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四、小心酒後多了個枕邊人

羅蘭拿著一小包東西(應該是幫我買的甜點),雖然穿著便服,但整個人還是閃著燦爛的光芒,雖然一般人看不出羅蘭在我眼裡的充沛強大屬性,但還是給人一種不好惹的感覺,人潮再擁擠也讓出了一條通道。

「啊……是太陽騎士。」有一些民眾認出了羅蘭,驚呼出聲,帶著崇拜的目光目送著他,有不少女性甚至眼神閃著愛慕之光,推擠著要過去包圍太陽騎士……我也是公認神殿最俊美的祭司啊,怎麼就沒女人要巴上來呢?

羅蘭抱歉地一一向熱情的民眾點頭,「風度翩翩」地來到吧檯前方,立刻就有客人讓出位置……

「太陽騎士請坐!」

「光明神的慈愛無所不在,讓太陽站著領略就行。」

「不、不,我就要離開了,您坐著領略吧!」

「太陽騎士、這邊這邊,我也要離開了。」

「坐我的、坐我的……」

「我這位置比較中間,視野比較好!」

見人們這麼熱情,整個酒館的人都看過來,羅蘭也不好意思再推辭,便再三道謝地在其中一個位置落坐,其他表示要讓位的客人也紛紛坐回去,讓出位置的那人站到附近,沒有一個人「要離開」。

我還要無賴地佔住座位,羅蘭這傢伙晚到還有這種讓位的待遇,太陽騎士真是令人嫉妒……羨慕啊!

羅蘭點了東西之後,就安靜低調地坐著。雖然傳聞中太陽騎士三杯就倒,但在前太陽騎士的「訓練」下,羅蘭的酒量也算不錯了,但他還是避免在外面喝到三杯以免需要假裝醉倒,何況這麼鬧哄哄的情況下,民眾也很難去注意太陽騎士喝了幾杯。

……可惡,聞到小菜的香氣,我只能跟面前的空杯子乾瞪眼,要不要過去找羅蘭拗他請客算了?

我還在天人交戰,酒館突然陷入一片黑暗,周遭響起一陣尖叫,大概幾秒鐘的時間,中央的舞台四周亮了微弱的鵝黃色的亮光,一道婀娜的背影出現在舞台中央,一霎那尖叫聲戛然而止,連呼吸聲都壓到最低。

清靈的清唱響起,沒有使用任何擴音的道具,也不像賣力唱出,但歌聲很適當地傳遍整個酒館的任何一個角落。

在黑暗中每個人的表情模糊不清,但臉都朝著舞台的方向,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如癡如醉的表情,我也張著嘴呆滯地看著舞台上那一抹孤單的倩影,由於很明白沒有任何魔力的干預,更為這歌聲的純粹力量折服。

這是人類的歌聲嗎?還是她其實是個精靈呢?我清晰地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在胸腔裡鼓譟。

短短的一曲清唱完畢,眾人吐出一口氣,高聲吶喊著「瑪琪小姐」。歌者轉過身來,向臺下環顧一圈,燈光也隨著她的視線轉了一圈,每個人都覺得她看到了自己、在對著自己微笑,紛紛露出癡傻的笑容。

「瑪琪小姐」甜甜笑著,取出豎琴,緩緩在舞臺上唯一的椅子坐下,不經意地撥動琴弦,隨意哼起歌來,四周又安靜到連一根針落地都聽得到。

這就是海報上所稱,巡迴各國的名歌姬瑪琪小姐。

我想到不久前人民的投書,看來她的魅力果然非比尋常。

歌者的高音之處,悠然像在最蓊鬱的森林最頂端盤旋;圓潤之處,輕快可比最清澈的溪流;低吟時,幽深彷彿荒廢的古老神秘殿堂;豎琴的錚然聲響,有如曠野上閃爍的點點星光。

她用各國的語言,甚至有些不知道是哪裡的方言,唱出一首又一首的歌曲,聽眾即使聽不懂歌詞內容,卻也單純為她的歌聲感動,沒有一個人有其他動作,只能呆呆看著舞臺,連老闆和侍者也都不知哪裡去了。

感覺似乎過了很久,又像沒有多久,瑪琪小姐放下豎琴,終於開口說出今晚演出以來的第一句話:「光明神殿是全大陸最大的信仰,而十二聖騎更是符合傳說的讓人敬仰,接下來是我到了葉芽城後新作的歌曲,希望大家喜歡。」

