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無聲的祈禱

聽到門外的人說的話,我一下子清醒過來,跳下床去打開門,急迫地再詢問一次——

一看到門外兩個審判小隊隊員的臉色,我的心直往下沉,沉到有大陸上最深的峽谷那麼深。

審判小隊的隊員和他們的隊長一樣,個個沉著冷酷,當看清楚他們臉上不容錯辨的茫然失措,我終於相信我剛才沒有聽錯!

「教皇陛下……請你過去……他已經……在皇宮了……」什麼樣糟糕的情況會讓素來沉著的審判小隊驚駭到像大地騎士一樣結巴,我已經沒有心情玩味。我推開他們,連長袍也沒時間套上,就以我最快的速度疾走出神殿,前往皇宮。

雖是深夜,但皇宮依然燈火通明,守衛的皇家騎士雖然好奇,但明顯有接到命令,放行了之後依然堅守崗位不敢擅離。

我在審判小隊員的帶路下來到案發地點——國王寢室,無視在外待命的其他聖騎士,一把推開兩位帶路的隊員,推門而入。

門內是國王的寢室,非常寬敞,大到有十二聖騎士的房間加起來的總面積那麼大,因此只站了幾個人的室內,顯得那麼遼闊。

在場的人不多,只有教皇老師、審判騎士、太陽騎士、大王子殿下,以及……兩具屍體。除了太陽騎士以外,每個人——包含屍體——的臉色都差到彷彿生了重病,而太陽的臉色雖然沒有那麼差,卻是空洞與茫然。

「格里西亞!」老師第一個開口叫道,他少年的臉龐露出大事不好的嚴重神情,童顏瞬間像成熟了好幾歲。

「格里西亞……」第二個開口的卻是臉色沒那麼差的太陽騎士,他唸唸有詞,抬頭向我看來。

我沉重地舉步向前,端詳了兩具屍體的情況……應該說是死狀,黑暗屬性已經入侵他們的屍體,可以說是死透了,要他們再醒過來,除非進行起死回生術,至於死因,一個是被利劍劃過要害,一個則表面沒有傷痕,從呈現青色的皮膚看來,是死於劇毒。

這兩個都是不能死的人。

我看向老師,看向審判騎士,看向彷彿將要昏厥的大王子殿下。

「大王子殿下……」我出口的聲音帶著顫抖,即使第一次代替老師假扮成教皇在全國民眾前致詞,我都沒這麼失態。

「你們……好自為之。」大王子聲音也很虛弱。

「感謝大王子殿下的信任。」我低頭行了個禮,雖然以祭司超然的地位無需向皇室行禮,除非特殊場合做做表面工夫,但我還是由衷地向他致意。

「格里西亞,你還可以嗎?」教皇和審判都露出擔憂的神情。

「沒問題的。」我咬牙止住牙齒的顫抖,往屍體走去。

當經過了其中一具屍體之時,太陽騎士就站在那具屍體前,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我裝做不知道地掙開他的手,越過了他,站到另一具屍體前方。我低著頭看著死去人的面容,完全不敢抬頭看其他地方一眼,像走夜路的人只敢看著腳下的路、不敢四處張望那樣。

老師默默過來幫忙畫復活魔法陣,毫不吝惜地使用他珍藏的寶石粉末,在安靜的氛圍下畫好這世上我所見過的,最繁複也最貴重的魔法陣,隨後審判上前將屍體搬到法陣中央。

雖是第一次復活人類,其意義之重大和復活小貓小狗大不相同,我卻因勢在必行而倍感堅定。我劃開自己的雙手手掌,讓帶著聖光的血液滴落在屍體上,接過教皇的光明權杖,將聖光緩緩釋放出來,直到整個承載著生命的魔法陣充斥著流動的聖光。

