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三十、魔王而今降臨

『太陽,你是在開玩笑嗎?』抓不到太陽的意向,我下意識問出這個可笑的問題。

其他人都沉默不語,不知是嚇呆了還是了解羅蘭‧太陽根本不可能開玩笑。

「我不開玩笑,格里西亞。」

果然……不是開玩笑的話我更難以理解了啊。

『那你……不是說好我來當魔王,你照樣當太陽騎士?』

太陽轉向我,走到我面前,專注地看著我,說:「你沒必要當魔王,還是我來吧,格里西亞。」

『啊?那太陽騎士怎麼辦?』

「太陽騎士只是一個職位……」太陽停頓了一下,「你的頭腦那麼好,我相信你可以把我帶回去,格里西亞。」

他像是已經思考過,拿起鋒芒藏在劍鞘中的太陽神劍,毫不猶豫地說,「你的聖光不足,當魔王之後就不能再兼任光明神殿的教皇了,但我有太陽神劍,還可以憑藉太陽神劍繼續擔任太陽騎士。」

『那只是你想的!』

「沉默之鷹也認同我是適當的魔王人選。」被點到名的沉默之鷹名實相符地保持沉默,我想他是為了保持中立立場。

「我不想毀滅世界,我有想保護的人,能夠拯救世界又能夠留住教皇,這不是最好的方法嗎?」

該死的,太陽說話怎麼變得這麼有說服力!羅蘭口才有這麼好嗎?

「而且你會起死回生術啊。」在我動搖不已時,太陽淡淡補了一句。

對啊……雖然無法獨力施展起死回生術,但聚集祭司們贊助聖光,還是可以施展的。我明白太陽的言外之意,歷屆的魔王在散盡黑暗屬性之後,總難逃被討伐至死的命運,我的起死回生術多少能派上用場,而且只要在光明神殿的牽制下,身兼魔王的太陽騎士也不可能為非作歹……

「如果你真的不願……」太陽見我遲遲不說話,嘆了口氣,將太陽神劍稍微從劍鞘頂開,溢出一絲絲的聖光,「那就只好以實力決勝負了。」

『……』

不只是我,在場的人一臉「大勢已去」的表情,似乎一致認為根本連比都不用比,我就會瞬間落敗。

但我還想掙扎一下,我不希望太陽日後後悔,『如果失去魔王碎片,到時也許就無法使用精神魔法,我就不能說話了!』再多思考一下!這種自信堅決,卻讓我無來由的不安。

「我相信即使不能說話,你也會是個好教皇。」太陽絲毫玩笑意味也沒有,一貫認真地說。

『你說的對……』用力吐出一口氣。我的確覺得不說話也沒什麼大不了,還能用寫的,而且教皇就坐辦公室就好,有什麼特殊場合要發表演說,也可以派個人蒙上面紗代替我出席……咳,現在就想這個會不會太早了?

因為太陽的論點那麼言之成理,我找不到反對的理由……

「只是到時候就要麻煩格里西亞當我的牽制了。」太陽還是一臉認真,但語氣透出一絲笑意。

「你真的會回來當太陽騎士吧?」暴風為我問出我的問題。

「當然,我並不想放棄太陽騎士這個位置。」

「如果你不回去,我們可以用武力將你帶回去吧?」果然不愧是殘酷冰塊組,對這個死對頭上司也敢這麼講話……不過我說孤月啊,太陽若真當上魔王又不回去,你們全部出馬也動不了他一隻胳膊,不、到時可能是彈指落敗!

太陽點點頭。

「說的對,如果不能把你帶回去,審判長會怪我的!」最崇拜審判的刃金說。

「那就沒辦法了,誰叫你是領導我們的太陽騎士長呢,」暴風吐出一口長氣,「這麼多年我們都完全信任你,這次應該也沒問題吧?」

「謝謝你們。」太陽終於淡淡地笑了。

「一定要一起回去啊,我們少不了閃亮亮的發光柱子。」

你一言我一語的,根本忽視我這個魔王候選人的意見吧,不過既然你們聖殿都不反對了,那我也沒必要唱獨角戲……

「格里西亞?」太陽看向我,似乎在徵詢最後的意見。

『我知道啦,』我煩躁地抓了抓頭髮,『我一個人反對的話,你們全部都要圍毆我了。』環顧四周,沉默之鷹原本就是支持太陽,粉紅巫妖更不用說,連聖騎士長也都被說服——原來我的人緣這麼差,竟然沒人支持我,連唯一願意支持我的紅詩都正被我封印中……

