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三十五、魔王出外放風

對於我自攬工作,魔王雖然起疑,卻沒有反對。他坐在王座,手輕撫著扶手頂端的圓珠,看著我和沉默之鷹談論召喚不死生物的計畫,一臉看我打算玩什麼把戲的表情。

我已經知道魔王殿有專門召喚不死生物的召喚室,而召喚不死生物的工作……我打算交給紅詩。雖然牠先被老師封印,又被我封印,好歹牠也是巫妖,製造不死生物應該很有經驗吧。

沉默之鷹退下後,魔王輕揮手,操縱風屬性將我攬到王座……王座很大,兩個人坐沒問題!我才不是坐在他大腿上!

「格里西亞,你看起來有點不高興。」魔王輕聲說。

我一動也不敢動地坐好,若無其事說:『看到沉默之鷹那張臉就不順眼不是男人之常情嗎?』

「會嗎?」魔王不置可否。

『嗯。』我淡淡地結束話題,『我想去洗澡了。』

魔王聽了也點頭說:「好,我們去洗澡吧。」

我們?』我轉頭面無表情問。

「我們。反正浴池很大。」

『怎麼能讓尊貴的魔王陛下和我一起洗呢?』

「我很樂意。」

『……』

我又不是前凸後翹的女人,這平板的身材你有啥好樂意啊!

但如果以為魔王對你好一點,你就能拿翹那就太天真了。雖然歷屆的魔王性情不盡相同,但共同點絕對是——都很任性。

我全身僵硬地拿了盥洗用品進到浴室,脫掉衣服,拿沾了洗浴香精的海綿,隨便刷洗一下就下了浴池——影神殿的浴池是那種超大的豪華浴池,不僅寬敞到可以一整個聖騎士小隊一起下來洗澡,還有溫冷水自動排放裝置。我下了浴池後就盡量划到離魔王遠一點的地方。

我明明不是女的,跟同性洗澡還得這樣躲躲閃閃,真是令人無言。如果還是以前的羅蘭,在一起洗澡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朦朧的煙霧氤氳下,似乎也有讓人放鬆的效果,魔王似乎沒有因此感到不悅,他也下水開始沐浴。

我整個人泡在水裡,讓水淹到我的鼻子下方,瞇著眼看著漂浮在水面的金色髮絲。

羅蘭曾經為了太陽騎士的形象,也染成同樣的顏色,現在卻是烏溜溜的,不過髮質都一樣很好摸。

我還是不相信羅蘭寧可當魔王放棄太陽騎士,即使在太陽騎士的職位上遇到很多力不從心的事、或是犧牲了個人的自由,但羅蘭身為太陽騎士時的投入,絕不可能是偽裝得出來的。

可是他現在當了魔王,卻將我也留在這裡……

『喂,你說你是為了我才當魔王,那你將我留在影神殿,也是為了我嗎?』我低聲問。

對我突如其來的問題,魔王一愣,失笑道:「不是的,你又誤會了我的意思。」

「又」是什麼意思?說得好像我常常誤會你……『我哪有誤會?』

魔王那雙全黑的眼眸定定地望住我,那專注的神情簡直就是羅蘭慣常有的表情,讓我一股懷念油然而生。

「我說是為了你,其實是為了我自己。我可以一起回答這兩個問題,我是『為了留下你』才當魔王的。」

是因為要留下我才當魔王?這是什麼邏輯?你不是說要我把你帶回去,讓你當兼任魔王的太陽騎士嗎?

魔王抬起手臂,看著自己的掌心,說道:「當我第一次得到魔王的力量時,雖然不完整,但我想到這力量可以保護多少人。夏洛特為了得到我而想成為魔王,更在我心中佈下種子。」

我瞪大了眼。你學夏洛特那個瘋女人做什麼啊?那封情書果然有什麼洗腦的黑魔法吧?

「別這樣瞪我,格里西亞,原本我只是心裡想想自己開心就好,可是成了魔王之後,留下你,變成不做會遺憾的首要之務。」

『……』你早點告訴我我就不會答應讓你當魔王啦……雖然打不過你,但你一定下不了重手,我只要耍賴到底……

「我慶幸是我當上魔王,才能隨心所欲得到我想要的,如果是你當上魔王,我就會永遠失去你了。」

我聳聳肩,看著不停有熱水和冷水流出的出水孔。

沒發生過的事誰曉得呢?