聖光沿著起了反應的魔法陣流動,死者沐浴在神聖的光芒之中。

「對不起,格里西亞,如果不是我能力不足,你就不必承擔這些。」老師的細微話語飄過我耳邊,但我專心一志地注視著尚毫無反應的屍體。

裝模作樣的禱告那麼多年,只有這次我是打從內心真誠祈禱,只因懷抱著越深厚的情感,復活的成功率越高,也只有這次,我將禱告聲壓到最低,不敢讓他人聽見。

可能只有幾分鐘的時間,感覺上卻是漫長的過程。祈禱完畢,我將法杖平舉,將最後僅存的聖光射入屍體的致命傷口——

屍體的手指動了動,緊接著是他臃腫的眼皮,大王子殿下失聲衝上前來,喊了聲父王……

接下來的每一分每一秒比施法時更為難熬,我聽著國王陛下甦醒後的咆哮,確定他身上沒有出現任何副作用,然後審判過來扶住我脫力的身體。

自始至終,我不敢看太陽一眼。

♫ ♫ ♫

恢復意識已經是三天之後,讓我鬆了口氣的是,在我身旁的是教皇,我感激地看著娃娃臉的老師。

「格里西亞你……唉,我是故意搶在你醒來時第一個見你的。」老師一臉無奈。

什麼話,說的好像想探望我的人多到從光明殿排到聖殿呢,還要用搶的。

教皇難看地苦笑了下,「沒有副作用的完全復活,你付出了代價吧?雖然當時你一句話都沒說。」

我沉默著舉起手指,指尖凝聚聖光寫了幾個字,從老師像生吞了一隻青蛙的表情,我想他已經明白我付出的代價是什麼。

「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我也知道你沒別的選擇……唉。」老師一個勁在那裡唉聲嘆氣,這時充分表現出他的真實年齡。

「你的感知失效應該是受到精神力攻擊的緣故,我之前聽了那女孩所言,就幫你找了資料……」嘆夠了氣之後,老師從袍子裡取出永恆的寧靜,喃喃道,「不過這就奇怪了,戴著永恆的寧靜應該能讓你避免受到精神力攻擊啊……」

可是我是先受到攻擊才失去永恆的寧靜。

「不不不,一定是你先受了暗算,被敲了脖子之類的,昏倒才被奪走永恆的寧靜的,因為這是可以保護你的珍貴寶石,是我特地找尼……舊識幫你取得的。」

為什麼要特地讓我戴上這個寶石,你知道它害我吸收了黑暗屬性,變得多奇怪嗎?還想要傷害十二聖騎士呢!又為什麼我會吸收黑暗屬性呢?

「就說不應該是這樣嘛,肯定是被動了手腳……算了,我先治療你的感知能力吧,不然一直要寫字也太麻煩了……我的精神系魔法也不太行,幸好有先找艾崔斯特研討過,那隻黑暗精靈還挺值得信任的……」

老師自言自語的症狀越來越嚴重了,雖然明顯是顧左右而言他,但我相信需要我承繼權杖的他不會害我,我依他吩咐,閉上眼耐心等候他使用精神力配合永恆的寧靜幫我醫治。

不知道老師怎麼辦到的,我的腦海裡自從感知被封住後的悶鈍感緩緩消去,就像一層濃霧被風吹散,突然覺得輕鬆起來。

『謝謝老師。』這樣我就可以用精神力傳訊,不必再筆談半天對方還可能看不懂了!

