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二、募款要有新花招

募款要有新花招,光是被動等待信徒前來捐獻是不夠的,在另外兩大信仰的聲勢越來越壯大的今日,這些活動不僅僅為了募款,對招攬信徒也居功厥偉。

我所創的祭司唱詩班裡,不乏聲音美妙者,容貌也經過精挑細選,公演個幾次,就培養出每場演出從不缺席的固定粉絲群。

打起精神,不要沮喪,

光明何等燦爛!

即使日暮西垂,

當我們向光明前進,陰影便拋在身後。

……

整齊飽滿的歌聲迴盪整個空間,我正偽裝成教皇的身分,坐在頌讚堂的前排座位監督著唱詩班的練習,時不時指導個幾句。中間的高音獨唱是團中的臺柱——祭司安娜小姐,以有如黃鶯出谷的甜美嗓音聞名,但今天在練習到安娜的獨唱部分時,我卻感到有絲違和。

安娜的歌聲似乎比往常低了少許?

在練習告一段落,我站起身詢問,安娜吃了一驚,其他人也愕然地看著我,彷彿沒察覺到安娜有所失常。只是音高稍微不準,大多數的人忽略了也無可厚非,但絕對音感的我不可能聽不出來!老頭就時常說如果我不當祭司,去當頌讚家也不錯。哼,當我徵選太陽騎士落選時,他跑來招攬我,說什麼我是當祭司的料,說不定以後還可當上教皇,都是他的話!

「呃,對不起,教皇陛下,安娜會改進的。」安娜似乎也對自己的失常有所覺察,低頭道歉。

我只是鼓勵了一下,沒將這小小的失誤放在心上,就算正式演出時失誤,相信也難得有人聽出來,即使我並不想有任何瑕疵出現在公演上。

然而,事不從人願,到了週日公演時,最糟的情況竟然發生了。

「教皇陛下不好了,安娜重感冒倒嗓了!」

聽了這個消息後,我真的變得很不好!

誰不病倒,為什麼偏偏是安娜啊!雖然還有候補的,但候補早上也吃壞肚子,現在還關在茅坑出不來!又不能獨唱的部份整段跳過……而且安娜身為臺柱,許多曲子都是由她領唱,重要性無可取代,更別說有多少聽眾專門為她而來了。如果隨便呼嚨過去,信徒會流失的,這樣下次見到面,老頭肯定又會在我耳邊碎碎唸個沒完!

「教皇陛下,怎麼辦……」看著團員們焦慮得六神無主,身為幕後黑手……咳,主辦人,我也只好打起精神,拿出最終的「不是辦法的辦法」——

為了不讓公演開天窗,看來只好我自己上場了!……畢竟只有我熟悉安娜的部分啊。

……有這麼苦命的「準」教皇嗎?光明神啊!我可是在幫神殿攢錢啊!

於是我站在隊伍的中央偏右,茫然地看著底下人滿為患的觀眾。由於節省場地經費,加上讓更多路過的人成為固定聽眾,這次的公演地點是葉芽城中央廣場——若佔用半天以上,就需要向皇宮登記還要支付場地維護費,因此我們預定公演時間壓在三小時結束。

由於本人無法表露身分,只好唱詩班一人發一條薄紗蒙住臉,製造神秘效果,似乎效果還不差,臺下的觀眾不知在興奮什麼地竊竊私語——之前也不是沒代替老師站在大庭廣眾下過,不過這次不是以「教皇」的身分,而是以詩班的一員,難道我的真面目就注定無法示人嗎?

歌還是要唱的,特別還是頂替安娜的高音獨唱,雖然我的嗓音以男人來說偏高,但還是比不上女聲,因此臨時稍微在音階上做了調整。詩班的成員有男有女,我的聲音混在其中也不怎麼突兀。

然後就來到我獨唱的部分了:

偶爾任性,說些自私的話,

放聲大哭也沒什麼不可以,

寒冷的時候抱緊身邊的人,

不要忘記留存心中的溫暖。

台下發現獨唱不是臺柱安娜小姐時,頓時愣了愣,但沒有預期中的交頭接耳或是騷動,聽眾馬上又全神貫注地傾聽起來,還看到有人在抹淚。

和安娜的女高音不同的音色經由聽覺回饋傳到我耳裡,一時間廣場黑壓壓的人潮完全沒有一絲聲響,只有我的歌聲清晰地迴繞。

啊?歌詞很正向?好歹也是要招攬信徒,這是必要的啦……

但我忘形地唱完這一段時,一道黑色影子閃入我緩緩張開的眼角——

黑髮、黑袍、即使站在一群聖騎士中,一眼望過去就是難以忽視的高大震撼,他那雙同樣深黑的眸正看向這邊,出其不意地和我的眼神相對。

是審判騎士。今天正好輪到審判小隊巡邏的日子。

即使只是四目相對,那壓迫感還是不容小覷,而且會令人莫名地心虛,於是我下意識地別開目光——呃,這不就是心虛的表現嗎!怕惹來審判騎士的懷疑,我一別開後,又立刻轉回去!

