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Still亞→格

------------------------------------------------

『回答我,騎士信條有哪些?』清冷空靈的嗓音迴盪在寬敞空曠的神殿上。

誠實,公正,謙卑,忠誠,榮譽,英勇,憐憫,犧牲。

『很好,現在我要你忘記。』「那一位」從王座上站起,唇角帶著笑意,但連同眼白全黑的眼毫無溫度。

『要跟隨我就將他媽的騎士信條忘記!』

他跪在地上,自下往上的視野裡,「那一位」的及腰黑髮無風輕揚,高高在上的姿態,與跪在臺階下的自己之間的距離有如千里之遙。

他一手放在胸前,恭敬順服地低下頭。

是的,魔王陛下。口裡機械地說著,心裡卻喚著,隊長。



彷彿原本就沒有睡著,沒有任何先備動作,亞戴爾突兀地睜開眼,圓睜著望著潔白的天花板,一時間想不起來自己究竟身在何處。

當時的事,仍有如昨天發生一般的鮮明。

心頭有些鼓譟,亞戴爾起身,看看時間還來得及,依循習慣邊整理儀容,邊在腦海規畫今日的待辦事務,順便看能否理清自己情緒起伏的原因。

今日乃週日,頌讚輪到太陽騎士長……但不必去叫太陽騎士長起床,讓隊長再睡一會。

等會出門之後,先去廚房,再來率領太陽小隊晨跑。晨跑完後代替換班的綠葉小隊巡邏一個上午,但在巡邏之前要先過去廚房一趟。

廚房。

亞戴爾在心裡默念。

下午將與寒冰小隊共同進行劍術訓練。寒冰小隊劍術不差,得全力以赴。

公文的部分,在巡邏、訓練的空檔,須先檢閱有無緊急公文優先處理——這部分還無法完全交給實習太陽騎士艾洛,入夜時間,再批改今日餘下的公文。

在腦裡計算過今日的行程,已然盥洗更衣完畢的亞戴爾不理會還蒙在被窩裡的室友,拿起配劍便踏出房門。

習慣性地在走廊走了一圈,並在太陽騎士長的門前駐足了一會,亞戴爾直接往廚房的方向而去。等到天色要亮不亮之時,亞戴爾便到訓練場暖了下身,太陽小隊的隊員們已逐一到齊。

「葉芽城十圈,兩小時內完成,出發吧。」微笑向還多少有些惺忪的隊友打了聲招呼,亞戴爾率先領跑,其他隊員也彷彿習以為常,並未多加抱怨。

他們太陽小隊的練習量事實上是全聖殿中最大的。

因為太陽騎士要求嚴格(事實上是由於老是忘記他們的例行訓練內容,一心血來潮就額外加派,導致訓練量越來越多),而身為副隊長的亞戴爾也盡忠職守地確實執行。

在時間內完成跑步的圈數,太陽小隊回到聖殿,正好接近頌讚開始時間,一行整齊的聖騎士隊伍往頌讚堂踏步而去。

亞戴爾快步往前,向帶頭的騎士長行禮:「綠葉騎士長安好。」

綠髮騎士長聽到聲音停下腳步,轉過頭帶著柔和笑意回答:「亞戴爾,今日就麻煩你了。」

「不,才辛苦綠葉騎士長,真的非常感謝您!」

綠葉微微睜大了眼,笑說:「別如此見外。」見時間逼近,無法多說什麼,只點了點頭便帶隊離去。

綠葉小隊走遠後,亞戴爾身後的小隊員才開始小聲地交談。

「這次是綠葉騎士長啊?」

「一段時間沒看到隊長主持頌讚的英姿了呢!」

「也沒辦法啊,一個禮拜才一次,雖然只有六個騎士長輪替,但隊長常常……」

「可惜頌讚不能由副隊長代理。」

亞戴爾聞言只能苦笑。

「我們快去餐廳吧,勞動過後肚子都叫了!」

「希望餐廳還有剩下東西!」

亞戴爾這時終於搭話:「不如提早起床,早點做完練習?」

隊員們個個苦著臉:「不行啦亞戴爾,我們又不是你,我們需要睡覺!」

亞戴爾愕然。

「現在起床的時間天都還沒亮了,你要我們半夜就起來跑嗎?」

「就維持現狀吧,這樣就很好了。用餐用餐!」

一群「蝗蟲」往餐廳蜂擁而去。一位隊員們經過時拍了拍亞戴爾的肩膀,順口問了句:「還是幫你拿一樣的?」

即使亞戴爾身為副隊長,和隊員們還是像一般朋友那樣平等相處。

亞戴爾點點頭,笑說:「麻煩了。」又提醒了句:「半小時後開始巡邏,別忘了要準時。」

——亞戴爾真厲害,每天吃一樣的東西都不會膩。

——如果你能跟亞戴爾一樣不挑食、睡得少、又什麼都會做,就輪到你當副隊長啦!

