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e
◇《黑暗中看見光芒》全文暫時隱藏,等修改後放出。
◆本站衍生或原創請勿未在版主同意下任意轉載。
◇將太過久遠的黑歷史隱藏了(完全就是羞恥心作祟)。
◆有不少糟糕物,請注意標題、篇首標示之CP、警告,勿觸雷區。

請不要太在意標題......

---------------------------------------


一旦注意到一個人,見到他的機會好像就會突然大增,范統驚駭地發現這一點,自從伊耶語不驚他死不休地發表了某個宣言之後,即使特意避開,也巧合地好像在每個轉角都能遇見他。

伊耶每次見到他都不避諱地盯著他看,眼神露骨像是在說:決定給我答覆了沒?態度堅持就像討債一樣,讓他下意識就想閃得遠遠的——逃債。

也曾找過月退商量,月退只是靜靜聽著,好像一點也不吃驚,最後平靜地叫他自己好好考慮,然後最近幾天也難得見到月退人影了。

他也知道他只能自己考慮,來到幻世之後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選擇權都在他人手上,但這件事,生殺予奪,卻完全是自己的劇情。

不能依靠他人,不能逃避!唔,想想他的問題也沒有月退的那麼混亂,選來選去也只有幾個選項:一、拒絕,還是維持『算不上朋友』的關係。二、接受,從此關係大躍進,你儂我儂好不甜蜜……噁。三、逃得了幾時就逃,看對方能持續多久……

還是選三好了……自己是孬種,沒膽子拒絕也沒臉皮接受……

范統在鬼牌劍衛府的庭園抱著膝蓋思考,臉上不時露出傻笑、苦惱、或是認真的表情,這時,一顆石子不知從哪裡飛來,擊中他的頭——伊耶經過時,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爽!」范統啐了一聲,含著淚抬起頭來,也看到了伊耶。

「不是我丟的。」伊耶看看四周,自我辯白。

「……」范統嘴角微抽地站起身,「我不知道是你丟的,不會做這種事的只有高西瓜!」

高西瓜?伊耶納悶地挑起眉,好奇地尾隨急急走出去的范統,一個不高的少年就站在屋子外面,臉上帶著焦急的神情。

……原來是矮冬瓜。伊耶恍然。

「叫你要丟石子,你又沒有丟石子,每次都打到我很爽耶!」范統似乎已經跟那少年混得很熟,劈哩啪啦地抱怨。

伊耶默默旁聽,不曉得該注目范統的倒楣還是那讓人更想打他的反話。

叫冬瓜的少年卻沒有像以往辯解,在看到范統身後的伊耶時眼神更發出期待祈求的光芒,急促地說:「抱歉,可是我有事情一定要找人幫忙……拜託,鬼牌劍衛大人!」

范統腳步微微一滑。這小子還是覺得矮子比較可靠嘛!算矮冬瓜有眼光!

……幹嘛自己打自己槍啊,算了,正常的人都會選矮子的啦。

「什麼事?」伊耶皺著眉問道。這少年同自己般心高氣傲,這次這麼低聲下氣又方寸大亂,肯定有什麼自己能力不及的困難要求助。「是孤兒院出事了?」

「對!」冬瓜點了點頭,「院裡一個小孩……是出生不久、還這麼小的嬰兒,被魔獸抓走了!我們沒有人有能力去救,院長不在,而姊姊正到處找人手……」

「魔獸怎麼可能跑到院裡抓嬰兒?」伊耶驚訝地問。

「是被較大年紀的孩子抱出去散步,無意間太過靠近魔獸洞窟,魔獸就衝了出來,把嬰兒叼走了……」

「……」雖然無言,但攸關人命,伊耶也不再耽擱,立刻囑咐冬瓜回去孤兒院回報,自己打算啟程前往那處魔窟,回頭向范統說:「你不去的話就去孤兒院等著吧。」

「我還是不去吧,」范統思考了一下,抓抓頭髮說道:「我的實力已經昔非今比,應該幫不上忙,而且還有噗哈哈哈。」

昔非今比?這個詞倒反過來的意思有沒有不同啊?還在想著自己的反話,伊耶已經從他的態度得知他想要跟,淡淡地說:「那你就跟在後面吧。」

范統不知道西方城附近有這麼一個魔獸居住的洞窟,由於靠近城郊,才會有小孩不小心靠近,雖然對習慣在虛空一區修練的范統來說已經不成什麼問題,但畢竟在魔獸的大本營中,魔獸數量龐大,稍微不小心被包圍了就有生命危險,范統為求保險起見,還是亦步亦趨跟在伊耶身後。

