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二十九、分歧的道路

穿好長褲,套上太陽騎士服,扣好鈕釦和皮帶,筆挺的制服讓習慣披件長袍就出門的我頗覺束縛,可是又覺得無比拉風。我把長髮在腦後綁成一束,站在穿衣鏡前面審視,就算太陽騎士是我擔任,也不會不體面嘛!騎士服穿起來真帥,一點也不輸太陽!

……唔,不過褲子好像有點過長……可惡的太陽,比我高幹嘛?

看儀容整裡得差不多,我抽出在床上被袍子蓋住的法杖,假裝那是太陽神劍……劍要怎麼拿?不管了,就跟拿法杖的手勢一樣好了……

朝鏡子裡的自己露出個「悲天憫人」的笑容,鏡中浮現出左右兩邊站著其餘聖騎士的場面。

唔……少了一個魔獄騎士……如果是我,絕對不會放棄他的,就是要十二個不多不少站一起才是圓滿啊!

「格里西亞。」

我嚇了一跳,仔細一看,鏡中我的身後多了一道英挺的身影。

『太陽!你來怎麼都沒出聲?』

「呃,我以為你看到我了。」太陽愣了一下,看著鏡中的我,思索了一下認真地說,「格里西亞,金髮藍眼……你的外表很適合太陽騎士。」

『是吧,沒錯吧?』我這個冒牌貨轉過身來面對正牌的太陽騎士,舉起手中的法杖,煞有其事道,『仁慈的光明神引導我們要依循著光明,而非在暗處因循苟且,只要有太陽在的一天,就會傳達光明神的恩惠,讓黑暗無所遁形,世間無所畏懼!』

太陽沒說我不倫不類,點點頭笑著看我,走過來將我的領子束好,順便將我落進衣襟的金髮勾出來,「太陽騎士,今日您依然精神飽滿、鬥志高昂。」

『嗯。』我心滿意足地笑,就算當太陽騎士這輩子是不可能,過過乾癮也爽!

『我們去渾沌神殿的祭壇吧。』我說。

「嗯?」

『去轉移碎片,我來當魔王。』

太陽沉默了一下,不確定地說,「格里西亞?你在說什麼?」

『另一個候選人已經死了,我們其中一個必須當上魔王,世界才能免於毀滅是吧?』

「嗯,我是指你要當魔王的事……」

『聖殿不能沒有太陽騎士。』前太陽騎士尼奧昨日在聖殿門口的問話,雖然他沒有非得要立刻得到答案,但希望我們作出明智決定的態度也很堅決,最後尼奧只說了這句就率聖騎士出發征討黑暗之地了。

「也不能沒有教皇。」

『教皇再找就有了,何況老師看起來老當益壯,感覺還可以再做二十年,而且付出起死回生的代價後,我的聖光已經沒有滿到溢出來了,擔任教皇也沒有多大優勢……』

「你果然還是犧牲了聖光……」

『別那種表情,我使用中級治癒術還是綽綽有餘……再說如果真的找不到教皇人才的話,說不定我從魔王位置退休,還可以回來繼任教皇,開創事業的第二春呢!那我看魔王就當到四十歲好啦!』我狀若輕鬆地說,彷彿魔王我想當到幾歲就當到幾歲似的。

「格里西亞……」太陽顯然沒我那麼樂觀,他皺著眉,眼神流露悲傷。

我又再度說服:『也許是魔王的力量讓我有精神魔法的天賦,若我放棄魔王,說不定連話都沒辦法說,更別說祈禱了,又要如何當教皇呢?』

『所以這是最好的方法,你當你的太陽騎士,我來當魔王。』我拍了拍他的肩。

鏡中映照出兩條同樣身著太陽騎士服的身影,但太陽騎士只能有一位,魔王也是。

♫ ♫ ♫

如同從小到大的每一次意見歧異,太陽無法反駁我的意見,無奈之下,他找來其他騎士長,向他們告知這個決定。並且派孤月、暴風、刃金騎士隨同我們一起前往渾沌神殿進行轉移的儀式。

