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三十六、魔王的洗禮

「啊……對不起,這裡沒有酒精飲料……」老闆娘不好意思地道歉。

其中一人不屑地呸了聲:「那有什麼喝的?」

「只有茶類,奶茶、紅茶……」

「那就紅茶五杯好了。」冒險者們露出嫌棄的臉,走到店裡正中央的空位坐了下來,還將腿放到桌上。

少女和老闆娘泡好了茶送上去,冒險者們一口仰盡,似乎覺得不太過癮,抱怨道:「這算什麼飲料,要喝就喝啤酒啊!」

「酒館還沒開門也沒辦法。」

「哼,這地方還真貧困!等一下去村長那裡不知道有沒有什麼賺頭。」

「喂!」冒險者之一向櫃檯叫道,「小姑娘來陪我們喝茶吧!」

少女聽到縮了縮身體,老闆娘陪笑道:「我家女兒不懂事,不會招待客人,我來陪大人們吧?」

「誰要你這老太婆!」

「你知道我們是誰嗎?我們是勇者耶!來討伐十惡不赦魔王的勇者耶!」

「抱歉啊……勇者大人。」

這種作威作福的流氓實在很礙眼,享用甜點的心情都被破壞了。什麼十惡不赦的魔王,魔王再殘暴不仁,也不會欺負手無寸鐵的民眾!我看向對面的魔王,希望他沉得住氣,這些勇者可不像他手下的闇騎士那麼耐揍。

「我們辛苦地討伐魔王,身上也不會太富有,所以這五杯茶就算招待吧?」勇者之二恬不知恥要求。

「要不是有我們這些路過的勇者,再過不久,這裡也要淪為黑暗之地了!」

「呃……如果您希望的話……」

「倒是這位小妞陪我們一晚,我們倒是可以撥出些盤纏給小妞買衣服,怎麼樣啊?」

……冷靜!我將手放在魔王擱在茶杯旁的手,在這裡鬧起來會給老闆娘母女帶來麻煩的。

「我不要!」少女驚恐地搖頭。

「嘖,真不識時務,妳也看看這村莊這麼小又這麼窮,這家店又這麼寒酸,哪裡能賺到什麼錢?」

「就是說,陪我們一晚我們一人給妳五銅幣,這樣比妳開店一整天收入要好吧?」

少女眼眶盈淚,拚命搖著頭。

「對不起,勇者大人,我們賺不起這些錢,請離開吧。」老闆娘站到女兒身前,堅定地說。

「妳們是要惹我們發火就是了?」勇者手一揮,將茶杯掃到地上摔個粉碎。

看來這些流氓欠教訓。我趕在羅蘭有動作前,站起身,拉下斗篷的帽子,氣勢十足地站到壯漢們和兩個女性之間。

「妳、妳是誰啊?女人?」勇者睜大了眼瞪著我。

我根本不想跟他們對話(也無法對話),所以只是抬高下顎,用眼神鄙視他們,然後伸出一隻手指……朝他們比了中指。

「居然罵我們!」

「這娘們看起來更漂亮,就讓她代替甜點小妞來陪我們好了。」

「……不過這是女的嗎?」

「管他的,男的有男的玩法……嗚哇!」

雖然我聚集屬性的能力有變得比較差,可是初級魔法還是難不倒我的!我甩了甩手,不屑地看著被我的火球丟中,在地上跌了個狗吃屎的傢伙。

「他會魔法……!」

「我們這麼多人還怕他一個嗎?」勇者們紛紛掏出武器,在我看來都是普通的劣質武器,根本不足為懼……但店裡空間不大,距離過小,他們一群人就這樣衝上來……被羅蘭擋住了去路。

「你又是誰?憑你也想要英雄救美?」

羅蘭舉起了手,沒有說話,就只做了一個簡單的動作——當然不是比中指,他直接放出絕招:將眼罩拿了下來……

一片呆若木雞的死寂,就算再孤陋寡聞,目前全大陸最強的魔王黑眼黑髮的特徵可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更別說連眼白都是黑的,更是只有魔王會具備的特徵。