臺下響起短暫的如雷掌聲,歌姬一開口掌聲就立即停下,在場人根本捨不得聽漏任何一個音。

瑪琪小姐交握著雙手,再次引吭輕唱,這次她用的是國內習慣的官方語言,咬字清晰正統,腔調帶著特別的異國韻味,卻非有意為之。

當我從山的那一邊,

翻山越嶺而來,

我的騎士,

我唱著你的歌,寫給你的歌,

無論是否孤獨一人……

歌聲裡帶著纏綿情感,瑪琪小姐眼裡笑意盈盈看向臺下,每個人都覺得她望著自己,但我卻發現,她看著某一個方向。

我喜歡你看著我笑,

從來不被擊垮的剛強,

但我更喜歡你為我苦惱的表情。

當我說「與其留下來,請去追求你的夢想」,

那不是真的……

她帶著一些俏皮,就像一個滿懷傾慕和情意,一方面希望對方為理想奮鬥,一方面又捨不得對方離開自己涉險,默默支持著騎士的仕女……

……然後我將屬於你。

在場的騎士和聖騎士臉上的溫度都提高了幾許,相信瑪琪小姐的粉絲只會更多不會變少。

我搔了搔臉頰,很想看看羅蘭現在的表情。被瑪琪小姐熱切注視著的十二聖騎士之首,是否也心慌意亂地回視著她呢?

♫ ♫ ♫

我懶洋洋地睜開眼,以為還未天明而翻身想再睡,一翻身碰到了另一個物體。

我摸了摸,熱熱的像是人的體溫……看來不是「物體」,是「人體」……

人體?

我多久沒跟人睡同一張床了……別亂想,就是一起睡而已,你們好下流!

我呆滯地睜著眼看著眼前那人的胸膛、頸部、臉龐……空白了幾秒才發現對方是個男人……當然的,我也沒錢召妓,但也不會召個男人吧?而且這男人還有點眼熟……

由於窗簾是拉上的,室內的光線不太明亮,但也足夠我看清楚他的長相了。

我從床上彈起:「你怎麼在這裡!」

對方也已醒來,聽到我大聲叫喊,皺著眉瞇了一下眼,懶懶地說:「你太大聲了,想叫人家來看嗎?」

「這裡是哪裡?」我如臨大敵地檢查自己渾身上下,除了長袍被脫下之外,襯衣還穿得好好的,也沒什麼奇怪的感覺……想到一些陰暗卑劣的事情,讓我的表情也變得陰沉。

「葉芽酒館隔壁的旅館。」男人起身伸了個懶腰,瞥了我一眼,「你那什麼表情?我的震驚也不下於你好不好?」說完又自顧自咕噥「還以為是美女,沒想到是棺材板祭司」……

你才棺材板!

我怒瞪著對方——傳聞中「老實誠懇」的大地騎士!

即使大地騎士不是光明殿的人,但管理整個神殿,加上從小就常跑聖殿找羅蘭,我對溫暖好人派的小騎士還是比較認識,而且本性這種東西不是訓練可以扭轉的!

瑪琪小姐!什麼十二聖騎符合傳說的讓人敬仰?至少眼前這個就不是!

「大地騎士,請解釋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睡、在、一、張、床、上?」我皮笑肉不笑地問。

「你沒印象?」大地輕佻地說,反問,「你昨晚做了什麼事?」

昨晚?就看了名歌姬的表演,然後有興奮的客人招待喝酒。免錢的酒不喝白不喝,就多喝了幾杯……

「……我醉了?」

「嗯。」大地輕描淡寫地點了點頭。

「你就把我帶來開房間?」我面無表情地說。

大地騎士上下打量了我,嘆了一口氣。

媽的!想嘆氣的是我!

看我……回去叫羅蘭找你練劍!

昨晚在場的人那麼多,只顧著注意太陽騎士,倒是沒注意十二聖騎也有人來葉芽酒館。

「我醒了自己可以回神殿,大地騎士挺熱心的啊?」我語帶挖苦,眼睛危險地半瞇,「還是你把我誤認為女人?」

敢說是,我就……回去叫羅蘭蓋你布袋!

「自己回神殿?回得去嗎?」大地不屑地從鼻子哼了一聲,「你喝醉了只知道一個勁的傻笑,連旁邊的人是誰、在說什麼都沒知覺吧……簡直醜態畢露,我是擔心你丟神殿的臉。」說完又咕噥了句,「把你當女人?我可沒醉得像你那麼嚴重。」

……聽起來似乎還是大地騎士路過好心拎走我的……好吧,反正也沒損失,就赦免你這次。

不過居然說我醜態畢露……我沒好氣地問:「為什麼你也在場?」

「瑪琪現在有多出名你不知道嗎?」大地斜了我一眼,「只有你能來嗎?」

本來不知道,現在知道了,而且連只愛神不愛女人的太陽騎士都來了,外表忠厚、內在花心的大地騎士來是也不算太奇怪。

「太陽人呢?」

「太陽?」大地奇怪地看了我一眼,「他好端端地回聖殿了。」

「一個人走的?」昨晚看那兩人眉目傳情,還以為應該約到哪個房間天雷勾動地火呢。太陽騎士只愛神不愛女人?就跟大地騎士的真面目一樣,「也是傳聞」。

「自己一個人來當然自己一個人走。」大地理所當然地說。

「你沒跟太陽約好?」就算在酒館不期而遇,傳聞中「身為太陽騎士最忠實朋友」的大地騎士,應該會兩人一起喝個幾杯,再友好地結伴回聖殿吧?

