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三十四、魔王的烙印(慎)

魔王瞇著眼,感受散去的火屬性,一臉深沉,沉聲問:「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

我的心重重一跳,想辦法把他弄回聖殿算是對不起他的事嗎?……對魔王來說也許是吧?我擺出乖巧的笑臉說:『你可是魔王耶,我在你眼皮底下怎麼可能變什麼把戲?』

魔王淡淡一笑,說:「你可也是光明神殿未來的教皇,別說得你有多需要對我卑躬屈膝。」邊說著邊朝床這個方向走來。

我暗叫一聲不好。根據之前那一次的經驗,同時在床上,可能會釀成一發不可收拾的災難。我趕緊一邊遠離床鋪,一邊轉移話題:『欸,魔王,我覺得這影神殿好像有點蕭條……』

魔王兩三步便走近我,隨口問:「是嗎?」

我忙不迭點頭:『是啊,這樣是不是太過死氣沉沉?你魔王的派頭也顯得有點不足!光明神殿雖然經費拮据,但至少聖騎士、祭司一整排站出來,看起來就陣容浩大、搬得上檯面……』

話還沒完,我才退沒幾步就被一身黑壓壓的男人抓回來。他臉色一沉,說:「我現在不想談神殿。」語畢,便將我一把壓在床上。

我愣了愣。神殿跟你也沒什麼仇,何況你還曾是聖殿之首,何必一副不想多談的樣子呢?我雖然摳門,但薪水絕對會比老師發的多啊。

正想要開導開導他,他的賤手已經不打一聲招呼,直接伸到我衣服去啦!

『咦?等等等……』

可那邊根本不等,像個沒耐心的嫖客,猴急地對我上下其手,(幹,我是男妓嗎?)也不想想對一名手無縛雞之力的祭司根本不需使那麼大的力啊……!但我敏感地發現魔王好像心情不好,所以也不太敢認真地抵抗……

……



可是雖然我很安分地任他動手動腳,這次還是痛死了!……反正都是痛,早知道就認真抵抗了啦!

完事後,我筋疲力盡地趴在床上,連一根手指也舉不起來,更別說使用治癒術……不是說在上方的人比較累,怎麼出力的人沒怎樣,反而是我被搾乾呢?

那男人還很精神奕奕地來回撫摸我的背脊,我正感到一陣陣竄上後腦的酥麻,忍不住想沉到甜甜的夢裡時,一股劇痛從背上傳來,先刺進心臟,然後瀰漫到全身!

嗚……無聲的呻吟,我喘著氣回過頭,那男人神色專注盯著我的背,指上聚集黑霧般的黑暗屬性——靠!那是腐蝕性可媲美強酸的高濃度黑暗力量啊!當你在洗馬桶啊!

『……你……做……什麼?』在痛到無法使用精神傳訊之前,我咬著牙問。魔王淡淡一笑,長指在我背上輕輕一點,那劇痛像是皮膚被硬生生剝了下來。我渾身失去了力量,冷汗像瀑布一樣迅速將身下的床褥染濕。

「我在烙印,」魔王輕輕說,「這是魔界之火,只要在你身上烙印我的標誌,不管你在哪裡,只要你以任何形式存在世上,我都能立刻找到你。」

羅蘭、不,魔王你這個瘋子!

『我根本……』沒想要逃離你啊!我只想把你帶回去……

我眼前開始模糊,意識開始旋轉,但還是清醒著清楚感受到這瘋子用人界不存在的火焰在我身上一筆一劃烙下屬於他的奇異圖騰。

等到魔王終於滿意他的藝術創作而心滿意足地「停筆」,我也差不多了。背部的肌膚傳來持續的灼燒感,除此之外的其餘感覺似乎都被剝奪。但魔王還不放過我,他架起我的腰,從後再次進入我的體內。

「格里西亞,你是我的!我不許你離開,不許你回到神殿!」

幹……幹得好啊!我已經一點力氣都沒有了,不必再這樣壓搾我吧……

根本不必這麼勤奮在我身上播種,去找個女人還能傳宗接代呢!你真的是變成魔王後頭腦都秀逗了!