黑暗之地的擴張已經到了積重難返的地歩,應變措施刻不容緩,渾沌神殿也不間斷地施予壓力。為了加快腳步,我們五人決定利用傳送陣與騎馬的方式——由於渾沌神殿是魔王的地盤,在魔王尚未誕生,沒有魔王允許的情況下,無法設下傳送魔法陣,因此我們無法直接傳送過去,只能先傳送到忘響國邊境的葉緣城,再騎馬進入基辛格。

離開光明神殿之前,負責其餘工作而待在神殿的其他知情人員,都來到神殿之外目送我們,就連目前最忙的審判騎士也到了。

老師苦著一張臉,從知道我的打算之後他的表情就一直沒有舒展開來。

『您再這樣皺著臉,會老得更快。』就不能開心點送我們嗎?

「你還一臉輕鬆啊,又不是要去旅行……」似乎是覺得哀怨也不能改變什麼,教皇看開地吁了一口氣,「別忘了要回來接我的位子,我還等著退休呢。」

我笑了笑,看向方才就一直若有所思注視我,似乎有話想講的審判騎士。

雖然他一臉想講什麼,但我看了他半晌他都沒有開口,我只好聳聳肩,正轉身要出發之際,審判有了動作。

「我以審判騎士的身分感激你做出的犧牲。」審判上前一步,彎下腰來深深地對我鞠躬,其他十二聖騎見狀也跟著行了鞠躬禮。

「我也以雷瑟的身分期盼你回來。」隨即,彎著腰的審判輕聲地又加了後語。

我微微睜大眼,『……這是個好主意。』誰說魔王一定要待在魔王殿,我還是可以回來兼任祭司吧?

既然聖殿一人之下百人之上的審判都這麼說了,那我就不客氣回來當我的殿男了!

我催促眾人趕緊出發,好快點解決這件事。但之後我才發現,我還是想得太簡單了。

沉默之鷹等一干渾沌神殿的人早已先行一步回基辛格處理魔王繼任的準備事宜,他們被施分和夏洛特蒙在鼓裡,又少了兩個得力的部下,回去時的表情都有點焦慮兼無精打采。

只有沉默之鷹望著太陽的眼神帶著期待,雖然在兩個魔王候選人面前他無法明確表現出支持態度,對我也很尊敬,但看得出態度傾向,尤其擊倒夏洛特這一戰似乎更加強沉默之鷹對太陽的信心。