……好吧,「那也是傳聞」。

「追求美女各憑本事,約好多不方便啊。」大地聳聳肩說。

你這傢伙!原來打著美女歌姬的主意,真是讓人太不齒了……還好沒讓你得手,不然羅蘭……

我不由的有點好奇,大地騎士和羅蘭的關係如何。

「你們不是『最要好的朋友』嗎?」我明知故問。

大地騎士眼神也寫著「明知故問」地說:「跟太陽最要好的不是你嗎?」

「啊,即使向來友好地共同談論光明神的光輝事蹟,也還是擔心光明不能普及到聖殿的每一個需要光明照耀的角落。」和太陽相處久了,我也模仿他文謅謅一番。

大地騎士無言地翻了下白眼,說:「你可以直接說人話!」他勾了下唇角,痞痞地說,「你想聽我說他壞話,好去跟他打小報告嗎?」

咳,居然把我看得那麼陰險……就算你不講他壞話,我也要打你的小報告。

誰知大地吐了口氣:「那你可以放棄了,我沒什麼他的壞話可以講,雖然我們不是最好的朋友,卻也對他心服口服,太陽是個無所挑剔的上司……」他抓了抓褐髮,繼續說道,「頂多是強到不需要我的保護,讓我懷疑我這個守護者的存在必要。」

我不禁笑出聲來。羅蘭唯一的壞處就是「太強」啊,果然很可惡……

「再強的人也有死角,」我併著雙膝輕輕地說。今天以前我完全沒想過會這樣跟大地騎士坐在一張床上蓋棉被純聊天……「假若他不需要你在他面前張開盾牌,至少你能護著他身後,讓他無後顧之憂。」

「……這還用你說。」大地騎士沉默了一下,嘟囔了一聲,突然轉過頭來面對著我不知在看什麼。

我疑問地轉過頭看向他,他突然湊上前來,碰了一下我的嘴唇……

我將嘴唇抿成一條線,表情和腦袋都一片空白,還沒做出反應,房門已經被從外向內推開——

「……格里西亞!」來人金色的頭髮像一道光芒照亮幽暗的房內,藍眸難得的驚慌在看到我之後才消褪了一些,接著面無表情來回看著我和大地騎士。

我木然地掀開棉被,穿上鞋子,套上衣袍,走向門口,順便將堵在門口的太陽騎士推了出去,沒再看身後的大地騎士一眼。

在回聖殿的路上,太陽騎士雖然如往常帶著笑容,但那就是他在民眾面前的笑容面具;雖然是太陽,卻是冬日的太陽,看起來很溫暖,照在身上卻沒有溫度。

是我的錯覺嗎?他似乎有點不高興……是因為有急事找我我卻翹班,害他得放下事務前來找我?

雖然羅蘭不高興不是第一次,我也不會因此忌憚,反正他不會真的對我生氣……但我還是安分一點好了,這樣才能教唆羅蘭好好修理大地一頓。

我的初吻……

卑鄙的大地騎士!等老師回來,我立刻問他會不會咒殺的法術!

「……格里西亞,你在磨牙?」

「不,」我露出微笑,「我應該是肚子餓了。」

太陽騎士認真地點頭,用只有我聽到的音量:「嗯,那回去吃飯,吃完再給你昨天幫你買的藍莓派。」

耶~我就知道羅蘭最好了!



-----------------------------------
能寫到美女真開心。
然後如某些人所願,給大地騎士出場……
還有我開始後悔用第一人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緹亞
  • 不愧是大地!即使格里西亞不是太陽騎士也可以把到他!(X
    看到格里西亞發現身邊是大地的時候,
    我興奮的要飛上天了(X
    不僅感嘆起喬格文真的好少(X
    XDDDDDD
    話說回來羅蘭吃醋了XD
    不知道格里西亞會怎麼死(X
    XD
  • >緹亞:
    大地沒有把到他啦,只是惡作劇而已~///
    也只是節省房租兩個人睡單人房而已(?
    喬格文很少嗎?不過我覺得都寫的不錯~痞子好讚!!///
    格里西亞不會死啦~羅蘭吃醋又沒什麼可怕的~(欸

    云衍 於 2013/01/08 09:29 回覆

  • 悄悄話
  • 黃翎
  • 愛~地X陽?(教皇????)

    一週三更???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愛大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更文
  • >黃翎:
    這篇的配對已經出來了,不是地陽哦sorry~
    一週三更沒那回事。(笑)

    云衍 於 2013/11/17 19: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