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廣周小呆用,無CP(洗我洗我洗我~~)
*多自創人物,大量腦補,慎入
*對岸用語無能

--------------------------------------------

一條人影被大衣裹得厚實,頸部圍著圍巾,頭戴壓低的毛帽,臉上戴著墨鏡和口罩,就連雙手也插在口袋,斜背的側背包看起來沒有多少行李,使得這人的腳步還算輕快。由於春假期間大冷天氣,也沒人多瞧這密不通風的怪異裝扮一眼。

周澤楷直到進了屋子,才開始除下身上過重的行裝,大半的行李可說是被他穿在身上了。

一進門,飯菜的香味就迎面而來,母親忙著端菜佈筷,忙進忙出,看到久未見的兒子高興地招呼了聲,又進廚房去了。除了母親之外,還有另一個女大學生,也在旁邊幫手,手裡拿著兩碗飯,看到他時呆了呆,動了動嘴唇不知該說什麼,放下飯碗也跑進廚房去了。

周澤楷倒也沒忘,那是讀大學借住自己家、和自己同年的表姊,因為自己長年在外,母親一人也寂寞,所以很歡迎這個兄長的女兒來借住。

周澤楷對此也沒什麼意見。不過他一向對什麼都沒意見。

周澤楷還來不及插手幫忙,兩位女性就手腳麻利地準備妥當,桌上擺滿豐盛的家鄉菜。周澤楷落座。自從父親走了之後,一個圓桌只坐兩人,總是讓人倍感寂寥,也難怪母親想找個伴。

“小楷啊,這些大明蝦現撈的,新鮮!多吃點!”

“好。”母親準備了他喜歡的菜,周澤楷當然樂於接受。

周母太久沒親眼見到兒子,雖然在電視、雜誌上看了不少,但還是不足以滿足思子之情,問了一堆兒子生活、工作上的相關,周澤楷依然是他應對採訪時的“嗯喔啊”回應。

“小楷,什麼時候交女朋友啊?”

“唔……”周澤楷停下剝蝦殼的動作顯示為思考,時間大約一分鐘,“不知道。”思考過後的答案。

“有沒有喜歡的女孩子啊?”

“沒有。”

“有的話要帶回家給媽媽看看啊!”

“好。”

女朋友的話題結束。

“小楷,你也別顧著自己吃,也順便幫小梓剝剝蝦殼啊。”

周澤楷的母親這麼一說,一直沉默吃飯的表姊夏梓差點沒跳起來。這個表弟連她的名字還記不記得都說不準,就叫他用那雙手剝蝦給她吃?

夏梓整張臉都發燙了。從剛才周澤楷在剝蝦時,她就無時無刻不偷瞥那一雙看起來很漂亮的手,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在保養,指甲修剪得乾淨整齊,指節白皙修長,跟彈琴的沒兩樣,玩遊戲也要有一雙好手嗎?而且剝蝦流下來的湯汁,周澤楷也都把它舔到嘴裡了……夏梓想到這,頓覺注意這些的自己有些下流,不敢抬起頭來。

“……”母親囑咐了這一聲,周澤楷停了一下動作,接著把手上的一隻蝦剝完,就站起身到後邊洗手去了。

“不、不用了姑姑,我自己、自己剝就好……”夏梓趁機結巴地婉拒。

跑去洗手了,果然沒有意思幫她剝,不會覺得要幫客人剝蝦太冒昧吧。夏梓有些落寞地夾了一隻蝦到自己碗裡。

這時,洗完手的周澤楷回來了,又抓起隻蝦剝起殼來,在夏梓還在發呆時,一隻剝完殼完整的蝦就丟她碗裡了。

“咦?!”夏梓睜大了眼,瞪著碗中那一隻赤裸裸沒有蝦殼掩護的蝦,活像那是一隻活蹦亂跳的大龍蝦。

“洗手了。”周澤楷答道,又剝起另一隻。

夏梓是一直關注周澤楷反應的,所以才很快地回過神來他是指洗過手才幫她剝殼的,當下有點感動。

接下來周澤楷以驚人的速度,每一隻蝦都被剝光完整美好地落到夏梓碗裡,直到臉紅到不行的夏梓忙喊夠了夠了才停下。

晚飯後,周澤楷陪母親看了會電視,就回房了。夏梓端了切好的水果去敲周澤楷的房門,周澤楷開門後,她很訝異對方居然沒在網遊。

“……你沒在玩?”

“嗯?”周澤楷一頭霧水。

“遊戲。”

“喔……放假。”

“放假就不玩?技巧不會生疏?”對方那麼寡言,自己就得負責多說一點,以免話題接不下去。一方面夏梓也有點意外,照理說他們這些職業選手不是很看重狀態嗎,而且也都是遊戲迷,不玩遊戲還能有什麼消遣?