伊耶一進入魔窟,如入無人之境,范統還來不及看伊耶是怎麼出招的,他經過的地上已經躺滿魔獸的屍體,范統驚嘆地看著地上的死屍,以洞窟作為巢穴的魔獸多是些蟲類,有蛇形、壁虎形、蜘蛛形……只是體型都比一般尺寸巨大得多,幾乎都有半人大,一看就令人噁心。

除了那些噁心的魔獸外,洞壁邊還散落著許多白骨,似乎是誤入的冒險者,或是被魔獸拖進來的糧食,屬於原生居民的皮肉都被吃掉或腐爛了,新生居民的軀體自然消失,但他們的裝備和錢袋都還在旁邊。范統雙眼都亮了,既然這些東西死人用不到了,他就回收再利用,開心地撿拾起來,深深覺得自己有來真是太好了。

已殺到另一邊的伊耶好幾次停下腳步等他,無奈地說:「這麼點錢有什麼好撿的?等一下帶不走。」

「呃,有關係啦。對你來說不算什麼,對我可是破個大財呢!」范統喜孜孜的,但看伊耶三番兩次要停下來等他,心裡過意不去,尤其他們又是來救人的,只好說:「你慢走吧,先去殺那嬰兒,早了就不好了。」

憑矮子的實力,要殺到最深處救出嬰兒是易如反掌吧,自己就慢慢撿些值錢的物品好了,反正即使他盡力奔跑,還是追不上邊跑邊殺的矮子,自己還是別拖住矮子救人的腳步才好……長得矮也是有優勢的嘛,都不用擔心撞到頭!

「真受不了你……」伊耶無可奈何嘆了一聲,轉身就往深處跑去。范統朝他的背影揮揮手,繼續翻找手邊的屍體。

洞窟比想像中大,而且也不是一致都窄小,有的地方洞頂突然變高,視野也變寬敞,有的地方卻要稍微矮著身子,而且范統驚訝地發現,這洞窟並不是單一的路徑,有很多岔道,而且通道並不筆直,從遇到第一個岔路起,他就後悔叫伊耶不要等自己了。

他只好慢慢循著魔獸的屍體前進,小心地不要踏入伊耶沒有『清過場』的路線,當然也曾經走到滿是魔獸的地方,讓他有驚無險地『清理』了。

奇怪的是,越往深處去溫度就越高,走沒多久,就看到地底有岩漿在流動……

這是什麼鬼洞窟?小嬰兒就算沒被吃掉,難道不會被烤成人乾嗎?他實在越來越不能保持樂觀了……

在走了很久發現自己還是在原地打轉,已經幾乎沒有直立的魔獸了,范統心灰意冷地使用尋人符咒,但由於洞窟曲折迴旋,即使知道是在哪個方向,卻怎麼都無法走到目的地去。

難不成得自殺才能出得去嗎?但辛苦撿來的死人財就拿不走了。范統欲哭無淚。

就在萬念俱灰打算一死解脫,絕處逢生地看見一道白影閃過,范統不由得失聲叫道:「伊耶!」

手裡抱著一團東西的男人聽到他的叫喚,走了過來,范統高興得都快哭了,待伊耶走近,趕緊迎上前去,感動地說:「你果然殺掉嬰兒了……」

是救了嬰兒啦!反話你有多想殺嬰啊!

看嬰兒赤身裸體,肌膚都被烤得紅通通的,范統將披巾扯下包住嬰兒。嬰兒已經呼吸微弱,奄奄一息,范統擔心地問:「嬰兒有事吧?」

「得趕快送回去接受治療。」

「那就快走吧……」范統又囁嚅說,「呃……你走在前面吧?」

伊耶重新抱過嬰兒,也沒說什麼,就率先往出口而去,走沒幾步,卻聽到身後一陣慘叫——「哇啊啊……」

回頭的伊耶只看到被岩漿沒頂的青年,以及,他掉在地上的拂塵。

滅頂的速度太快,幾乎是一碰到岩漿就被燒死了,伊耶還來不及去救,屍體已吞噬於岩漿中。

「……到底是怎麼跌下去的?」即使見慣風浪的鬼牌劍衛也不免目瞪口呆。

正猶豫著要不要幫忙撿回范統的『遺物』,拂塵已經先行變成人形,離地漂浮著。

「嘖!這個范統到底在搞什麼啊?」白髮武器撫著額,放下手時看到伊耶沉默地看著他,他瞇起眼冷冷道:「除了范統外,誰都不准碰本拂塵,本拂塵自己走!」說完,就一陣煙地消失了。

