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大部分在噗浪貼過的東西:

【不做就是不做】

「我要做!我說要做就是要做!今天絕對要做!」早已習慣反話作怪,褐髮青年搭配嚴厲表情慎而重之地再三聲明。
白髮男人瞪了瞪眼,沒好氣地背對著他用力躺到床上。
很好,知難而退。褐髮青年滿意地在男人身旁躺下。
「……你靠過來幹嘛?」男人斜睨。
不是說不做,一直鑽過來是要考驗他的自制力嗎?
「沒什麼關係!」
男人用腳往後踢了踢青年:「你故意的是不是!離我遠一點!」
青年理直氣壯:「反正你一睡醒就會抱過來抱得鬆鬆的啊。」
男人:「……」
睡著的時候抱和醒著的時候抱是兩回事好嗎?你以為常常睡到半夜擦槍走火是怎麼發生的?



【什麼蟲舔這樣】

「春春,沒事要麻煩你。」
「你真是沒有一次叫對我的名字耶!」
「怎麼可能,照理說十次中有九次叫對啊。」
「……怎樣都好啦,有什麼事要麻煩我?」
「我胸前癢癢的,好像被什麼蟲舔了,你幫我摸一下……咦?夏夏?」
拉起衣襬露出後背的范統,下一刻愕然地看著少年面紅耳赤地逃之夭夭。



【愛的力量】

「等一下。」某天,伊耶有話要講似的叫住了他。
「昨天你去哪裡了?」眼神犀利,一副上級質問下級的語氣。
昨天……他回想了一下,一股不妙的預感油然而生,硬著頭皮若無其事說道:「沒、沒什麼不對嗎?」
「我看到你在街上晃,那模樣很不對勁,不像平常的你。」
光看到我的人,沒有講到話就發現我不對勁?該說這是愛的力量嗎?
「呃……其實是身體送給暉侍啦……」是「借」!借給暉侍!誰要送給他啊!
見到男人眼眸危險地瞇起,他趕緊陪笑道:「他很壞,有亂來,什麼都有做!」……還是別解釋吧,越解釋矮子看起來越生氣,快要爆發了……
經過漫長的、某種不可告人的「拷問」過程之後,矮子劍衛咂了咂嘴:「以後未經我的許可,不准把身體『借』給任何人!」
他滄桑地發現,看來即使有愛的力量,也戰勝不了嫉妒的力量。



【額外收穫】

對范統來說,解除詛咒研究會是一種酷刑,而伊耶知道了有這會議,竟然也不由分說加入「折磨」他的一員。
當他眼淚不受控制一直奪眶而出之時,在場的人包括伊耶都愣住了。
流淚一部分是法術的功效,一部分可能也反映出他的滿腹委屈。聽說臉部肌肉和淚腺做出哭泣的動作,即使原本不悲傷也會因為哭出來而感到悲傷。
伊耶冷冷地驅逐了其他人,拉著他坐下來,讓涙流不止的他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什麼安慰的話也沒有。這是屬於伊耶的沉默的溫柔。
只說了一句:「講反話也無所謂,就別再參加這個研究會了。」
說是這麼說,之後把暉侍靈魂彈出身體的那一次施法,功效讓伊耶滿意地在往後見到施法者珞侍時,臉色明顯改善了不少。



【想當然爾?】

珞侍(困惑):「又要請假?范統,你不是就躺在下面而已,會有這麼累嗎?」
綾侍(果決):「別擺張苦瓜臉,你要趴著做也可以,這些公文今天一定要交出來。」
修葉蘭(苦笑):「吃那麼多不好吧?不是我危言聳聽,吃的多就拉的多……以你的狀況上茅房還可以嗎?」
那爾西(無奈):「雖然對你過意不去,但如果鬼牌劍衛慾求不滿,遭殃的是那些士兵,為了避免無謂地折損兵力……唉,你知道的。」
艾拉桑(鬼祟):「范統,雖然你們的私生活我不好意思過問,但……這個藥治裂傷腫痛很有效,『事後』用一下吧,如果不好擦,可以請伊耶幫忙……」
月退(關懷):「范統,你看起來好辛苦,需不需要我去跟伊耶哥哥求情……」
范統(崩潰):「為什麼他們都很直接就把我當成一號,連很熟的人都這樣!明明以身矮及長相來說,應該是我在下面的啊!這不是定律嗎!」



【范統,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
一早見面的所有人都送他四個字,鬼牌劍衛府的眾人也好,東方城的同事們也好。
「不客氣大家。」范統有點開心,其實自己不太注意生日,但大家都記得他的生日讓他有點受寵若驚。雖然在祝賀過後的禮物是一大疊改到手軟的公文。
但就是某個人,即使自己在對方面前晃過來晃過去不知道幾回,某人還是渾然未覺。前兩年對方還會認真煩惱禮物的問題,這是他們在一起後度過的第三個生日,沒想到就連生日也被遺忘了……遲早會有這一天吧。
正當范統躺上床,嘆著氣要熄燈時,男人才開口了:「今天是你生日?」
范統停下動作,眼睛一亮:「你不知道?」
「知道啊,那你想要什麼禮物?」
范統心裡甜蜜正想說「只要你記得就好」,男人沒等他開口便接下去說:「我看禮物就是把你自己綁上緞帶獻上來好了。」
啊?什麼鬼啊?為什麼自己的生日自己還要當生日禮物啊?
范統還在錯愕時,已經被壓到床上,當成禮物拆封了。
隔天,腰痛不已的范統才在身旁空出的床位上發現一個精緻的禮盒。