『好啦,就照你說的……我可不想被打成豬頭。』為了不要跟太陽騎士決鬥落得在眾目睽睽下被打成豬頭的下場,我也只好當個識實務的俊傑——

儀式就在隨後展開,我和太陽、沉默之鷹站上前所未見的複雜魔法陣,再依照沉默之鷹的指示進行儀式。

當黑暗碎片從額頭飛出,我瞬間鬆了口氣。

雖然擁有力量很美好,但我知道我在其他人身後還是可以成為他們的力量。

騎士和祭司的力量不是加法,而是乘法。



陣法中央起了強烈的旋風,就在儀式結束,旋風漸漸平息,先聽到的不是魔王的笑聲,而是——

「哈哈哈,太好了,我的羅蘭,你終於當上魔王了!」

粉紅巫妖笑得暢快,活像當上魔王的是她。

太陽騎士——不、現在是魔王了,從魔法陣中走出,他的眼眸、髮色都轉為上次那樣的深黑,而且因為是百分之百的魔王,光是魔威就沒有人敢站在他十步之內。

「是啊,真要多謝妳。」魔王淡淡地說。

太陽得到力量,我卻是失去力量的那一方,所以比他慢一點,還有點喘地走出魔法陣,正在奇怪太陽怎麼沒有仰天長笑——我每次吸收了黑暗屬性就忍不住狂笑——太陽卻做了一個比他沒有大笑更讓我錯愕的舉動。

他抬起手,也沒見他手指有什麼動作,就撕裂空間,從空間裂縫中抽出了一把黑暗寶劍……那是把黑暗氣息和太陽神劍的聖光量相比毫不遜色的寶劍,超適合魔王的!

「你終於用得上這把劍了,不枉費我幫你保留下來。」粉紅無比滿意地點點頭。

「是啊,」魔王也點頭,但全黑的眼眸根本看不出有謝意,語氣也依然平淡,「為了感謝妳,就讓妳好好休息吧。」

由於一直注意著太陽的詭異態度,讓我在他的手指一有細微的動作就立刻站到他的身前——

太陽明顯對粉紅有殺意,就算他想殺巫妖也沒什麼好阻攔的,像我也殺了另外兩隻巫妖,但太陽剛當上魔王,我比較擔心的是他的精神狀態。

「格里西亞?」太陽用他不帶情緒的黑眸瞥了瞥我,不置可否地說,「你想維護她?你不知道她對我做了什麼事。」

「你的記憶封印解開了嗎?」粉紅用著彷彿看著自己手下完美作品的滿意表情說道,「我都是為了你啊,我的孩子,讓你徵選太陽騎士,是為了讓你在光明神殿的庇護下,隱藏魔王的身分,你也真的不負我的期望選上了。我利用特約死靈法師和你接觸的機會壓制你的記憶,讓你不記得有可能身為候選人的事,藉此欺騙光明神殿讓他們無法察覺你的身分,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可是當你對太陽騎士的職責厭煩時,我又開始擔心了……」

「妳在說什麼,太陽怎麼可能厭煩?」暴風怒道。粉紅前半段的話顯然讓聖騎士都很憤怒,全身鬥氣昂揚地瞪著悠哉浮在半空的巫妖。

「哼,你們身為他的手下與好友,朝夕相處卻從來不了解他,」粉紅不屑地說,「在執行太陽騎士維護正義的使命中,你們知道他經歷過多痛苦的妥協嗎?」

「太陽騎士長?」暴風三人錯愕地看向太陽,但太陽只是靜靜站著。

巫妖的這些話讓我的心一懍,太陽的確有精神上的潔癖,認為正義就是正義,沒有其他事物足以牴觸,但世上並不是非黑即白,也不是所有狀況都能夠讓他貫徹他的正義。想必他在太陽騎士這個位置上,也接觸了不少見不得光的事,即使大多我都用我的方式擔了下來,太陽雖然呆,但不笨,他多少還是看在眼裡。

