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九、來勢洶洶的戰神殿

戰神之子浩浩蕩蕩地來了,由於戰神是近年來逐漸熱門的信仰,戰神的追隨者也氣燄高張,雖然安頓在皇宮招待外賓的別館,但時不時就聽到他們的戰士和聖騎士起爭執的消息。

我則是還沒時間理睬他們,將魔獄騎士在皇室的臥底身分查探清楚之後,我感到很驚訝。一來伊力亞——魔獄騎士的本名——在皇家騎士中的聲望不小,隱隱有年輕一派頭頭的聲勢,且連王妃也維護有加,更與從小一起長大的公主關係匪淺,也難怪他會不想回來這地位比不上、薪水不能比的聖騎士崗位。

情報裡面還有一點很有意思,那就是伊力亞和公主之間有一腿的八卦……假如這八卦是真的,那就可以用來對付戰神之子的求婚事件了。

還在思考如何證實八卦,就有人主動來替我解答了。我看著坐在我面前、目前忘響國唯一的公主殿下。

「教皇,我相信伊力亞已經來找您談過了,無論神殿如何決斷,伊力亞都是皇室的人。」公主茶都沒喝,直接開門見山。果然有公主的架子,雖然使用敬語,但還是高高在上的姿態。

我慈祥地安撫她:「神殿並未想對『魔獄騎士』有危害的企圖。」

「哦,是嗎?伊力亞回去也這麼說,但我實在不敢像他那麼樂觀。我警告您,假如伊力亞有任何損傷,我絕對把帳算在神殿頭上!」公主狐疑地打量我。

看來公主還是比魔獄騎士精明。我點了點頭,露出「我一切都明白」的體恤模樣說:「公主殿下小心也是必然的,畢竟魔獄騎士與公主的關係非同一般。」

公主有點臉紅地斥責:「你在胡說什麼?不要胡言亂語的!」

這帶羞的反應已說明一切。我挑了挑眉,故作詫異說:「難道不是嗎?魔獄騎士提到您時洋溢的幸福神情難道是我錯看了?」

「是、是嗎?他有提到我?」公主有點錯愕地反問。

當然是騙妳的,傻公主,料想魔獄回去皇宮也不可能將密談的經過鉅細靡遺地告訴妳,我當然拿來套套妳的話啊。

我讓自己看起來很支持他們,讚嘆著:「能使一位堅定的騎士寧可冒著生命危險也要宣誓忠誠的,除了高貴的仕女,又有何人呢?」

我表面無比讚賞,誰知我內心鄙視不已……可惡的魔獄騎士,當個間諜竟然還能攀上公主……早知道我就向老師自我推薦前去皇宮臥底!

