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二十二、特約法師

認識了老師十多年,怎麼會不了解他的為人有多摳門,看我感知練得差不多了,就把我召喚去為他做牛做馬——從改公文開始。

「學生啊,那麼多天關在房間一定悶壞了吧。」笑得天真無邪的少年從公文堆的細縫中探出頭來。

我面無表情看著偽裝成少年的老狐狸,自動搬了張椅子到書桌的另一邊,教皇興高采烈地把一疊疊公文搬過來。

『喂、也太多了吧!我才剛復元!』我抗議。

「所以你需要再復健一下,才能盡快上軌道啊。」教皇聳聳肩,理直氣壯地說。

『上什麼軌道啊,我只是個小祭司啊!』

教皇撇撇嘴:「太假了。」

『……』我決定不浪費精神力跟他扯廢話。

在我打算不跟他廢話時,老師卻又開口了:「對了,你說你在月蘭國吸收黑暗屬性的時候有遇到一個叫做紅詩的小女孩?」

『是啊,她也是你的「舊識」嗎?』我隨口問。反正老師到底多少歲也沒人知道,據說還跟黑暗魔法師偷偷有聯繫,就算說他和巫妖是朋友我也不會訝異——神殿特約法師粉紅不就是巫妖嗎?

誰知,老師的表情和語氣卻變得很嚴肅:「格里西亞,不要接近那個小女孩。」

『啊?』

「不要和她溝通,可以的話見到她就轟死她,不能的話就迅速離開。」

『她會對我不利嗎?』

「她設計你吸收黑暗屬性不算對你不利嗎?」老師突然激動起來。

『好、好,我知道了。』我忙點頭,很怕老師突然血壓升高腦溢血就不好了,即使外表是少年,身體實質上還是老人啊。

老師鬆了口氣,假裝沒事的繼續看公文。我卻感覺他好像有什麼事瞞我……

這時,門被敲了幾下,得到允許後,審判騎士走了進來。

一進門,審判沒多說閒話,開門見山就說:「渾沌神殿的沉默之鷹來到葉芽城,正在皇宮,而太陽騎士長受到國王傳喚,也帶著堅石騎士長入宮。」

沉默之鷹來到葉芽城?是也要祝賀國王登基嗎?不過登基大典不是已經過去了?

我一頭霧水,老師先開口問了:「可知道沉默之鷹進王宮的原因?」

審判騎士搖了搖頭,「是太陽騎士長讓我先來向教皇陛下報告,畢竟一大信仰的領袖人物專程前來可能是有大事。」

不久前戰神殿的領導‧戰神之子也親自前來,為了向公主提親……難不成沉默之鷹也打公主的主意,想來提親左擁右抱……那他回去應該會被愛麗絲公主剁死吧?

那他就會成為史上第一個被老婆剁死的沉默之鷹……

我還在胡思亂想,大忙人審判已經告辭,臨走前還瞥了我一眼。我趕緊舉起手彎曲手臂,做出男人表現自己很強壯的動作——審判眼神帶著笑意離開了,不知是不是我多心,總覺得那笑意帶著嘲笑的意味……

♫ ♫ ♫

總覺得最近事件連連,為了以備不時之需,公文改一段落,我就藉口溜掉……有事離開,老師在後面用哭音可憐兮兮地呼喚我也假裝聽力喪失充耳不聞,跑到光明殿的圖書室,翻找以往覺得無聊的書籍。

光明殿圖書室的藏書多是神學與神術、信仰的書籍,花了一整個下午泡在圖書室裡,才發現裡面的藏書比我想像中豐富。

看起來只有幾排的書架,卻藏有暗格,只要移開又是兩排書架,而且天花板中似乎也有藏書……

我拿了本神術大全隨意翻閱,有的不常用的神術學過了倒是很少有機會用,趁這個機會複習一下。接著又在暗格的內層抽屜發現了一本薄薄的「傳說的古老封印」,書上沒有標示作者,而且像是手稿。我研讀了一下,因為內容艱澀,一個封印就論述了好幾頁,好不容易才讀懂了一個……這些理論的東西實在很難下嚥。

我把要借的書拿到櫃台,向擔任管理員的祭司打了聲招呼,黑髮祭司從我一來就用不可置信的眼光一路追隨著我,到現在還是一臉疑惑。

『小黑,從剛才就一直偷看我,是暗戀我嗎?』

才剛「說」完就被不屑地吐槽:「你少臭美,我是看你是不是找地方睡覺或是逃避工作!」

『還說沒注意我,都知道這裡是我睡覺和逃避工作的地方!』

黑髮祭司盡情發送著「怎麼有這麼厚臉皮的人」的目光攻擊了我無數遍,才冷冷地接過我手上的書:「我看看你要借什麼書……唔……」

別勉強了啦,根本看不懂對吧?