「他曾告訴我,他懷疑自己這個太陽騎士到底能有什麼用處,他感覺自己被環境改變,變得不像是自己。」粉紅緩緩地說,太陽當上魔王似乎讓她無後顧之憂,「於是我開始擔心,萬一羅蘭當上魔王,光明神殿不再庇護他呢?」

「妳胡說什麼,太陽騎士長永遠都是太陽騎士長!」刃金尖聲叫道。

「我怎麼能確定?這麼多年下來,我們引導者已經不相信任何人了,能相信的只有自己。」巫妖柔聲道,她的言行已經絲毫不像一個小女孩了,接下來的話更是讓我毛骨悚然。

「所以我又有了別的打算,如果將羅蘭變成死亡騎士,成為魔王之後他就能進化到最高階的死亡君主,即使黑暗屬性散盡,也沒人奈何得了他。」

在場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氣,我腦海中更浮現之前夢裡的那個死亡騎士的輪廓。

「但他畢竟是太陽騎士,就算對我沒有戒心,我還是很難殺得了他,於是我製造了他的危機……太陽騎士再厲害,犯罪了面對皇室總無路可逃吧?人類永遠是對付人類的最好工具!可惜,還是失敗了。」粉紅睨了我一眼。

我如墜冰窖。好可怕的巫妖,我的才略跟她相比簡直是兒戲!所以肥豬國王召瑪琪入宮不是偶然,瑪琪會死不是偶然,太陽一氣之下殺了肥豬國王也不是偶然……?瑪琪和太陽從小就認識也是被有心安排的吧?

「我的計畫還是不夠周詳,早知道你對羅蘭的重要性還在瑪琪之上,就先殺了你再說。」粉紅看著我,惋惜地說。

「她不會殺你的,格里西亞,因為殺了你,我也不會當魔王。」太陽輕聲地說,但他這麼說我還是沒有好過一點。

粉紅深深地注視我,喃喃地說:「太重要了也是個麻煩……」

你把太陽的人生當成什麼——!

我的胸腔積滿了憤怒的情緒,想要聚集黑暗屬性解決這隻可惡的巫妖,但聚集屬性的能力卻下降許多,尤其是黑暗屬性,現場的黑暗屬性幾乎只任魔王調動……

「多謝妳的說明,妳還真是看透了我。」太陽輕嘆,也不怎麼使力,劍身的黑暗火焰頓時就熾烈了一倍,隨手一揮,半空的粉紅就不見了身影。

我定睛一看,那絕對不是使用瞬間移動離開,因為黑暗火焰一閃而過後,留下一個小小的黑色魂魄。太陽打開手心,魂魄就飄了過來,融入了他手上的黑暗寶劍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還沒反應過來,祭壇一陣天動地搖,眾人慢了一拍才發現,那是魔王的笑聲。

黑暗屬性在爆發,所有人都拚命用劍的用劍、用盾牌的用盾牌,想穩住身形,卻還是東倒西歪。

「太、太陽,我們可以回聖殿了吧?」在這種等級的強烈地震下,暴風不安地開口。

混雜在笑聲中,聖殿曾經的領導人輕蔑地說:「我是魔王羅蘭,你喚我太陽,我可以不予理會。」

「太陽!你說、說好要回聖殿的!」孤月也驚慌地說。

「那是羅蘭‧太陽說的,魔王羅蘭不回去了。」

「太陽!不行啊!我們不能沒有太陽騎士!」刃金帶著哭音搭腔。

「太陽騎士只是一個職位,」和轉移碎片前一樣的語句,卻……「誰都可以做得很好,叫亞戴爾上任吧。」

所以你剛才就是這麼想的嗎?

「審判不會讓你就這樣當魔王的!」

「念在我們共事一場,快滾吧,離開我的影神殿,否則我就送你們一程——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陽真的發瘋了!