他輕輕撫過我背上仍在灼燒的皮膚,用唇舌去親吻。「格里西亞……格里西亞……」魔王一邊律動著,一邊催眠似的低喃,我只能將臉埋到枕頭裡,發出低低的嗚咽。

不知過了多久,我終於暈了過去。

♫ ♫ ♫

最近可能是體力流失太嚴重,一抓到空檔我就跟床鋪相親相愛去了,有時躺在床上想一些事情,也總是想著想著又昏昏睡去,看來有越來越往某種好吃又懶做的動物發展的傾向。我都懷疑不堪魔力負荷的魔王到底是我還是羅蘭了。

自從那天魔王用洗馬桶的強酸搓過我後背,他開始回房睡覺,而且「激烈運動」後我還能很安穩地跟他一起睡,睡得跟他一樣久。

什麼可以找到我的烙印啊,那應該是保護我不受狂飆的魔力傷害的魔法陣吧,只是「刺青」的方式有些粗暴……

這一天,沉默之鷹送上飯菜,我習慣性地吃了幾口就叫他拿下,正想開始思考一些事,魔王走進來,他制止了沉默之鷹撤下飯菜的動作,在我身邊坐了下來。

「我聽說你最近不太吃飯,你在跟我抗議什麼嗎?」魔王英俊的臉陰沉沉的,臉色黑得像鍋巴。

『我沒在抗議什麼啊,』我一頭霧水,『我只是沒食慾。』幫你的神殿省一些伙食費不好啊?

「對一個成年男人來說,你吃得太少了。」魔王抬起我的下巴,皺著眉看著我說。真怪,自從來到這裡我還從沒看到有什麼難事能讓這男人皺一下眉,我不吃飯這件事讓他很困擾嗎?

我嘆了一口氣,說:『我整天不是吃就是睡,沒消耗什麼熱量,當然不太需要食物補充。』

魔王看似對我的回答不太滿意,不高興說:「剛來的時候你不是對這裡的餐點讚譽有加?餐點變難吃了嗎?」

還是很好吃,比光明殿的伙食不知好多少!不過公主關在城堡裡,關久也會出毛病的啊……幹!我才不是公主呢!

我陷入沉默。經過上次那一次苦肉痛,我再白目也不敢說我想家。

光明神殿的伙食再粗糙,畢竟是個能安心用餐的歸處。

「沉默之鷹!」魔王沉喝一聲,沉默之鷹趕忙誠惶誠恐地跪下,魔王氣勢洶洶問:「這飯菜是誰煮的?立刻換一個掌廚。」

『呃,羅蘭,』我輕輕拉他的袖子,囁嚅說,『其實我覺得很好吃。』

「那你為什麼吃這麼少?」

『我只是吃得比較慢……』

「好,那你把這些都吃完。」

這些?我愕然看著桌上的食物。你是把我當成某種動物在養嗎?

「格里西亞,你把這些吃完,明天就帶你上街買甜點。」居然連利誘的手段都使出來了!

……魔王殿什麼甜點都有,何必出去買?不過可以出去逛逛總比呆在魔王殿好多了。

『你這魔王太不稱職了吧!』我忍不住吐槽。

雖然沒有規定魔王應該做什麼,也不必像太陽騎士出去招募信徒,但再怎麼樣,也不該窩在影神殿當個殿男吧!你以前沒那麼頹廢的!

「嗯?稱職的魔王該做什麼?」居然還虛心求教,你那張呆臉我可不想承認你就是魔王啊!

『至少應該製造大量不死生物,弄來一匹惡龍坐騎,率領死亡騎士大軍上街作亂,殺他個屍橫遍野、血流成河!再去搶幾個公主回來侍寢,把各國王室氣得率領軍隊來討伐你啊!』我忍無可忍地說。

「……格里西亞,你是未來光明神殿的教皇吧?」魔王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我,「而且我已經有你了,還搶公主做什麼?你到底要不要吃完?」

『……』

好吧,我只是發洩一肚子的鳥氣……

『……好。』為了呼吸到外面的空氣,我忍!

