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葉的感覺差不多是這樣↓(很久以前的20字微小說擴充)很混很混……11月的最後一篇對不起……



“你的大漠孤煙把我的角色壓翻在地是想做什麼?”

韓文清經由大漠孤煙的視角看著底下君莫笑那一身五顏六色的混搭滑稽裝扮,莫名由衷地說:“這一身還挺適合你。”

“這樣的裝備入得了你的眼?”

“上不了檯面。”韓文清淡淡給了句評語。

韓文清想著當時在此人手上的一葉之秋,那揮舞戰矛、不可一世的身姿,對照現下什麼招數都用得出來、看似沒個正經的散人,要不是事先知情,誰會將這兩個角色聯想在一起?

不過,這兩傢伙的確都讓人傷透腦筋。

他不覺得葉秋的那些戰術有多齷齪,那只是求勝的一步,雖然給人陰險、城府深沉的感覺,讓對手狠狠地一敗塗地,但還是可敬的一堵硬牆。韓文清一向只進不退,管他什麼戰術,他還是只管前進。

屏幕前的韓文清,心似乎稍微柔軟下來,平常嚴峻的臉露出極淡的笑容。

“我去找你。”

“別!你一來我隔天又要下不了床了,我忙著呢!”

“……”

畫面裡的君莫笑似乎完全沒有錯愕的時間,韓文清一打完字,那邊就飛快回了消息——看來退役後手速一點也沒退步。

“打一場夠了,你老人家該休息了。”

韓文清皺起眉,被年紀相仿的傢伙動不動就說老,「老韓」、「老韓」地叫個不停,他的脾氣從來不是以好著稱:“你就不老?”

“還不夠。”

短短三個字,但韓文清是心領神會:不夠,對勝利的追求還不夠。

他和葉秋一樣執著於勝利,只是一個以一往無前表現,而一個以更加變通的方法,但目的地都是同一個方向。

“你還記得那一年的決賽?”

葉修笑而不答,但彼此都知道對方想到的是哪一場。



“老兄……這哪?你不會輸了怨恨要將我殺人棄屍吧?”

拳皇的操作者一臉陰沉:“是誰報路的?”

“呵呵……為了避開人群繞一下遠路罷了。”明知對方是不懂幽默的主,葉修還是故意開個玩笑。

這個獨角笑話過後,車內頓時安靜下來,韓文清熟練地操縱方向盤,順著山路蜿蜒而上。

近幾年來電子競技崛起,榮耀聯賽為大眾所知,總決賽過後的體育館外擠滿人潮,進而影響到各大要道,恐怕也只有往山上的路比較僻靜了。

“你為何不肯接受採訪?”

“你問的太多了,我和您不是挺熟。”葉修似笑非笑回答,隨手掏出一包菸,面帶期望地看向他:“抽菸嗎?”

“開車抽什麼菸?”

葉修嘆了口氣,戀戀不捨地摸了菸盒好幾下,才慢慢收到口袋。

“你抽吧。”韓文清淡淡地說。

葉修也不客氣,求之不得地就點起菸來吞雲吐霧。

又是一陣寂靜。

由於葉修沒說接下來要往哪去,韓文清也不能就這麼把死對頭載回自己俱樂部,韓文清索性將車停在山腰的路旁空地,等待葉修下一個目的。山上氣氛比較寧靜,夜風從打開的車窗吹拂進來,初夏的夜晚相當宜人,頭頂的繁星也閃爍得玲瓏晶瑩,別有一番景致。

對於韓文清沒常識地將車停在向來是約會勝地的半山腰間,葉修也沒多言,就只是視線穿過車窗望著夜空,執菸的手擱在車窗,夾在兩指間的菸灰不知不覺燃到盡頭。

沐秋,我依照約定拿到冠軍了,而且不只一個,那本來應該是我們一起接過的獎牌。

車在路邊熄火,沒有人下車也沒有人打破沉默。對於優勝者為了躲媒體和粉絲沒有和戰隊一起慶功,韓文清也沒多問。他覺得他不需問,因為下一次定換他體會優勝的滋味。



“……菸少抽點。”

“說我,你自己也多注意。”

“我說過,我等你回來。”

“這麼一把年紀了,肉不肉麻?”

“……”

“我一定會回去。”

韓文清帶著淡到看不出來的笑意哼了一聲。

快點回來吧,你也躲得夠久了。沒有你的榮耀路上,果然有點小乏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