「是……魔王!」

「快叫人支援!」

「呀——」女性的尖叫聲、勇者的咆哮聲在小小的甜點鋪迴響著。

「救命啊!」接下來一片兵荒馬亂,我們一句話也沒說,那些「偽勇者」瞬間連滾帶爬地逃之夭夭。

我看向已經跌坐在地的母女二人,她們也真夠倒楣的,不過這裡不能久留。我蹲下來面朝她們,晃動兩根手指做了「趕快離開」的手勢。

她們驚惶失措,眼神帶著恐懼地看著我們,顯然沒有看懂我的意思。



「魔王,去死吧!」這時,身後的門突然一下子被轟破,不知道哪個勇者充滿勇氣的一聲怒喝,伴隨著幾十個人的怒吼。

原本尾隨在後顯得沒自信的人們一看只有我和羅蘭兩人,霎時鼓起勇氣一擁而上:「合力殲滅魔王!世界就和平了!」

我翻了翻白眼。魔王怎麼可能被你們幾個「偽勇者」加上烏合之眾打死,而且魔王死了沒人吸收黑暗屬性,世界會滅亡而不是和平。

這一任魔王上任以來,除了極少的時間偶爾虐待一下自己的闇騎士之外,似乎沒有真正擾過民,所以到此為止魔王都只是個傳說;在一般人的心目中,頂多就是魔力強大、製造出許多不死生物的危險人物。

幾乎沒有人親眼見過魔王,但只要發生什麼災難,就自然而然地把它推到魔王頭上就對了。

魔王等於災難之星這樣的觀念自古至今深植入人們心底,也不乏有打著魔王旗幟興風作浪的冒牌貨,於是魔王名聲更差。

『村裡的家畜一夜之間全死光了,這一定是魔王所為!』

『連日豪雨,農作物都泡爛了,都是魔王害的!』

『我家的小孩失蹤了,可惡的魔王啊啊!』

這一路走來,聽到不少這樣的耳語。恐懼又不滿的聲音來自大陸各地,卻沒有影響到影神殿裡、人人聞之色變的那個人。

但今日,傳聞中的那號人物真正現身在一個基辛格的無名小村落,這讓在場的勇者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或說是厄運。

愚蠢的人民被灌輸魔王帶來莫大的威脅,但又未正式體驗過魔王的強勁,他們也許覺得根本不需要十二聖騎士、戰神之子出動,只要多人合力,魔王就能被消滅吧。

然後一夜之間,他們就能一躍而成救世英雄,名利雙收。

這就是魔王秘密被各國王室隱瞞起來的問題。

面對幾十人的近身攻擊,羅蘭也不轉過身,依舊背對著門口,但渾身圍繞的黑暗屬性防護罩,那些武器根本砍不到他的一根汗毛。

太弱了。我搖了搖頭。魔王根本不需要面對你們,光憑他自然圍繞身旁的黑暗屬性就足以將你們燒死。

我好整以暇地環胸看著門口的騷動,似乎有越來越多人聚集過來了,畢竟這是討伐魔王的勇者團前往魔王殿的必經路線。

就在此時羅蘭眼神微乎其微地一變,他揚起披風,擋住了劈砍而來的劍刃。

我有些意外地看過去,一名長得算英俊的勇者站到所有人前面,大聲吼道:「魔王,今天你離不開此地!」

羅蘭放下斗篷,披風布面居然隱隱冒起一股輕微的白煙。

是光屬性,看來那位勇者身上可能帶著聖水之類的聖物,不過看起來實力也是無法跟魔王的一隻手指匹敵。要知道如今的羅蘭可不是只有劍術高超,他的魔法威力更強。

「幹得好!他受傷了!」偽勇者們氣勢大振。你哪隻眼看到魔王受傷啊?

「他後面的跟班也不要放過!」居然說我是跟班……

我靠著桌子,一點也不擔心有人傷得了羅蘭,我只需要注意羅蘭的動向就好。但就在魔王回過頭去投以身後勇者難得的關注一眼,我聽到身後傳來物體迅速移動的聲音,只來得及用精神魔法喊出一聲『住手』……

我恨我是個祭司,臨場反應,還是太慢了……

我衝上前,擋在了魔王前方。

「格里西亞?」轉回過頭的羅蘭被我一撞,露出愕然的神色。

他的視線穿過我,落在跪倒在地上抱成一團簌簌發抖的母子,她們已經嚇到不敢動彈。

「你……?」

有如被施了遲緩魔法的慢動作,魔王緩緩抬起手……

「格里西亞,你為什麼要阻止我?」魔王的臉色很難看,因為此時我拍了他的掌心。

『……我怕你下手會太重。』

「他們只是一群人渣。」

咦,當上魔王之後果然有進化,連罵人都有力多了!

