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接續前兩篇
**大家來續寫結局吧XD詳情請見最後

-----------------------------------------------------------------

……有人在說話的聲音……好像是……Mary的聲音?

『你那麼想要出去嗎?』

『那還用說!』好像爭吵起來了……

我睜開眼,正好看到Garry推了Mary一把。

Mary跌在地上,我趕緊掀開蓋在身上的外套,前去扶起Mary。

Mary果然也來到這個奇怪的地方了,有沒有受傷呢?

「Ib,妳沒事真的太好了!」Mary一臉喜極而泣,張開雙臂抱住我。

我沒事,倒是妳一個人我比較擔心呢。還有,妳跟Garry發生什麼事了?

「Ib,這傢伙是個壞蛋,把我推到地上!」Mary開始告狀。

我覺得既生氣,又失望,虧我還覺得這個男生還不錯,他怎麼可以這樣對Mary!我看向Garry,等他的解釋。

「Ib在等的人……就是她?」Garry露出奇怪的表情,「她也是在美術館迷路的人?」

Mary怒目而視,掏出一枝黃玫瑰:「我是Ib的姊妹,和Ib一起到美術館,你又是哪位?該不會是想搶玫瑰的人吧?Ib,絕對要小心這個男人!」

我想到剛才醒來前聽到的爭吵,覺得有點不對勁,但只能安撫一下Mary,告訴她這段時間Garry幫了我很多,他應該不是奇怪的人。

Garry眼神閃了閃,聳了聳肩,拿起掉在地上的破爛外套,迅速穿上:「我也是在美術館迷路的人,一起找出口吧?三個人一起也有照應。」

Mary拉著我就走,時不時回頭監視走在後頭的Garry,我感受到她的不安,不由得也緊張起來。

「Ib,我覺得那個男人很可疑,不能信任他哦,說不定他不是人。」Mary慎重地低聲告訴我。「妳想想看,畫像的女人都會爬下來追我們了,還有那些會動的雕像……說不定除了我們以外,根本沒有真實的人!」

說得我有點毛骨悚然了。如果Garry不是人,那他是什麼?

「我想到一個方法,可以測試他的身分。」Mary趁Garry去搬開擋路的雕像時,趁機跟我說。

到有「那個東西」在的地方,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那個東西」?美術館真的有那個東西嗎?

Mary拉著我直走,好像對迷宮般的路很熟悉似的,我有種Mary已經在這裡待很久的錯覺。

對啊,一定是錯覺吧,我們從小到大一直在一起,Mary怎麼可能在這裡待很久呢?

我們走到一條直直的走廊,接著,Mary突然慢下腳步,轉過身面向Garry,露出若有所圖的笑;這種笑容我很熟悉,每當她有什麼鬼主意就會露出這種笑容。

「喂,大叔,你走在前面吧。」

「大、大叔?」Garry大受打擊。

「你當然是大叔,大叔要走在前面,不應該讓女孩子受到危險吧?」

「跟妳們比起來,我是大叔沒錯……」Garry撥了撥頭髮,一臉黯淡地走到前面。

我覺得Garry還很年輕啦,不由得想安慰他。

不知道Mary叫Garry走在前面的用意是什麼?前方會有危險嗎?但Garry看起來也不害怕。他們兩個,就連Mary都讓我覺得陌生了。

「走上前去!」

Mary突然尖聲大叫讓我嚇了一跳,前方不知發現什麼的Garry的背影顯得僵硬。

「怎麼了,Garry大叔,要離開這個地方一定要經過這條走廊啊,你在怕什麼?」Mary笑著說,雖然依舊是那張天真討喜的臉,那笑容卻令我不寒而慄。

「三個人才有照應嘛!」Mary說著,推了Garry一把。我向我們所在的走廊側邊看去,牆壁嵌了一整面鏡子。

Mary說的、可以測試Garry身分的「那個東西」。

鏡子映照出兩個同齡女孩子的身影、我從小到大無比熟悉的兩道鏡影。但此時我如墜冰窖。

沒有。

沒有第三人。

沒有Garry的影像。

「嗚……」Garry似乎也慌張地舉起手遮住自己,但鏡子仍然沒有他遮住自己的影像。

Garry你……真的不是人類?你都在騙我們嗎,Garry?你到底有何企圖?