隨著隊友們的聲音越來越遠,亞戴爾也往餐廳的方向而去,但他的目的地是廚房。



將托盤放到桌上,亞戴爾鬆了一口氣。幸好今天敲門有回應,不然其他騎士長都在忙,不知要昏睡到何時的隊長又不知拖延到什麼時辰才能用餐了。

得再跟廚房的廚師多套好關係,這樣才能一直幫忙替隊長的食物保溫……

「隊長,這是早餐的鹹粥,拌有玉米火腿和一些雞絲。」亞戴爾用雙手小心地將盛好粥的碗端到自家隊長面前。

格里西亞‧太陽點了點頭,不置可否地將碗接過手。

亞戴爾直到對方穩穩地拿好,才鬆開手,隨即站到一旁默默關注。

太陽騎士長此時不是平日金髮燦然的光明神代言人形象,一頭雪白髮絲雖未整理,還是柔順地披散在後背,眼神也不如往常得裝模作樣地看著某個焦點,呈現渙散的狀態。

失去髮色和視力的太陽騎士,他的厲害可不在此。

「謝謝。」太陽騎士沙啞的嗓音顯露出今日無法主持頌讚的原因。

自從太陽騎士承繼魔王身分,身體轉為承載黑暗屬性的容器,格外容易遭受病魔侵襲,動不動便身體微恙。每當亞戴爾聽到有人碎嘴太陽騎士又裝病怠職,他就習慣性地暗暗記在心裡,之後找機會來個「薄懲」——隊長裝病也不是每次,還是有真的生病的時候啊!

看到太陽騎士嚐了一口面帶滿足,亞戴爾感到欣慰:「這是綠葉騎士長為您燉的粥。」

格里西亞喝粥的動作頓了頓,倒是沒說什麼,很自在地一口一口把粥喝完。

「隊長,藥。」亞戴爾接過空碗,又拿起保溫壺倒出了黑色液體到杯子,略微彎身遞到格里西亞面前,「隊長放心,這藥不苦,是藥師特別調過的配方。」

格里西亞接過杯子,光從味道就讓他放心,喝起來帶著茶香卻不减藥效的藥,不知道這配方是費時多久、多少心力調製出來的。

由於一點也不苦,格里西亞很輕易地把藥喝完,亞戴爾看著凝結在他唇上的那一小滴水珠,有點出神,直到格里西亞咳嗽了一聲,才移開眼神要去接空的藥杯。

但太陽騎士並沒有遞出空杯。

「亞戴爾。」

「是。」看著自家隊長的平靜神色,亞戴爾突然有點不安。人生病的時候往往是最脆弱的時候,憑他對他隊長的了解,假如隊長表情都寫在臉上,不管勃然大怒或是冷笑,都還有轉圜的餘地,最可怕的反倒是這種高深莫測的面無表情。