將人與馬匹傳送到葉緣城後,暴風等三位騎士長各騎一匹馬,不諳馬術的我則與太陽共乘。一路上沒少碰到不死生物,基辛格根本大半個都籠罩在黑暗之地的範圍了。

我的聖光不像之前那麼充沛,體力也較差,雖然同行的騎士長武藝高強,降低我使用治癒術的壓力,但一天下來,聖光還是幾乎都是處於用完的狀態。

聖光如果用完,受傷就得喝復元藥水了,不過那藥水非常的貴,因此我都盡量節省聖光,在最需要的時候使用,絕不做多餘的浪費。

「累嗎?」

一聲問話讓我從恍神中驚覺,怕我落馬而坐在我身後的太陽雙手越過我控制著韁繩,「還要休息嗎?」

太陽就在我身後,所以聲音也特地放低,我有點想看他的表情,半轉過臉看他。

太陽像太陽騎士一般的微笑著,是真正的微笑,相信這就是有史以來每一任太陽騎士足以帶給人民安心的微笑。

我以搖頭表示不累,事實上,這趟旅途我希望能盡量把氣力用在治癒術上,因此能不用精神魔法說話就不說話——就算精神魔法不耗費魔力,也耗費精神的。

而且不能否認,即使已經做出抉擇,面對將來的命運,誰都不免帶點壓力。

太陽空出一手摸了摸我的髮,沒再說什麼,雖然他的手只是稍微拂過我的髮絲,我卻很欣慰那是雙溫熱的手。

我沒有告訴任何人我昨晚在旅店作的夢。從來沒實現過的夢境,每次不是讓我印象深刻就是讓我一身冷汗地醒來。

昨夜夢裡,一個黑火紋路銳爪龍翅的死亡騎士沉甸甸站在我面前,他的雙眼被兩簇黑沉得沒有一絲光明的火焰所取代,而不是現在映在眼前的藍眸。

雖然不完全相像,但夢裡的我很清楚那位死亡騎士就是如今在我身後的羅蘭‧太陽,夢裡的情節我已經記不清,只隱約記得醒來前腦海裡一直喊著『你真的要殺我』……幸好失去聲音後我不可能再說夢話,否則應該會把房裡的人都吵醒……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喊,臉上不知道是汗水還是淚水,總之是一片濕……不過應該是汗水。

夢中那個被殘酷殺害又被無視意願召回人界的死亡騎士羅蘭,讓我醒來後心痛到流不出淚來。

「格里西亞?格里西亞?」回過神來時,太陽已經不知叫了多少聲,正以憂慮的眼神望著我。

『……怎麼了?』我問。

「你今天常心不在焉,是昨晚不死生物入侵我們住宿的城鎮,導致睡眠不足而疲累嗎?」

我搖搖頭。自從我們踏上這段旅程有哪一天是沒碰到不死生物的?尤其越靠近基辛格,不死生物只會更多、更大、更強。

「如果很累的話,我們還是先休息一下吧。」太陽憂心忡忡地看著前方,「前方就是基辛格的領地,雖然沉默之鷹應該已派人在前面接應,但接下來要面對的應該就是大群的不死生物了。」

『所以更不能拖延啊,我們把握時間,走吧。』

孤月騎士以高傲的姿態抽出他那條長鞭,隨便揮個幾下,那些骷髏和吸血鬼在五公尺外就不知被鞭子的旋風捲到哪裡。刃金騎士的暗器發無虛發,也不知道他那些飛鏢、匕首到底藏在哪裡;比起離得遠遠攻擊的孤月,刃金似乎更喜歡近身戰鬥,他的馬術搭配上那把短刀,讓不死生物無法近身。至於暴風騎士就更絕了,他從馬上躍起一腳踢飛張牙舞爪撲上來的食屍鬼,那根本已經超脫頂尖馬術的境界!

太陽騎士羅蘭就比較一板一眼,沒有其他兄弟那般奇特的戰鬥方式,他只是端坐馬上,把太陽神劍高高舉起,一半的不死生物就下意識後退,一半則被閃瞎了眼,讓太陽以迅疾的劍速橫掃殆盡。

就在我們往前衝殺不死生物,順利開出一條路進入基辛格領地時,渾沌神殿的人馬也及時趕到;他們當然不會認真在此和不死生物纏鬥,稍微打出個通道就帶著我們離開。而騎士們更顯示出他們高超的騎術,在馬上斬殺不死生物,如果我一個人騎馬,不摔下來就已經是奇蹟了。

「格里西亞,神術加得好!」和渾沌神殿的人馬會合後殺出重圍,壓力一下少了不少,暴風轉頭眨了眨眼,據說他為了讓眨眼看起來不像抽筋,還花了比練腿力要更多的時間練習。

「加的時機好極了。」孤月也仰著下顎倨傲地說,但那怎麼看都像是落枕脖子轉不動。

「你不是只會用治癒術的祭司嘛,不過也有點太小氣了吧。」刃金陰陽怪氣地說,就當他是誇獎吧。

什麼小氣,我可是量入為出,省吃儉用!為了節省聖光,張大眼睛觀察情勢,在最關鍵的時候才丟出夠用就好的神術,讓他們能順利地殺敵,但又不會神術加了浪費沒用到——畢竟我們的目的是突圍,不是殲滅牠們。