沉默之鷹也率領手下,站在他們的王那邊,凜然的眼神顯然也對我們下逐客令。

我已經半跪在地上,抬起頭對暴風三人使眼色:不管怎樣,先撤退再說!反正目前看樣子是帶不回太陽的。

暴風他們猶豫了一下,無可奈何正要過來扶我一起離開,魔王瞬間出現在我跟他們之間——

「不,格里西亞,你不可以離開。」

魔王以迥異於狂暴笑聲的輕柔口氣說。



-----------------------------------------------------------------------------------
說了也不怕你們知道,我對魔王羅蘭垂涎已久了哈嘶──

這檔案好久沒打開了說……下次應該還是一個月後……(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俐杏
  • 我也可以感覺出你對魔王太陽垂涎已久(哈斯)
    界下來就是全新的劇情了!!!羅蘭還真當上魔王了
    他要怎麼跟格里西亞相處呢?
    在原著理魔王有11個兄弟作為牽制
    但是羅蘭只有一個格里西亞
    跟怎麼辦呢?
  • >俐杏:
    這聲哈嘶洩漏了我內心的慾望XDD
    是啊,因為這發展其實是在第八集出版前就設定的(也拖太久),因為拖太久,想要改掉的地方也越來越多......XDD
    魔王羅蘭啊......希望能保有羅蘭的特色又有魔王的作風(好抽象)。
    這邊的羅蘭也是有10個兄弟在聖殿想辦法把他弄回去啊(?),請不要拋棄羅蘭喔!

    云衍 於 2013/10/17 10:46 回覆

  • 梅下白麟
  • 好開心一回來就看到了更新
    但是結尾立刻說下次更是一個月後真是......><

    說了也不怕你們知道,我把這句話看成魔王羅蘭垂涎格里西亞已久(格里西亞這幾個字不知怎麼就加進去的)哈哈

    這樣看一看果然還是格里西亞比較適合當太陽啊
    羅蘭實在是個太認真太正直的人
    當決策者處理一些灰色地帶的事情大概真的有點痛苦

    接下來不知道會怎麼發展呢
    羅蘭不讓格里西亞走的原因究竟是......?(果然是因為垂涎已久吧)(喂)

    同意樓上說的羅蘭只有格里西亞這一個牽制不知道該怎麼辦
    格里西亞最後可以藉由十一位夥伴的封印回去當太陽
    羅蘭不知道會怎樣.......
  • >梅下白麟:
    真的好剛好!XDD
    也不一定一個月後更啦,就是想到才會更(欸)。
    其實本來預定這時應該要寫完的,結果還是......Orz大家都這麼包容我好感動~QQ

    看錯的那句話連主詞都換了啊~XDD

    羅蘭這樣有強烈正義感的人,擔任以正義為優先的太陽騎士反倒痛苦,是因為單純的正義不適合這個世上吧。
    每當想到發現國王虐殺女僕罪行的羅蘭的下場,就覺得羅蘭還是在野當普通的騎士會比較幸福。
    這個世上就像進巨的亞妮說的,還是普通人佔多數,而這就是人性啊......

    不讓格里西亞走的原因就只有那個了吧......就是那道光!(欸)
    羅蘭其實也可以回去當太陽,就看他(和格里西亞)的抉擇......大家覺得呢?˙w˙

    云衍 於 2013/10/17 11:28 回覆

  • 幽宁
  • 其实我想问……转移碎片之后格里西亚还能用感知吗?为什么他能看到罗兰变成魔王后的行动、众人东倒西歪、沉默之鹰率领手下站在罗兰身边,还对暴风他们使眼色呢?
  • >幽宁:
    和原作不同,格里西亞在這裡沒有瞎喔,所以還是看得到啊。一v一

    云衍 於 2013/10/31 10:08 回覆

  • Nomika

  • 我必須自首……結尾那3句讓我頓時腦補了好幾萬字的H文///(摀臉
    「說不出口也傳達不出的感情!怎麼暗示都不開竅的遲鈍對象!潛藏在暗處的情敵們!通通都不用擔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羅蘭的OS(腦補

    是說魔王羅蘭的氣勢實在太強了,不像魔王格里西亞,不管擺出什麼姿態都像在鬧脾氣XD
    羅蘭當太陽騎士當的很辛苦吧……承擔與選擇,對信念的挑戰與發現自己逐步被同化的惶然,但如果格里西亞會一直待在光明殿,我想他也能夠繼續承擔太陽騎士的責任。(就是那道名為愛情的魔力的光ˇˇˇ
  • >Nomika:
    讚!(大拇指)腦補是讀者必備技能!XDD
    哈哈哈!你怎麼聽到羅蘭的心聲了?XDDD

    跟第七集一樣,兩人當魔王氣勢雲泥之別啊!我也希望可以呈現出兩人任性的不同之處^^
    他們兩個加起來才是最強的太陽騎士!(←根本自己腦補)

    云衍 於 2015/09/03 20: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