「現在是在演哪齣啊?你如果要維護那個魔王,我們就把你也一起殺了!」剛才砍到魔王披風的勇者正在往劍上倒聖水,其他偽勇者也舉著武器虛張聲勢。

「說的對!我們這麼多人就不信打不過魔王!」

你們才幾十個人,哪裡有很多人?當初還不是魔王的夏洛特,實力只有魔王十分之一,隨手就將葉芽城剷平了啊……你們要出征前也打聽一下情報吧?

還有、我是保護你們,不是維護魔王啊!你們想必連魔王要出手的準備動作都沒看出來吧!他這一起手,不是只有這個房子毀掉啊!

我索性省略門外無知勇者的叫囂,持續安撫眼前壓迫極大的魔王:『……所以不值得髒你的手啊。』

「格里西亞,」魔王沉著一張臉,那往日帶著柔和笑容的嘴角緊抿下垂,連他媽……他沒有媽……他老師也無法把他跟以前的羅蘭畫上等號。魔王微勾起一邊嘴角,卻讓我渾身一顫。

「原來如此……你又要保護那些該死的人渣了。」

『咦?』

魔王的模樣就像要把我跟在場那些「人渣」就地處決,我全神貫注盯著魔王,慢慢往後退,內心盤算著……如果可以的話,弄個閃光彈嚇他一跳,然後召喚一群烏鴉來引開他的注意力,接著暫時撤退……

「你們是在說什麼?一起去死吧!」

後退的步伐停了下來,卻不是因為碰到了牆,而是魔王已經將我攬住。他面無表情俯視著我,呼吸聲幾乎停止。

『呃……』我已經刻意用深色長袍掩藏得很深了,那把插在我背部的匕首……

方才感覺到身後的異狀,背後抵到一把尖銳的東西,那尖銳迅即刺入我的背部——

那個羞怯的少女不是普通人,原來是刺客,力道還不小,差點沒讓我後背透前胸……

……笨蛋,要刺也該刺魔王!刺我幹嘛!

魔王臉色蒼白發青,匕首還插在我體內,應該不致察覺到水屬性,但相信他已感知到我紊亂的呼吸和心跳……

格里西亞——」撕心裂肺的低吼,原本全黑的眸比起先前更加暗不見光。

完了……

耳邊一陣沙沙聲,連一聲尖叫也沒聽到;或許真正的地獄是不會有呻吟哀號那些多餘的聲音的……



「格里西亞,快使用治癒術……」魔王渾身沒沾到一絲塵埃,居高臨下看著坐倒在地上的我,向來沒有高低起伏的語音語尾帶著一絲顫抖。

好……我全身聚集聖光,藉以療癒傷口。魔王根本幫不上忙,黑暗屬性壓根無法治療……

沒傷到要害,但我只能使出中級治癒術,因此匕首暫時無法拔出,否則不知道失血過多會不會直接去見光明神……在這個地方死去,見到的應該不會是渾沌神吧……

聖光讓我混亂的神智稍微清醒了點,看著上方表情平靜得不尋常的魔王,我朝他伸出手——

『我們回去……回去吧?』我看著現場只剩下我們兩人、完全沒有甜點鋪原貌的廢墟,輕聲說。

在我被攬起,踏入空間魔法門之前,最後瞥了一眼已成一片焦土的村莊。

啊啊……短短三秒,一個能表示意見的活人都沒有了……那些搞不清楚狀況的叫囂、不自量力的勇者、恐懼過度而崩潰的少女刺客,以及所有插手抑或旁觀的村民。

通通都不在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夜鷲隼
  • 表示個人認為假勇者諗起來會比較順的說~
  • >夜鷲隼:
    原作就是寫"偽勇者"喔~

    云衍 於 2014/01/15 14:06 回覆

  • Nomika
  • 羅蘭對格里西亞說不定也有某種心結存在、呢ˊˋ
    哪怕知道他的作法是最好的,卻也無法完全認同的樣子。

    所以泰臨就這麼掛了嗎...好慘啊,基辛格沒有王子了XD
    (那個誰也在這麼村落裡嗎!她掛了我舉四肢贊成!!!!
  • >Nomika:
    有喔!我覺得有心結!
    「明明我是太陽騎士的最佳人選,為什麼是他被選上」「為什麼能這麼妥協?……但格里西亞是正確的……(錯亂)」這種心結!(←自己想的)
    比起原著看似無欲無求的羅蘭,我想看到他更加有血有淚一點(ry

    泰臨喔……阿知,沒有他的戲份XD(居然)
    「那個誰」是指夏洛特嗎?就是前面那個小黑啊,已經掛了喔XPP

    云衍 於 2015/09/03 21: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