【睡前故事】

「矮子,我睡得著,我講故事給你聽?」就寢時間,情人面對著他側躺在身旁,開口要求道。
故意忽略不遜的稱呼,伊耶隨口說:「要我講故事給你聽?不要啦,我哪會講什麼故事?」
「什麼都可以,講東方城的真實故事吧?」
伊耶招架不了眼前情人期待的眼神,只好敷衍地隨便編造:「……因為……所以……巫婆用糖果和蛋糕裝飾了整個屋子想要騙路過的貪吃鬼……喂,范統?」
看著情人閉上的雙眼、規律的呼吸,伊耶又好氣又好笑:「不是說睡不著嗎?才五分鐘就睡著了啊!算了,省得我還要說故事!」
伊耶直接將已不省人事的人抱住,閉上眼的同時,回想起情人第一次不小心在他床上睡著、醒來時有如雷殛的表情,帶著微微的笑意進入夢鄉。



【挑食】

「你這麼不挑食,很節儉耶!」范統無奈地看著餐盤裡多出的東西,他現在習慣只要盛一半,另一半就會自動疊起來了。
「就是太挑食,才會沒什麼可選,選上你這只飯桶。」男人似乎白天在公事上心情不好,沒給他什麼好臉色。
「那我是太不挑,才會挑中你囉!」范統回嘴。有氣也不要撒在他身上啊!就算他是飯桶,也是那只造價高的飯桶啊!
「當然是因為你覺得我最好才會挑中我啊!」
「啊啊,吐飯聽這種話,我要吞了啦……!」
金髮少年默默看著時常在餐桌上演的拌嘴戲碼,心裡下了個註解:
你們是破鍋配爛蓋、蝦米配白菜啦!



【要炒飯嗎】

范統正苦惱。
和以往脾氣暴躁不同,伊耶不知道碰到什麼挫折,自從來到他住處後,情緒看起來就很低落,晚餐後也沒多說什麼,洗了澡就準備睡了。
似乎是剛接手一批新兵,最近也常聽說現在的新兵越來越不長進了。
也許這時候應該給他什麼安慰?可是他想來想去也只有「那個」可以安慰他了……
問題是該怎麼開口?
方法一、開門見山:「矮子,來炒飯吧?」
姑且不論矮子懂不懂「炒飯」的意思,就算懂,矮子應該也會瞪著他,懷疑他是不是吃錯藥了。
方法二、咬著唇、露出我見猶憐的姿態:「你要吃我嗎?」
矮子還沒開動,他自己就會先把晚餐吐出來了吧?
方法三、什麼都不說,直接抱上去。
他有預感他會被矮子下意識自我防衛地過肩摔。
天啊!之前到底都是怎麼開始的啊?難道沒有一次是他主動嗎?
直接遞醋飯糰嗎?可是矮子已經心力交瘁,還讓他腹瀉,良心會不安……
「你在幹嘛?」男人從被窩探出頭來,問道,「從剛才就看你心事重重,有什麼煩惱嗎?」
范統嘆了一口氣。煩惱還不就是不知道該怎麼提出「要用身體安慰你啦」。
「與其煩惱,不如來做吧?」
范統還在呆愣,就被男人一把拉進被窩裡。
……等等,是我要安慰你,不是要你安慰我啊!



【限制級】

范統偶然間聽到冬冬正在教訓孤兒院裡仗著自己人高馬大欺負弱小的院童。
「哼,人的價值不是從身材體型來決定的,即使你這麼大隻,也不見得下面那一根就比較大!」矮個子少年一腳踩著地,一腳踩著比他高大的男孩,手插著腰,一臉囂張跋扈。
喂……這到底是誰霸凌誰?路過的范統擦汗。
除了身高以外,小孩子好像也很愛比「那個」的大小喔……這樣看來,男人和小孩根本就一個樣……
冬冬眼尖地瞧見范統,問道:「范統,你說呢?那一根跟身高有必然的關係嗎?」
「……」
范統行使緘默權。
……的確跟身高不完全成比例,但,他是絕對不會說的!



【請假的理由】

你又要請假?這次又是什麼理由?
上次說是被什麼登革熱叮了發高燒,上上次是打掃鬼牌劍衛府的練武場不小心滑倒扭到腰,上上上次是湖邊散步時失足跌到湖裡感冒,這次又是什麼?
我當然都記得啊,因為你的請假理由都可以編成一本請假理由大全了!就算只是代理侍也別作壞榜樣好嗎?
小孩被綁架?這種事不要開玩笑喔?真的嗎?真的?綁匪說什麼?
……這樣嗎?哼哼……
我明白了,那你就跟綁匪好好商量贖回你的小孩吧!(嘆了口氣,切斷通訊器。)
什麼綁匪,綁匪就是你家鬼牌劍衛啦,我看贖金八成就是你的身體吧!