當然我知道刃金只是毒舌一下,他們也是為了降低我聖光的耗費,才如此賣力。

「格里西亞,坐好。」太陽低聲叮嚀了一句,一揮鞭,他的愛馬立刻加速,跟隨著闇騎士的隊伍進入基辛格,暴風他們也提速隨後離開……這種時候我當然說不出我有點暈馬……

撲面而來的強風讓我有點呼吸困難,只好稍微側過頭,雖然馬匹高速移動,但我身後的太陽騎士坐姿卻一點也不因顛簸而彎曲,仍穩穩坐在馬上,控制馬的方向。

『超、超速啦……這樣會不會太危險?』我用精神魔法咕噥著。

太陽笑了一聲,居然還能好整以暇地說話:「比起騎馬戰鬥,駕馬奔馳對騎士來說很基本了,而且,這可以消除壓力。」

『最好是!』你消除壓力的方式讓我壓力很大啊!

不過說到壓力,太陽也感受到接近渾沌神殿的壓力了嗎?那不僅是接近一個異神信仰之神殿的壓力,而是即將面臨宿命的壓迫。

如果另一個候選人不是太陽,我可以很任性地拒絕當魔王,但是另一個候選人卻是太陽……為什麼會是太陽呢?太陽也抱著為什麼另一個是我的心情嗎?

我發覺我竟然看不出太陽的心情,自從夏洛特大鬧葉芽城之後,太陽就不再跟我訴說關於魔王身分的事了。

可是看起來又不像在氣我隱瞞同是魔王候選人身分的事……我本來也是想說的,要不是夏洛特突然發難……

由於全速前進,很快就進了影神殿——這是基辛格專門為魔王建造的宮殿,巍峨壯觀,金碧輝煌,只消一眼,光明神殿就整個被比下去,能住在這裡也不錯!

沉默之鷹不給我們參觀的時間,一馬當先就帶領我們到轉移魔王碎片的祭壇去了……可以體諒他迫不及待解放世界危機的心情,他似乎也相當緊張,臉上繃得死緊,沒有一絲笑容。

當我們到了由石頭砌成的地下祭壇,一個粉紅色皮膚的小女孩已經等在那裡。

「你們好慢,我已經等好久了呢!」粉紅飄浮在空中,嘟起嘴一副「終於等到了」的表情,「事不宜遲,那就來讓魔王誕生吧——」

『妳怎麼會在這裡?』我口氣不客氣地說。

「當然是要見證魔王陛下的誕生啊!」

『要當魔王的是我耶!』我這麼一說,除了聖騎士和粉紅以外的人都有些詫異。

「是嗎——」粉紅神秘地拉長尾音,「羅蘭,你也這麼希望嗎?」

『廢話!我們已經先討論好了,太陽要繼續當太陽騎士!』

「呵呵,格里西亞,我又不是在問你。」粉紅笑得一臉燦爛,假如那雙眼睛不是瞪得驚人的奇大,應該沒人懷疑她是個天真單純的小女孩。

「太陽騎士長,告訴她你的決定。」暴風表情嚴肅地直視前方說道。巫妖這種態度,讓光明神殿方的人都感覺不對勁起來。

「嗯。」太陽騎士在眾人的注目下堅毅地點了點頭,「要當魔王的——」

我看見太陽將太陽神劍從腰間解下,錯愕地脫口而出:『太陽?』

「是我。」


-----------------------------------

期待已久!
因為中秋特地上來更一章……不過接下來有更緊急的事務,而且也想修改後面的情節,要週更有點困難,還請稍等喔。反正開學期間大家應該也很忙?
那就先祝中秋快樂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梅下白麟

  • 感覺好像快到最後高潮了呢!!
    很厲害,這個設定
    人物個性也都抓得很準
    雖然大地後來都不怎麼出場有點失望XDDD
    很好看!!加油
    好想看下一篇!
  • >梅下白麟:
    是啊......差不多快結束了~(才怪)
    謝謝你的稱讚,不過光是寫成BL就完全變調~XDD
    原來你也在期待大地嗎?大地人氣好高!XDD

    謝謝!我會加油的!九五加滿!
    你一說下一篇馬上就來了~^^(誤)

    云衍 於 2013/10/14 16: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