魔王滿意地點頭,看我面無表情拿起調羹舀起魚肉粥放到嘴裡,魚肉粥被特地加滿了香菜,在光明神殿時覺得很香,如今卻吃再多都沒味道,我簡直像是嚼蠟似的一口口嚥下去。

吃飯真是浪費時間的舉動。



魔王吃了幾口就放下餐具,坐在主位觀察著我,久久才說:「你那天燒掉的是什麼?」

我眼皮一跳,指指鼓鼓的雙頰,表示目前無法對話。

魔王笑了出來:「以前你還能說話的時候,嘴裡塞滿東西,還是有本事字正腔圓,何況你現在根本不需要開口。你是不想說吧?」

……可惡,居然沒上當。

『只是閒來無事抄抄魔法咒語,你知道我很閒。』

魔王看起來不太相信,他凝視著我,低聲說:「格里西亞,你已經不再什麼事都告訴我了嗎?」

魔王……好吧,羅蘭的語氣帶著哀傷,我聽了都有點不忍。

話說回來,我也從來沒有什麼事都告訴你啊……往往都是你被我賣了都不曉得,還興高采烈地幫我數鈔票……

要說聖殿裡最不好騙的應該是審判吧……還好我不用跟他搭檔,不然肯定什麼鬼主意都被他看穿了!

羅蘭還是注視著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他全黑的眼帶著關懷。

我嘆了口氣道:『我後悔了。』

「嗯?」

『我後悔讓你當魔王,我應該要寧可用生命與你對峙,而不是輕易退讓。』我嚥下食物,抬起頭直視著那雙毫無光亮的黑眸,輕輕說,『如果我堅持,當時還不是魔王的你,不可能爭得過我。』

「……你哪來的自信?」

『我是對羅蘭‧太陽有信心,他不會對好友下手!』

「羅蘭‧太陽已不存在。」羅蘭沉默了好一陣子,站起身道,「光明神殿打算要出兵討伐影神殿,即使十聖騎站在面前,我也絕不會寬容!」

我咂了咂嘴:『……你真該照鏡子看看你現在的表情。』

羅蘭閉了閉眼,深呼吸了幾次,說:「格里西亞,你覺得來討伐的聖騎士該怎麼處理呢?」

羅蘭空靈的聲音迴盪在用餐的大廳中。

「還是殺了他們好了,雖然威脅不大,但也很煩。」煩躁明顯呈現在魔王向來面無表情的臉上,黑暗屬性有聚集的傾向。

我靜默幾秒,用平靜的語氣建議:『殺了多可惜,影神殿中有地牢,可以把他們關在地牢。』

「嗯?為何要關起來?」

『死人就不有趣了,關在牢裡,壓力大的時候,還可以去嘲笑他們消除壓力。』又補了一句,『命令他們互相殘殺也挺有趣的。』

困惑讓黑暗屬性淡了一些,魔王道:「……格里西亞,你似乎對聖騎士懷有敵意……」

『這是怨念啦!有女人緣的傢伙必須死……關在牢裡折磨!』

「……嗯。」

『我吃完了。』在魔王起疑心之前,我趕緊塞完最後一口。

沉默之鷹指揮著闇騎士進來收碗盤——目前還沒有戰亂,闇騎士都只有這種工作可做,簡直大材小用。

我欣賞著身著黑色輕甲的闇騎士忙碌的身影,心滿意足地享用我的飯後甜點,魔王殿最令我滿意的就是各國甜點都端得上來。

正好我有問題要問沉默之鷹。我有點懶洋洋地用甜點叉指著沉默之鷹,當著魔王的面問道:『上次你說九成九的勇者都在接近影神殿百呎內就知難而退,那剩下的零點一成勇者攻過來了吧?』

