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十二、教皇,我的老師

如果把光明神殿現任教皇、我的老師、眼前這看起來像是跑到爸爸辦公室玩辦家家酒遊戲的小孩當成普通少年的話,十個中有九個會悔不當初,而剩下那一個已經不曉得到世界的哪個角落去了。

光是這少年至少是我的三倍歲數,就知道那該是多老的一塊薑……

雖然我天賦異秉,學習速度奇快,也不希望惹老師生氣,他可是會許多千奇百怪的魔法,我小時候就常被整得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現在常被太陽騎士教訓明明是祭司卻會一大堆亂七八糟的魔法,也是因為上樑不正下樑歪!

剛見面的「喜悅」(憤慨)過去,我冷靜地關上門,敬重地喊了聲:「老師您回來了。」

「嗯,有沒有好好改公文啊?」教皇將堆在桌上一角等待歸檔的公文隨意翻了翻,但我知道他根本沒打算要看,只是做做樣子而已。

「當然,很認真改公文……光明祭司可以作證。」

聽到我的語氣有所不滿,教皇抬起頭來看我,表情說不出的天真無邪地納悶問道:「怎麼了?不高興?」

「我說您就找光明祭司代理就好了,為什麼要我扮成教皇?您不知道這段日子發生多少事……」不僅魔獄騎士,還有戰神殿……稍微沒處理好,就會釀成大禍啊。

「那些事我都聽說了。」教皇只是平淡地點點頭,「你做得很好,交給你我很放心。」

「話不是這麼說的吧!」你是教皇耶,那你要做些什麼?

看我激動的樣子,教皇疑惑地說:「以前你不是都做得很高興?」

「我……哪有很高興?而且這次你也離開得太久了吧!」

教皇用他那雙與稚氣外表不相符的老謀深算眼神,仔細端詳了我一會,別有意味地笑了:「你是在撒嬌啊?」

「……」誰在撒嬌了!

「坐吧。」教皇擺了擺手,我有點不甘願地拖來一邊的椅子,習慣地坐到辦公桌的側邊。

教皇溫和地說:「讓你多磨練一下也好啊,你以後就要坐在這個位置了,我也不能一直留在這裡,之前很多事就是你自己處理的,我並沒有教你該怎麼做,你也並不需要有人給你意見不是嗎?」

……意思就是我都我行我素就對了。

「您還沒到退休的時候吧,我才二十三呢……」離四十歲還很久喔。

「讓你四十歲再繼任有點太埋沒了,」教皇理應稚氣的笑容看起來老奸巨滑,「你也想早日和太陽騎士平起平坐吧?」

「不急在一時嘛,反正我一直是和他平起平坐啊,反正你又沒存夠退休金,就繼續當教皇,一些麻煩事還是可以由學生處理啊。」

教皇緩緩喝了口茶:「還說不是在撒嬌?」

「……」

「格里西亞,有些事我以為你明白所以沒有多說,會讓你扮成我代理教皇,而不是光明祭司代理,你該明白原因吧?」

我面無表情地回答:「因為光明祭司地位崇高,如果不在場容易引起注意,外界比較不認識我,所以當您的替身最為適合。」

教皇點點頭:「除此之外,你的能力也高過光明祭司了,你一個人可以做的反倒超過光明祭司二人聯手。」

我理所當然地接受誇獎,主動地拿了新的杯子倒了紅茶,並加了八塊方糖,邊攪拌邊拿了碟子上的方塊酥來吃。

……不夠甜。

教皇無奈地白了我一眼:「你也太自動自發了,我帶的錢不多,別一下子把我省吃儉用買的名產都吃完了!」

「您老人家吃太多零食對身體不好,我幫您消滅它。」我大義凜然地說。

「唉……將來甜食的開銷也是個問題……」教皇翻了翻白眼,拿起手邊的公文,說,「這裡有件要給太陽騎士的任務,就由你負責發給他吧。」

「任務?」我接過公文快速瀏覽過去,「要離開忘響國?」

「我也要去!」「不准!」

「……」

……反應真快的老頭。

教皇頭也沒抬,揮了揮手,恨不得我趕快離開的樣子——我看不想要我繼續消滅他的名產也是理由之一吧?我洩憤地抓了一把桌上的方塊酥,讓盛裝的碟子幾乎見底,才趕緊跑了出去。

任務的內容其實很單純,就是戰神之子向公主求婚不成,又去向月蘭國公主求婚,月蘭國的女王答應將大公主愛麗絲嫁給戰神之子,由於最近戰神之子和太陽騎士的決鬥聞名全大陸,特別邀請太陽騎士當伴郎。

雖然月蘭國女王的邀請光明神殿不需要答應,但參加這場婚禮,月蘭國將會捐獻一大筆錢給光明神殿,為了賺外快,還是得去了!

