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二十一、無條件的原諒

休息了幾天,也沒什麼事好做,我就一直待在我的房間裡練習用精神魔法說話,也沒什麼人來打擾我。

等到快要悶死了,我才走出去透透氣。

聽說新任國王陛下已經即位了,而即位典禮的大頌讚過後的遊行非常熱鬧,可見新任國王多受人民擁戴。肥豬王的聲望不好也不是沒有原因,在外顧著享受不不管國事,在內虐待僕人、騷擾女僕、不珍惜下屬,沒被推翻全多虧他有個好兒子。

也許早該想辦法讓肥豬王退位,說不定就不會發生當時的憾事了。

我嘆了口氣,在走廊緩緩而行,有幾個聖騎士從身旁走過,一見到我,向來親切溫和的態度立刻轉變為冷漠僵硬。擦身而過後,還可以聽到他們沒有刻意壓低的「竊竊私語」。

「就是他!『未來的教皇』!居然救那個惡名昭彰的國王,對太陽騎士長的女友見死不救!」

「一定得讓他當教皇嗎?他這樣的教皇會珍惜聖騎士和祭司的命嗎?」

「唉,我們要自求多福了,會起死回生術有什麼用?沒有一定地位的他還不會救呢。」

「說不定是史上第一個向皇室靠攏的教皇呢!」

我裝做沒聽到,正要加快速度走開,身後傳來第三人的喝斥:「你們兩個!嚼什麼舌根,吃飽了沒事幹我不介意告知你們的副隊長。」

那兩位聖騎士口氣慌張起來:「是亞戴爾!」

「我們沒有……」

亞戴爾似乎動氣了,冷冷地說:「沒有事做是吧?才會在這裡說些有的沒的,聖騎士從來不逞多餘的口舌。」

「是是,再也不會了!」兩個聖騎士行完禮後,偷偷後退了幾步,看亞戴爾沒什麼反應,便匆匆地落荒而逃。

果然太陽小隊的副隊長在聖騎士中也是很有威望的。

斥責了兩位聖騎士後,亞戴爾三步併作兩步地快步走來,臉上帶著抱歉的表情:「對不起,小隊員隨便說話,別放在心上。」

我朝亞戴爾笑了笑。他怎麼知道我已經記住他們的臉,打算日後神不知鬼不覺給他們一個教訓,讓聖殿多一個怪談呢?

亞戴爾迎視我的目光像在等待我的回答,我只好攤攤手給他回答,『我了解,那麼多人我也報復不完。』

亞戴爾對我直接在他的腦中講話愣了一下,但不愧是最敏捷的副隊長,很快就反應過來,吶吶地說:「……那只是少數底層的聖騎士不了解您的苦衷,聖騎士長們都很感激您的。」

我沒有回應,亞戴爾又遲疑地說:「隊長他也……」

然後就卡住了。

我打斷他:『太陽他……好嗎?』太陽最近似乎很忙,既要忙國王登基大典(國王最後還是讓他出席了大頌讚,畢竟要裝作沒事發生,太陽騎士就一定得出席這種隆重的場合),又有越來越多的不死生物作祟。

見問題問到自己的隊長,亞戴爾很敏銳地跳過公事部分,直接講私下的現況,低聲說:「隊長一沒露面的必要,就把自己關在祈禱室,要不然就是看著遠方發呆,不知道在想什麼,他的微笑也……和以前不太一樣,有很多弟兄都看得出來……」

亞戴爾沒出口的話我想也知道是什麼,所以聖騎士才會對我有所怨言;因為無疑是瑪琪的死亡讓太陽失常,而我則是有能力挽救卻見死不救的人。

事實上,起死回生術並不如他人所認為的美好,想救哪個就可以救,中毒的死者在復活同時還需解毒,否則會再度毒發死亡,解毒的淨化術我當然也沒問題,但……我一次只能救一人,如果救了瑪琪,就沒辦法再救肥豬王。

