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美術館驚魂記Ib的衍生,這是我跌入Ib坑的證明=//////=(沒人叫你證明)
**有點變成Mary/Ib/Mary(其實我不知道為什麼會變這樣……)

 

今天又在西畫教室待得太晚,連夏日的夕陽都要沉到山裡面了,趕緊將畫具收拾到袋裡,背起畫板打算回家。

「Ib,要回家了嗎?」一名金髮藍眼的少女探進頭來,掛著一如往常的燦爛笑容。

……果然還在等我啊,就叫妳先回家了啊。

這女孩是我的姊妹,名叫Mary,雖然和我同年,但她總是對周遭事物帶有濃厚的好奇心,且待人處事帶著孩子般的天真稚氣,據說還頗受男孩子歡迎的。

「唔,Ib總是一畫起畫來就忘了時間,才不能放Ib一個人呢,」Mary像在自言自語,又像在抱怨給我聽,「如果讓Ib自己一個人,說不定會被男人拐走喔。」

瞧Mary說的煞有其事的,明明小時候就妳比較容易迷路啊。

……小時候?是幾歲的時候呢?

「Ib,話說妳畫到哪裡了啊?為什麼每次都可以畫那麼久?我一下子就把作業畫完了耶!我想看妳畫的!」

我將畫板擺到身後,Mary感受到明顯的拒絕意味,又噘起嘴來——這是她慣常表示不滿的表情,但馬上又妥協了。

「好啦,我知道Ib的習慣是沒畫完不會給人看的,就連我也沒特權呢。」

是啊,因為我不好意思讓人發現,我在畫畫的時候常常發起呆來就忘了繼續,畫紙上還是一大片空白呢。

嘆了一口氣,Mary幫我提起畫具袋,一派開朗地說:「Ib知道嗎?教授和同學都說Ib的作品很『深邃』,感覺像到過另一個世界呢。」

是嗎?不置可否。

我和Mary從小到大做什麼事都在一起,連高中畢業後也一起進入美術大學。

至於他人對Mary作品的評語則是「帶有殘酷的天真爛漫」,天真和殘酷,有點矛盾對吧?

「Ib,妳最喜歡用藍色吧?而且是那種透明到不可思議的藍色,一不小心就會讓人入迷,感覺到自己像被捲入深海中……全校沒有人敢用這種藍色呢!吶,Ib,妳畫畫的時候在想什麼呢?」

不知是不是錯覺,Mary審視的眼光一瞬間變得極為銳利,但只是一瞬間,馬上就恢復成天真爛漫的模樣,蹦蹦跳跳輕快走在前面。

「吶,Ib,妳千萬不要到另一個世界喔。」

Mary轉過身來,白皙的臉上像上了橘紅色的油彩——畫成肖像畫一定很動人吧?

「因為我們約好要永遠在一起喲。」

永遠在一起,我忍不住莞爾,這句話她從小說到大,可是我們以後會各自結婚,怎麼可能永遠在一起呢?

看著她認真的眼神,我張了張唇說了一句話,原本的飽和橘紅色彩完全從Mary臉上褪去,連我昂貴的畫具都被她失手掉在地上。


「……Ib,妳說,妳要去看Weiss Guertena的畫展?」

接下來的回家路上,Mary似乎格外焦慮地特別聒噪。

「作業嗎?的確是有這個作業,但教授給我們二選一,我已經決定要用戶外寫生代替參觀心得了!Ib妳也改成戶外寫生嘛,我們一起到河邊寫生!」

Guertena的作品在十年前來過這個鎮上展出,爸媽也帶著我和Mary一起去看過,雖然那段記憶有點模糊,對我而言卻有種神秘的誘惑。

而光是這位大師在藝術上的成就,身為一個美術大學的學生,即使不是作業,也應該一睹為快啊!

Mary一向外向,對新奇的事物總興致勃勃探索,怎麼這次反應如此冷淡?

「我也不是討厭Guertena的作品啦,只是……只是……」Mary別開眼,表情難過地欲言又止。

「……好吧,既然Ib那麼堅持,那我不要寫生了,我要跟Ib一起去美術館!」

「要一起去、一起出來喔!」

拋出奇怪的特別聲明,Mary激動地用雙手抓住我的雙手,想當然爾,我的畫具又扔到地上去了。

真是的,Mary怎麼老像個長不大的小孩呢?

 

在美術館的燈閃了幾閃後,四周倏地完全沉靜下來,人的輕聲細語、腳步聲、呼吸聲、美術館柔和卻明亮的氛圍,一股腦兒被捲入異世界似的。

不,被捲入異世界的是我……

只不過是在Mary去上洗手間時隨便瀏覽了幾幅畫作而已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Mary到哪兒去了呢?不知道有沒有到這裡來,她一個人會害怕嗎?

Guertena是個了不起的藝術家,這我在出發前就做了一番功課了,我一點也不懷疑他的藝術成就。

但他的藝術成就應該僅止於讓人心情平靜地欣賞吧?

不管是小丑鼻子血淋淋地滾落下來,或是咳嗽的男子畫像突然傳出咳嗽聲,這都讓我懷疑Guertena不僅是個藝術家,還是惡作劇藝術家。

搞什麼啊,這又不是惡作劇藝術……

……咦?

