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了解朋友的戀愛煩惱

去過葉芽酒館那天過後,太陽騎士又投入忙碌之中,連假日也沒得休息,自然也沒有約會的時間……我指的是和瑪琪小姐約會的時間,看那晚的情況,他們兩個分明很有可能在一起的吧,但卻一點消息也沒。太陽騎士送公文來時,我還有意無意探探口風,竟然換來一頭霧水的表情。

正好最近有點無聊……不,關心好朋友的歸宿是很正當的吧,第一步就是得了解狀況。

我嘴裡津津有味地嚼著藍莓派……當然不是羅蘭那天買回來的,哪能放那麼久,這是寒冰騎士做的。真不是我要說,寒冰的手藝都可跟坊間的點心店媲美了,退休後不怕沒出路……

為什麼我會有寒冰做的藍莓派?當然是人家送的啊!你猜是太陽送的?那你可就猜錯了!

「吃慢一點。」一身黑的騎士不苟言笑地皺了皺眉,但我已經可以分辨他不悅的表情,我接過他遞過來的茶喝了一口,滿足地擦擦嘴。

「謝謝你啊,審判。」

沒錯,是審判騎士,自從那天聊過案子之後,審判偶爾會送來寒冰的手工甜點,聖殿有這麼賢慧的騎士長,聖騎士不胖實在不簡單……

「吃太多甜食不好。」審判騎士接受了我的道謝,算得上關心地回了一句,雖然口氣嚴厲頗像指責,但我憑這幾次的接觸,了解他也是個刀子口豆腐心的傢伙,哪天羅蘭太忙就直接「拜託」審判幫我跑腿好啦,聖騎士可利用的資源真多啊……

審判騎士見到我的表情,眉頭皺得更緊,直接起身想要離開,我趕緊在他告辭之前喊住他:「等等,審判!」

「還有事?」審判停下腳步,帶著戒備看著我。

嘖,是在戒備什麼……我不過是個祭司耶,你一個頂尖聖騎士,有需要防備一名手無縛雞之力的祭司嗎?

「最近治安還好嗎?有沒有什麼案子?」我隨口問道。

雖然我隨便問問,但審判不像太陽那麼好拐,反問:「你不是說不談案子?」

這麼多疑幹嘛?小心老的快……「身為教皇……代理的,總也得關心一下聖殿的事務……呃,你可以不必保留,光明殿和聖殿關係實際上是很親密的,畢竟光明殿是聖殿的後盾。」我又補充了一句。

審判似乎有點無奈:「你不必特別強調,就算我要防你,太陽騎士長完全不設防也無用。」

知道就好。我有點洋洋得意:「我們可是從一起參加太陽騎士徵選那時就認識了!」

「你?太陽騎士徵選?」

「給我收回你的眼神!」

審判笑了一下:「這個月審判小隊巡邏,沒什麼大事發生……除了有些家務糾紛之外,也只是酒館附近多了些喝酒鬧事的爭執事件。」

應該又是瑪琪小姐引發的爭風吃醋事件吧。在去過酒館之前我還會不解,但現在我理解地點點頭。

「太陽騎士很忙嗎?」我故意問道。

「太陽騎士長?」審判騎士挑了下眉,想了一下說,「如同一般。」

如同一般的忙啊?「他有沒有哪裡不一樣?」例如說常發呆、偶爾會無故傻笑、走路輕快像跳舞等等……

審判思索了一下,說:「沒什麼不同……」停頓了一下,又像是想到什麼地說,「上次對練劍術時分心了一下,也許是過於勞累?」

越不常發生的事就是異常啊!羅蘭這練劍狂在對練時竟會恍神,果然是心有旁騖!