至於老師雖然也會起死回生術,但他的成功機率太小,不敢輕易嘗試;如果羅蘭真的一蹶不振,那當時應該不管瑪琪復活後會有什麼副作用,還是得逼老師動手……

我點點頭,太陽騎士總不能失常到讓民眾都發現,現在不死生物猖獗,正是需要對光明神殿有信心的時候。『有機會我會找他。』

亞戴爾聽了,好像聽到太陽已經恢復正常似的充滿喜悅,向我鞠了躬就退下了。

我走到中庭的花園,花園中央有個池塘,池塘中有個涼亭,我站在池邊,看著在池邊戲水的白鳥。

不死生物、紅詩、精神攻擊,是不是有什麼關聯呢?不死生物大增是紅詩的傑作嗎?但她被毀滅之後不死生物還是繼續生成……看來得找時間去拜訪一下粉紅,打聽一下消息,說不定巫妖之間也會彼此認識……

至於身為光明神祭司的我竟會吸收黑暗屬性……老師的態度也有古怪,他雖是顧左右而言他,但似乎並沒有因未來的教皇人選會吸收黑暗屬性而感到震驚……至少沒有想像中那麼震驚,害我在說的時候還心驚膽顫。

那些無聊的白鳥不懂我內心的煩躁,一隻一隻飛過來,有的停在我肩上左顧右盼,有的啄我的頭髮,有的在我身邊繞著飛來飛去,我從長袍伸出手,就有鳥很自動地飛到我的指尖、啄我的掌心……

『我現在可沒有東西餵你們啊。』我無奈地說,也不知道精神魔法對動物有沒有用……

有腳步聲在身後停下,停在我身上的飛禽拍拍翅膀往池塘中心飛去了,腳步聲的主人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走到我旁邊。

「格里西亞。」他像以前一樣用認真的語氣叫我的名字。

我在池邊的白色石椅坐下,拍了拍身旁的位置,他停頓了下,也坐了下來。

擦得發亮的皮鞋,筆挺的騎士服,手臂衣袖上太陽形狀的徽章。我從他的腳往上看,看到好幾天不見的他的臉,他的表情淡然,語氣平靜,都快給我什麼都沒發生過的錯覺。

『有時間陪我一起摸魚嗎?』

「沒有的話就不會坐下來了。」太陽騎士望了我一眼,「你的聲音?」

『被光明神收走了,可能祂不希望我再招搖撞騙吧,反正我不必祈禱也可以施展治癒術。』

而且這幾天在練習用精神傳話中,我也發現施展魔法唸的咒語也可以用精神力代替……這如果傳出去,不知要羨煞多少魔法師啊,魔法師往往受限於唸咒時間,得唸完咒語才能施法,但我現在用「想」的,比唸出來快上許多,不當魔法師實在可惜……以後退休兼個魔法師好了。

雖然使用精神魔法說話也有缺點,就是太常使用會精神衰弱,嚴重還可能會暫時無法使用感知能力,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我不會說夢話被人聽到了!

我這童年好友沒有像我這麼看得開,他皺了皺眉,卻不知要說什麼似的住了口。

『這幾天來好嗎?聽說國王即位,光明神殿也被參加典禮的準備搞得焦頭爛額。』

太陽搖搖頭:「沒有真的那麼忙,只是新國王聲望高,比較精明,又經過上次魔獄騎士事件,教皇陛下提醒我們最好低調些。」

『對了,我想我可能要找時間向粉紅問些問題。』

「粉紅嗎?最近她搬了家……你想找她的話我可以帶路。」

對話了幾句又安靜下來,我們無言地看著眼前的景色,天空是淺藍色的,淡白色的雲幾乎不會移動,池面閃著水光,卻因為沒有風而呈現靜止的狀態,讓人以為眼前的一切不過是一幅巨大的風景畫。

『那你呢?你好嗎?』我隨口問了一句,『亞戴爾和其他聖騎士都很關心你。』

羅蘭沉默了一下,才說:「沒有那麼不好,至少沒有你們想的那麼不好。」

他看著前方,像是在談論一件已經不放在心上的往事一樣平淡:

「那晚回到聖殿,暴風緊張地來告訴我,國王聽聞瑪琪的名聲,命令瑪琪入宮為他歌唱,入夜了卻還沒有放人,我衝進皇宮,瑪琪已經喝下毒酒,我只能眼睜睜看著她緩緩倒地的身影。」