審判騎士皺了皺眉,深沉黑眸一眨也不眨地盯著我——我說你都不需要眨眼的嗎?該不會就是利用這種專長讓罪人受不了而眨眼認罪吧!

在我跟審判騎士「大眼瞪小眼」的較勁之時,原本心情惴惴不安、因觀眾熱情反應而鬆了一口氣的團員們,也接續著下面的合唱部分:

沒有人應該被犧牲,

沒有不能寬恕的罪,

人們總是傷害著彼此,

也治癒著彼此。

……

最後一句領唱的我需要提高音量,因此我調整聖光的量,以略高於合唱、低於獨唱時的聖光量,溫和而不刺眼地籠罩住全體團員,一起合聲唱出最後一句:

擦乾眼淚,張開雙手,

光明就在你的懷中。

全場爆出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

接下來是一片混亂,往常公演我都是偷偷窺視的觀眾,如今成為演出的一角,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一堆觀眾本來還在蠢蠢欲動的張望,看到有人已經捧著鮮花衝上來,就一窩蜂地圍上前來,把整個唱詩班圍得水洩不通。帶來販賣的簡介小冊子、受過禱告的鮮花、紀念卡片……等等被大肆搶購,來外勤的祭司們忙得一團亂,還有巡邏的聖騎士見場面混亂自動跑過來協助維持秩序。

就連我也收了滿手的花束……拿回去可以回收,用聖光保持新鮮,下次再拿出來義賣。

忙了一個上午,我看了看時間,不好!已經快超過三小時了,再不趕快撤場就要收場地費了!連忙率領祭司們撤退。

在慌忙當中,周圍的聖騎士也自動自發前來幫忙開路……叨擾他們的公務真是過意不去——如果一直是這樣的盛況,之後公演都請聖殿直接派聖騎士來支援好了,反正太陽不會對我說「不」,呵呵呵……

打著如意算盤,加上一直注意地面不讓裙襬絆倒的我,絲毫沒注意前方有個黑影,那黑影在我差點撞上去時稍微挪動了腳步,但下一刻卻又把腳步挪回來——於是我就「親密」地撞到他身上——

「妳……你還好吧?」超級重低音響起,我抬起頭一看,果然是一身黑的審判騎士。

多虧今天是審判小隊巡邏,治安特別好,我們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祭司才不怕被搶(雖然老頭肯定會吐槽「手無縛雞之力」這個形容)。

「呃……謝謝。」跟審判騎士不太熟,但還是擔心他那明察秋毫的銳利眼神會看穿我的身分,跑去跟太陽碎唸什麼的,只好簡潔地道謝。

「似乎沒看過你?」審判也很簡潔,但向來不多說廢話的他難得說了比我多字,難不成是起了疑心?

「光明殿那麼多祭司,審判騎士沒見過我是理所當然的。」我笑了笑,雖然有薄紗遮掩,但我總覺得他的眼神像能穿透似的,下意識堆起笑容。

「名字?」審判騎士冷酷表情沒有任何波動,只又問了句。

果然是懷疑我嗎?嘖嘖,告訴你也無妨,我可是教皇……未來的!

「格……葛利亞!」

……咳,才不是怕這個人人皆怕、罪人更怕的審判騎士,而是既然方才都告知民眾這個假名了,就拿來繼續用,反正不用白不用。

「代替安娜?」

我眉頭一挑,這讓我大大驚奇,原以為公事公辦的審判騎士只專注在自己的職務,沒想到還注意到我家有個叫「安娜」的女祭司啊……呵呵呵……

審判皺了皺眉,似乎覺得氣氛有點不對勁,我收起我的胡思亂想,解釋道:「安娜姐妹今天身體不適,才由我代替上場,讓您失望了。」

「……不,」審判騎士像是想澄清什麼,最後又住了口,只淡淡說道,「你唱得很好。」接著便欠身讓我過去了。

喔,這對審判騎士來說已經是很難得出口的稱讚吧……

我在向審判點頭離開時,沒有忽視到我的前方有個燈柱——假如剛才我要撞到審判之前他閃開的話,和我親密接觸的就變成硬梆梆的燈柱了。

感覺也是個不錯的傢伙呢……



那日公演結束,安娜也休養好了身體,但署名給「葛莉亞」的情書如雪片般地飛來,搞得處理文書的行政人員一個頭兩個大——畢竟光明殿裡頭並沒有這號人物。

安娜康復了,唱詩班也沒我的事了,我繼續把公文丟給光明祭司、當我的「顧著賺錢」的悠哉教皇接班人。

嗯,你說既然「葛莉亞」招到那麼多信徒,我為什麼不繼續練唱下去?我當然不能把精力完全放在唱歌上面啊!要知道唱詩班只是賺錢的一部分罷了,交給安娜就綽綽有餘啦,教皇的忙碌,比起太陽騎士可是不遑多讓的。

「格里西亞,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說到太陽騎士,「忙碌」的太陽騎士正一身制服筆挺站在我面前,一手插腰,帶著無奈笑容看著我。