當我把這個任務轉交給羅蘭時,他果然看起來一臉茫然。

「伴郎?」

「是啊!那個戰神之子就是一定要娶公主就對了!」真是令人不齒!

羅蘭並沒有跟我同仇敵愾,只是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看起來就像發呆,隨後才問:「教皇陛下回來了?」

「嗯,不過名產買很少……」以為羅蘭是想要名產,我為老師感到愧疚地說。

「那你可以一起去嗎,格里西亞?」

「咦?」

「你可以一起去月蘭國嗎?」

羅蘭詢問之後就靜靜地看著我。

老實說我有點訝異羅蘭會開口邀我去,我是也想跟,但是還沒開口老師就否決了……羅蘭最近似乎也有點令人不放心,雖然那麼大塊頭,但有時候跟個孩子一樣呆。

「怎麼會想找我去?」

「因為最近你都關在光明殿裡,而且我們也沒有機會一起出去看看……如果能結伴到遠一點的地方去,一定是件很不錯的事情。」我從這麼說的羅蘭臉上,看到他少年時期的影子,覺得一陣溫馨。

他接任太陽騎士的那一晚,我們喝酒慶祝,我鬧著賴著要他舉起太陽神劍發表感言。

羅蘭拗不過我,輕鬆舉著太陽神劍,說多有架式就多有架式,他那時還用著靦腆的笑容,說:『我最感謝光明神的,就是祂選了我當祂的太陽騎士。』

他總是滿懷理想,平和地說著他要實行正義的抱負,讓我覺得雖然當上太陽騎士的不是我也不錯。公理、正義、和平,天真到可笑的夢想,讓我經常吐槽:『太陽騎士還是個夢想家啊。』

但之後是因為太忙了嗎,羅蘭有多久沒跟我說他的理想了呢?我突然想不起來。

用力搖頭搖去那些莫名而生的感觸,我點點頭:「我再去問老師看看。」

正牌教皇都回來了嘛,應該沒有什麼理由不能讓我這冒牌貨離開神殿吧?



雖然這麼想,但再次跟老師提出跟太陽騎士一起出使月蘭國,又被打回票,老師寧可派出五個祭司也不要讓我去!開玩笑,我一個可以抵那五個耶!