周澤楷接過水果盤想了想:“還好。”

周澤楷依舊惜字如金的調調,回答完看夏梓還站在門口,他也就端著水果盤站門口陪著一起發愣。

夏梓有點無奈,她自己也不是多愛講話的人,但根本無法跟這位表弟匹敵。對周澤楷不熟的人,甚至一些榮耀聯賽的粉,都還有認為周澤楷是故意裝沉默搞冷場以塑造個人形象的,但至少算一起長大的她是清清楚楚。

坊間有一種說法,小孩子小時候說太多話,以後長大就沒話可講,但周澤楷從小就很安靜,是那種杵在大廳半天可能還不會有人發現的類型,所以和其他親戚的小孩交流也不像其他孩子多。夏梓國中的暑假還滿常到周家玩的,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晚她和周澤楷閒聊,那晚周澤楷的字數簡直破了整個暑假她能聽到他開尊口的字數紀錄,而他們當時在聊的,是遊戲。

玩遊戲,小孩子都愛,但玩遊戲的大多會變成遊戲宅。而周澤楷後來成為這些阿宅中的佼佼者,甚至去年還登上聯盟第一人,手上的角色“一槍穿雲”的槍王之名如雷貫耳,理應宅上之宅,但不曉得他身分的人,十個中有十個見到他無法把他跟阿宅畫上等號。

周澤楷在學時,長相就很出眾,身材挺拔,運動神經也優秀,每學期選班長,一定在候選名單中——先不說會不會管事,光是站出去代表班上全班就與有榮焉有沒有?要不是太低調,女同學們無不前仆後繼的。

對啊,就是太低調,簡直浪費他那張臉!

誰知他國中一畢業就跑去玩網遊,沒幾年就跟職業戰隊簽約,現在已是炙手可熱的電子競技業第一名人。

夏梓陷入了回憶,周澤楷也不知陷入了什麼,就呆滯地跟著站在門口半天,直到夏梓總算回過神來,不好意思地道過晚安離開。

接下來的幾天假期,周澤楷就賦閒在家,哪也不去。想想也理所當然,一出門就得戴帽戴墨鏡,誰想出門惹麻煩。宅在家的周澤楷也沒上線,整天無所事事,周母也看不下去,就叫他陪夏梓出去逛逛。

宅男似乎就是不適合出門,這一逛,就逛出事來了。

幾個混混從正前面大搖大擺走過來,不知是不是前一晚落枕而頭歪一邊,目光很明確對準了他們兩人,很明顯地有不良企圖。夏梓內心已經敲起警鐘,但周澤楷還是遲鈍地直直往前走。

“喂,你們這對小情侶,佳節出來逛街啊,壓歲錢應該領得不少吧?”

聽這話很明顯就是要錢。

“我們沒有錢。”出來逛逛還碰到小混混,夏梓有些生氣,看看四周,街道上因為年假還很冷清,少數經過的人也明哲保身,快步通過。

“沒錢的話,那正好我們兄弟拳頭癢了,小夥子看你長得還滿人模人樣的,讓我們揍個幾拳了事?”

戴著墨鏡和帽子的周澤楷陷入了思考:“……”

“你們別亂來喔!”夏梓有點緊張,手伸入口袋想偷偷撥號出去。

“多少?”

“啊?”

周澤楷臉色如常地問:“要多少?”

夏梓和混混這才反應過來,混混囂張地問:“你身上有多少?全部拿出來!”

周澤楷索性把皮夾拿出來,掏出裡面的紙鈔。

“喔,看不出來還滿有錢的嘛!算你識相!”混混們一副不敢相信自己好運地接過鈔票,喜孜孜地就走了。至於夏梓也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但她不敢相信的是周澤楷居然呆到就這樣奉上身上的現金給隨便幾個流氓,如果在遊戲裡雙槍在手,還怕不能把幾個低三下四的流氓打得屁滾尿流嗎?

可惜這是現實。

“你幹嘛交出皮夾!”

周澤楷:“只交出錢。”那皮夾可是名牌,已妥妥放回了口袋裡呢。

“……那你幹嘛交出錢?”

“不想被揍。”

“……”夏梓淚流滿面。大哥你很誠實嘛,在女孩子面前不是都該逞一下面子說一些不想跟癟三計較的場面話嗎?

看夏梓氣到啞口無言,周澤楷淡然解釋:“手不能受傷。”

“……算了,回去吧。”還沒逛到什麼,夏梓有種心力交瘁的感覺。也不能怪周澤楷,打架本來就不好,何況手對職業選手來說是很重要的工具,萬一打架受了傷影響操控,那可謂因小失大。周澤楷是對的。

“還有錢。”周澤楷翻出另一邊的口袋。意思是要再逛也沒問題。

“……”敢情這種鳥事不是第一次發生吧?帥哥生存困難啊!

“算了,不用了,我也沒有想逛的……”眼眸轉了轉,夏梓靈光一閃,“明兒個我和同學有個小聚會,你也一起來吧?”

“唔……”周澤楷臉上寫著為難兩個字,但夏梓看了反而更想勉強他。

“不管!算是今天沒逛到的補償!”夏梓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我那些同學都是敦品勵學的正職大學生,可不懂遊戲,你可別多說有的沒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