這不是我的口吻……

一定是看了哪部電影裡面的對白吧,才會覺得似曾聽過……

 

穿過不見五指的階梯,讓我想到進入美術館前,Mary拿在手上把玩的那個打火機,我還勸誡她美術館禁止攜帶火氣類的物品,但Mary笑著說只要藏起來不被發現就好。

那個打火機看起來已經相當老舊,令人懷疑是否還能使用,而且其中的煤油已經快用完了,Mary從哪弄到這只古董打火機呢?

『沒問題的,我試過還點的燃哦!』

問題是妳帶著打火機進美術館是要做什麼呢?放火燒藝術品嗎?

『Ib,我會保護妳的!』Mary的綠眸閃著光芒,信誓旦旦地說。

我覺得美術館應該很安全,而且用打火機可以保護我……?

 

而現在的我已經推翻之前的想法,美術館的確挺危險的……

拿著方才從花瓶裡取來的紅色玫瑰,前方牆上標示著:「玫瑰枯萎之時,生命也將消逝。」

玫瑰代表生命嗎?

如此光怪陸離,可是,我似乎沒有感到太訝異……

隱隱約約覺得好像有什麼快想起來了……

就像每次畫圖時,從深邃的藍的那一頭,有什麼正要過來了……

幽暗的美術館、詭譎的氣氛、同伴與……

一個人會害怕,兩個人就會安心,三個人……


『Ib,妳不覺得這雕塑人頭有點可怕嗎?尤其在黃昏的時候……啊,上次無頭模型倒下來妳也沒嚇到呢……Ib好像膽子很大,什麼都不害怕,怎麼做到的啊?』

因為毫無動靜的人頭並不可怕啊,還有更……

……更……?

還有更可怕的嗎?


來過美術館無數次,第一次發現美術館這麼大,有著數不清的展覽室和雜物間。那些惡作劇藝術頂多讓我嚇了一跳,從畫框爬出來的女子為了搶我手上的花以迅捷的速度追上來,才使我的心差點快跳出來。

壓住劇烈鼓動的胸口奔跑著找尋出路,被耳邊急促的呼吸聲嚇得停止呼吸,才發現是自己的喘氣聲。

四面八方傳來不知什麼東西在鋪了地毯的地板爬動的聲響,還有指甲搔刮什麼的摩擦聲,幾乎沒有光線,即使適應了黑暗也仍是擔心腳下。

好恐怖!

只有我一人!

有其他人在嗎?

這就像是困擾我多年、卻每次一醒來就忘卻的恐怖夢境一般……

這裡!快躲到門的那一邊!

 

「呀啊,痛……」

伴隨著被反手甩上的關門聲,身體撞到某物的同時,響起誇張的叫聲,這裡還有別人在嗎?

我驚訝地看向坐倒在地的……男人,他一頭淡紫色的頭髮,破破爛爛的衣著……他也是來參觀美術館而陷入異狀的人之一嗎?

我的頭突然抽痛了一下。

「妳沒事吧?我沒想到有人會突然開門……」

男人伸出手把我拉了起來。坐在地上時還不覺得,一站起身,我才發現這人長得瘦瘦高高的,還要略為垂下目光才能與我視線交集。

「咦,妳……?好像在哪裡見過?」

這種時刻還有心情搭訕啊?

好在那畫框女人沒辦法開門,也許因為她們用爬的、不夠高到可以轉開門把吧?

「妳還有同伴啊?那找到他之前我們一起走吧?一起走也有個照應,女孩子一個人太危險了!」

為什麼我覺得你才比較危險呢?

「人家可不是什麼可疑的人哦。」

……越是這麼說自己的人不是越可疑嗎?還有這女性口吻是要降低我的戒心嗎?

我懷疑地打量著他,而他也有點緊張地看了看自己的穿著;雖然裝扮看起來有點過時,但是看他遮住左眼的略長鬈髮,也許也是一個追求時髦的人呢?

「對了,還沒問妳的名字呢,我叫Garry,妳呢?」

Garry嗎?

不知為何,他的語氣讓我想笑,卻又有點鼻酸。

「Ib……妳叫做Ib啊?」

Garry的表情就像我的回答在他的意料之內,雖然微微笑著,眼神卻帶著惆悵……或悲傷?

「好久不……不,初次見面,Ib。」

 

------------------------
初次見面呀,Garry!(別鬧Q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緹亞
  • QQ初次見面!IB!
    這句話好痛啊!
    GARRY!!!!!!!
  • >緹亞:
    痛痛飛走了~T_T
    其實在"永遠在一起"ED之後如果還能看到Garry也不錯啊......

    云衍 於 2012/05/30 22:09 回覆

  • 秘爾
  • 強烈要求後續!!
    交換!交換!交換!交換!交換!(搖旗)
  • >秘爾:
    真的要進入無止盡的抓交替迴圈嗎?XDD
    Ib會很為難吧?畢竟跟Mary已經日久生情(?),Garry對於她不過是不記得的夢裡的野男人(?)罷了......TvT

    云衍 於 2012/05/30 22:11 回覆

  • MICKEY
  • 喔喔喔!!!!!!!! 說想寫就馬上出來了!!!!!!!!!!
  • >MICKEY
    打鐵趁熱啊www

    云衍 於 2012/05/30 22:12 回覆

  • 御兔
  • ib系列的文可以借我貼嗎?
  • >御兔:
    請標明作者與出處,並且在貼上後告知我網址,謝謝。

    云衍 於 2012/09/30 08: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