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二十七、大混亂

「原來太陽騎士喜歡的是那個祭司……你明明答應要娶我的!」

什麼這個祭司、那個祭司,我叫做格里西亞妳根本沒記起來對吧!

夏洛特緩緩飄浮起來,她的周圍捲起狂風,黑短髮張狂地飛舞,黑袍強烈地拍動,表情惡鬼般地可怕——

太陽表情嚴肅,抽出太陽神劍,面對惡勢力一點也不妥協地說,「我從來沒答應過。」

「你答應了要一直和我在一起,有人欺負我你就會保護我的!」夏洛特尖叫,「我知道……你會忘了就是因為他吧——那我就把他殺了,你就會再看著我了!」

哪來的瘋女人啊!不要把我當情敵啊!太陽還不快否認,哄哄她也好啊,這裡可是葉芽城中心呢——

「我不會讓你傷害他的。」太陽騎士堅定地表態。

『……』

夏洛特聽到這句宣言,當然更為惱怒,黑暗屬性以驚人的速度快速凝聚過來,瞬間整個廣場就被濃烈的黑暗屬性覆蓋而看不清楚景物。

我震了震,能夠如此嫻熟駕馭黑暗屬性的,除了魔王候選人還有誰?夏洛特是魔王候選人?

濃烈的黑暗屬性影響我的感知,這時傳來民眾的慘叫,而夏洛特一時間卻沒了聲響。

「是不死生物!」太陽吼道。

我也發現了,在濃烈的黑暗屬性中,一個個黑暗生物無聲無息地現出獠牙,而且還是高等的不死生物——死亡騎士!

大量死亡騎士的出現,吸收了些黑暗屬性,黑色的濃霧變得稍薄,我們也得以看到死亡騎士的數量有多龐大……簡直是一支死亡騎士大軍,那支大軍正無差別地攻擊廣場上所有有生命的物體,一瞬間哀嚎聲充斥了整個廣場。

太陽不假思索,立刻衝上前去攻擊正要危害人類的死亡騎士,我替他加了輔助神術,他的太陽神劍在黑暗當中更是散發出耀眼的光屬性,砍不死生物有如以燒熱的刀切開奶油,一下子就融化了。

這時最近的一支聖騎士巡邏隊也趕過來,協助清除不死生物和疏散民眾。

好在「量產」的死亡騎士看來實力並不怎樣,情況很快就被控制住了,這時廣場的中央卻發出突如其來的巨響——

「是黑暗魔法!」

「施分你來得正好!」剛發出這一擊的夏洛特看著瞬間移動過來的闇騎士,鬥志滿滿地說,「幫我殺那個祭司,奪走太陽騎士!」

「夏洛特!」距離太遠,看不清楚施分的表情,但口氣聽起來很無奈,「我不是說不要衝動嗎?」

「我不管!我還是無法放棄太陽騎士!」

「只要妳當上魔王,要抓太陽騎士哪有什麼問題,可是……妳太快暴露了啊……」

由於我已經離開原先的位置,因此爆炸只炸到中央的噴水池,受壓的池水濺得老高,靠得較近的人都被淋得一身濕,好險沒有人因此受傷。

爆炸掀起的煙霧散去,傳來夏洛特惋惜的冷酷聲音:「真可惜,祭司已經離開那裡了。」

「格里西亞,這是怎麼回事?她想炸誰?」正好在過來支援的巡邏隊中的小黑疑惑地問。

『她想炸我,她就是魔王候選人!』我邊逃命邊說。

夏洛特身為渾沌祭司,接受過黑暗魔法的系統訓練,而我的普通魔法卻也得找到適當的時機,夏洛特聚集屬性的才能顯然還勝過我,隨手一拈,一把把暗刃就長眼睛似的飛過來,在那麼短的時間我也只能丟出瞬發的初階魔法,而這對一個渾沌祭司加上又是魔王候選人來說當然是微不足道。

「原來如此,你惹女孩子生氣了。」小黑居然還有心情感同身受地說。

什麼我又惹女孩子生氣?我也常惹男孩子生氣啊——

「這下該怎麼辦?我們完全被沖散了……」

我也注意到,雖然夏洛特表面上只是隨手轟轟黑暗魔法進行騷擾,卻是有意識地把我孤立起來,而死亡騎士雖不是太陽的對手,但夏洛特只要手一揮,倒地的死亡騎士又再度站起,再加上還有施分在旁援手……

看來施分應該就是引導她的巫妖,一直以為巫妖都是小女孩,實在是種誤導!