還真的對他沒有絲毫好感啊……伊耶心想。

曾經欣羨范統有這麼高強的武器,但現在卻只覺得麻煩,活生生的一個阻礙,又不能殺了……

『你睡了本拂塵的主人,之所以能活到現在,只因本拂塵知道范統沒有把此事放在心上,你該慶幸他是個傻范統,但你也別以為能從本拂塵的手裡把他搶走,就算日後你對他有多喜歡!』

他聽到的當時只嗤之以鼻,心想他怎麼可能會喜歡上那個飯桶,但當下的自己卻一個字也說不出,沒想到那句話活像什麼強力的魔咒,讓他日後在名為『范統』的漩渦越捲越深。

既然已經捲入了,那他就沒急著想脫身。



從水池浮上來時,范統心情很糟,他跟伊耶兩個闖魔窟,知道他身亡的只有伊耶而已,依照之前的經驗,伊耶應該不會特別跑到東方城水池來接他吧……

然而自己的泳技還是不足以讓他靠一己之力游到岸上,而憑他的運氣,肯定重生在離岸邊很遠的地方,不知道要溺水重生個幾次才能重生到離岸邊近一點的地方……

范統還在哀怨地載浮載沉外加胡思亂想時,伸出水面的手意外地被一把抓住,抬頭一看,白髮男人坐在船上低頭看他,眼神可說是無奈。

范統喜出望外,七手八腳地爬上小船,套上伊耶替自己帶來的衣物,范統問:「那老人沒事了嗎?」是嬰兒啊!不要一下子把嬰兒變老人啊!

「嬰兒沒事,我已經送回孤兒院安置了。」已經可以很快地解讀單純的反話的伊耶淡淡地說,范統鬆了一口氣。

「咦?噗哈哈哈呢?」看伊耶身邊沒帶著自家武器,范統緊張地問,該不會丟在魔窟裡了吧?

「他變成人形自己走了。」伊耶面無表情地回道。

喔……噗哈哈哈竟然寧可犧牲睡眠自己變成人離開啊……看矮子的敘述,怎麼覺得矮子和噗哈哈哈之間還是怪怪的……

還有他撿的錢……實在不敢向矮子開口了……

「其餘『不值錢』的東西因為我抱著嬰兒沒有多餘的手拿,就留在原處了,」彷彿看出范統的惋惜,硬要加上一句:「反正那些鬼牌劍衛府都不缺。」

……果然……不過那些『不缺』的東西又不是屬於我的……

「喂,」伊耶一個眼神瞪過來,范統的心也隨之提起。「把印記註冊成西方城吧,這樣以後要接你也方便些。」口氣掩飾什麼似的有些不自然。

意會伊耶的意思,范統睜大眼沒有講話,反倒是伊耶清清喉嚨又開口了:「你啊……心情不要都寫在臉上!」

「……喔。」聽伊耶這樣一講,發現自己的嘴角有點上揚的范統,趕緊揉揉臉頰。

繁星點點,像鑽石一樣,是范統來到幻世後最喜歡的風景之一,那是貧民、富翁都同樣享有的財富,而天邊不遜於星光的一彎眉月,方入夜即將落下,他們上了岸後也走向那一彎月落下的方向。

但出乎范統意料的,伊耶並沒有直接回鬼牌劍衛府的打算,而是來到東方城的一處湖畔,由於星光明亮,湖水仍呈現出藍色,湖面掩映著點點星光,像是鑽石也落入了湖裡。

范統對於看到星星只能想到鑽石的自己,也只能感嘆其想像力的貧乏。

湖畔是個幽靜的公園,相對於西方城總是用魔法光芒點綴得明亮華麗的街道,東方城婉約地像個覆蓋薄紗的仕女,雕刻著隱隱發亮花紋的柱子,既不會太亮又不會暗到看不到夜路。

不過矮子不回家繞到這裡做什麼?查探敵情?竟然連東方城有這個湖泊都知道……

「西方城容易被認出,所以……」似乎回應范統的疑問,伊耶輕聲道。

西方城是你容易被認出吧,我就沒幾個人認得……至於東方城……范統才剛想到這,果然響起他不想聽到的聲音:「咦?范統?你回來啦?」

一個長相平凡、眼神略帶狡猾的新生居民走了過來。

果然又是米重啦!范統無語問蒼天,怎麼在東方城哪處都可以碰到他?「落月打敗女王之後到底打算怎樣,要不要先賣一些消息給我——這是……」視線一轉注意到范統身邊站的男人,「……你弟弟?」