「當時我的腦中一片空白。」

「等我回過神來,太陽神劍已經染上國王那罪惡的血。」

「雖然也許因太過激動而記不清詳細的細節,但我知道假如再重來一次,我也還是會手刃他一次,我就是知道。」

羅蘭的描述讓我眼前浮現那日的情節,躺在地上被太陽神劍刺穿的肥豬王和瑪琪中毒身亡的屍體……

經過瑪琪的那一刻,羅蘭一把抓住我的手臂。

『格里西亞……』

求求你,救救她……

雖然沒有開口,但羅蘭眼神中的哀求似乎向我傳達著這樣的訊息……

諷刺的是,我能復活害死瑪琪小姐的兇手,卻不能讓瑪琪小姐起死回生,我只能當下立刻做出選擇。

『我明白。』我心情沉重地說。

「格里西亞,你不明白。」羅蘭一臉認真。

看著羅蘭帶著恍惚的側臉,如果指的是心痛的感覺,我想我已經明白了。

抱歉,為了維護光明神殿和太陽騎士,我只能復活失格的國王,再讓他退位,希望你能接受這妥協的正義。

『太陽,還記得你答應過我的要求嗎?』

羅蘭愣了下,不知道為何我要此時提出這個。

「記得。」

無條件的原諒,之前羅蘭為誤解我向我道歉,我死皮賴臉向他要來的要求。

『我要你無條件的原諒——「原諒你自己」。』

一陣沉默之後,羅蘭輕聲問:「為什麼不是要我原諒你?」

『因為羅蘭氣我我也不怕。』從小到大,只要我看著羅蘭、叫他的名字,他就很難拒絕我,那才是我的王牌。

「你真狡猾……我從來不曾像這次如此深刻地感受到……」這幾天來第一次見到羅蘭的笑容,卻是帶著悲傷的笑容,「因為我不會氣你。」



當我從海的那一邊,

遠渡重洋而來,

我的騎士,

我唱著我的歌,為你唱的歌,

不管你是否聽見。



我想要你安詳的凝視我,

眼中始終不屈的意志,

但我更想要分享你隱藏的淚水。

當我說「拋下堅持走向我」,請勇敢付諸行動,

因那所言非假。

然後我將屬於你。

從我去酒館聽到這首歌時就記住了,之前是為了取笑羅蘭而唱,而這次……這是我最後一次唱這首歌了,卻是無聲的曲調。

我本來還幻想太陽騎士會崩潰地伏在我肩頭痛哭什麼的,竟然沒有,害我覺得有點可惜……

羅蘭難得在公務時間陪我坐那麼久沒有急著離開,但也沒有人來催他們的太陽騎士回去上工,我感知到的,經過的聖騎士和祭司都心有靈犀地躡手躡腳離開。

羅蘭默默地「聽」完這首只有他「聽」得到的曲子,靜默了好一段時間,才平靜地開口,「我答應你的要求,格里西亞,但你也要答應我,不要再使用起死回生術了,」他深深地看著我,「我不希望你再失去任何東西。」

我給他一個微笑,這我可沒辦法保證。雖然沒有說出口,我相信羅蘭也會懂的。

這世上有太多無奈的事,不是保證就能夠不發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俐杏
  • 難道羅蘭又被粉紅控制了嗎?
    可是...既然當上了太陽騎士,照道理來說粉紅應該不用在做什麼了
    最近劇情好沉重,很希望有個什麼人會來大鬧一番,把現實中的無可奈何通通打碎
    那個人就是夏洛特!!!雖然最後應該也是悲劇收場......
    還是要把夏洛特跟格里西亞配成一對
    然後羅蘭太陽騎士魔王兩相兼顧
    啊亂說的......
  • >俐杏:
    三個引導者中最不擇手段的應該就是粉紅吧......
    一開始讓羅蘭去選太陽騎士,應該也是為了隱藏他的身分?卻還是不能解決成為魔王後會被討伐而死的結果啊~~
    我也覺得最近劇情很沉重......不過夏洛特出來大鬧不是會更無奈嗎?XDD
    總覺得照著原作走有點沒變化,所以多少會做些改編,不過我更想趕快結束啊......Orz
    後面還有一大段劇情,請耐心閱讀下去~~~
    謝謝俐杏~^^

    云衍 於 2013/07/04 12: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