「好恐怖喔,大叔,為什麼鏡子裡面沒有你?」Mary表情害怕地說。

「呃……這面鏡子有古怪吧,一定是的!這怪異美術館裡的東西都很古怪,鏡子也是!」Garry苦笑道,像是要說服我們和他自己。

Mary瞇起眼再厲聲質問:「那你的玫瑰呢?」

「我們都有玫瑰,那你的呢?如果你也是迷路的人,你也會有吧?玫瑰代表生命哦!」Mary握住我的手,堅決地直視著手覆在臉上、佇立在我們對面的男人。

「……我明白了。」Garry喃喃自語道。

男人恍然大悟地笑了一下:「原來,我才是危險分子。」Garry放下蓋住臉的手,我本來很害怕他手一拿下來,會變成一張像是鬼片中的毀容的臉,結果沒有。

「沒錯!離我們遠一點!」Mary放聲大吼,整個美術館好像都震動起來。我還沒反應過來,Mary已經拉著我的手轉身就跑。就在我們跑開不久,牆上的某幅畫像穿出重重的荊棘困住Garry追上來的道路——雖然他也沒有追上來的意思。

荊棘、藤蔓……勾起我某種回憶,是在夢裡出現過嗎?我曾經隔著荊棘,想要牽住另一邊的那人的手……


「Ib,妳沒事吧?」Mary擔憂地喚醒了失神的我,我點點頭,和她一起走向往上的階梯。

接下來,我和Mary兩人繼續在美術館裡冒險、探索,雖然已經沒有畫像女追上來襲擊,但還是有其他的危機,像是火焰毒氣、惡作劇的畫作、迷宮和密碼……等等。

最後我們來到一個塗鴉的世界。

到處都是塗鴉的建築物和動植物,童真稚氣,但我們還是不敢大意。

我們找到了塗鴉的「美術館」,使用鑰匙開啟美術館的門。偌大的牆壁上只貼了三個人的畫:我、Mary和……

一幅署名「Garry」的畫作。

這幅畫和其他兩幅塗鴉不同,是用油彩畫的,相當栩栩如生,雖然署名「Garry」,但畫布中央什麼也沒有。

所以Garry真的是從畫裡出來的?

「找到你了!」Mary聲音充滿喜悅,她從口袋拿出了打火機。

我有點不安,Mary看起來想燒了這幅畫的樣子。

「咦,Ib,妳不想燒畫?我們都好不容易來到這裡了……」

「也是啦,不用燒畫也出得去,但是我怒氣難消嘛,誰叫那傢伙要欺騙Ib!」

Mary在我勸阻下有點無奈,但還是堅持己見,「還是燒了他比較保險吧,天曉得我們會進入畫裡是不是他的詭計,這樣他也不能再害後面的人了。」

嚓嚓幾聲,古董打火機真的點燃了,Mary的藍眼映照著火光,舉起手,慢慢將火苗湊近空白畫框,我閉上眼不忍看……


「在美術館點火是很危險的哦。」

我訝然地睜開眼,Mary舉高的手被穿著藍色長袖的手抓住,視線往後,居然是不知何時追上來的Garry。

「放開我!你這個大壞蛋!」Mary掙扎被抓住的手,手裡打火機的火苗也熄滅了。

「大壞蛋?人家什麼時候變大壞蛋了?我可什麼武器都沒拿哦。」Garry咋舌。

「你欺騙Ib,又抓住我,欺負女孩子不是壞蛋是什麼!」Mary憤憤不平,似乎一放開她她就會轉過來咬男人一口。

「Ib,幫我。」眼見掙脫不開Garry的桎梏,Mary轉而向我求救。

我頭腦一片茫然,看向Garry。

你騙了我,Garry,你說的話當中到底有哪些是真話,哪些是假話呢?

Garry愣了愣,嘆了口氣,放開Mary。「唉呀,妳又露出那種表情……被人家欺騙打擊有那麼大嗎?好吧,人家告訴妳實情吧,相不相信是妳的自由,妳願意聽嗎?」

獲得釋放的Mary揉著手腕,警告道:「Ib,不要上他的當!他又要騙妳了!」

我點點頭,看向Garry,雖然我不知道可以相信他多少。

然後Garry講了一個故事,一個小女孩在美術館迷路的故事;他雖然侃侃而談,但還是隨時注意Mary的行動,Mary也不敢輕舉妄動。

「最後,那個男人的玫瑰花瓣凋謝了,他出不去,沉眠在美術館中,所幸小女孩找到出去的路。」

我沉默聆聽,不知該說些什麼,Garry的話有些語焉不詳,不曉得他在講誰。

例如,男人的花瓣為什麼會凋謝呢?小女孩又是怎麼出去的?

