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十四、孤獨之星

雖然團隊已經放慢了速度,但疾行一整天對我的體力還是重大的考驗,天還沒全黑,我就要求紮營休息,月蘭國那邊的人都用不以為然的表情看著我,也一律被我當成沒看到。

我可是祭司耶!祭司不就是體力差移動速度又慢的職業嗎,幹嘛用那種眼神看我?

發現責難的眼神對我無效,眾人紛紛將目光投到太陽騎士身上,活像他是我的代理人。

太陽騎士也看著我,無奈地說:「格里西亞,我們的腳程比想像中慢,本來不是計畫要在這裡紮營的,過了溪流的那一邊會是比較理想的營地地點。」

我已經一屁股坐在石頭上……硬梆梆的石頭,比起教皇的座椅實在差太多啦!「再走到溪流那一頭要花多少時間啊?渡河可是有危險性的,萬一我太過勞累,在緊急時刻無法好好施展治癒術,這後果誰能承擔啊?」

戰神之子麥凱的太陽穴旁青筋跳動,一臉不快地說:「我們隊伍少了祭司應該也沒什麼關係,我不覺得會有什麼『緊急時刻』!」

眾人都沉默下來,似乎真的在思考把我撇下的可行性……

「不行,格里西亞都到這裡了,不能將他丟下。」太陽騎士想都不想,堅定地這麼說。果然不愧是我從小到大最好的朋友!

「至少也要留在城鎮會比較安全。」太陽騎士補了一句。

「……」你也是覺得把我丟下比較有效率就對了?

「算了算了,反正最近的城鎮還有段距離,我們今晚就在這紮營好了!」安公主將單手戰斧重重插到地上,地面因此震動了一下,從樹葉間紛紛竄出幾隻受驚的飛鳥。我臉色白了白,這女孩外表看起來嬌小可愛,卻有這麼可怕的怪力,祭司勿近祭司勿近……

既然決定紮營,就開始分配工作,麥凱和安兩位戰士負責打獵採集,太陽騎士負責撿木柴,奧斯頓負責搭營帳,我和瑪琪負責生火和煮食。

這工作分配一點問題也沒有,太陽騎士把附近的木柴集中過來,就去遠一點的地方繼續撿過夜用的柴火,留在營地的我們各自做各自的事。奧斯頓不用三分鐘就架好了營帳,擺明是有練過野外求生,但我也不是省油的燈,他還沒架好我就已經用魔法生好了火。

瑪琪不明就理,只是面露佩服,至於奧斯頓就難掩驚異地邊搭營帳邊看著我,厲害的是他即使眼睛看旁邊還是沒被營釘絆倒過。

奧斯頓架好了營帳,也沒別的事好做,就過來坐在我的旁邊,和我們搭話:「格里西亞,你們光明祭司會學習魔法啊?」

來了來了,要探查敵情了!想必奧斯頓這下會以為不只有渾沌祭司,連崇尚光明的光明祭司也開始學習魔法,同為三大信仰之一的這個戰神祭司一定會很恐慌吧?

雖然想讓他多恐慌一下,但為了維護光明殿的聲譽,我還是用人畜無害的笑容說:「不是這樣的,我們當然還是主修神術,雖然光明祭司使用魔法很脫軌,但只要把它想成是副業就沒問題了。」

前半段奧斯頓還邊聽邊點頭,後半他就有點摸不著頭腦了:「副業?」

「是啊,祭司也是有退休年限的,在這種不景氣的時代,神殿經營不像表面那麼容易,很難肯定之後退休金能如實支付吧?雖然祭司人數已經盡量精裁,並要求延長服務年限,但退休金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神殿一直把腦筋動到祭司和聖騎士的退休金上,還不確定退休後有沒有保障呢。雖然祭司在冒險隊中還算吃香,但年老的祭司競爭力下降是不爭的事實,因此多學第二技能有好處沒壞處。」

我一口氣講出這麼一大串神殿經營經,奧斯頓聽得目瞪口呆,壓根忘了之前問了我什麼問題,只能木然地點頭附和:「是,光明祭司真的還挺不容易的……」

一直在旁微笑傾聽的瑪琪開口了:「格里西亞是光明神殿最優秀的祭司,羅蘭……啊,太陽騎士就曾這樣說過。」

她這麼過獎真是令我稍稍受寵若驚了一下,奧斯頓也上下打量著我,同意地點頭:「是啊,格里西亞是我見過聖光最充沛的人,我還以為光明祭司都這樣。」

「羅……太陽騎士還說,如果是格里西亞選上太陽騎士,那一定是神術第一的太陽騎士。」

「呃……選上太陽騎士?格里西亞?」奧斯頓看著我,嘴唇顫了一下,這反應不知是驚嚇還是爆笑的前兆。

羅蘭居然連這個都跟女友說了!你們約會到底都是在聊什麼?如果我選上太陽騎士,我一定是最像太陽騎士的太陽騎士啦!