誰都沒有再說話,一時間僅剩水聲在白霧氤氳的空間裡迴響。

♫ ♫ ♫

被關在影神殿的這大半個月以來,我真的沒有想到能有上街買甜點的一天……

原本以為魔王會直接用瞬間移動或是空間傳送快速到達街上,以至於我一走出影神殿的大門,看到闇騎士牽著的四腳動物,我整個人傻在那裡。

『……我們怎麼去?』我偏過頭看著一身黑色裝束的魔王問。

「因為黑暗之地擴張的關係,最近的城鎮要好幾十哩,我們先用傳送陣傳送到山下,再騎馬去比較省力。」魔王理直氣和地說。

我是說,你應該開個異次元通道直接通到城鎮吧,何必這麼辛苦還要騎馬?你忘了你現在不是騎士了嗎?再說騎馬也就算了……

『……騎這麼普通的馬?』魔王耶!雖然這匹馬是很高大帥氣,但是比較適合太陽騎士啊,魔王應該要騎更嚇人的坐騎吧!

魔王歪了歪頭問:「你想騎骷髏馬?我可以召喚。」

『……不用了。』有正常的馬誰想騎那種剩下骨頭架子的馬?我可不想坐到屁股痛!

「不必客氣,我現在什麼都召喚得出來。」魔王還在聲明,我已經拍了拍馬脖子,馬頭轉過來朝我噴氣。

我踩上馬蹬,正想帥氣地一躍而上,從腰間傳來一股力量,羅蘭在自己躍上馬時,也把我往馬上帶,一轉眼我就已經在馬背上。

在我身後的魔王手臂穿過我,拉住韁繩,連招呼也沒跟闇騎士打一聲,就策馬轉頭走進傳送陣。

傳送到了山下後,理應陌生的高大馬匹溫馴地邁開馬蹄,朝著城鎮方向撒腿疾走。

我不由得想起,當找尋永恆的寧靜以及到渾沌神殿轉移碎片之時,我也是這樣和羅蘭共乘一馬,他也是坐在後面,穩穩地環住我,讓不諳馬術的我不必擔心會落馬。

當時的他就已經對我抱持這股特殊的情感嗎?

我一直以為我很了解羅蘭,但不知道從何時起,我逐漸感受到我可笑的自以為是。

我不知該說什麼,馬疾行的速度比步行快,比奔馳慢,即使這樣到有甜點店鋪的城鎮還是需要一段時間。也許不用瞬間移動迅速到達目的地,是因為魔王想多些相處的時間吧?

在影神殿,魔王跟闇騎士一直保持距離,也沒有和人較勁的慾望(誰有辦法跟他較勁),就連對百依百順的闇騎士之首沉默之鷹也不是很客氣,對他的態度甚至還比不上昔日的太陽小隊副隊長亞戴爾受到的禮遇,如果說羅蘭也跟我一樣仇視帥哥,這我怎麼樣都沒辦法相信!

臨近影神殿的是一大片的黑暗之地,讓旅人放鬆休息的樹林籠罩在黑暗氣息下,白天也有如夜晚的陰森,溪流也變成滿是創痕的乾溝,棲息的生物全被黑暗生物所取代。這些黑暗生物雖然靠近魔王殿而擁有較高等級和力量,但魔王一經過,牠們還是恭敬地保持一段距離朝我們膜拜。

果然不愧是黑暗之王!

『真神氣!』

「嗯?」

『你能不能命令牠們集體自殺啊?』我問道。

「可以,但沒有意義。」魔王淡淡地回答,「因為黑暗屬性大多在我體內。」

即使讓它們自盡,也還是會隨即在濃厚的黑暗屬性下再生。要解決黑暗生物,問題還是在魔王身上,只要魔王洩盡黑暗屬性,這世界就能恢復光明一段時間,直到下一次黑暗屬性累積到一定程度為止。

這種世界存亡的責任,由一個人來承擔實在過重了。

還好魔王雖強,也沒有讀心術,讀不到我的盤算,我們平靜地到達了最近的一個小鎮。

街道上沒有什麼人,能見到的只有不死生物,這是曾遭黑暗之地覆蓋的邊緣街道,居民都搬空了,除了我和羅蘭,沒有其他的人類。這時,我突然看到一群人大搖大擺走進路邊的空屋裡,走出來每個人手裡都滿滿的,注意一看,房子裡的家具一搬而空。

『他們是……盜賊?』

「是勇者。」魔王淡淡地說。

『勇者?』

「說是盜賊的另一個稱呼也可以。」

我聽到這,瞬間就理解了,面無表情地點點頭。

自從魔王誕生後,黑暗之地停止擴張,但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淨化,但不管怎麼說還是穩定下來。由於之前黑暗之地擴張造成的動盪,導致市場機能退化,許多人民失去工作、流離失所,甚至家人離散,這時就多了勇者這職業。