也許是我誠懇的言行,也許是戀愛的魔力,公主暫時放下戒心,微帶甜蜜的淺笑,下一刻卻又垂下眼面帶愁容:「伊力亞是這麼想我的嗎……可是我卻只能辜負他的情意了……」

我適時地問:「嗯?魔獄騎士要退出聖騎士,不正是為了守護公主?難不成公主殿下嫌棄魔獄騎士?那神殿就不該讓魔獄騎士脫離了。」

「我才不是嫌棄他!」公主握住手巾的手緊了緊,「因為我已經答應哥哥,要嫁給戰神之子了。」

「戰神之子?魔獄騎士和他相比的確……唉,原來公主殿下也是看重身分地位的人啊……」

「你懂什麼?」公主瞪眼嗔道,「這是為了國家著想,在國家面前怎麼能懷有私心呢?」

「那您就不應該前來為魔獄騎士說情了。」我收起薄紗後的笑容,連公主也感覺到氣氛轉變,緊張起來。

「你這是什麼意思?」

「因為您即將遠嫁月蘭國,再無法保全魔獄騎士,您走了之後,也和魔獄騎士沒有關係。」

「我……我會拜託哥哥和王妃保全他的!」

「是嗎?前提是大王子殿下和王妃殿下不知伊力亞的真實身分吧?」我冷笑地說。

公主臉色蒼白,緊咬著嘴唇,瞪著我說不出來。

「再加上在您的父王、現任國王陛下的指揮下,皇家騎士偶有短少應也查不出原因。」

「您、你這是在威脅我?」

「沒這回事,我只是為魔獄騎士的未來擔心,」我讓臉上重新充滿溫暖的笑意,「魔獄騎士若遭不測,神殿也佔不了便宜,我們和公主殿下、魔獄騎士是站在同一陣線的。」

公主咬咬唇:「那你說我該怎麼做?」

我深吸了一口氣,笑說:「和魔獄騎士一起得到你們的幸福,這也是光明神所樂見。」

在我的三寸不爛之舌鼓吹下,公主果然面露動搖之色,但還是茫然地搖了搖頭:「可是……我已經這個年齡了,沒有理由拒絕戰神之子的求親……和伊力亞在一起,不僅是我,伊力亞也會被鄙視的。」

「我會讓你們的婚姻受到光明神與全國人民的祝福,只要二位配合。」看著公主如同被蠱惑的癡呆眼神,這時候我由衷地感覺,自己顯然是天生的神棍。

說服公主的同時,我的腦中也擬定了大致的計畫,只是還得得到太陽的協助。公主離開後,我正想召喚太陽前來,辦公室的門突然被一腳踢開——

好樣的,居然有辦法踢開有防禦魔法的門!我看清來者,烈火騎士居然踹門踹到我這裡來了——

還來不及開口,烈火的大嗓門已經響起:「快救亞戴爾,他快不行了!」

這種時刻我當然不會無知地確認「不行」是哪裡不行,我簡直跳了起來,查看隨後被抬進來、一路滴血的傷患。

亞戴爾的確重傷剩下一口氣,這從他渾身迅速流失的光屬性就察覺得出來了,我看都沒看先丟了幾個施法時間短的中級治癒術,等吊住他的性命才有辦法好好評估他的傷勢。

亞戴爾身上滿佈劍傷,還有相當接近要害的創傷,我不覺得以亞戴爾盛名在外的劍術會無法維護自己的要害,對手明顯是經驗老到的戰士,而且實力絕對在亞戴爾之上。

我低頭禱告,朝躺在血泊中的傷患施放了終極治癒術,才見他呼吸平緩,傷口也慢慢停止出血。

有人和我同時鬆了一口氣,我看向身旁,太陽騎士一臉鐵青地在旁觀看施救過程,這也難怪,亞戴爾是他的副隊長,傷得這麼重的原因我相信馬上可以得到解答。

太陽騎士把烈火騎士請了出去後,就當著我的面問起話來,其餘太陽小隊的隊員都有些遲疑地看了看坐回教皇座椅等著看戲的我,只有知道我和羅蘭交情的亞戴爾神色自若。

太陽小隊的眾人發現羅蘭對我一點也不避諱,亞戴爾也不以為意,才激憤難平地開始告狀。

「隊長,是戰神之子先挑釁的!」

「那你們就接受挑釁嗎?我平常是如何教導的?」

「他逼亞戴爾接受決鬥,如果不接受,他就要找其他聖騎士挑戰,還一直干擾我們巡邏……」

「你們可以回來報告……」

「他們把我們團團圍住,不給我們機會離開!」

「勝負揭曉還不停手,他根本想殺死亞戴爾!」

「他還說隊長只是個小白臉,再厲害也贏不過他!」

……

聖騎士越講越憤慨,十幾人的聲量壓過羅蘭一人,大有回去報仇的衝動。我聽著太陽小隊你一言我一語的報告,大概拼湊出了事情始末。

戰神之子竟會公然找碴,就算再好勇鬥狠也不合理吧?假如將堂堂一隊的副隊長殺死,不怕和光明神殿對立嗎?

「要不是伊力亞經過,亞戴爾就被打死了!」

伊力亞?是「魔獄騎士」阻止的?