【最想要的生日禮物】

「生日快樂!」
一早見面的所有人都送他四個字,不只是鬼牌劍衛府的僕人,以前孤兒院的夥伴也沒人敢忘記這個日子。但是對他來說,生日從來不是什麼值得慶祝的日子。
但就是某個人,即使自己在對方面前晃過來晃過去不知道幾回,某人還是渾然未覺。
「喂,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知道迂迴攻勢對遲鈍的人無效,他揚起頭昂然問道。
對方低頭看著他,愣了一下,拍拍他的頭:「絲瓜,你的禮節還是這麼好,你要叫我『媽媽』才對,不是『喂』。」趁機機會教育。
「誰要叫你媽媽啊!」脹紅臉把頭頂上的手揮開,扯開喉嚨吼道,「今天是什麼日子!」
「什麼日子?」男人還在疑惑,已經有路過的僕人「不小心」悄悄話講得太大聲傳到他的耳裡,男人恍然大悟,「啊,今天是絲瓜的忌日?真的嗎?」
他聽到更生氣了,可是他跟「父親」不一樣,沒辦法懲罰這個「爸爸」。
「別那麼乖的臉嘛,跟高個子學的嗎?」男人咋舌,搔搔頭無奈地說,「你想要什麼供品?不要告訴我。」
壓下胸腔的怒氣,他說:「我也要吃你做的飯糰。」
「……啊?」男人一臉訝異。
「不是問我想要什麼禮物嗎?我就要你做的飯糰。」
「一般來說不是都會要蛋糕嗎?」男人看著旁邊,笑著嘆了口氣,「好吧,女兒都這麼要求了,那我就拒絕你的願望吧。」
他忽略「女兒」和「拒絕」這兩個詞,滿心期待。

不久之後——
他看著奇形怪狀的飯糰,面無表情地說:「怎麼是白飯糰,你不是都會在飯糰裡加醋嗎?」
「你、你怎麼知道?」男人瞪大了眼,一臉震驚。
「廚子說的啊。我不管,我也要父親吃的那種醋飯糰!」耍任性是兒子的權利,他現在就來把這個權利發揮得淋漓盡致。
「便秘沒很久了嗎?我真確定你是高個子偷生的……」男人嘴裡咕噥著,無可奈何地又走向廚房……
但等到晚上就寢,他期待的生日禮物都還沒入手。隔日,他又不屈不撓厚著臉皮跑去要。
「不客氣啊,那個飯糰……」側躺在床上的男人眼神飄向別處,「被你父親拿去了……」

——誰叫你讓他發現的!難怪他晚餐時渾身散發出恨不得宰了我的殺氣!——
飯糰被搶走的後續,他已經不必問了。
「他還說,以後不准做醋飯糰給別人……」
男人一臉抱歉:「謝謝啊,女兒……不過你可以幫我弄一些冰塊來嗎?」
「#%&*※◎$」
所以說,生日根本沒什麼好過的嘛!



【暗算】

「范統、范統……?睡在這裡會著涼……爸爸?」少年低聲呼喚,確定吃飽飯坐在大廳椅子上休息的男人已然熟睡。
正巧沒有旁人。
「我已經警告你了哦……」少年低下頭,靠近睡得一臉沒有防備的男人……
突來一股危險的預感讓少年緊急抬起上身,一把匕首自眼前削過,刺入旁邊的牆壁中。
……好險!坐倒在地上的少年鬆了一口氣。
「我也已經警告你了喔!」白髮男人青筋直冒地站在門口,手還維持射出「暗器」的動作。
少年可惜地嘖了一聲,只能向「父親」行了禮後告退。
總有一天,他一定要和父親並駕齊驅……不過拜這些「小動作」所賜,父親下手愈來愈不留情,他的反射能力也愈來愈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緹亞
  • 微小說果然好有愛WWW
    可以從日常相處中窺見兩人的相處模式呢XD
    另外吾命39OTZ我已經對他視而不見了(X
    XDDD
  • >緹亞:
    其實最甜蜜的就是這些日常瑣碎之事啊~^//////^
    吾命39我也逐漸把他淡忘了......(最好是)

    云衍 於 2012/09/29 23:05 回覆

  • 月
  • 最以最後一個是冬瓜嗎?
    亂倫是不好的欸
    不過好想看他跟伊耶搶奪范統的故事
  • >月:
    是啊,是冬瓜沒錯~(冬:是冬冬!)
    反正只是養子嘛~根本也沒把范統當爸爸啊~XD
    要跟伊耶搶范統還早得很~www

    云衍 於 2012/09/29 23:07 回覆

  • mia
  • 口裡叫著爸爸卻偷偷摸摸做這種小動作的屁孩冬瓜XDDDD 好像有什麼新世界大門被開啟…
    冬瓜小心被矮子父親宰了啊
  • 是什麼樣的大門啊XD親子嗎XD
    冬瓜會在夾縫中求生存(?)的。

    云衍 於 2017/02/09 20: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