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接續「初次見面,Ib」XD

 

我默默看著覆蓋在我手上的那隻手。

我正在奔跑,和那個叫做Garry的男人,躲避那些從畫框探出上半身的女人及稱為「無個性」的無頭雕像。Garry自然地牽著我的手,他的緊張,自他握住我的那隻手,傳遞過來。

突然沒有一個人時那樣害怕了。原來恐懼只要有人分擔,就會減半。

「呼……呼……呼……不忍說即使相處那麼久,人家還是滿怕那些大姐的……啊,我意思是被那麼多隻追過也還是會怕啊!」

即使暫時躲到一個看起來安全的房間,停下腳步不住喘氣的Garry一手擦汗,一手還是像怕我走丟似的牢牢牽住我的手。上氣不接下氣、正想拿出手帕擦汗的我稍微掙了下,他才驚覺地把手鬆開。

「呃,抱歉,很自然的就……難怪隱約覺得高度不對……」Garry有如大夢初醒一般地把眼神別開。

雖然被男人不經許可牽手是有那麼點不舒服,但這個人在害怕逃跑的時候,也沒有把手鬆開;雖然一個大男人動不動就嚇得花容失色,是給人感覺不太靠得住啦,但我並不討厭。

「咦?妳笑了?雖然不知道妳在笑什麼,不過這裡是個安全的地方,還是在這裡休息一下再出發吧?」

我點了點頭,小心地在鋪了厚地毯的地板屈膝坐下,因為跑了很久,不僅腳很痠,連身體都不知道哪裡傳來隱隱的抽痛。

「這裡有花瓶……啊,對了,Ib,妳的玫瑰還在吧?」

好像想到什麼,Garry確定我有拿好玫瑰,沒有在逃跑途中掉落,他才鬆一口氣。我將受到攻擊掉了幾片花瓣的玫瑰放入裝滿水的花瓶裡,玫瑰似乎得到生氣似的,又顯得很有元氣了,我的身上彷彿也輕鬆了些。

真好奇花瓶裡裝的是什麼水。

說到水,我都有點渴了,但花瓶裡的水不能喝吧?

……這是Garry說過的嗎?

「吶,Ib,要好好保管好玫瑰哦,不可以弄丟,也不可以交給任何人——就算是我也不可以哦。」

說到玫瑰,我好像沒看過Garry的玫瑰呢。我的玫瑰是紅色的,Garry的也是紅色的嗎?想像Garry一個大男人拿著紅玫瑰,雖然他本來就有點女性化了,但畫面還是很好笑。

誰知當我問起玫瑰的事,Garry只是輕描淡寫地回答:「我的玫瑰不小心弄掉了,沒關係啦,我現在還好好的,代表我的玫瑰也好好的插在某個花瓶裡吧。」

這什麼回答啊,玫瑰象徵生命耶!叫我要好好保管你卻這麼輕忽!Garry大哥,我懷疑你是不想被我看到你拿紅色玫瑰才故意假裝不見的,其實好好藏在你的口袋裡吧?

「妳不要一直看著人家,感覺有點恐怖耶!」我質詢的目光好像讓Garry有點侷促,他自個兒到書架的另一邊去了。

Garry似乎比我早進來這裡,每到一個地方,不像我積極地調查四周的畫作和機關,他總是站在一邊旁觀我的動作。

如果說Garry對這裡已經算熟悉,為何不分享他得到的線索呢?兩個人一起調查不是可以比較快嗎?

「妳問人家進來多久了啊……其實也沒比妳早多久進來啦,在這裡的時間好像停止一樣,說真的人家也不太有印象呢。不過如果要出去的話,肯定得找到出去的鑰匙吧。」

看我蹲在地上翻看著書架裡的書,裙子都沾到灰塵了,Garry終於無法坐視地湊過來看我在看什麼;由於脫離危險情境,Garry語帶輕鬆地說:「Ib有看不懂的字嗎?人家可以讀給妳聽哦。」

這人似乎也很愛開玩笑。

這些書籍有的是介紹Guertena的生平和作品,我想,說不定可以得到一些出去的提示。

 

在美術館裡的時間,就如Garry所說,好像真的靜止似的,雖然不會覺得餓,但時間感卻已經混亂了,至少應該過了幾天那麼久吧?直到現在都還沒遇到其他的人,也沒有Mary的身影,Mary究竟有沒有進來這裡呢?不過如果是Mary的話,感覺不管我到哪裡,她都會追著來呢。

「想些開心的事吧?不然會覺得時間過得很慢喔!例如……例如馬卡龍怎麼樣?」

此時的我,坐在「指定席」上——這是一個佈置得看起來很舒服的白色沙發,沒想到會有機會坐在上面休息,我暗暗嘆了口氣。

Garry蹲在一邊,只要周遭沒有危機,一安靜下來,他就會找話題聊。好愛講話啊這個人……

不過語言真的很奇妙,可以拉近人與人的距離,還有消除焦慮的作用呢。

「人家有吃過不會很甜、又好吃的馬卡龍哦,如果出去的話……如果能再吃到就好了說……」

我看向Garry。

通常男生講到甜點,多半是要邀約女生吧。就經驗來說是如此。

接下來,他應該就會說:要不要到那家有好吃馬卡龍的喫茶店啊?

「Ib,妳喜歡吃糖果嗎?」

沒想到Garry竟然又轉移話題……嗯,嚴格說來也沒有轉移話題,主題還是在甜點上。

「檸檬口味的糖果,包裝是黃色的糖果紙……妳喜歡嗎?唔……沒吃過啊,可惜人家手邊沒有了呢……」

一般都是小時候才愛吃糖果吧,就算有吃過也不記得滋味了啊。而且美術館本來就是不能攜帶食物入內的吧?不過Mary也帶打火機進來了……這些不遵守規定的人真是的!美術館神該不會就是因為這樣生氣了,把美術館變得怪怪的吧?

有一搭沒一搭和Garry對話,靠躺在沙發裡的我模模糊糊中放鬆了身體,眼皮也逐漸垂下,恍惚中有一件像是衣服的布料蓋到我身上,冰冰涼涼的不帶有人的體溫,相當舒服。

Garry雖然多話又容易驚慌,但算是個溫柔體貼的人,會帶著我逃跑,又會幫忙推開擋住門口的路障;越相處就越像什麼時候已經認識過他了呢,也許以前在哪裡見過面?

不知道他是哪裡人,現在還是學生嗎?還是在工作了呢?會不會因為這次的事件就不敢再來美術館了呢?

嗯……喜歡Guertena的畫嗎?

有意願成為我的模特兒嗎?感覺很適合藍色呢……我可是不隨便畫人像的哦……

等我醒來,還有很多事想問你呢……Garry……

 

------------------------------------------------------------
……然後下一篇是「初次見面,Mary」(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ICKEY
  • 不要Mary!!!!!!!!!!!!!!!!!!((閉嘴
  • >MICKEY:
    Mary:怎麼說不要我呢?我可是主角。(燦笑)

    云衍 於 2012/06/13 12:26 回覆

  • MICKEY
  • Mary不管看幾次都潮恐怖......
  • >MICKEY~
    那是她病嬌的特色www

    云衍 於 2012/06/27 10: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