「還說我們有起死回生術,亞戴爾死了也沒關係……」有小隊員說到這裡,有些人紛紛將眼光投過來,一瞬間清靜不少。

太陽騎士也看向我,苦惱地說:「格里西亞,你怎麼看?」

對方知道光明神殿有人會起死回生術?他們可能也有埋間諜過來,但蓄意殺死聖騎士是為了想證實這件事嗎?

好啊!居然將主意打到光明神殿上,我如果讓你如願以償娶回公主,我的名字就倒過來寫!

「太陽,」我笑得比天上的太陽還要燦爛,「針對這件事我們來好好研討一下。」

我這祭司的微笑,讓在場皮粗肉厚的聖騎士似乎同一時間顫抖了一下。

♫ ♫ ♫

將事情丟……交代給太陽之後,我就稍微清閒下來了,由他帶著神殿的禮物聖光玫瑰手珠去皇宮參加肥豬王的生日宴會,而我則派人前去找審判。

幫手當然是越多越好,畢竟騎士擅長打群戰。聽說審判騎士的劍術也是聖殿數一數二的好,有這聖殿兩大龍頭絕對可以把戰神之子打成豬頭轟回月蘭國去!

不巧的是審判騎士似乎去巡邏了,由於有重要的外賓前來,加上客人並不怎麼守禮,聖殿多派人手維護秩序,連不是輪值的審判也帶隊在外巡邏。

既然如此,那我也出神殿視察一下戰神殿蒞臨造成的影響,……順便光顧一下甜點店的生意吧。

想到此,我立刻站起來回我的房間更衣,一路上靠感知避開光明祭司……自從上回徹夜未歸,他們就把我看得緊緊的,一逮到我要溜出去,就派出一大群祭司阻攔我,然後把他們的公文也搬來辦公室,邊改邊兼督我把公事處理完……要出殿真是越來越艱難了,所以我才更需要幫我翻牆買藍莓派的人才!

我換了件輕便的祭司袍,施放神翼術在自己身上,悄然且快速地離開神殿。

到了街上,仍然如平常一般熱鬧,市集上的小販很有精神地吆喝著,行人也一臉朝氣蓬勃。有幾個戰士背著武器大搖大擺地走過,隨著戰神殿的造訪,城內的戰士人數突然多了起來。

……嗯?怎麼感覺好像有視線?我抬頭搜尋了一下,分別是三個聚在一起嘰嘰喳喳的少女、閣樓上的少婦和賣水果的大嬸……我果然也是吸引女人眼球的美男子,真想過去搭訕!

不過現在不行,得先去買每日限量的藍莓派,反正那些女性也不會跑掉!正舉步往甜點店走去,那幾個戰士突然走到我身旁,一左一右一前一後將我卡在中間。

「咦?你們做什麼?」

站我身後的那個摀住我的嘴,擺明不想讓我出聲,由於他們人高馬大,外人根本沒注意到被他們夾住的我,我就像夾心派的內餡一樣被夾著往他們的目標移動。

這簡直就是公然綁架!公然綁架光明神祭司,難道這些戰士知道我的身分?但如果知道我的身分,又怎麼敢這樣做?是想跟光明神殿下戰書嗎?

好奇加上評估出這四位戰士的實力並不高,我半推半就地讓他們架離市中心,來到郊外,此處已是葉芽城的邊緣,人煙罕至,四個戰士一放開我,就自動地抽出武器。

「等等,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伸出掌心制止他們。

戰士們對看一眼,嘻笑著說:「我們只是看祭司不爽,想要練練手而已。」

我翻了個白眼,哪有那麼容易敷衍過去?我冷冷地說:「戰神殿的戰士再怎麼輕視祭司,也不會無禮到想找祭司來練手吧?」

「誰、誰說我們是戰神殿的?」幾個戰士先一呆,接著眼神閃爍地否認。

「你們嘴上說不是,表情已經出賣了你們。」我冷冷一笑,沒有告訴他們的是,即使不看表情,我也可以靠感知查覺他們的心跳和血液流速,藉此生理反應來判斷他們的心理狀態,可說是人體測謊機。