「已經確定了他不是人,現在說什麼又有什麼用呢?」從Garry一開始講故事,就如臨大敵的Mary冷冷地說。

我垂下眼,不想看Garry面無表情的臉。

Garry吐出一口長氣,用著平常開朗的語氣笑道:「看吧,Ib,妳的紅玫瑰又掉了,為了拿回來,人家還跟撿到它的藍色布偶討價還價半天呢。」

我聞言猛然抬頭,Garry手上果然拿著我的紅玫瑰。

我在口袋搜尋半天,果然沒有玫瑰,是在奔跑的過程中掉落了嗎?但我完全沒發現……啊,我曾經在樓梯跌了一跤,是那時候……

玫瑰枯萎之時,生命也將消逝。

我腦中浮現了這一句,看著Garry的笑臉,我真的沒有把握他會好心地還給我——在我們揭穿了他的秘密之後……

一般來說,都是會被滅口吧……

「妳想起來了嗎,Ib?」

男人嘴唇上揚,但看著我的眼神卻沒有絲毫笑意,就完全像是一幅畫像。

沒有生命的畫像,如何得知生命的珍貴?

溫度好像突然下降了十度,我渾身顫抖,男人身上的顏色瞬時變化成冰冷的顏色,像要將我淹沒……

「妳想起來了嗎,Ib?」



----------------------------------------------
然後命運的青紅燈選擇題到了!
‧我想起來了。
‧我想不起來。
‧……再給我一點時間。



吶,想知道大家的理想結局?大家選一個Ib的回答選項來續寫結局吧?什麼寫法都沒關係,然後過一段時間我再把我的結局貼出來~(←根本還沒寫)\=^O^=/跟我預定的結局不謀而合的人,我將……給他一個擁抱!!\^o^/(誰要)好吧,如果有人想點文的話……
其實我本來打算要走多重結局,但果然能力不足……^~^bb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緹亞
  • ‧……再給我一點時間。
    結局當然要又虐又有愛(X
    其實是希望三人行XDD
    但現在看起來
    還是得交換存在才能出去吧!
    一定會有一個人留下來
    或者是不出去!
    感覺是這樣!
  • >緹亞:
    我還以為緹亞要寫呢www
    有虐又有愛是怎樣的一個情況啊~XD
    三人行......是Ib要左擁右抱嗎?XD
    應該可以三人都留在美術館吧~
    我也覺得至少要有一個人留下來才行,不然畫作會少一幅......

    云衍 於 2012/06/20 20:04 回覆

  • 訪客
  • 同上喔~(揮手
  • 秘爾
  • MARY是完全忘記過去的事了嗎? 還是裝的呢
    相當不喜歡現在這樣的MARY...
    (少了以前那份孤寂後就只剩下討人厭的任性了 :()
  • >秘爾~
    秘爾覺得呢?看了結局應該沒懸念了www

    云衍 於 2012/06/27 10:02 回覆

  • 優月
  • 感覺MARY還記得過去的一切
    非常不喜歡現在的MARY...一心只想把GARRY給除掉,好自私!!
    希望大大能給可憐的GARRY一個清白跟快樂的結局...
    以前被MARY花占卜,好不容易又與IB見面,現在又被MARY抹黑...看的好心痛啊
    GARRY都是因為要保護IB啊!!
  • >優月:
    是的,這裡的Mary還記得一切,雖然不曉得遊戲原劇情出美術館後Mary到底有沒有過去的記憶,可是當成有會比較黑......(笑)
    因為Mary和Ib一起很幸福,所以想保護如今的生活,而又是因為她Garry才會留在美術館,Mary當然對Garry有很深的戒心,怕他奪取她目前擁有的一切......(講太多)
    Garry在結局有得到清白,雖然也沒什麼用了......bb
    由於Ib不記得,所以難免的~^^

    云衍 於 2013/11/17 18: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