發現細節的我得意地哼笑了兩聲。審判看了看我,小心地說:「我該不會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沒什麼沒什麼,你講得很好!」我笑著誇獎了他一下,審判一陣默然,像是更確定自己「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轉過身就朝門口走去。

「那我先離開了。」

「慢走。」

審判往門口走了幾步,又停下腳步,語氣似笑非笑地說:「說單純閒聊不談公事,大多還是都聊太陽騎士長的事。」搖了搖頭便輕輕開門離去。

我愣了一下,直到那宵闇的背影消失在帶上的門後,才回過神來。

……不只是聊羅蘭,我們不是還有聊甜點?

即使明白犯人的心理,還是難以猜測審判的心理……什麼?因為我跟犯人一樣不正常?我可是光明神祭司!

♫ ♫ ♫

夜幕低垂,當我躺上我的床時,門被敲響了……老師這點對我很寬厚,特別給我單人房——雖然是為了以防我晚上亂用魔法實驗驚嚇到其他室友——我還是很慶幸能有一個不被打擾的空間。

……特別是有人深夜來敲我的門的時候。

我走去開門,等來人閃身進來時把門帶上,習以為常地看著那人從袋裡拿出瓶瓶罐罐,開始寬衣解帶……

別想歪了,絕對不是做什麼奇怪的事……其實也是有點奇怪啦。

「你慢慢敷,我先睡了。」我打了個呵欠,爬上床去。

「你要睡了?」太陽騎士拍了拍兩頰的肌肉,他說過笑了一整天之後,晚上他的臉頰都會僵硬無比,可憐他今天還到皇宮參加宴會,沒辦法一個人關在房間面無表情地改公文,以至於臉頰痠痛是必然的。

「我這裡又沒浴室,我才沒有看男人敷全身膜的嗜好。」

「我需要你幫我燒熱水。」羅蘭無奈地說。

其實我也不是真的那麼想睡,畢竟祭司沒什麼運動量,只要動動嘴皮子,正好我也有八卦……正事想問羅蘭……我爬了起來,在房內的小爐灶邊放上一盆水,召喚火屬性生了火,回過頭,羅蘭已經駕輕就熟調好了面膜。

「……你調面膜的速度越來越快了。」我看著童年好友攪拌著那盆墨綠色的麵糊,衷心地讚嘆。開始保養的那段時期他還手忙腳亂打翻了好幾次,讓人懷疑拿起劍來穩若泰山的手是臨時抽筋了還是怎樣。那麼艱難的劍招沒幾下就學起來了,簡單的動作反而笨拙不已。

當時羅蘭還常調錯面膜配方前來求救,連精油也毫無二話地就選用我覺得不錯的薰衣草味道……多年訓練下來,面膜白癡也會變成面膜高手,讓我不禁讚嘆時間的魔力。

「我想快點完事,」羅蘭微皺眉,怕眉間起皺摺他連皺眉也不敢太用力,「敷面膜太浪費時間了。」

我大點其頭。不僅浪費時間,更浪費錢!太陽騎士的薪水有一大部份就用在保養品上了,害羅蘭沒辦法多買我的點心!啊?我的薪水?祭司的薪水是會比聖騎士好上哪去?

我悠哉地坐在床上看他把那一坨一坨黏答答的東西塗到臉上、身上,太陽騎士符合傳聞的白皙肌膚得來不易啊!

「抱歉,格里西亞,打擾你休息,我會趕緊弄好趕緊出去。」渾身「泥巴」的羅蘭語帶歉意地說。

之所以會跑來我房間敷面膜,也只是怕有人在敷面膜的期間打擾,在幾次被打擾因而打翻了昂貴的面膜原料後,我提出了這個方法,羅蘭就三不五時會跑來我房間敷,雖然一星期只敷一次啦,不過假如是我,一定敷著敷著就無聊到睡著了吧。

但做事認真的羅蘭總是耐心地等面膜快乾,才用濕毛巾擦拭乾淨,接著又幫我整理了一下房間……嗯,你問我多久整理一次房間?一星期啊,就是羅蘭來敷面膜的時候嘛……

為了感謝羅蘭幫我整理房間,我在他敷面膜時和他聊天,以免他睡著。

「聽說葉芽酒館有個名歌姬駐館演出,你有看過嗎?」

羅蘭原本正經八百地敷著面膜,突然發出被口水嗆到的聲音,說:「……格里西亞,什麼歌姬?」

「聽說叫作瑪琪小姐,唱的歌簡直是天籟,你有聽過嗎?」

「……有。」

可惜羅蘭的臉都被面膜遮住了,看不出顏色……

「上次你休假她正好演出,簡直萬人空巷呢?」我繼續試探。

羅蘭有些不知所措地點了點頭。

「你覺得她如何?」終於問到重點!