格里西亞清了清喉嚨,沉聲說:「騙我很有趣嗎?」

「呃?屬下不懂隊長的意思……」

格里西亞提高音量,眉頭也皺了起來:「自從魔王事件之後,騙我就成了你的一個壞習慣!」

「亞戴爾不敢!」亞戴爾誠惶誠恐地低下頭,感覺十年前臥底到魔王殿也沒有現在這麼心驚膽顫。

「你說這湯是誰燉的?」

「綠葉騎士長。」

「說謊。」

亞戴爾低著頭沒敢接話,但身側的手心已微微滲出汗水。

「綠葉今天負責頌讚,沒半天是不會結束的,你以為加了他的調味料,我生了病的舌頭就會嚐不出來嗎,何況你的手還帶著香菜的味道呢?」

亞戴爾額際滑落冷汗,有股衝動舉起自己的手聞一聞。

「剛去晨跑了?」

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讓亞戴爾愣了一下,但他還是老實地承認。

「晨跑需要兩小時時間,煮好這些粥最少要半小時,而當時廚房還沒開工,所以你是先去煮粥,再去晨跑,粥就先放著保溫到現在。」

太陽騎士就像親眼所見一樣地將亞戴爾的行蹤娓娓道來,讓亞戴爾無法反駁。

「還有你說這藥是藥師調配成不苦的配方,其實是你調的吧?」無視亞戴爾欲言又止的分辯,太陽騎士一不做二不休,繼續用咳嗽而沙啞的嗓音揭發。

「上次你外出任務,只有短短一天,沒想到卻拖延到三天,那三天裡我正好病了,藥師送來的藥差點沒讓我去見光明神!」

明明吩咐藥師如果隊長病了,要按照他改的藥方配藥啊!亞戴爾咬了咬牙。

「果然還是騙不過隊長……」

看著格里西亞面無表情的臉朝著前方,並未面對自己,亞戴爾站到格里西亞面前的床尾,苦澀地說:「隊長,我不是故意騙您……我怕您不喝。」

——因為魔王事件,您已經氣了我十年了。

他和艾洛都算計了魔王格里西亞,但艾洛年記小,自然而然這筆帳都算在自己頭上。

公事上特別挑棘手的任務給他,或是要求更加嚴格,他都沒有話說,但一些私下幫手的事,例如幫忙泡茶送早點、整理房間、買甜點等等,格里西亞都盡量另外交待別的隊員去做。除此之外,無論他表現多麼不願,格里西亞都不容置喙地派給他那種需要外出好幾日的任務,擺明要他能離開聖殿多久是多久,這些做法令他覺得備受冷落。

再累再辛苦他都沒有怨言,但冷落對他而言卻是最大的酷刑!

——怎麼懲罰我都可以,讓我留在您身邊!

「隊長,已經十年了,就別再氣了,氣壞了身體划不來。」亞戴爾內心苦澀,低聲下氣地說。

格里西亞聞言,臉上緩緩綻放出溫柔和煦的笑意;十年前就是這種純白聖潔的形象讓一堆不知情的男人前仆後繼,十年後毫無老化的容貌也依舊保有這種吸引力,讓正面接受衝擊的亞戴爾一時間心跳漏了一拍。

話語從微勾起的美好唇瓣輕聲吐出,但威力有如魔法爆裂彈。

「再氣你十年也不夠。」



「……活像被心愛的女人甩了。」

在走廊上臨時議事起來的其他聖騎士長,看著某隊聖騎士副隊長烏雲罩頂的背影,同情地說。

連他們這一大群上司站在這裡,那位副隊長都沒有發現行禮了,可見打擊有多大。

「只有亞戴爾甩女人,沒有亞戴爾被女人甩的道理。」另一位騎士長反駁。

「應該是賭錢賭輸了。」

「呃,那可是亞戴爾耶,詐賭應該也難不倒的亞戴爾,怎麼可能會賭輸!」

「唉,應該是接到超高難度的任務吧?」

「就算任務是要屠龍,我也不覺得亞戴爾會絕望成這樣。」

其中一位無奈地說:「……你們明明看到他從哪個房間走出來,還硬是要這樣亂猜。」

其他騎士長雖然調侃著那位搖搖欲墜、背影無限落寞的副隊長,個個臉上卻都帶著嘆息與憐憫。

「沒辦法啊,誰叫他們是全聖殿最死心眼的騎士長跟副隊長呢?」



-----------------------------------------

*這一篇的亞戴爾悲催指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燕子
  • 亞戴爾好惨, 加油喔~

    文章好读, 想看更多!
  • >燕子:
    謝謝賞文喔~希望亞戴爾可以苦盡甘來~^^

    云衍 於 2012/11/01 20:12 回覆

  • Nomika
  • "隊長裝病也不是每次,還是有真的生病的時候啊!"
    這句讓我笑到噴茶,亞戴爾真的太偏心啦XDDD
    還有太陽雖然早就看穿了亞戴爾的謊言、卻還是把粥跟藥都喝完了,這裡頭的意涵副隊長你不好好想想嗎ˇˇˇ
  • >Nomika:
    亞戴爾是個那麼優質的騎士,卻完全是腦殘粉的狀態XD
    就是當局者迷啊,亞戴爾受到核彈般的打擊,隊長願意把粥和藥吃掉,亞戴爾別無奢求,就不敢太深入去想意涵了……XDD

    云衍 於 2015/08/16 19:43 回覆

  • Nomika
  • 我看原作的時候一直覺得聖殿的大家其實都是格里西亞的腦殘粉吧,只是腦殘程度跟表現方法不太一樣而已XDDDDDDDDDD
    可憐的亞戴爾XDD,幸好他後來還是把隊長纏到手了ˇˇˇˇˇˇˇ
  • >Nomika:
    沒錯,格里西亞這個罪惡的男人,其他聖騎都是他的親衛隊!XDDD
    亞戴爾衰衰的算是萌點之一,萬能的他也有無法掌握的東西^m^(←欺負亞戴爾莫名地開心)

    云衍 於 2015/08/20 19: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