「好險你沒當上太陽騎士,否則簡直是光明神殿的悲劇。」麥凱的聲音響起,他們三人扛著獵物、木柴先後回來,看到水已經煮到沸騰,安公主也開始料理獵物。

可惡的戰神之子,說這什麼話!如果碰到危險我一定最後一個救你!反正我祭司也當得好好的,太陽騎士這勞心勞力的職位還是給羅蘭比較適合啦!

雖然隊伍中的成員大多是王室和神殿數一數二的人物,但除了我之外的人,野外的適應力都不錯,隊伍中唯二手無縛雞之力的瑪琪也習慣在各國之間旅行,並不覺得露宿辛苦。

這裡樹林棲息的動物頗多,麥凱和安打到的獵物還滿豐富的,可以讓每個人都吃飽沒問題。眾人吃到八分飽時,天色已經從深藍漸漸加深,終於完全轉成黑色,星星也一顆顆浮現出來。

沒有戰鬥的悠閒時刻,隊裡又有吟遊詩人,自然而然就被拱出來獻唱幾曲……不過我看她喉嚨也滿癢的啦,一吃完最後一口晚餐,就把樂器拿出來保養,安公主看了才興致高昂地邀請她獻唱。

「你們先唱吧?我先保養一下樂器。」瑪琪沒有反對地笑了笑,接著安公主就拉戰神之子合唱了首鼓舞鬥志的戰士之歌,連奧斯頓也在氣氛的牽引下唱了首戰神祭司的祝禱歌……說是祝禱歌,聽起來根本只是含蓄一點的戰曲吧,果然不愧是擅長輔佐戰鬥的戰神祭司!

「戰神殿的成員都唱完了,你們光明神殿呢?」只要不同信仰的人湊在一起旅行,就難免會互相較勁,更別說是各神殿的上位者了,連飯後唱歌消遣都可以拿來較量。

三個信仰戰神的高層人員眼光齊齊對準我和羅蘭,安公主更是直接「宣戰」了:「光明神殿是光明神的信徒,但可別說只會唱聖歌哦,那會使戰神的門徒睡著的!」

眾人哈哈大笑的同時,太陽一副敬謝不敏,苦笑地朝我看來。既然只是飯後娛樂,他也無法過於嚴肅地以聖殿之首的身分為光明神殿護航。更何況,羅蘭從來都是聽眾不是歌者,以前是我的聽眾,現在是瑪琪的。

不過是唱歌嘛,有什麼問題。我面無表情地清清喉嚨,放鬆聲帶就哼唱出聲:

當我從山的那一邊,

翻山越嶺而來,

我的騎士,

我唱著你的歌,寫給你的歌,

無論是否孤獨一人……

在剛開始唱,就看到羅蘭臉色不自在起來,正保養樂器的瑪琪先是吃驚地瞪大了眼,然後就臉紅著低下頭去,直到我唱完也再沒抬起過。

然後我將屬於你。

一曲唱完,羅蘭面帶尷尬,欲言又止:「格里西亞,你……」

戰神信仰的三人當然不明白這首歌的來由,只單純因旋律的優美和歌詞的動人而入迷,表情呆滯顯然還沒回過神來。

我示威地和羅蘭眼神相對,大有「不然你想怎麼樣」的挑釁意味。

難得有機會虧你,怎麼能不把握,反正我又不怕你,審判還讓我忌憚些。我用眼神傳達我的意思。

羅蘭也用眼神表達他的無奈,直到瑪琪輕咳了一下,我們才結束我們的眼神交流。

……不過,和一個男人眼對眼交流好像有點詭異?我搓了搓油然而生的雞皮疙瘩。

「沒想到你除了神術之外,還有一項專長。」坦率的安公主欽佩地說著,但卻沒人覺得這是稱讚!

「光明祭司都唱得這樣了,讓我更好奇大陸聞名的瑪琪小姐的歌喉呢。」戰神之子擺明吝於讚美一個男人,順勢就把欣賞的目光投注到瑪琪身上。

「輪到我了,那我就獻醜了。」瑪琪朝在場眾人點了點頭,專注虔誠地抱起她的豎琴,就像抱著她的第二生命。

當瑪琪開唱時,眾人就忘記了呼吸。不僅是因那帶有魔力的嗓音,更是為驚人的歌詞內容所吸引。

榮光照耀大陸,

轉角形成陰影。

光明無所不在,

黑暗如影隨形;

光與暗互依互存,

如衣袍的表布與內襯。



黑暗擴張,邪惡增生肆虐,

人民哀苦,祈求,

諸神悲憫,束手。

渾沌之神從黑袍伸出枯枝般的手骨——

唯有人類能解放人類的苦痛。

遂製出黑暗之星,

眾暗所歸,黑暗之星。



「黑暗之星將帶來毀滅」,

孰料誤解將暗星打碎消散。

神發怒:

辜負我的凡夫,

畢窮生之力尋找吧!