「她……是個很棒的女性。」

我又問:「太陽騎士陷入情網了嗎?」更正,這才是重點!

羅蘭無語了一陣子,眼睛看向我,眼眶四周由於沒敷泥巴,看起來白白的兩圈,在搖曳的火光下感覺有點驚悚……

「……我不知道。」羅蘭眼神又困惑又茫然,喃喃說道。

……這應該就是戀愛的眼神吧?我點了點頭,上前拍了拍他的肩:「我會幫你的。」

「……格里西亞,你沾到面膜了。」

我忽略手上沾到泥巴這等小事,「你想跟她告白嗎?」

羅蘭搖了搖頭:「不想。」

「啊?」

「倒是格里西亞,你那天也到酒館去。」

「對了,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我回聖殿後,亞戴爾說你問過我的行蹤,然後隔天得知你徹夜未回,我便一早就去找你。」羅蘭眼神帶著不認同。

我乾笑了幾聲:「我只是公事太累,想到酒館透透氣……」

「酒館空氣很糟。」

「想喝喝酒。」

「我的酒窖有酒。」

一直吐我槽……這比起你的戀愛根本不重要吧?我攤了攤手,說:「我只是好奇。」

「格里西亞!」羅蘭突然嚴肅起來——雖然他一向認真,但我們獨處時他多少還是放鬆的狀態,但他現在整個人的氣勢都不一樣了……說不定連鬥氣都發動了?

「什麼事?」我看著全身塗滿泥巴的嚴肅聖騎士,努力維持正經的表情。

「以後不准到酒館喝酒。」

「你們聖騎士都可以,祭司就不行嗎?光明神座下人人平等!」

「……那不准一個人到酒館喝酒。」

「難不成我還帶其他祭司去啊?」看他管東管西我就忍不住反唇相譏。

「你可以來找我。」

「找三杯必倒的太陽騎士去喝酒?」

「保護祭司本來就是騎士的責任。」講的義正詞嚴、理直氣壯。

從認識到現在,羅蘭都一副我的保護者姿態,聖騎士了不起啊!誰說只能是你保護我的?

可惡!敢小看我,有一天我會讓你明白我不只是祭司!

「格里西亞,還有一件事……」看我沉默下來,羅蘭態度稍稍緩和,欲言又止了一會,終於還是語重心長地說,「離大地騎士長遠一點。」

我挑了挑眉,還以為他要怪我跟蹤他,怎麼突然講到大地?

羅蘭別開目光,斟酌字句地說:「我有幾次看到大地房裡有女人……而且不是同一人。」

……我知道了!你也看不過去是吧!

「太陽,等下我給你一包瀉藥。」

「瀉藥?」

「拿去下在大地的飲食裡,然後找他比劍。」

「……為什麼要這麼做?這勝之不武,何況他本來就不是我的對手……」

「你我都看他不順眼,正好趁此出口氣!」大地還欺騙好幾個光明殿的女祭司,別以為我不知情!

「……」

「太陽?」

「我還以為你喜歡大地……」

我以為我的耳朵出了毛病,大聲喊出口:「啊?」

「……沒事。」

羅蘭去洗毛巾,開始處理身上的「泥巴」,我還呆呆地掏著自己的耳朵……該不會不只審判的心理,連傻傻的羅蘭我都不懂了吧……

……幹!我手上有泥巴!



----------------------------

最近每次貼都有種羞恥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