殺氣陡然爆發,米重還來不及看到劍光,就往不遠處的水池報到了。

范統:「……」

雖然米重是白目被殺活該啦,不過你到敵國來殺人,不怕被發現嗎?而且……不覺得我們約會還看到屍體很破壞氣氛嗎?范統表情複雜地看向伊耶。

……不,什麼約會啊?這才不是約會吧!他這腦子怎麼又亂轉了?范統敲了敲自己的頭。

「哼,礙眼!」冷哼一聲,將死者的屍體踢到湖裡,破壞生態環境的舉動又讓范統更無言。

一陣涼風吹來,范統鼻子一癢,打了個噴嚏,縮起來的頸子下一刻被圍上一條棉織領巾。

這是繫圍巾情節嗎?矮子又是從哪拿出來的圍巾?范統摸著領巾有些呆滯,領巾被往下一拉,唇上傳來一記輕柔的觸感。

又被吻了……這下范統一手摸著領巾,另一手摀著嘴唇,兩手都有工作了。


「你喜歡女孩嗎?」靜靜繞著湖畔走著,剛重生完精神還很好,而自己雖然因為詛咒的關係不愛開口,在散步時不說話也不錯,但不說些什麼卻不知為何有點可惜,范統只好隨便問了。

「女人脆弱,又愛哭哭啼啼,心情好想要你陪,心情不好還要逗她開心,有事沒事就惹一堆麻煩、要吸引你注意!」

還真是偏見頗深啊……女孩明明又溫柔又體貼,還軟綿綿的讓人想疼惜,怎麼都不看這些優點啊……惹麻煩……自己雖然是男人,但也很會惹麻煩啊……不,是被麻煩纏上。

以矮子提的這些缺點來推論,又堅強又厲害的女子就可以接受囉?范統心想。

「那如果希克艾斯是狗的話,你就想跟他交往囉?」不,音侍大人的話怎麼可能?反話你也合理一點啊!連自己說出以後都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果然伊耶一臉吃到大便的表情:「希克艾斯的問題不在於他是不是人,在於他的頭腦,就算他是女人也絕對不可能!」

真是斬釘截鐵!

「我是說愛菲羅爾啦。」

「愛菲羅爾那花癡也絕對不可能。」伊耶的臉色更沉,范統想矮子似乎覺得他是故意來擾亂他的。

反話頻頻作對,連好好溝通都不行……換個說法好了,范統越挫越勇:「我是指月退的護甲。」

「那不就是月璧柔?」

吼!拜託你好好翻譯我的反話啦!怎麼現在又像語言不通了!

正當范統心灰意冷想放棄對話時,伊耶才有如福至心靈:「你是指恩格萊爾的武器?天羅炎?」

范統無奈地點點頭。

「……提這假設做什麼?她是恩格萊爾的武器。」

怎麼感覺語氣有些惋惜,還淡淡嘆了一口氣,其實她是你的理想對象對吧?對吧!只可惜對方已經名花有主,認了月退為終生伴侶……

話說回來,我根本就不厲害也不堅強啊,就算是備胎也不應該排得上吧?天羅炎之後就跳到我,落差也太大了一點,就沒別的對象嗎?越想范統就越自暴自棄。

「你說你討厭我……你到底為什麼會討厭我啊?」

「我不討厭你……你是要問為什麼喜歡你嗎?」

范統點頭。

伊耶沉默了一下,最終還是別過頭說:「等你答應接受我再說。」

「為什麼以後不說?」說了我好當參考啊!

「你如果拒絕我,那你知道又有什麼意義?」伊耶不知想到什麼臉色一沉,「滿足你的虛榮心?」

喂,你別自己安插罪名啊,照理說你要追我不是該說些好話嗎?怎麼你根本不像有喜歡我的樣子嘛!

「你答應了我就告訴你。」伊耶只是無比認真地重覆這一句。

好想知道……但是……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衍 的頭像
云衍

不被需要的國度

云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藍玥
  • 所以范統到底會不會答應呢﹝一定會﹝咦
    最喜歡伊范文了XDDD
    而且版主的文寫的都好好﹝小花
  • >藍玥:
    范統最後當然會答應啊~XDD(不答應也得答應!!
    謝謝藍玥喔~

    云衍 於 2012/03/14 09:37 回覆

  • 抓蟲
  • 開頭第三句"最近幾天也難得見到月退人影了"
    ...嗯,是否有少打字呢?
  • >抓蟲:
    有少打什麼字呢?應該是省略了主詞=我。

    云衍 於 2013/10/17 10:36 回覆