沉默之鷹愣了一下,答道:『剩下的零點一成即使打到影神殿門口,也難過闇騎士這一關。』

我皺了皺眉說:『闇騎士親自出馬?底下的黑暗生物呢?魔王沒製造嗎?』

沉默之鷹有點不安地看向魔王,總算露出一點遲疑:『沒有黑暗生物也沒關係的……』

我打斷他的話:『闇騎士再忠誠再勇猛,畢竟還是人類,既然是人類就會有氣竭力盡的一刻,現在各國應該都獎賞勇者來討伐魔王吧?當對方使出人海戰術,一整個殿的闇騎士可以支撐多久?』

這時,之前和魔王的對話閃過我的腦海,我突然感到不對勁,皺起眉問道:『那各國王室呢?光明神殿都整兵要打過來了,三大王國都沒有動作?』

沉默之鷹默不作聲,我緊盯著他,魔王眼神也投到他身上,才抵不住壓力說:『這屬下不清楚。』

我直覺就不相信:『少來!那你之前那幾秒在沉默什麼的?』

『我只是不敢揣測各國王室的心意。』沉默之鷹低著頭道。

我嘀咕道:『哼,有什麼好不敢揣測的?我看把各國公主王子都抓過來,看各國王室出不出兵就知道了。』

『您又不是魔王!』沉默之鷹忍無可忍道。

哈哈,看來他真的該慶幸當上魔王的不是我。

我看向魔王,他一臉不感興趣的樣子,見我看他,隨口問道:「要抓人質?」

我打了個響指:『就抓吧,當魔王就是要抓公主嘛,而且誰知道各國王室打什麼主意,如果想要等魔王散盡黑暗屬性之後再坐享其成,哪能讓他們那麼輕鬆?』抓人質除了可降低將來的威脅,人質用不上時還可索取贖金……簡直一舉兩得!

魔王點了點頭,轉向沉默之鷹下令道:「去抓。」

沉默之鷹欲哭無淚地低下頭稱是。

我叫住將要轉身下去做準備的沉默之鷹:『既然闇騎士有工作了,那影神殿也不能沒人看守。』

「格里西亞,你想做什麼?」羅蘭全黑的眼帶著疑問看向我。

『當然是製造不死生物軍團啊。』我理直氣壯地說。

『老是在人家殿裡吃白食也不好,』我拉了拉我身上的暗色祭司袍,『就讓我來負責鞏固魔王殿的戰力以及屏障吧。』



--------------------------------------------
這回是週更耶?!
順利的話五話內就能完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夜鷲隼
  • ((嗅嗅
    我似乎嗅到陰謀的味道了……((嗅嗅嗅
  • >夜鷲隼:
    什麼陰謀的味道?我怎麼沒聞到?(困惑)

    云衍 於 2013/12/25 21:44 回覆

  • RJ1021
  • 喔喔,大大加油喔^^
  • >RJ1021:
    會的^^

    云衍 於 2013/12/25 21:45 回覆

  • 夜鷲隼
  • 重复看了一兩回,突然很想踹飛羅蘭,但深思熟虑後还是算了。没办法,畢竟無論如何他也是人啊。而且,不管是什麼身份、地位,也不管有多少張面具,羅蘭始終是羅蘭,像格里西亞就是格里西亞

    啊不過話說回來,沉默之鷹还挺可怜的,还没將心愛的愛麗絲娶回來嗎((###?(被打飛……殺死
  • >夜鷲隼:
    哇啊~居然重複看了一兩回!!
    羅蘭是個很好的魔王了,只是對格里西亞來說......XD魔王的魔力會讓他變得不像自己,他自己也在適應中~~~

    沉默之鷹不是完婚了嗎?@_@a應該結婚了吧~只是我沒寫到愛麗絲......

    云衍 於 2013/12/25 21:48 回覆

  • 阿伊
  • 大大乾吧嗲~
    我一直等你的新更滴!!
    (閒得發慌的不知名生物)
  • >阿伊:
    謝謝鼓勵!馬上就要更新!

    云衍 於 2013/12/31 16: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