使用普通屬性的魔法攻擊奈何不了這個瘋婆子,而且她的速度永遠比我快一步,看來我也得使用魔王候選人的力量才能匹敵……

我想起變成黑髮黑眼的我、那個想要轉頭就走的我、那個發怒起來想要傷害朋友的我……

用力搖了搖頭,我手探入袍子內,握住水藍色的寶石——周圍佈滿夏洛特凝聚的濃厚黑暗屬性,但夏洛特似乎也能感知,可憑藉光屬性感應到我的方向,只要能暫緩夏洛特的攻勢……

小黑拉住我的袍子,待我轉過去時,輕聲說了些話,在我猶豫時,已經率先跑向另一個方向。

『小黑——』

我只來得及無聲地喊出那個本人從來都不想要的綽號,一聲轟隆巨響,小黑跑向的那個方向,就已籠罩在爆炸的煙霧中,而耳邊彷彿傳來小黑曾經的抱怨低語:

『你當祭司真的是光明殿的悲哀耶。』

我扯斷了永恆的寧靜的繩子,黑暗屬性聚集過來,有如我的眷族簇擁在我的四周,而後成為我的力量。



夏洛特一時間對凝聚過來的黑暗屬性感到疑惑,施分也問:「夏洛特,是妳一直在聚集黑暗屬性嗎?」

「沒有啊。」夏洛特茫然地說。

『我不能接受妳的心意,我有喜歡的人了。』

我看著手中撿起來的信紙,很僥倖的,信紙被燒了一大半,信紙裡唯一的一行字卻只缺了幾個,上面寫著:「我不能……妳的心意,我有……」。

我半猜半讀地用精神魔法唸了出來,誰知道羅蘭裡面寫的會不會是「我不能接受妳的心意,我有十個兄弟了,不能跟妳一起搬到渾沌神殿。」

「誰?」聽到我唸出的句子,夏洛特的背影一僵,有如被踩到尾巴的貓,怒瞪著四周,但她眼前只剩下我一個人。

『感情不被接受就抓狂,這種瘋女人太陽騎士怎麼可能會喜歡呢?』我讓雙腳緩緩離地,夏洛特看著我愣了愣,我面無表情地任由手中紙片飄落。

夏洛特不可置信地打量我,瞪著我的袍子,木然地說:「你……你就是那個祭司?」

『我不叫「那個祭司」,但我想我也不必要讓一個將死的人知道我的名字。』我冷冷地說。

「誰是將死的人還不一定呢!」夏洛特怒斥了一聲,轉了轉眼眸,恍然大悟說,「原來你也是魔王候選人?」

見情況一發不可收拾,施分只能破罐子破摔地激勵說:「夏洛特,既然他是候選人,打敗他,妳就能得到太陽騎士了!」

「不用你說我也會收拾他的!」夏洛特收起輕鬆的神情,十分戒備地舉起雙手,明顯想要來發大的,我可不想給她這個機會,迅速數十支暗刃出去,雖然威力不如她剛才的大,但也暫時打斷她的施法。

在她的攻勢暫時被打斷時,我將黑暗屬性壓縮成黑色的火球丟了出去,夏洛特只是舉起一手,前方的黑暗屬性就形成一層簾幕,阻擋了我的攻勢。

「哼,這麼弱的攻擊真虧你用得出來,根本不像樣!」夏洛特不屑地哼了一聲,手持暗刃迅速逼近。

我們操縱著風屬性在屋頂上跳躍攻防,一步步遠離廣場中央,我也藉此將她引到人較少的偏僻地區——以減少葉芽城居民的傷亡。之前我體內充滿黑暗屬性時,只是一味地想展示力量,而現在我卻無比謹慎地控制力量。

她手上凝聚的暗刃比我的堅固多了,而且因為不是丟擲出來的攻擊,執在手裡更加強大,一看就知道不能硬碰硬,我學她防守的方式,將黑暗屬性結成盾牌,但卻沒有她的防禦力那麼好,她的暗刃還是突破了我的防守,刺穿我的手臂。

『風刃!』

由於距離極近,夏洛特一時也對朝她眼睛射去的風刃措手不及,但還是反應極快地偏頭閃過,而我已趁機退開。

「……哼。」夏洛特看了看她手中暗刃的刀鋒邊緣被熔蝕的缺痕,冷哼一聲。

因為我長年浸淫聖光,血液帶著光屬性,即使體內充滿黑暗屬性,血液還是殘存著光屬性。但是,接下來我總不能賣血求勝吧……這樣計算下來,我流乾了血也只能熔掉她隨手可得的武器!

