堅決難以動搖,似乎打算貫徹魔王的命令,將我送回光明神殿才肯回頭,我一抗議,他們就只回「這是陛下的命令」,讓我懷疑他們是不是只被允許講這一句台詞。

雖說不容我置喙,但他們也對我很尊重,只要我一說累,就會停下休息,肚子餓了就有食物,比起外出冒險輕鬆太多了。

離影神殿的前陣戰線越來越遠,之前的計畫也離成功更遠。就差一步了,將魔王引至傳送魔法陣,也就是亞戴爾他們被關的地牢,將羅蘭傳送到實施封印魔法的場地。

雖然先前羅蘭表示不願受封印,但一旦面對感情那麼深厚的十位兄弟,肯定會想回來當太陽騎士吧。只要他心甘情願被十二聖騎封印,這個古老封印就能封住魔王的黑暗屬性,讓他重回聖殿。

所幸我有從光明殿圖書室借出來的那本「傳說的古老封印」中發現這個魔法陣,也在魔王殿藏書庫得到映證,將兩份不完整的文獻統整到一起,硬生生把它背了下來,問題是也要能夠達成……

就在此時,有一團光屬性靠近,其中還有兩道特別強烈。雖說放棄魔王身分後我幾乎不存在感知能力,但在黑暗屬性高漲的基辛格境內,光屬性顯得特別明顯,相信除了我,其他闇騎士也都發現了才對。

我轉向沉默之鷹:『辛苦你們了,你們就送到這吧,我的同伴來了。』

『嗯……』沉默之鷹還在考慮,已經可以看到前方浩浩蕩蕩前來的一隊聖騎士隊。

自從魔王誕生,各地區神殿都有出動,除了主要的討伐軍,也派出不少聖騎士小隊到基辛格各地清除不死生物,而最終這些分隊也會向主軍合流,直搗魔王大本營。

這隊聖騎士隊停在沉默之鷹帶領的闇騎士前方,我對沉默之鷹語帶威脅說:『把我交給這隊聖騎士就好了,你們不會真的想押著我大搖大擺進去忘響國吧,這樣身為魔王爪牙的你們還走得出來嗎?』

沉默之鷹忌憚地看了看最前方馬匹上的聖騎士,思索了一下,才點點頭道:『那就祝福你。』命人將我的行李交過來,闇騎士們冷冷地注視了一下聖騎士隊,就很有秩序地撤退。有聖騎士上來拿過我的行李,其餘聖騎士也帶著防衛盯著沉默之鷹他們離開。

我眼光掠過帶頭的那個讓沉默之鷹忌憚的強大聖騎士,看向馬車,馬車裡的人卻沒有出來的跡象,反倒說:「格里西亞,你進來吧。」

『會不會太懶啊老師……』我翻了翻白眼。一路上我也是坐著馬車到這裡的,屁股都有些痛了。

坐進馬車後,那強大的聖騎士也很率性地掀開車簾坐進來。

「真可惜,剛剛那隊闇騎士的隊長還挺強的,如果要直接動手搶人我也不反對啊。」

羅蘭的老師、傳說最強的前任太陽騎士尼奧……他會出現在討伐魔王的隊伍當中我是不怎麼吃驚,只是面對自己的學生他真的有辦法認真動手嗎?

「格里西亞,你還好嗎?」教皇坐在馬車裡,倒不是我想像中的邊吃零食邊旅行的愜意姿勢,而是直直端坐著,在尼奧進來後,就在車廂裡施了隔音魔法,臉色很嚴肅地問。

我悶不吭聲,教皇將紙筆遞給我,等待我答覆。

『我還會有什麼事?羅蘭就算變成魔王,還能對我下手嗎?』我表情輕蔑地在紙上寫著,事實上我才不會讓他們知道羅蘭到底對我「下了什麼手」。

「那他留你下來做什麼?」尼奧雙手抱胸似笑非笑地說,「暴風、刃金、孤月他們不早就回到聖殿了?」

我盡力讓看向尼奧的眼光不帶著心虛。這麼了解羅蘭的尼奧,要瞞過他似乎有點困難……

『他要向我求教如何領導渾沌神殿。』

「他不就領導了四年的光明神殿嗎?」尼奧笑道。

『經營方面啦,畢竟他還不是很信任沉默之鷹。』

尼奧聳聳肩,雖然不像接受了我的說法,但也不再說什麼。

「你沒事就好,」教皇老師嘆了口氣,「魔王現在消耗黑暗屬性的情況如何?」

『他很節制,不僅克制情緒,也不多召喚黑暗生物,盡可能在控制之中。照紅詩的說法,說不定可以維持到他一生不會把黑暗屬性用盡。』

「照這樣看來,魔王幾乎還是全盛期。」尼奧摸著下顎說道。

我點點頭,根據我從魔王殿書庫的文獻看來,這也是憂慮之一:『如果不適度地消耗黑暗屬性,接觸黑暗屬性太久,會影響他原本的人格;必須有限度地釋放,但又不能太過,以防他失去控制。』