「……唉。」老師又嘆了口氣,「失去了聲音多可惜啊,就不能聽到你的歌聲了。」

『……您想聽的話我可以在您腦裡唱到您煩死。』都可以說話了,用精神魔法唱歌應該也難不倒我這個魔法天才。

「不用了、不用了!我才不想同個旋律在腦中盤旋一整天咧!」老師說完居然就像個闖禍的頑童似的,一溜煙地跑了。

「啊對了,永恆的寧靜記得戴好哦,不要再被搶走,這樣就不會再被精神魔法攻擊了!」那偽裝成少年的老頭又從門外探頭進來叮嚀一番才走。

這些日子沒有我幫手,他的公事也還忙得過來吧,加上不死生物的數量又未見減少……

『這種危險的東西還要叫我戴……』

我抱怨著倒入床鋪,打算蒙頭再睡一覺,卻再也睡不著。

「格里西亞,」又傳來敲門聲,從聲音辨認出是小黑,「聽教皇陛下說你醒了,他叫我叫你去用餐。」

裝睡。

「別裝了,你睡了那麼久都沒吃東西,肚子餓了吧?」

繼續睡。

「你肚子叫的聲音我在門外都聽到了。」門外兀自不屈不撓地叫喊。

我都沒聽到,你怎麼就聽到了?不會是聽到你自己的肚子叫吧?我沒好氣地腹誹。

門外傳來腳步聲漸行漸遠的聲音,然後總算安靜下來,小黑應該放棄了吧,這傢伙本來對我就沒什麼耐心,這次在門外多喊了幾句已經很難得了。

沒有了噪音干擾,我用被子蓋住臉,打算再睡一下……

「格里西亞,」媽的,敲門聲又響起了,「你不想出來吃,我幫你端來了。」

我從來不知道你有這麼講義氣啊小黑。我欲哭無淚。

「我都幫你端過來了,你還不打算開門嗎?」小黑的聲音開始夾帶著怒氣。

生氣啊,我又不怕你,脾氣再火爆,你也不過是祭司罷了!

雖然祭司在一般人心裡都是脫俗絕塵、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脾氣好到不像人,但據我所知光明殿中粗魯的祭司還不少……

「笨蛋格里西亞!」門外罵了一句,但一直沒有離開的腳步聲,不久又一道輕悄的腳步聲響起。

腳步聲來到門前,接著敲門聲就響起了。

這個我可不敢不去開門。我摸摸鼻子下床開門,門外是身著白袍的祭司同儕和一身黑袍的聖騎士。

黑髮祭司看到我反而語塞,後到的聖騎士接過餐盤,朝我挑了挑眉,我只好乖乖讓他進來。

誰叫他是人見人怕鬼見鬼愁的審判騎士呢。

「你不用餐?」一關上門審判就一副問口供的口氣——不過他向來是那種口氣。

『我不想吃。』我照樣爬上我賴了三天的小床鋪。之前在外奔波了那麼久,我要一次賴個夠!

審判面不改色,我想他應該從我老師那裡知道我失去聲音了。

「我買了藍莓派。」審判揚了揚手上掛的紙盒。居然使用甜點攻勢!

『我沒食慾。』

「你不能不吃東西。」審判皺了皺眉,補了一句,「太陽騎士長也會生氣。」

『救那個肥豬王讓我想吐,不想吃。』我淡淡地「說」。

審判並未責怪我對國王陛下不禮貌,只是保持沉默,將餐盤和甜點盒放上桌子。

「國王陛下決定退位,由大王子殿下繼位國王。」

『民眾之福。』我面無表情地點頭。

「皇室也因為你完全復活了國王陛下,加上大王子殿下即位,決定赦免太陽騎士長弒王之罪,這件攸關皇室和神殿名譽的事件就當沒發生過,但是可能有一段時間會凍結讓神殿參與皇室的活動。」

『嗯。』

「瑪琪小姐的遺體已經下葬,因為她沒有親人,太陽騎士長將她帶去給特約法師粉紅。」

『……是太陽帶走的?』

「是,他不許別人插手。」

沉默了一晌,審判甚至搬了張椅子坐到我床邊,只是安靜地陪我坐著……

『吶,審判,為什麼我要救肥豬王,而不是救瑪琪小姐?』

「你要救的不是國王,是太陽騎士長。」審判仍舊是那副不帶感情的冷靜,但眼神卻是讓人心痛的柔和。

我看著房間裡的一切擺設,腦裡浮現羅蘭講某句話的神情:

『我最感謝光明神的,就是祂選了我當祂的太陽騎士。』是他繼任太陽騎士的那一晚,我第一次見到內斂的他那麼開心,連選上小騎士時都沒那麼開心。

你失望了嗎?當我走過瑪琪的屍體,決定施救被你殺害的國王時,你在想些什麼?

教皇和太陽騎士的差別在哪,你又明白嗎?



----------------------------------------------------------
別怪我心狠手辣……瑪琪必須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