唯有人類能解放人類的苦痛。

那永恆的孤獨之星。



曲調並不如內容那般陰沉,反而帶著憂傷,歌詞似乎是某個神話,但卻無人聽過,眾人皆困惑地面面相覷,即使歌聲無比悅耳,更多注意力放在歌詞的內容上。

「瑪琪,你這個故事……是從哪裡聽來的?」安和瑪琪處得不錯,猶豫地問了。

「這是我以前旅行的時候偶然聽到的,」瑪琪彷彿沒察覺有什麼異樣,神色平靜地說,「因為今天星星很亮,我就突然想起這首歌,沒想到還記得怎麼唱。」

「永恆的孤獨之星……」奧斯頓沉吟著,似乎也在琢磨歌詞內容。「會是渾沌神殿的代言人嗎?」

「這聽起來是渾沌信仰的歌吧。」戰神之子麥凱皺著眉,一臉不屑,「身為渾沌信徒,把信奉的神塑造成救世主也沒什麼奇怪。」

「瑪琪是旅行到哪裡聽到的呢?」我開口問。如果瑪琪對來源有印象,就可以判斷是不是只是渾沌信徒編造出來讚揚渾沌神的歌。

瑪琪蹙眉想了想,無辜地搖了搖頭:「真的沒有印象了。」

「太陽,你的想法呢?」

羅蘭也是不解,但他似乎並不是很掛意,只習慣地笑了笑:「太陽覺得,就只是首歌吧?」

看來比起這個不知真實性的神話,他更介意瑪琪給他的告白歌被我唱出來吧……

在場沒有渾沌神殿的人,也沒辦法證實這首歌的可信度,眾人排好輪值後,抱著好奇各司其職,我和瑪琪兩個戰鬥力低下的人當然就得到整晚安眠的待遇。

我和瑪琪各據帳篷的兩邊,她和安睡在一起,相當安全,道過晚安後,她就閉上雙眼不再言語。

這一行我也仔細觀察過瑪琪,實在找不出可疑之處,就連大剌剌的安公主也很喜歡她,三不五時就跟她在旁咬耳朵。瑪琪沒有什麼戰力,丟到野外就毫不起眼,但只要一開口,還沒聽清內容就會被她極具穿透力的嗓音吸引注意力,在戰鬥時說不定可以分散敵人的心神、擊潰對手的鬥志。

我可不是隨便就把朋友賣掉的人,在安排羅蘭和瑪琪的約會之前,我已經請過密探調查過瑪琪,她的來歷沒有什麼奇怪之處,只是,她和羅蘭似乎早先就見過了?他們相處並沒有面對陌生人的尷尬,而在酒館的表白,相信他們並非第一次見面。

雖然不知從何時和羅蘭見過面的瑪琪有點可疑,但我也沒辦法討厭她就是了。

雖然羅蘭是慈悲的太陽騎士,但不太會將時間花費在人際關係的營造上,即使如此,他的實力和天生的領導才能還是讓他頗受聖騎士的擁戴。至於對羅蘭有好感的女性也不在少數,只是羅蘭對女性似乎沒什麼興趣,我還曾和其他聖騎士一樣,以為羅蘭真的非光明神不娶呢!

沒想到他還真和瑪琪相處得不錯,雖然兩人並不是猛放閃光讓其他人都受不了,但羅蘭面對她時笑容比平常要多,這改變就很明顯了。

至於這首歌的真假,或許跟我們並沒有什麼關係吧。目前最重要的,是把愛麗絲公主救回來,就可以拿到一筆捐款,回神殿愜意地當我的殿男祭司了!



---------------------------------
變成月更啦哈哈哈bb(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看來就像格里西亞老是跟雷瑟聊羅蘭一樣,羅蘭跟瑪琪也都在聊格里西亞XDD
    是說格里西亞在大庭廣眾之下唱出告白歌就算了,唱完還跟羅蘭含情脈脈(並沒有)的深深凝望真的沒問題嗎XDDDDDDDD
    孤獨之星的歌詞好美>///<,越來越期待後續發展了ˇˇˇ(幸福地點下一章
  • >訪客:(應該是Nomika吧?XD)
    大概彼此都是對方最喜歡拿來炫耀的朋友吧(X)
    因為滿腦子都是對方,所以話題總圍繞在對方身上(O)
    哈哈,看在別人眼裡含情脈脈,可是他們兩人遲鈍地感覺不出來XD當局者迷~

    云衍 於 2015/08/24 20: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