「你是要借去墊便當的吧?」小黑拋來合理懷疑的一眼才幫我登記。

我邊和小黑鬥嘴邊登記了借書,就在我晚上點了聖光窩在被窩裡看沒幾頁就眼皮打架時,循規蹈矩的敲門聲響起了。

『進來。』我「說」。

推門進來的是端著瓶瓶罐罐的太陽騎士。

很久沒來敷面膜的羅蘭又來敷面膜了,正好我也有事想找他。

他一進門就「很熟練」地把門關好,接著「很熟練」地開始調面膜的材料,我也「很熟練」地幫他燒熱水……

『沉默之鷹來有什麼事發生嗎?』我在羅蘭將泥巴塗上臉上時問。

「他帶來魔王即將誕生的消息。」羅蘭老實地回答。

『魔王?』羅蘭平淡地說出這答案嚇到我了。

「大大聲了,格里西亞。」羅蘭皺皺眉。

我在心裡嘀咕,我是在腦海裡講話,哪有「太大聲」這回事,邊用感知說:『太用力想了抱歉,不過你說魔王要誕生了?』

「是沉默之鷹說的。」

『可是魔王不是……』

「魔王是渾沌神殿的代言人。」

『那是要怎麼誕生?為什麼沉默之鷹會把自己神殿的機密拿出來講呢?』

「因為這對王室來說不是機密,各國王室都代代相傳,」羅蘭看著我,像在思考如何解釋,「你還記得瑪琪之前唱過的歌嗎?沉默之鷹說的跟那首歌的內容很類似。」

由於大陸上大量使用光明屬性,很少使用黑暗屬性,黑暗屬性長期無法消耗的情況下,逐漸累積,導致黑暗之地擴張,黑暗生物繁衍,而後來成為渾沌神殿第一批信徒的人求助黑暗屬性的渾沌神。

由黑暗屬性能力的渾沌神來解決黑暗屬性過盛的問題是最有效的,渾沌神製出黑暗屬性的容器,卻被其他不知情的恐懼人民討伐,容器碎成三片下落不明。後來受到人民的哀求,暴怒的渾沌神才又分出三個引導者,前去蒐集碎片,合而為一,使魔王誕生,世界才免於被黑暗屬性吞噬。

『那要如何找出魔王?』看我一臉聽故事聽得津津有味,羅蘭無奈地聚了聚眉。

「因為碎片有三片,魔王有三位候選人,要從這三位中選出魔王。」

『怎麼選?』

羅蘭遲疑了一下:「三位候選人要在引導者的帶領下彼此競爭,死亡的候選人就失去資格,最後的勝利者就能成為魔王。」

『所以候選人要拼個你死我活?』

「魔王承受了全大陸的黑暗屬性,他的力量將成為世界第一強大,而魔王的候選人的實力就已經不小,有野心的候選人應會想爭奪魔王的資格。」羅蘭眼神略帶憂愁。

『唔,黑暗屬性容器……所以魔王誕生,黑暗之地就可以受到控制?那為什麼沉默之鷹要前來告知呢?』

「因為渾沌神殿推算,葉芽城將成為魔王候選人的競爭地點。」

我差點打翻熱水。

『國王陛下很傷腦筋吧!才剛上任就碰到這種大事!』

羅蘭面帶憂愁地點點頭:「沉默之鷹前來就是為了提醒,葉芽城是首都,人口眾多,魔王誕生不知道會經歷怎樣的混戰,緊急時可能需要撤離民眾。」

『那你打算如何布置呢?』

「我和其他十二聖騎討論過,將聖騎士、皇室借的皇家騎士、以及渾沌神殿來支援的人手混合編組,在城內加強巡邏,有危險時保護民眾,聖騎士長在聖殿全天待命,還有就是要麻煩你用感知能力幫忙尋找魔王候選人了。」

『哦!找出黑暗屬性特別高的人嗎?』

「理論上是如此,否則也難以辨認。」羅蘭看著我像是有什麼話想說,最後還是只嘆了口氣,看看時間到了,把面膜洗去,然後幫我整理完房間就走了。

幸好我在他離去前記得跟他說我想要見粉紅,而羅蘭也答應這兩天會帶我去見她。

只是怎麼我覺得羅蘭跟老師都隱藏了什麼事沒告訴我……

♫ ♫ ♫

雖然太陽騎士很忙,但他說話算話,也正好要帶寒冰騎士做的草莓刨冰去給粉紅,於是很快就排出時間帶我去拜訪這個死靈法師。

雖然粉紅是神殿特約死靈法師,但我還沒親眼見過,光明神殿中和她來往最多的只有太陽騎士,她的事蹟也多是太陽告訴我的。

是巫妖,外表又是小女孩,總讓人聯想到紅詩,但紅詩目的不明,粉紅卻協助十聖騎前來特萊澤爾山谷……莫非巫妖當中也分正邪嗎?