「可惜是計畫到此不太順利啊。」

『是啊,我錯估魔王對我的執著了。』不是說要把我留在影神殿嗎?我下意識伸手過去觸摸我的背部,說什麼留下了追蹤的烙印……

『……這個房間有抑制魔王力量爆發的魔法陣,但只限於對物理環境,魔王就寢時,是沒人敢待在他的寢室的。』

……我早就想到這不是什麼追蹤的烙印,烙印的隔天我便回憶起沉默之鷹說過的話,抑制力量的魔法陣、魔王的情緒波動……所以我才發現這是克制魔王法力傷害的魔法陣……

魔王一直擔心會無意間傷了我。

『魔王情緒波動極大……』

……會把我趕出來也是因為在一反手滅了那個村子之後,發現自己越來越不受控制了吧?

『魔王總有一天會瘋掉,等到他瘋了,就會殺了所有他記住過的人,無論那人對他多重要。』寄宿在水晶小人中的紅詩曾憂愁地對我說,『第一個,就是你啊,格里西亞。』

「格里西亞,你還好吧?」看我一直沒反應,老師擔心地問。

『沒事,我只是在想,不能放棄羅蘭。』

「那還用說!誰敢放棄我學生?」尼奧說,然後突然停頓看了我一會兒,似乎有些感慨地繼續說。

「我這學生沒什麼缺點,也沒什麼慾望,簡直是個太過完美的太陽騎士,不過我有時候會想,如果成為魔王,把你留下是羅蘭難得一次忠於自己的選擇,你會覺得讓他回到聖殿最好嗎?」

話語中的意味深長讓我和老師都沉思了起來。

沉淪黑暗永遠比在光明中掙扎輕鬆許多。

我想到羅蘭說的這句話。

自從他成為魔王之後,我開始無法分辨他的話哪些是真心的,哪些是虛假的,或是,其實我一直用我自以為的想法去揣測他的心意。

「可是這樣下去,太陽不是等消耗完黑暗屬性之後被討伐致死,就是發瘋崩潰而亡,這也沒有多好吧。」教皇嘆了口氣,「果然還是只有實行那個封印,封印魔王的黑暗屬性,讓他回到聖殿這個方法。」

可是他已經拒絕了,並且將我趕出來了呀。

我嘆了口氣,在紙上寫著:『我有辦法,我知道魔王的弱點。』

「哦?」尼奧和老師興味盎然地看著我。

『讓我跟著討伐隊前往——』我毅然決然地下了決定,『用我來要脅羅蘭。』

♫ ♫ ♫

在我離開之後,魔王一波釋放黑暗屬性,將先鋒部隊逼退了百哩之外,並召喚出大量不死生物圍繞著整座山。我用魔法通訊器讓審判騎士下令先鋒先不要輕舉妄動,先以剷除不死生物為主,等待我們後方前往會合。

魔王也很沉得住氣,周圍的不死生物一有消減,又召喚了一批出來。這場消耗戰打得無比漫長。

各國王室由於有人質在魔王殿,不敢貿然出兵,但戰神殿及其他較小的信仰卻沒這種顧慮,多少派了些援軍。

就這樣花費了整整一年的工夫,我們總算有辦法再度登上影神殿所在的山頭。

曾經做過的那場夢中,羅蘭死亡騎士的面貌和魔王的面貌融合為一。

如果當上魔王的是我,一定很寂寞吧?不知道何時會瘋狂,一個人誰也不信任地離群索居將自己關在古堡裡。

一個人在魔王殿的羅蘭也是如此寂寞。

我不是隨便說說,他有弱點,我就是他的弱點。

當上魔王之後任性地束縛住我,知道可能傷害我之後又決絕地將我趕走。

無論你最重視的是不是太陽騎士這個職位,無論你想不想回到聖殿,這次我會用我的心好好確認。

『格里西亞,如果你沒選上太陽騎士,當祭司也很好啊,這樣就可以幫我療傷了。』

嗯,羅蘭,我要幫你療傷。

我想幫你療傷,羅蘭,不管是身體的還是心理的。

所以,讓我到你的身邊去。



我看著已被魔法師施法降下的吊橋,影神殿前方廣場集結了列隊整齊的闇騎士,而他們的代言人一如他過去太陽騎士的作風,不屑躲在隊伍最後,而是昂然挺立在最前頭。

一身黑色輕甲、猩紅披風的魔王站在吊橋那一邊,像是俯視螻蟻般地望著這邊,英俊的臉上面容無波,巍然的氣勢卻令人不由得折服在他身前。

我不清楚分離了這段時間,羅蘭還剩下多少理智,但不管重來幾次,我還是會做同樣的抉擇。

我朝他長長地伸出手。



------------------------------------------------------------------------------------
修改了好幾次,真的不想再看了,有bug還是錯字什麼的,就華麗地無視它吧!你們是好人~~~><

 

+購買意願表單+有興趣的人請填填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阿伊
  • @A@!!......
    等、等等!!中間呢??!!那帥氣的"中間(?)"哩!!
    所以小格到底是怎麼把他老公(刪節號)....羅蘭帶回來的??!!
    大大填坑速度太快了,書迷來不及爬出來呀!!!!!(無限哀嚎)
  • >阿伊:
    沒有"帥氣的"中間,只有"瑣碎的"中間www不要耽誤大家的青春啊www
    格里西亞就當面問清楚羅蘭是不是想回去,然後就和平地封印了喔!畢竟羅蘭不像原著的格里西亞那麼彆扭嘛......我自己覺得啦~XDD
    我本來想寫成OE的說!