勇者這職業,向來是討伐魔王而生,但真正能擔上勇者之名的少之又少,絕大多數以此為幌子,劫掠逃難離去的人家,正好大陸各地到處都有無業遊民,就各自組團來基辛格觀光,順便看有沒有什麼可打劫。

而各國王室沒有勇氣出兵討伐魔王,只能派下任務,讓民間勇者陪魔王玩玩,消磨一下魔王的心力,一時間勇者風氣蔚為風潮,每走幾步就可以碰到勇者。

而看著一臉很想轟一發魔法到勇者堆中的魔王,照我推測,這種名為勇者實為宵小的行徑當然為羅蘭所不齒,於是魔王殘酷不仁的傳言就不脛而走。

太陽騎士職位上的羅蘭雖然嫉惡如仇,但一直是理智理性的……我盯著魔王,想到沉默之鷹說過:羅蘭算是脾氣很好的魔王了,不過似乎情緒還是有失控的時候,例如之前曾有不如魔王心意的闇騎士被打斷腳或是直接被殺的……

我暗暗地嘆氣,希望神殿那邊可以盡快準備好……如果讓羅蘭洩盡黑暗屬性受到那種偽勇者的討伐……那世界不如毀滅算了。

『……我們還是趕快去買甜點吧!』我搖了搖頭,雖然也是很想去教訓跟闖空門盜賊沒兩樣的勇者,但為了避免黑暗屬性刺激到魔王,我還是頻頻催促——我才不是急著想吃甜點!……至少那不是主要原因!

魔王有點遺憾地握了握拳,沒有再說什麼,將馬匹掉頭加快速度離去。

出了死鎮之後,由於魔王加了風屬性在馬身上,走了一個小時就到某個還有人跡的小村莊。
 
我們先在小村莊的入口處下了馬,將馬拴在路旁的樹,魔王依照我先前的要求戴上遮掩眸色的眼罩,我們才慢慢地走入街上。

村莊的人不多,而且多是跑不動的老弱婦孺,身強體壯的壯年應該不是逃難就是當勇者去了吧。

我們進了一家有內用空間的甜點鋪,店裡生意蕭條,沒什麼客人,甜點櫃的甜點也乏善可陳,看起來也不怎麼可口,當然比不上葉芽城常光顧的甜點鋪,但我還是看著透明櫥窗流口水。

「真難得有客人上門啊,你們想吃什麼慢慢看吧,裡面很空曠,想在裡面吃多久都沒問題。」老闆娘帶著無力卻和藹的笑容招呼我們,旁邊有一個少女似乎是老闆娘的女兒,半躲在母親身後有點怯怯地微笑。

如果是葉芽城的甜點鋪,別說找到空位了,要買個甜點都大排長龍呢……不知道現在葉芽城怎麼了,是否恢復夏洛特大鬧之前的繁榮熱鬧?

我指了菜單點了好幾樣看起來比較甜的甜點和熱奶茶,就和羅蘭到窗邊的空位等待,不久,老闆娘端著托盤送上甜點,擺上桌的甜點卻比我點的還要多。

面對我疑問的目光,老闆娘笑說:「你們是外地人吧?其實我也打算做完今天的生意就關店了,你們也看到了,賺不了什麼錢啊,多的就當做招待好了,吃不完那麼多也可以打包哦。」

「店鋪關了打算做什麼?」羅蘭問。

「我和女兒打算去酒館幫傭,這小村子裡就酒館經營得下去了,因為……」

老闆娘話還沒說完,就被五個大搖大擺走進來的冒險者打斷:「喂!我們渴了,有沒有什麼酒精飲料可以喝?」



--------------------
跨年愉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伊
  • 是說羅蘭帶小格出門時有跟正文裡的魔王.小格一樣戴那(聽說)很昂貴的面具嗎??
    羅蘭太帥了,這樣會被女傭兵纏上的!!!我的正義之心(?)告訴我這是不行的!!
    要為小格留住羅蘭!!XDD
    (←此人已判無救)

    ****
    大大新年快樂啦 :)
  • >阿伊:
    不是那麼昂貴的面具,只是個參加party戴的那種普通的遮色片眼罩(咦)
    羅蘭再帥也不會有人敢對他出手的!因為我、不、許!(喂喂)[刪除線]放過良家婦女啦~[刪除線]

    新年快樂:)

    云衍 於 2014/01/02 10: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