想著沒辦法了,明日該如何答覆羅蘭,還沒想出來就迷迷糊糊睡著了。

然而隔天一早,我不是先去回絕羅蘭,而是先闖進教皇的書房。

「……格里西亞,不能說門上的魔法對你沒用你就老是這樣闖進來啊!老人家會嚇到心臟衰弱的……」還沒開始辦公的教皇被我開門的粗魯動作嚇了一跳,無奈地碎碎唸。

「我只是光明殿的一個普通小祭司,哪有能力嚇到尊貴的教皇啊?」我邊回話邊粗魯地把門甩上。

「普通小祭司?你可是十二歲就當上初階祭司、十六歲就通過高階祭司試煉、光明神授予權能的天才祭司啊!」教皇瞇起眼,沒好氣地說。

我將長袍的袖子挽起到手肘,一付氣勢洶洶的樣子來到他的桌前,啪的一聲將雙手拍在那個原木桌上——

「你的手需要治癒術嗎?」教皇面不改色地問。

我忽視手掌傳來的熱麻刺痛,一字一字嚴肅地說:「我要去月蘭國。」

「昨天不是跟你說不行了嗎?」教皇皺起臉叫道,反應就像是鬧脾氣的小鬼。

「我管你!」我態度堅決地說,「我絕對要跟太陽一起出去!」

「為什麼這麼突然啊?」教皇看出來我是認真的,而我一但決定的事就連他也很難改變我的心意。

「我做了個不好的夢。」我收起雙手,環在胸前,擋住紅腫的雙掌。

「預知夢?」老師很順地接下去。

「才不是預知夢!」我反駁,「那只是一種警惕……我做的夢又從來沒有成真過!況且太陽騎士孤身到戰神殿的大本營……就算帶了五個祭司,也是不保險對吧。」

「我可以讓綠葉騎士也一起去。」

「那還是需要『一個』祭司。」

「好吧,你是一定要出去就對了?」老師見說服不了我,也很嚴肅地沉下臉色。

「沒錯!」

「沒辦法了……」教皇嘆了口氣,從書架的暗格裡拿出一個寶盒,他一打開寶盒,雖然是白天,整個書房還是為之一亮。

一顆沒有任何雜質、水屬性飽滿的水藍色寶石出現在老師的手上。

「這是永恆的寧靜,你戴在身上,千萬不要弄丟。」

「您什麼時候藏了個寶石在暗格,我怎麼沒發現?」我納悶地將寶石接過手,戴到頸子上,用袍子遮蓋住以防被人看到覬覦。

「不要亂翻我的東西……這是我這次才帶回來的……」老師白了我一眼,又補充說,「這是我差點拚了老命才和舊識合力取到的,如果搞丟了你就知道!」

這寶石肯定是哪個黑暗之地的強大封印吧,為了拿這寶石這麼拼命,您的真身莫非是龍還是矮人嗎?

「這麼珍貴的寶物您怎麼不自己收好?」

「你光屬性那麼強,戴著可以掩蓋它的屬性,我會比較安心,不然有人來搶的話,我怎麼抵擋?」

我默默看著老師,難道就不怕我出去時被搶嗎?放在神殿教皇的書房總比在外亂走的我身上安全吧?

忽視我質詢的炯炯目光,老師繼續顧左右而言他:「你雖然年輕,但已經是高階祭司了,沒有職位也只是因為除了教皇以外沒有適合你的職位,你得為神殿好好保重自己。」抬起頭深深地看著我,「平安地回來,至少永恆的寧靜要平安回來。」

「……」

……我覺得這句話中,寶石平安回來似乎比較重要?

然後,我們一行人:我、太陽以及一位吟遊詩人就這樣成行了。

啥?哪來的吟遊詩人?

「格里西亞,抱歉,她說要一起來。」

「你好,我是瑪琪。」

瞪著站在太陽旁邊的白髮少女,我心情無比複雜。

這是去郊遊的對吧?虧我還不安到作了怪夢,還為此和老師力爭,可也沒想過是當亮晃晃的油燈來了……



---------------------

卡文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緹亞
  • 難道那個舊識是尼奧?!!!!!!!!!!!
    所以教皇才會出去那麼久!!!
    喝醉酒的聖騎士+不小心燒掉魔法卷軸的魔法師+教皇
    嗯!應該還蠻強的XD

  • >緹亞:
    是的~沒錯就是尼奧老師和黑暗精靈~www
    不過這設定似乎沒什麼意義ww

    云衍 於 2013/03/15 15:47 回覆

  • Nomika
  • 看原作的時候就覺得羅蘭其實是不適合當太陽騎士的......他太死硬派了,可身為聖殿之首的太陽騎士,在很多時候更需要的是圓滑與妥協--當然是在守住底線的前提之下,可對羅蘭而言那大概是很掙扎的事情,因為在他的理解裡,正義該是沒有半分妥協餘地的。
    所以以他的個性可能更適合當審判騎士XD,或者像原作一樣,成為太陽騎士的裡身分之類都好一些.....不過變成死亡領主還是太殘忍,對一身正氣的羅蘭尤其是...大概沒有比這更慘的結果了OTL
    兩相比較之下,還是當個偶爾會陷入迷惘的太陽騎士好了XD,反正格里西亞會負責開導他OWO
  • >Nomika:
    是啊,跟格里西亞比較起來,羅蘭當太陽騎士會很辛苦,是內在的辛苦!但他沒當上太陽騎士,之後的命運也很悲慘啊!
    而且吾命完結後,羅蘭還是會繼續悲慘下去……真想問作者羅蘭到底何錯之有,要這樣虐他?QQ
    要不是巫妖從中作梗,在格里西亞的保護傘(?)下,相信羅蘭原本可以健全幸福地成長的!

    云衍 於 2015/08/24 20: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