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想起來了嗎,Ib?」

我愣在當場,要叫我想起什麼呢?

這個叫做Garry的男人所說的故事,跟我有什麼關係嗎?

我搖了搖頭。我想不起來。

Garry似乎有點失望,這時一直戒備以對的Mary說道:「Ib的玫瑰還不趕快還給Ib!」

Garry像突然發現自己手上的紅玫瑰似的,把眼光放到我身上,溫柔地說:「Ib想要回玫瑰嗎?」

……當然,還是還給我吧!

是你自己說的,不要把玫瑰交給任何人,即使是你也不行……

「哈哈,說的也是呢,人家自己說過的呢!」Garry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說道,「那、就來交換吧?」

「交換!」Mary失聲驚叫,像遇到敵人豎起毛的貓咪般的渾身緊繃,臉色也變得很難看;我從來沒看過Mary這麼驚慌失措。

「一物換一物啊。」Garry並不在意Mary的態度,仍舊帶著笑意看著Mary。

Mary用力咬著下唇,咬到嘴唇都泛白了,最後終於放棄似的閉上眼,拿出自己的黃玫瑰。

我嚇了一跳,Garry也覺得意外地微微睜大了眼。

Mary要用她的玫瑰換我的玫瑰?不要!

弄丟玫瑰本來是我自己粗心,怎麼可以讓Mary因此暴露在危險當中呢?

「Ib,沒關係的,」Mary安慰起拚命阻止她的我,但她說出來的話卻令我困惑,「我只是再度回到這個單調無趣的世界罷了。」

再度回到?這是什麼意思?

Mary豁出去似的一咬牙,說道:「Garry只是做了我之前對你們做過的事罷了!」

什麼意思?我好像忘記了什麼……

從剛才到現在一直面無表情看著我和Mary僵持的Garry突然笑了出來,笑得一臉陽光。

「唉呀,提議很誘人,可是人家不怎麼喜歡花占卜呢。」

Garry將手上的紅玫瑰遞到我胸前:「要好好珍惜、別再弄掉了哦。」

聽到這句話,不知為何,我的喉嚨突然像被什麼哽住,說不出話來,胸口也悶悶的很難受。

Garry轉向因震驚而手足無措的Mary,朝她伸出五指:「美術館禁止火氣。」

Mary呆了一會兒,才手忙腳亂地將打火機放到Garry掌心。

Garry笑道:「Mary也長大了,變得懂事了。」

那笑容一直都像剛開始的笑容一樣溫柔,但我卻……因為害怕而誤解了他。

「出去吧,妳們拿到鑰匙了不是嗎?」

回過神來的Mary點了點頭,拉住我的手:「我們走吧,Ib!」

「妳們已經把所有的畫作都看過了,所以……」

我們在異變的美術館奔跑,往出口的門跑去;也許因為跑得太快,心臟如同快被揉碎似的疼痛。我邊奔跑邊往後看去,Garry越來越小的藍色身影,終於消失在轉角後,他的笑容,也逐漸自我腦海淡去。

花占卜……對了,藍玫瑰!Garry的是藍玫瑰!

他曾經溫暖的手溫,以及他給我的、檸檬口味的糖果,還有……

『從這裡出去之後,我們一起去吃馬卡龍吧!』

在這同時,我們已經越過「幻想世界」的畫作中,回到原本的世界——

 

『所以……』

站在美術館乾淨明亮的迴廊上,周遭人的低語聲傳進耳裡,已經想不起發生了什麼事的我,有句話卻彷彿還留在耳邊,以及臉頰不知從何而來的濕意——

『Sauve qui peut.』

 

幸運存活的人,一定要盡全力去活喔。

 

FIN

--------------------------------------------------------------------------------------
注:因為Ib選了Mary,Garry一時傷心之下犧牲了自由的機會……QQ(被圍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