沒有時間讓我思考太多,粉紅的家到了——居然在神殿隔壁那條街上,而這個房子是……玩偶店。

『太陽,你確定是這裡嗎?』我愣愣地看著櫥窗裡軟綿綿毛茸茸的展示玩偶。

太陽騎士點頭:「粉紅喜歡可愛的東西……格里西亞,你不進來嗎?」

媽的,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離神殿這麼近,外表是小女孩,又開玩偶店,這巫妖如果不是太白痴就是太老奸巨猾!

『粉紅很狡猾嗎?』

「唔……」太陽想了一下,不確定地說,「我的要求她都會答應我,但其實我不太看得出她在想什麼。」

『……』你這麼呆……單純,是看得出誰在想什麼啦?

我率先去推玩偶店的門,馬上就被嚇了一跳,裡面有很多小孩——玩偶店有小孩不奇怪,奇怪的是店員是獸人!高頭大馬且渾身毛茸茸,雖然會以為是人類穿玩偶裝,但怎麼可能瞞得過我這個光明神祭司。

我警戒地聚集聖光蓄勢待發,小孩大軍卻衝了過來……

「是太陽騎士耶!太陽騎士來了!」

「還有新來的大哥哥,大哥哥你是誰啊?」

小孩軍團將我們團團圍住,好奇地吱吱喳喳……我說你們的父母呢?這麼放心把你們放在巫妖和獸人開的店?也太沒危機意識了吧!

「這是祭司哥哥,你們先和他玩,我拿東西進去。」太陽對這裡很熟似的,微笑地向孩子們說明,就拿著刨冰進去了……

喂!你把我留下來絆住這可怕的小孩大軍啊!等我會意過來已經來不及了,不怕生的小孩熱情地將我團團圍住,還喊著「大哥哥跟我玩」,一邊巴住我的大腿、雙手,我只好蹲下身抱抱他們,他們還得寸進尺地掛到我身上……

就在我的長袍都快被扯下來時(裡面只穿內衣啊),救星終於到了,太陽和一個小女孩從後面的房間走了出來。

「你就是格里西亞吧?我聽羅蘭介紹過很多次了,到後面來吧。」小女孩說。

我端詳了粉紅,她外表是個普通的小女孩,但皮膚卻是詭異的粉紅色,她的鬈髮綁成雙馬尾,和紅詩並不相像——因為是不同的屍體?

粉紅安撫了困住我的小孩,就帶著太陽和我到後面去了。中途似乎穿過了一道魔法,但因為感覺不到什麼異狀,大概又是避人耳目的魔法,我就沒放在心上……隨後來到一個全部漆成粉紅色的房間。

粉紅一進到房間,就舒服地端了碗刨冰吃得一臉幸福,一點都沒有已經是個死人的自覺:「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頭香XD!大大寫的很好看耶!!期待下一篇~
  • >訪客:
    謝謝你XD

    云衍 於 2013/07/12 19:12 回覆

  • 訪客
  • 雖然在看御大的文時就有想像過西亞當祭司的樣子了
    不過大大寫的真的超有趣的!!!!
  • >訪客:
    其實我也腦補過如果格里西亞當上祭司的可能性......不過還真是傷透腦筋了~^^b
    謝謝你喔~~~

    云衍 於 2013/07/12 19:13 回覆

  • 俐杏
  • 在原作裡粉紅原本是希望羅蘭能夠當上太陽騎士
    所以是有準備的讓羅蘭去考試,加上本身又和聖殿混的很熟......
    在大大的文章裡尼澳知道羅蘭是魔王候選人的事嗎?

    而格里西亞是自己偷偷跑去參加考試
    在紅詩不知道的情況下
    所以當尼澳帶格里西亞回家的時候大加反抗而被尼澳知道他就是魔王候選人也順便讓格里西亞失意了
    但是現在這裡格里西亞沒有當上太陽騎士卻當上祭司
    照反方向推算的話就是教皇知道格里西亞的真實身分,

    沉默之鷹這次來...是知道哪位是候選人呢?
    還是兩位都知道...那這樣他又支持誰呢?

  • >俐杏:
    原作粉紅是希望聖殿掩護羅蘭的魔王身分才讓他去徵選,誰知後來沒有選上,會把羅蘭變成死亡騎士似乎也是後來才想到的計畫~(不然粉紅一開始就不會讓他去選太陽騎士,因為選上就很難把他變死騎了)
    尼奧究竟知不知道看到後面就知道了~XDD

    紅詩原本應該沒想到要讓格里西亞進入聖殿的,卻陰錯陽差......小孩不好顧啊,特別是調皮搗蛋的小孩!!
    看前面教皇的表現,應該可以推知他是不是知道格里西亞的身分喔~

    沉默之鷹到底擁護誰已經在二十三中揭曉了~^^
    其實如果原作中羅蘭不是死騎,而且沉默之鷹也有事先發現羅蘭的身分,他會支持羅蘭還是說不出是善是惡的格里西亞,似乎很明顯......XDD

    云衍 於 2013/07/12 19: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