    云衍 於 2014/01/24 14:33 回覆

  • 翎
  • 我猜 西亞回去後"一定"把羅蘭之前的行為"當成魔王失常"。。。

    所以~西亞最後還是不知道羅蘭的愛。。。吧?

    沒在一起ㄚ。。。
    (西亞太遲鈍啦~!!!!!)
  • >翎:
    不會啦,格里西亞明白羅蘭的心意了啦,不信你仔細看!(#
    不過回去後有沒有在一起就......

    云衍 於 2014/02/08 20:51 回覆

  • 翔翼光
  • 云衍大大寫的這個cp這個劇情~真的是超滿足喜歡羅格這配對的我們啊!!!
    一看到這個文...一口氣把他看完了~~太喜歡了!!!
    一直很喜歡羅蘭,不過他在原作真的是太慘了啊QQ,在云衍大大筆下的世界中,羅蘭能成為太陽騎士真的是太好了~能夠完成夢想了!!最後還能成為魔王~哈哈真是開心!真的是完全命中我的萌點!!~~而且好攻啊!XDDD(格里西亞也有被吃死死的一天啊
    不過兩個夏洛特(小黑)都死了~還是有點難過啊!
    云衍大大的人物性格掌握得很好呢~完全沒有偉和感呢!!劇情和原作相互呼應~超精彩的!!也很搞笑啊~哈哈
    不過...好想再多看一點羅蘭和格里西亞相親相愛的情節啊!!(來個番外吧XDD有嗎?有嗎?~~~
    對了~想問一下,CWT37出的本中會有一些沒有貼出來的小番外什麼的嗎?
    最後祝云衍大大的本能夠大賣啊!!!

  • >翔翼光:
    很高興你能喜歡^^
    羅蘭真的很悲劇,所以總想著如果他能活著該有多好~這一篇既能讓羅蘭活著又能滿足羅格的私欲(#)簡直一舉兩得!
    羅蘭好攻是因為變成魔王的關係,原著短暫一瞥的魔王羅蘭也很霸氣啊!格里西亞則是能屈能伸(X)
    我好像把稍微有戲分的女角都殺光了...bb
    謝謝翔翼光的長評以及喜歡,讓我覺得寫出這篇有價值^^番外的話有點難度,我還在等待靈感大神的敲門......
    實體本沒有比較長篇幅的番外,只有他們回神殿後的小彩蛋(?)......
    感謝祝福~^^

    云衍 於 2014/07/13 11:58 回覆

  • 翼星
  • 好喜歡這篇文www
    把我當初看吾命的幻想一次滿足>\\\\\\\\<
    當初最萌的就是羅格&雷格阿www
    還記得原著中格里西亞一直在哀號著想去當教皇XDDD
    這次終於讓他如願了吧!
    真好奇他們之後的故事~
    應該是幸福快樂.......吧?
    求在一起!!!!!!!!!!!
    (話說格里西亞到底知不知道羅蘭的心意阿ˊ3ˋ)
  • >翼星:
    謝謝喜歡~~
    這兩CP真的超曖昧,原作就讓人浮想連翩,也很好奇格里西亞當上教皇會是怎樣的史上最強...所以才腦補成這樣~~
    之後當然是幸福快樂啦,一起回到神殿也算有在一起吧?XDD

    云衍 於 2014/08/15 13:35 回覆

  • Nomika
  • 從格里西亞第一次被羅蘭吃乾抹淨起,我就忍不住一直想,格里西亞對羅蘭到底抱持怎樣的感情呢……在乎肯定是很在乎的,但看起來實在不像那種冒著粉紅泡泡的喜歡。
    他可以為羅蘭做很多事情,冒生命危險甚至直接犧牲性命,但他目前好像還沒辦法很好的回應羅蘭的情感。(看他每次都在心裡想羅蘭吃錯什麼藥就覺得有點好笑XDDD

    不過反正他們還有10幾年的時間可以一起綁在神殿,加油吧羅蘭OWO
  • >Nomika:
    大概是一種血濃於水的感情?
    應該是跟其他同僚有所不同,但是又沒有意識到是戀愛……
    其實,愛情有很多種……
    只要抱有一直相伴下去的願望,就沒必要想太多了///w///

    云衍 於 2015/09/18 19:36 回覆

  • 離
  • 下次能出篇審判嗎?
  • 再說囉^^

    云衍 於 2017/02/09 20: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