我連忙退後到安全距離,然後藉著高濃度黑暗屬性的遮掩,將體內的黑暗屬性擠壓出去,這樣她就能暫時感知不到我了。

「以為這樣你就能逃得過嗎?」夏洛特冷冷的一句飄過來,突然間她位於我前方的黑暗屬性也消失了——下一刻,身後傳來極大的壓迫感,夏洛特居然瞬間移動到我身後……

「原本我還緊張了一下,沒想到你沒有很強嘛!」夏洛特舉著暗刃刺了過來,但還沒碰到我的袍子,就被周圍竄起的電流震得身體一陣僵直。

我哪會那麼大意,在妳的氣息消失時我就佈滿水屬性,並且呼喚雷電,這層雷電之網雖然不能造成多大的傷害,但也足以讓妳麻痺一下了吧!而我就是抓緊這一剎那的時間——

「你……太陽騎士?」

我與夏洛特兩人之間黑暗屬性的煙霧散去,夏洛特睜大了眼怔怔看著我:「怎麼可能……」

『我的確是沒什麼足以致勝的強大招式,但我有最強的夥伴,讓妳看著這張臉死去也算仁至義盡了吧!』

「原來是幻象……」夏洛特感受到身後逼近的另一個強烈的黑暗屬性,但已經來不及了!她一臉驚駭地瞪著我,但我們兩人大眼瞪小眼了一陣子,卻遲遲沒等到最後一擊……

夏洛特默默無言地緩緩轉身,一名籠罩黑暗屬性的黑髮騎士站在她身後——

我腳滑了一下,用精神魔法朝黑髮騎士大吼:『不是叫你給她致命一擊嗎?』

「可是,從背後偷襲實在太卑鄙了。」黑髮騎士居然正經八百地說。

『你也是魔王候選人搞什麼光明正大!難道你想被抓去當魔王的禁臠啊!』我快要暈倒了……虧我還以幻象術讓這個瘋女人分心,對方可是強大的渾沌祭司,不可能有下一次機會了!

「格里西亞,我想你搞錯了,就算不用偷襲,我也不會輸。」

『……別跟我說你還想要等她力氣恢復再跟她交手。』

黑髮騎士認真想了想:「如果可以的話……」

「你們在講什麼?當我不存在嗎?」不給機會的卻是夏洛特,她看著黑髮騎士身上的太陽騎士服,臉上帶著似乎是悲憤過頭的平靜。「太陽騎士,你是太陽騎士對吧?」

「……對。」

我又滑了一下,叫你偽裝成魔王候選人來就是不想要你身分曝光,結果一來你太陽騎士服穿著就來,想要人家不知道也不行,二來更是乾脆地承認……

我們是競選魔王,不是騎士徵選好嗎?收起你的騎士精神……

「所以你也是魔王候選人?」夏洛特笑了,她的笑容有點淒美,「你要和他聯手對付我?」

太陽猶豫了一下,沉聲說:「妳造成許多傷亡,如果束手就擒,或許還有通融的餘地。」

「我的力氣還沒用盡。」她笑著重新凝聚黑暗屬性,使用黑暗魔法,因為我和太陽都對黑暗魔法不了解,也不知道她想幹什麼……

看著那一片黑暗屬性的霧呈輻射狀擴散,我隨著魔法霧將感知範圍擴散開來,為我感知到的景象大感驚駭:『是死亡蔓延……』

魔王候選人的衝突來得太快,葉芽城的居民都還來不及疏散……在這種地方施展範圍性的黑暗魔法,那死傷將會多大!

太陽憤怒地抿唇,手上舉起他隨手拿來的劍——他這狀況也不可能拿著太陽神劍,看來是先放在某個地方了——就見到他手上那把普通的鐵劍被黑暗屬性染黑,劍身變為有原來的兩倍寬,劍鋒更是燃燒著黑暗的火燄,比夏洛特握在手中當近身武器的暗刃強大得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y Fan
  • 我受不了了,格里西亞你是故意遲頓成這樣的嗎!
  • >Jy Fan:
    當然不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啊!

    云衍 於 2013/09/09 16:39 回覆

  • Nomika
  • 我……上一章才……覺得小黑他……結果下一章他……居然就……・゜・(PД`q。)・゜・(倒下
    原本還在想沒有龍的聖衣,格里西亞要怎麼跟夏洛特打,完全忘了還有個就算不是魔王候選人也差不多能一個打兩個的羅蘭……雖然羅蘭還是一貫硬梆梆OTL

    (其實我受到的打擊有點大所以QAQ,小黑死太快啦Q口Q
  • >Nomika:
    便當發太快了嗎?XDD
    魔王羅蘭真的好帥!>//////<

    云衍 於 2015/08/28 20: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