「戰士的確是笨得可以,那就讓我這魔法師來練練手吧!」我露出一個讓我當選光明神殿第一俊美祭司但祭司同袍看到卻像見鬼的燦爛微笑——我稱之為「光明神的微笑」,舔了舔嘴唇說。

「魔、魔法師?」戰士們還又驚又疑地面面相覷,我已經操縱風屬性脫離他們的包圍圈。

拉開距離之後,接下來就是我應用從不務正業的老師那邊學來的魔法的時刻了。

火球術、冰霜術、隕石術、狂風術……各種屬性的魔法被我如數家珍般的施放出來。

自從我的教皇老師發現我有魔法的天分,就心情複雜地在神術之餘指導我魔法(反正不教也會被我偷學),因為我一學到新魔法總是很快就追過他,他曾經感嘆地說:

『格里西亞,你若不當祭司,說不定以後有機會成為世界聞名的大法師……不准想給我跳槽,你已經是我看中的下一任教皇人選了,你只能在教皇的位置坐到你站不起來……不,站不起來還是可以坐著改公文,你得坐到你爬不起來為止!』

喂喂,你已經預見我找不到我之後的教皇適任人選嗎?教皇可以這樣詛咒人嗎?

所以,我的魔法才能可是連勝過尋常魔法師的教皇老師都讚不絕口的,這幾個頂多算中階的戰士根本不夠看——以為對付祭司就派這種三腳貓來簡直讓人哭笑不得。

「即使不是魔法師,也別小看光明神賦予的權能。」我洋洋得意地手插著腰,居高臨下俯視地上那幾個東倒西歪的戰士,正打算待會帶回去讓審判好好拷問一番,一聲耳熟的呼喚突然響起——

「格里西亞!」

說審判,審判就到。我笑著轉向聲音的來源,卻見一身黑的男人全速衝了過來——

「耶耶耶耶耶?!」

一瞬間閃過「審判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熱情是要來衝撞我嗎」的疑惑,審判的下一句指令已經吼了過來:「快蹲下!」

我下意識地蹲下,一支箭簇從我頭上飛過。

短短幾秒間審判也衝刺到我身旁,抽出審判神劍快速揮舞著,那動作之快,讓我完全看不到他肩膀以下的手部部分,只聽到無數的碰撞聲,不斷有物體掉落地面。

真強,這種以一(把劍)擋百(支箭)的高超劍術,根本不需要盾牌防禦……難怪這一代大地騎士閒到天天去泡妞!

啊啊……聖光護體……此時才想到我這個光明神祭司在戰鬥中的次要任務——首要任務是治療——該把輔助神術丟到審判身上。聖光一落的同時,審判已經收起神劍……

審判默默看了我幾秒,才緩緩地說:「無妨……我有鬥氣。」

「咳,我想也是,所以施法才特別從容。」我面不改色地點點頭,隨即看著地上滿滿的一堆箭枝、飛鏢。

「不去追刺客?」

審判看著我,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戰士們,搖了搖頭:「先將人帶回聖殿再說。」

我點點頭沒有反對,也了解審判是擔心對方聲東擊西,顯而易見的,他們針對的是我,沒有什麼比把我這個教皇的接班人護送回神殿更加重要。

「回去我再聽你解釋為何會一個人跑來這裡。」

「等等,審判,我難得溜出來,還沒有要回去……」

審判言簡意賅地講完,命令稍後趕到的隊員將狙擊犯打包帶走,不理會我的抗議。

不是吧?回去審判所要連我一起拷問嗎?我還沒買藍莓派也還沒搭訕女性……

審判只是站得筆直,堅持我走在他前面,一身黑袍讓他看起來高大無比,一直維持的鬥氣更是生人勿近。

……好啦,至少這一行我的確找到審判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緹亞
  • 格里西亞抱怨的時候突然跳出大地騎士w
    我可以稍微想歪嗎?(X
    已經想很歪的人(X
    XDDDD
  • >緹亞:
    XDDD可以~盡量想歪吧!!
    格里西亞對大地的怨念還真的挺深的!

    云衍 於 2013/02/28 16: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