「有啊有啊。」我應和著。

我手撐著下顎坐在聖殿及光明殿之間的花園涼亭裡,從這裡可以看到對面的聖殿,更重要的是可看到光明殿來來往往的美女祭司們……你說自家的祭司有什麼好看的?那還用說,平常假扮教皇老頭時,眼睛根本沒辦法亂瞄,只能用眼角餘光……還因此練就了青出於藍的「感知」能力呢。

太陽騎士嘆了口氣,語重心長地曉以大義:「格里西亞,你上次率領祭司出去公演太有勇無謀了,怎麼不選在大頌讚堂呢?」

「在廣場比較能吸引新信徒嘛。」我理直氣壯地答辯。

「可是你是教皇的接班人,又帶著那麼多不諳武藝的祭司,實在太危險了,教皇陛下知道一定也會罵你亂來!」

老頭知道我幫神殿賺那麼多外快,就頂多唸一句意思意思啦,不過我就等你這句話!我順水推舟聳恿著:「那太陽,下次公演你借我太陽小隊做為護衛吧?」

太陽騎士聞言啼笑皆非,想了想就如以往地妥協了:「好吧,如果到時我沒事,也可以一起去幫忙。」

我雙眼一亮,太陽騎士出場,一定可以吸引到更多女性信徒吧!原本只想要幾個護衛,沒想到太陽騎士肯「下海」,那更完美了……咳,畢竟我還不是教皇,不好明目張膽要求和教皇平起平坐的聖殿之首。不過,羅蘭跟我同年職位就爬到那麼高,令我有點羨慕起來。

和太陽又寒暄了幾句,他表示有事要忙就離開了。說到我這好友,職位高及聖殿之首,但也是聖殿最忙,和審判騎士這兩大支柱從早忙到晚,雖然皇室敗壞成那樣,也讓神殿獲得不少聲望。不過基於「樹大招風」的常理,光明殿和聖殿、教皇和太陽騎士還是要裝做明爭暗鬥的樣子。

遠方傳來唱詩班練習的歌聲,這週他們開始排演另一首新歌。公演的歌曲除了流傳下來的詩歌之外,當然光明殿也有負責編曲的人,而我偶爾也會不務正業編個幾首。

我悠哉地喝了口茶,看著走廊偶爾經過的祭司和聖騎士,藍天裡沒幾朵白雲,風輕柔而溫暖地吹來,不是假日也沒人會挖我去工作,我不由的輕輕哼唱了幾句:

我感到你的心在燃燒,

血液在沸騰,

帶來風雨夜後所現之曉霞,那就是希望。

正疑惑怎麼有腳步聲在身後停下來,感知到的強大氣息不像是祭司,神聖屬性也不太高……看來是殘酷冰塊組的聖騎士?回過頭,那一身帶著壓迫氣息的黑沉沉裝扮,讓人無法忽視。

又是審判騎士!



---------------------------
這就是歹戲拖棚……抓不到吾命的tune~我想要休載~QQ(你休的還不夠久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MICKEY
  • 格里西亞免不了就是要唱歌 男高音((望天

    格里西亞獨唱那段好像在暗示什麼(X

    又是審判騎士!!!!!!!((怎樣
  • >MICKEY~
    哈哈哈~格里西亞免不了就是要唱歌~XDD
    是的~是審判騎士很好啊~//////

    云衍 於 2012/06/27 09:58 回覆

  • 道奇兔
  • 所以CP是雷格囉?!XD
    即使沒有當上太陽騎士 他們兩個還是很有緣份呢!
    好想看其他人和格里西亞見面的情形~一定很有趣^^
    這次羅蘭不必再受那種苦痛真是太好了~
    希望會是HE~
  • >道奇兔~
    是不是雷格請繼續觀察(?)
    其他人見面的情形喔......可能只是出來打醬油的吧......沒辦法到開後宮那麼豪華,雖然是很想......
    對啊~羅蘭如果沒有那麼苦逼,一切都會完全不同吧~
    結局還不知道耶......畢竟無限期休載(欸!)

    云衍 於 2012/06/27 10:00 回覆

  • 秘爾
  • 不可以休载啦
    我已經愛上你的審判騎士和下任教皇格里西亞了!!
    快把他們交出來!!(有這種催稿方式的?)
  • >秘爾:
    這......我也很想生出來啊~XDD
    雖然腦補一堆,可是一旦要打出來,我發現我原作劇情已經記得二二六六了,得去再翻一次吾命才行。
    而且如果要寫長的話,一定要把大綱擬出來,而某處我不知道該怎麼編,所以就暫時讓他卡在那裡了......=v=;;
    說真的這篇教皇系列(?)想寫很久了,從喬格文生出來之前其實就先寫了一些......but,還是出在中間的劇情~bb也許還要再等個一年~?

    云衍 於 2012/06/27 22:34 回覆

  • 秘爾
  • 一年我會等的!
    我相信云衍大人(噗 =>沒禮貌
  • >秘爾:
    咦?哪裡沒禮貌XDD
    我回家就會開始重看吾命的!(握拳

    云衍 於 2012/07/24 20: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